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美女与野兽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的大手刚刚罩上少女那玲珑的胸脯,少女就恰到好处地醒了过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三少。

    三少的动作猛地停顿,与少女那似懵懂、似纯真又似狡猾的目光一触,饶是三少脸皮比城墙还厚,仍不自觉地脸红了一下。

    “咳咳,这个,你不要怕,我正在为你做全身检查,现在正好检查到心脏了……”三少一脸正气地说着,趁势缩回了手:“检查结果不错,你的身体非常健康,以后注意保持。”

    少女歪着头看了三少一阵,说道:“对不起哦,你救了我,我还责怪你杀人……”

    三少大度地一笑:“没关系,我辈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侠’字,行侠仗义,是我辈江湖中人的本份。对了姑娘,我叫秦仁,还不知道你的芳名呢!”

    少女低声念了两遍秦仁的名字,嫣然一笑:“公子,你这名字,可真是相当讨巧呢!”

    这一笑,当真配得上“一笑倾城”这四个字。三少这超级采花贼不由看得痴了,喃喃自语:“此女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媚态,日后长成了那还得了?若是给选进皇宫又其心不正的话,绝对会是祸国殃民的祸水,比起我前世所学史书中那苏妲己也不会差上多少。唉,我三少爷忧国忧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了天下万民……我三少不得不以身伺虎,亲自受这祸水毒害了……唉,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想不到我三少爷,也会有做盖世豪侠的机会。”

    少女却没听清三少的喃喃自语,她继续说道:“小女子姓甄名洛,本是江南松州城人氏,日前随父母前往江北燕省给我祖父祖母拜寿,谁知路上遇着了剪径的悍匪,可怜我父母为了救我出来……被那伙悍匪给……”说到这里,甄洛眼眶微红,珠泪盈盈。

    三少马上展示了自己广阔的心胸和强劲的臂弯,不由分说将少女揽进怀中,叹道:“唉,这可真是人间惨事……甄姑娘,你别怕,三少会好好保护你的,三少的胸膛是可以让你依靠的。”

    甄洛头埋在三少胸膛上,边哭边道:“后来洛儿一路逃到这土城,遇上了被公子打死的那三个人。他们一见洛儿便欲行非礼之事,洛儿拼死反抗,却也险些落入魔爪,若不是公子及时出现,洛儿眼下恐怕早已……”

    三少拍着甄洛的脑袋,轻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哄道:“洛儿乖,洛儿别哭,那些坏人都已经死了……唉,这狗屁江湖,坏人永远比好人多啊!洛儿,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三少说这番话的意思,当然是要甄洛亲口说出“以身相许”四个字来。遭遇如此悲惨的少女,以三少的下流无耻,都不忍心强迫。

    甄洛呜咽着道:“洛儿在世上已经只有远在燕省的祖父和祖母两位亲人了。公子,你能不能……能不能将洛儿送到燕省,见见祖父祖母?”

    “这……”三少面露难色,心想老子做这么多事总得有点好处啊?虽然老子去燕省也是顺路,但是这个社会很现实,没有好处的事情谁都不会做的,小丫头你就怎么不开窍呢?

    “公子……”甄洛抬起了头,眼中含着点点泪光,俏脸儿晕红地道:“如果公子帮洛儿完成了心愿,待洛儿往燕省拜会了祖父祖母之后,洛儿定当长侍公子左右,为奴为婢……”

    秦仁心里狂笑不已,大呼少爷得手矣……脸上却是一脸正气浩然,掷地有声地道:“甄姑娘,你此言差矣!行侠仗义是我辈本份,施恩图报的话又怎担当得起这侠义二字?我秦仁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盖世大侠,但对侠之一字,看得比性命更加重要!甄姑娘,你不必多说,我秦仁就算粉身碎骨,历经千难万险也要把你送到燕省!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就算天崩地裂也不能!”

    甄洛喜道:“洛儿就知道秦公子是个侠义之士,不会贪图洛儿的美色。秦公子,既然你如此急公好义,如果洛儿再口口声声要以身报答倒显得洛儿下作了。洛儿答应公子,等到了燕省,洛儿定会为公子建一生祠,日日为公子祈祷,祝公子一生平安。洛儿想,如此报答方式,对公子来说,应当最为合适了。公子你说是吗?”

    秦仁看着甄洛一眨一眨的大眼睛,心痛得快要滴出血来。三少爷谦虚过度,扮正直扮得自己都险些信了,没想到甄洛她却是真的信了个十足十。

    英雄救美以后美女要以身相许毕竟大多数时候都是童话或者意淫,三少错就错在信了传说中的故事。人家美女随口提一句以身相许,多半是试探性的,你要是一口答应下来还可令人家美女没办法反悔,但你要是扮正直耍谦虚人家美女自然要称赞你的大义,顺便收回以身相许的承诺了。

    想通了这一节的三少心中大呼此女狡猾,老子得不偿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心说老子现在答应下来,等晚上你睡着了老子让你尝尝一泄千里香的厉害!

    作了决定的三少爷笑得跟大尾巴狼似的,对着甄洛柔声道:“甄姑娘,别的事情暂且不多想。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办到。天色也不早了,你劳累了一天,又受了伤,还是早些休息吧!哦对了,你肚子也应该饿了,我去吩咐厨房给你弄点食物来。”

    三少一脸潇洒从容地走出了房间,一出房门脸色立刻晴转多云,恨恨地咬了咬牙,摸到隔壁乔伟的房间。轻轻推开房门,却见乔伟耳朵贴在一个杯子底上,而那杯子的杯口却贴在墙壁上,一看便知这家伙正在偷听。

    偷听得眉开眼笑的乔伟还不知道三少已经进了他的房间。伟哥本以为三少已经对那美少女下手,听到后来却发现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向来搞女人不择手段无往不利的三少爷这回也吃了亏,乔伟心中大呼苍天有眼,恶人自有恶女磨。

    掌握了第一手新闻的乔伟不知道见好就收,还妄想多听点什么,这下子被三少撞个正着,自然将是一番极其惨痛的教训了。

    三少:“伟哥,你在干什么?”

    乔伟:“啊,三少!我在……呃,我正在检查房间的隔音效果怎么样……呵呵呵,三少爷,这房间隔音效果不错啊,隔壁的响动什么都听不到……”

    三少:“嘿嘿嘿嘿……真的什么都听不到吗?”

    乔伟:“真的,不信您来听听。”

    三少:“你哄小孩啊!遮天手!”

    房间里响起杀猪般的惨叫,隔壁的甄洛直听得毛骨悚然。

    三少:“记住,今天你听到的事情要是敢泄漏出去半个字,我让你不得好死!”

    乔伟:“三少……呜……小的对天发誓……小的一定不敢泄漏半个字……”

    三少:“嗯,不错,你有时候倒是挺知事的。好了,去吩咐厨房,让他们整治点拿手的好菜,给送到我房间里去。”

    乔伟:“三少……您看我现在这样子能出门去吗?”

    三少:“少废话,叫你去你就去!”

    乔伟离开房间后大约六次眨眼的时间,客栈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妈的,鬼呀……”

    ※             ※             ※             ※

    逍遥山庄议事大厅。

    秦逍遥老爷子正一边吃着油炸乳鸽,一边听着几个手下做着本月收入报告。

    对本月的收入情况,秦逍遥还是很满意的。一个月总收入折合黄金约五十五万两,扣除日常支出和本钱,再扣除三少爷奢侈掉的,纯利润还剩下十五万两黄金。

    “收入还是要多一点才行啊!”秦逍遥一边连骨头嚼着鸽腿,一边感慨道:“老三的开销太大了,瞧他现在的花钱速度,我们每个月的纯利润只有十几万两黄金,这还是太少了一点……呜……”说话间,秦逍遥突然将手伸进嘴里,掏出一个精巧的黑色的钢管。

    “这是谁做的油炸乳鸽?怎么还有这东西!”秦逍遥有些恼怒地将那根一寸长的细钢管拍在桌子上。“差点把老爷我的牙给硌掉了!”

    一名下人上前来仔细看了看,额冒冷汗地说:“老爷,这好像……好像是信鸽的信管……”

    “是吗?”秦逍遥拿起钢管,左右拧了一下,果然将其拧开,现出一张已经发黄了的卷纸。“把信鸽当乳鸽炸了?这事是谁干的!”

    那下人忙道:“禀老爷,这鸽子不小心飞过大少爷练剑的地方,被剑气打下来的。厨房的人随手就捡回去做炸鸽子了。”

    “呃……阿风做的?”秦逍遥打开卷纸,随意瞄了瞄那字条,随即脸色剧变:“这不可能!”

    一声吼吓得议事厅的人全都噤若寒蝉,不由自主全跪了下来。铁灵儿听到秦逍遥的叫声也忙跑进了议事厅,叫道:“逍遥,你瞎叫唤什么?羊圈里的羊都给吓出来了!”

    秦逍遥深吸一口气,把纸条递给铁灵儿看。铁灵儿一见之下,脸色变得煞白,眼泪不由自主落了下来。“逍遥……这,这是真的吗?不对,一定不是真的,这是谣言……”

    秦逍遥扶住铁灵儿摇摇欲坠的身子,冷哼一声,道:“有人想对我们逍遥山庄下手了!传我令!命三大杀神、四大护庄法王、三十六天罡即刻下山,去接我雷儿回山!来人,替我把大少爷叫来!”

    待下人们照吩咐行事去后,秦逍遥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我想逍遥自在,你们却逼得我不得逍遥!好,好,好!我秦逍遥倒要看看,这世上还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算把江湖掀个天翻地覆,我也要把人给揪出来!”

    铁灵儿擦净泪水,看着秦逍遥道:“逍遥,我想,我们是不是通知一下我大哥?”

    秦逍遥点了点头:“不错,是应该通知一下他。既然咱们的逍遥山庄已经落入了算计,他的铁血啸天堡可能也在算计之列。你给他写信吧,正好我们这里还有三对可达铁血啸天堡的信鸽。”

    铁灵儿点了点头:“那阿仁他……”

    秦逍遥冷笑:“阿仁嘛……哼哼哼……是时候给他一些教训了!否则他不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江湖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