笔趣阁

第二章 美女与野兽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姑娘,你不必害怕,恶徒已经被小生打死了。”三少走到少女面前,笑吟吟地摆了个很帅的姿势,温暖的目光深情地看着少女的眼睛。

    少女看了看地上三具没有了双臂,已经完全泡在血泊中的尸体,又看了看三少那仍沾着血丝的双手,脸色苍白地呻吟道:“天哪……杀人了……”两眼一翻,无力地软倒下去。

    三少慌忙扶住了少女柔软的身子,有些无奈地看了秦雷一眼,道:“老二,这叫什么事儿啊?她怎地,怎地给吓晕了过去?”

    秦雷强忍着笑,道:“看来这少女还是很有点聪明的,你虽然救了她,可那叫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她不晕还能咋地?”

    三少撞天叫屈:“老二,做人凭良心哪!我这不是本着侠义心肠,慈悲为怀的大无畏精神才救她的吗?再说了,就那三个恶棍,死有余辜的,杀了他们应该大快人心才是!”

    “行了行了,你的德性我还不知道吗?”老二冷笑:“要是这丫头是个痴肥丑女,你小子会有所谓的侠义心肠才怪!”

    说着,怪声怪气地模仿起秦逍遥的声音:“秦仁,你为什么要练武?”

    接着又模仿三少小时候的声音道:“飞檐走壁,采花偷窥方便一点!”

    说完不理三少杀人的目光,摇头叹道:“唉,人心日下,道德沦亡啊!唉,唉,唉,可怜我秦雷空有一腔侠肝义胆,偏偏和这罪大恶极的采花贼做了兄弟,唉……奈何,奈何!苍天哪,你张开眼睛看看这世道吧……”

    “呼”,掌风袭来,接着是三少爷变了腔调的怪喊:“遮天手!”

    雷刀神啊呀大叫一声,撒丫子就跑,边跑边道:“老三,你恼羞成怒杀人灭口也是没用的!家里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壮志雄心……我闪!”

    轰地一声,三少的第二记遮天手将一堵院墙轰得粉碎,院墙里边儿好一阵鸡飞狗跳,一个正躲在后院扒灰的白胡子老头从他儿媳妇身上提着裤子爬起来,操起一根木棍就赶了上来,边赶边叫唤着:“**你姥姥的小东西!敢打扰你爷爷的好事,看你爷爷不打得你满地找牙!喂,别跑,别跑哇!”

    气喘吁吁的老头子哪赶得上三少和雷刀神,一转眼的功夫两人就消失不见,白胡子老头兀自跳脚大骂了一阵,才气呼呼地回去继续扒灰了。

    三少爷左手抱着晕倒的少女,右手胡乱挥舞着,嘴里叫个不停:“老二,你有种的就停下来,让老弟我砸你一记遮天手!有种就不要跑!你再跑,再跑我就杀了你!”

    秦雷哪里肯停,一路哈哈大笑着连蹦带跳跑个飞快。

    三少虽然轻功远胜秦雷,但现在毕竟抱了个人,影响轻功发挥。加上逃的人本来就比追的人占便宜,可以东躲西藏上串下跳,而追的人则是处于被动状态,只能跟着跑,所以三少一时也没法子追上雷刀神。

    雷刀神一阵旋风般跑出了巷子,左右探视了一番,见一间两层的小客栈前停着一辆马车,车夫不是乔伟是谁?当下发力奔向那马车。

    乔伟已经开好了房间,眼下正等着两位少爷回来。见二少爷一阵风般跑了过来,而三少爷则手里抱个人跟在后面紧追不舍,叫骂个不停。

    乔伟正奇怪呢,还没来得及跟二少爷打招呼,便见二少爷一下子冲进了马车,然后在冲进去的瞬间就又抱着那华玲珑跑了出来,飞快地向着土城外跑去,边跑边喊:“老三,我带着你二嫂回逍遥山庄见爹娘了!你自己慢慢玩儿吧!哥哥我不陪你了!哇哈哈哈……你要小心,刚才被你干掉的三个家伙好像叫人给他们报仇,他们的同伙也许就埋伏在这附近,哥哥我不在身边,你自己可是要小心了!”

    说话声中,雷刀神已经抱着个大美女跑出了土城小镇。

    而三少则抱着小美女跃上了马车顶,看着老二的背影大骂道:“老二你等着!老弟我哪天回山庄,非好好地在爹娘面前告你一状不可!就说你**良家少女,借酒醉之机行非礼虐待之事,已经败坏了四十九个女子的清白!哇哈哈哈……”

    三少仰天大笑,直笑得乔伟毛骨悚然,心道秦家果然非普通家族,就连这窝里斗都斗得这么轰轰烈烈,非同凡响,无怪能领袖江南武林!

    三少爷见二哥的背影已经渐渐消失,本来满是怒气的脸上渐渐换上了温暖的笑意,轻声自语道:“嘿,老二这家伙,终于也开窍了,知道领媳妇儿上门讨爹娘欢心了。嗯,非常不错,好久没和二哥这么闹过了。小时候,还是在山上和哥哥们玩过,这些年,几乎已经忘了和哥哥们玩闹的乐趣了……”

    “伟哥,咱进店休息!”三少爷对乔伟说道,转身跳下了马车,抱着少女往店内走去。

    ※             ※             ※             ※

    却说秦雷抱着华玲珑一通狂跑,离了土城跑出四五里地之后,便放慢了速度,抱着她慢行起来。

    走着走着,秦雷低头看了看怀中玉人沉睡如婴儿般纯真美好的娇颜,忍不住低下头去,大嘴在她樱唇上啃了一口。

    初次品尝到美人香唇的雷刀神嗅着美人幽幽体香,品味着那柔腻香甜的美好感觉,小腹中一阵火热,一时间恋恋不舍,又连尝了几口之后,才赞叹地自语道:“想不到美人唇竟是这般可口,难怪三弟说要当采花贼,品尽天下美女了。呵呵,不过若是同三弟一般得了那许多女子,带一大群美人行走江湖,那真是烦都烦死了,哪还能做什么大事?成天都只要躺在床上得了。我还是只要一个的好~”

    正说着,怀中玉人突然嘤宁一声,微微颤动了一番。雷刀神马上住口,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作正人君子状,心却乱跳个不停。

    等了一阵,见美人没有别的反应,不由松了口气,自语道:“幸好她没察觉,要是让她知道我趁她昏迷占她便宜,岂不是会把我当成那无耻的登徒子?咦,她好像早已认定我占了她身子,把我当成登徒子了。嗯,三弟那关于趁她昏迷把她上了的提议,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雷刀神正胡思乱想间,突然停下脚步,冷声道:“何方高人伺伏一旁?何不现身一见?”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有数道气机锁定了雷刀神!

    看一下四周的环境,二少现在已经走到这段官道最狭窄的一段,两边都是壁立的山崖,不知有多高。路很窄,看上去只能容三辆马车并行。前后都有百丈才能走出这段窄道,但是前后的通道明显已经有人埋伏死了。

    这段路径本来是强盗打劫的最佳途径,但二少自恃艺高,全没当回事,大摇大摆地抱个美女走了进来。

    雷刀神方才心绪不定,没能及早发现,现在发现时却已晚了,自己已经落进了包围圈中,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萦绕雷刀神心头,雷刀神甚至感觉到了死神的迫近!

    秦雷问话后,并没有任何人应声。雷少冷哼一声,将奔雷刀连鞘插到面前的地里,解下腰带,将华玲珑背到了背上,然后用腰带缚紧,再次将刀抓在手里,咆哮道:“何方宵小!竟敢埋伏暗算你秦雷爷爷,还不现出身来,让爷爷砍上三百刀!”

    这一声吼震得两旁的山壁都微微颤抖起来,埋伏者总算有了回应。

    无数巨石从两边山壁上当头砸下,中间夹着许多钉满了近三寸长的铁钉的原木,暴雨一般朝着雷少当头砸下。

    秦雷哈哈一笑,奔雷刀出鞘,厉啸一声冲天而起,雪亮刀光幻作无垠一片,将整个天地都照得通明。

    朝着雷少砸下的石块原木遇上了刀光便似被阳光照射的泡沫一般,倾刻间粉碎成尘。

    没有一块石头,没有一块原木能落到秦雷方圆十足以内,就算没被刀光劈中的,也给秦雷的护身劲气震成了粉末。

    秦雷一击便将头上的石块和原木尽数击碎,缓缓回落地上,奔雷刀归于鞘中,冷笑道:“想暗算你秦雷爷爷,好歹要拿点本钱出来!这些鬼蜮伎俩还伤不了秦雷爷爷半根毫毛!”

    没有人说话,这次从山壁上落下来的是无数的火箭,中间还有各式各样的大小暗器。

    飞刀、铁蒺藜、铁弹子、绣花针、回旋镖、铜钱、飞蝗石、铁莲子、银锭、珍珠、金票、布鞋、袜子……等等,但凡能拿出来掷人的东西全都铺天盖地劈头盖脸般朝着雷少打了过来,雷少气沉丹田舌绽春雷,咆哮一声:“呔!尔等只敢暗箭伤人吗?真是一群废狗!”

    咆哮声中,雷刀神再次冲天而起,奔雷刀出鞘,刀光如银河落九天。

    “叮叮叮……”一连串细碎的脆响响起,所有的火箭、暗器都被刀光震碎劈飞,秦雷仍然没被伤到半根毫毛。

    秦雷潇洒地落地,叫道:“再不出来,你秦雷爷爷就要劈碎这两边的山崖了!”

    “小辈莫要猖狂,你的本事,还不值得你家祖爷爷出手。小辈,好好看看你背上的女娃儿,你得意得紧,她可不妙了呢!”一个阴森飘渺的声音从山崖顶上飘下,不男不女,甚是难听。

    秦雷闻言却心中一紧,忙把背上缚着的华玲珑取下一看,只见她后颈处不知何时已经插上了一根三寸长的黑针。那针不知是何质地,非金非铁,非木非石,散发着诡异的黑光。

    针头上还有两个小巧的铃铛,铃铛上赫然绘着两颗骷髅头!

    华玲珑的玉颈此刻已经变成了青色,正有两条黑线从中针处上下游走,一条顺着颈椎往下延伸至衣领里,一条则顺着颈椎往上爬进了发梢间。

    秦雷大惊失色。方才他虽然击碎了所有的暗器,却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人能无声无息地把这么显眼的暗器从他身后射进华玲珑颈中,且令他的护体真气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一看华玲珑的样子,便知她中了毒。但秦雷却除了用刀之外,不会别的武功,当然点穴这门最精深的技巧也是不会,也就无法阻止毒性运行。

    雷刀神不假思索地探手入怀,取出那粒保命的起死回生丹,捏碎了塞进了华玲珑口中,运功助她消化。

    山崖埋伏的敌人倒也配合,没人趁机进攻。雷刀神现在却不及多想了,一只手贴上玲珑背后的命门开始运气,一只手握着刀随时警戒。

    谁知这时玲珑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蒙着一层青气,楚楚可怜地望着雷刀神。

    秦雷见玲珑醒来,以为是药效到了,喜道:“玲珑,你总算醒来了!”

    华玲珑哀惋地一笑,一只纤纤玉手突然闪电般探出,轻轻按在了秦雷胸口上。

    秦雷顿时如遭五雷轰击,口鼻眼耳中俱飙出一串血珠,低吼道:“遮天手?不对,是灭……”声音戛然而止,一片寂静的天地中只余下女子痛到极点,撕心裂肺般的哀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