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美女与野兽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你为什么要哭?”飘渺而又充满了诱惑的声音,“你的雷哥还没有死。”

    “雷哥他……雷哥他没有死?”悲伤到极点又杂着点欣喜和希望的声音。

    “他没死,他不过是伤了五脏六腑和心脉,大脑也受到了强烈震荡,一时醒不过来罢了……”

    “那我雷哥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不一定,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辈子……谁知道呢?中了遮天手的人,命已经给阎罗王收去了一半,只剩下一半在阳世。阎罗王愿不愿意放另一半命回来,还是个问题呢!”

    “遮天手?雷哥怎么会中遮天手的?雷哥是逍遥山庄的二少爷,天底下会遮天手的人都是雷哥的亲人,谁会伤他?又为什么要伤他?求求你告诉我,是谁?”

    “你要做什么?”

    “我要为雷哥——报仇!不论谁伤了雷哥,我都让他不得好死!”

    “呵呵,真是至情至性的女子啊!可是你打不过他的,你甚至连他一招都接不住。你还记得秦仁吗?记得遇上他之后发生的事情吗?”

    “我记得,我记得秦仁出口无状,所以我出手教训他,谁知道却被他打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雷哥……雷哥……受了重伤。”

    “嘿嘿,看在你一片痴心的份上,我就冒天大的危险告诉你。是秦仁伤了秦雷,因为秦仁看上了你的美色,想趁你昏迷对你下手,秦雷却坚决不允,结果两兄弟翻脸之后大打出手。秦仁修习的是天底下三大绝掌之一的遮天手,秦雷自然打不过他。重伤之后抱着你从那土城里逃出来,到现在伤势发作晕了过去。”

    “秦……仁?”

    “不错,是秦仁。”声音更加的飘渺且充满诱惑:“秦仁垂涎你的美色,要对你下手,秦雷阻止秦仁,所以秦仁对秦雷痛下杀手。这是你亲眼看到的,你亲眼目睹了一切,土城里也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很快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江湖。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呆板的声音。

    “好,你赶快走吧,秦仁就要追上来了,他的轻功可是厉害得紧呢!走吧!走吧!去逍遥山庄,去找秦逍遥,只有秦逍遥能保护你……记住,你从来没有见过我,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亲眼目睹的……”

    “是……我……亲……眼……目……睹……的……”

    ※             ※             ※             ※

    看着木头人一般的华玲珑抱着秦雷远去,山崖顶上出现了两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黑衣人。

    站在前面的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后面一个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两个黑衣人望着华玲珑远去的背影,深黑色的瞳孔中发散着妖异的黑光。

    “至尊,恕属下斗胆。属下实在不知至尊嫁祸秦仁是何用意,秦家老三虽然掌力还不错,但我们要杀他也是简单至极,没必要费这么大手脚。更何况,至尊完全可以操纵华玲珑杀了秦雷的,为何要留秦雷一命?”后面那个矮一点的黑衣人问。

    “哼,你懂什么?不把秦仁逼得走投无路,他会甘心为我所用?至于秦雷,他中了本尊操纵华玲珑打出的那一记‘XXX’,差不多魂飞魄散,活着跟具尸体也没什么区别。反而可以利用秦雷半死不活的样子,激起华玲珑对秦仁的仇恨,顺带地激起逍遥山庄的人对秦仁的仇恨。虽然秦仁是逍遥山庄三少爷,但手足相残,把亲哥哥打成活死人,是个人都会愤怒的。”前面那个高一点的黑衣人回答,那一记什么武功的名字却是含糊带过,显然不想让他的属下知道。

    “但是区区一个秦仁,也不必劳动至尊大驾啊!况且这样一来,我们若是收伏了秦仁就得不到秦家,还不如帮着逍遥山庄干掉秦仁,卖秦家一个人情,将秦家的势力纳入麾下。”

    “秦家是不会为我所用的,唯有那秦仁……嘿嘿,此子下流无耻,贪花好色,毫无气节,但却有一双千年罕见的‘修罗魔瞳’!有此瞳之人,只要运用得当,就会变成一架超级恐怖的杀人机器!你想一想,秦仁出道至今,一共打过几场架?可是每一场他都胜得毫无悬念,而且下手鲜有活口。要知道,拥有修罗魔瞳的人,可以令人丧失斗志,而他自己的攻击却能发挥到极限,还可无视对方的防御。这样恐怖的人,多加培养的话,一个人岂不是可以抵得上整个逍遥山庄的势力?”

    “传说中屠戮天下的修罗魔瞳?至尊英明!难怪至尊自秦仁杀掉魔人布欧和四大天王之后,就表现出对秦仁此子的莫大关注,原来此子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杀人魔王。至尊的眼光,直如划破乌云的闪电,即使天地都被乌云笼罩,世人全被假象蒙蔽,却也逃不过至尊的高瞻远瞩,如炬双目……啊,赞美至尊,属下对至尊的敬仰犹如滔滔怒江水,绵绵不绝,又如红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那黑衣人马屁如潮,被唤作至尊的黑衣人则很是受用,抬头看着天,摆出不可一世的造型,嘿嘿阴笑起来。

    “传下去,给本尊发布江湖谣言,将秦仁为了搞上华玲珑重创秦雷的消息传遍全江湖!本尊要七天之内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秦仁为了女人把自己的哥哥打得重伤将死!哇哈哈哈哈……”

    ※             ※             ※             ※

    却说三少抱着那晕倒的少女进了客栈房间,吩咐乔伟不要来打扰他之后,关紧了房门,准备给少女治伤了。

    乔伟住在三少隔壁,他见三少抱了个美女进屋,心里着实好奇少爷要做什么,耳朵贴在墙壁上听了一阵,没听到什么特别声响。想了想,拿起一个茶杯倒扣在墙上,耳朵贴在茶杯底上,这下声音就听得清楚多了。

    只听三少爷断断续续地自语着:“嗯,该用什么药呢……不行,药性太重,她承受不起……药性轻了又没意思……用什么药好呢……”

    乔伟听得眉开眼笑,心想三少爷到底是有品味的人,知道用药来调剂……那个床上的乐趣,不像我等莽汉,上了床就知道蒙头瞎撞。

    三少爷不知道自己此时做的正经事给人偷听了去,就变成那暧昧的事情了。三少看着桌上摆的几个小瓶子,里面都是一些上好的金创药。

    但是三少虽然精通使用春药迷药,这金创药疗伤却没怎么好好学。只知道有的是外敷的,有的是内服的,至于哪种疗效好,用量又是多少,三少就是一概不知了。

    想想也是,凭三少的轻功、内力、身上穿的宝物,哪有什么受伤的机会?金创药带在身上也就是充充门面,偶尔善心大发救救人行行侠义什么的时候用的。

    但是三少最不屑于行侠仗义,英雄救美那是带着功利性和目的性的,不算侠义。英雄救丑才算侠义,但是三少明显是不会做的。

    自言自语嘀咕了一阵,三少决定胡乱用药,也不给少女内服,外敷一点就行了,反正治不死人。

    决定之后,三少拿着一瓶药走到床前,看了看床躺着的少女,仔细检查了一下全身,发现除了某些地方因摔倒时摔出了淤青外,倒没什么外伤。

    三少坐到床尾扶起她那受伤的**。只在小腿接近脚踝处,有一道不是很深的伤口,但是伤着了血管,所以才流了那么多血。三少仔细地擦净了伤口,洒上一点金创药,然后用绷带给包扎了起来。

    包扎好之后,三少顺势一把握住了少女的脚踝。

    鞋袜已经褪去了,不盈一握的浑圆脚踝让三少心中一荡。细细一看那精致得仿佛粉雕玉琢一般的玉足,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下依稀可见淡青色的血管。十跟珍珠一般圆润剔透的脚趾,指甲上涂着粉红色的指甲油,绘成十朵莲花状,既精致美丽,又跟那雪白的肌肤相得益彰。

    若有若无的**幽香一阵接一阵地飘进三少鼻中,三少近乎贪婪地嗅着这令人**的香味,欲火腾得升起。

    “趁她昏迷把她给上了?”三少心里天人交战,少女那不算很丰满但已经有了点规模的胸脯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不住地刺激着三少。透过多处破口的衣衫,三少可以看到少女那若隐若现的胸脯就如同最好的乳酪一般散发着淡淡的牛奶光泽,“要是捏上一把,那该是什么感觉?”三少贪婪地想着,手顺着少女笔直修长的小腿慢慢地向上抚去。

    “反正老子是采花贼,救了这小美女原本就是存心不良,趁她昏迷把她给上了,才是王道!再说了,被英雄救离虎口的美女,到头来不都是以身相许吗?少爷我这是提前预支。哇哈哈哈……老子以后要肃清采花贼的队伍,干掉天下所有的采花贼,只留本少爷一个,那样的话,全天下的美女就都是老子的,任老子采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