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天罗地网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江南,沪州城,江南六大势力之一,吹雪堂总堂所在地。

    吹雪堂总堂旁的一间酒楼里,一名白衣胜雪的女子正独自坐在二楼靠窗的角落里用餐。

    她吃得很简单,两碟青菜,一碗白饭,一壶清茶。

    吃饭的动作温文尔雅但速度很快,饭菜都收拾得很仔细,没有一粒米、一根菜洒在桌子上,一看便知是过惯了长期的艰苦生活。

    这时,临街的窗外突然传来一声马嘶,接着便是轰隆的马蹄声和许多人同时奔跑的脚步声。

    白衣女子向窗外望去,只见一名戴着白色斗笠,边缘有白色丝绸垂下,遮住了脸庞,身穿雪白劲装,骑着一匹雪白骏马的女子,正带着一群貌似飘逸出尘的男子从吹雪堂总堂里冲出来。

    那女子身后跟着一十二骑,个个都是身着白色劲装,背上背着一柄大刀,刀柄上缠着红色绸布。

    在十二骑之后,是三十人的一个小方阵,也都是由穿着白衣的年轻男子组成,每个人都扛着长枪,腰插短匕。

    这一队人马匆匆忙忙,就像要上战场打仗一般,飞快地从大街上冲过,过往群众纷纷走避。

    那三十个白衣男子虽是步行,但奔跑的速度非常快,隐隐能跟上骏马的速度,一看便知身负上乘轻功。

    酒楼上的白衣女子见这队人马冲过,冰冷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时,白衣女子对面的桌上,两个带刀的年轻人窍窍私语起来,两声说话的声音虽小,却一丝不落地传入了白衣女子耳中。

    “喂,你听说了吗?这次江湖上出大乱子了!”

    “什么大乱子?朝廷提高赋税,导致各武林门派起兵造反了?”

    “别开玩笑了,哪个武林门派敢起兵造反?告诉你哦,事实上,是江湖上出了一个人神共愤的大魔头,眼下江南江北的白道同盟正准备召开武林大会,声讨那个大魔头呢!”

    “武林大会?声讨魔头?不会吧?历界武林大会,不就是江湖上有声望的门派掌门、高手游侠举办的座谈会吗?每个门派出点钱布置会场,买点好吃的,大家在一起聚一聚,划分一下势力范围,吃几顿饭,喝点小酒增进一下感情,加强彼此之间的合作交流,以期大家共同发财……还从没听说过武林大会是用来声讨魔头的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一次的武林大会可不一样了!告诉你,这次大会是由江湖衙门总理事独孤鸿渐发起的,号召所有的武林白道参加。会议举办地点是在江北燕省,铁血啸天堡附近的‘天平山庄’,天平山庄是避暑胜地,风景秀丽,又出产各种美味水果,名贵山珍,是举办武林大会的最佳地点。据说,这次大会的支出全由分雨楼一派承担,所有与会帮派还有精美礼品发送,会议最后还会抽出十名幸运嘉宾,获得特别礼品……”

    “打住,打住!照你这么说,这次的武林大会与以往的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群人看看风景,吃吃饭喝喝酒,顺便搞搞女人,再象征性地比两场武,这完全没有特别之处嘛!”

    “哎你别净扯一边儿去呀!我告诉你,这次大会的主要内容就是声讨大魔头,而且据说这次大会的**内容就是当众处决那大魔头,行千刀万剐之刑!”

    “哦,吃饭的时候杀人,用血肉来刺激食欲,这个法子倒不错的。那么那个大魔头是谁?他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要挨千刀万剐?”

    “听说过逍遥山庄没有?知道逍遥山庄的三少爷秦仁吗?实话告诉你!逍遥山庄一门英雄,现在却出了个大魔头,就是那三少爷秦仁!秦仁其人,下流无耻,贪花好色,毫无气节。出道至今不过一个月,却已经**、**了十多名良家少女,其中包括:武林群芳谱第一朵花,白莲素衣怜舟罗儿、群芳谱第三朵花,傲雪寒梅秋若梅、毒手紫荆秦霓儿、峨美派掌门蔑觉师太、少凌派掌门如去方丈、倾城派掌门孙子美七岁的孙女孙佳佳……等等等等……”

    “呃,他连如去方丈都**了?他连男人都搞?”

    “嗨,要不怎么说秦仁畜牲不如呢?告诉你,他是男女通杀,下至七岁男童女童,上至七十岁老头老太,只要是他看上眼了的,一个都不放过。若是光搞搞男人女人也就罢了,最令人发指的是,他竟然为了搞上当朝太子太傅华安华大人的大女儿华玲珑,把他的亲兄长,狂雷刀神秦雷一记遮天手打成了活死人!”

    “啊?不会吧?狂雷刀神给他弟弟打成活死人了?太好了!天下太平了啊,这下老子可以尽情抢劫了……”

    “现在江南江北两大白道武林全体出动,集合所有帮派的力量追缉秦仁,要将秦仁活抓后带到武林大会,当众审判他,然后在武林大会结束时再活剐了他以谢天下人。所以刚才吹雪堂叶堂主才带了堂中精锐尽数出发,她是去参加武林大会的,说不得还要参与追捕秦仁。”

    “可惜啊!那秦仁,当真是色狼中的英雄,流氓中的元帅。只可惜他不该一次得罪这么多势力的……”

    两个带刀的年轻人正长吁短叹间,忽觉剑光一闪,还没来得反应,一柄寒光四射,剑身隐有光晕流动的长剑已经架上了他们的脖子。

    不错,的确是一柄剑架了两个人的脖子。这两个人是面对面坐着的,那把剑刚好搁在其中一人的肩膀上,剑尖则点上了另一个人的咽喉。

    两个年轻人顿时冷汗直流。他们也是跑江湖的汉子,手底下也都有些功夫,可是现在被人用剑架住了脖子,两个人竟然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甚至连剑是什么时候架上来,而那拿剑的白衣女子又是何时过来的都不知道。

    “女剑饶命呀!”那咽喉被剑尖抵着的年轻人可以看到拿剑的白衣女子,而那背对着白衣女子的年轻人则什么都看不到,又不敢扭头,只得汗流浃背地说:“女侠饶命!小人上有一百零八岁老母,下有一百零八天婴儿,都等着小人去养活!女侠你杀我一个,就等于是杀了我一家三口呀!”

    “少废话!”白衣女子冷冷地道:“说,关于武林大会和秦仁的消息是从哪儿听来的?”

    那正对着白衣女子的年轻人颤声道:“好教女侠得知,这消息早在两天前就已经传遍了江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至于是谁最先说起的,小人也不知道……啊,我知道了!”

    白衣女子冷哼一声:“知道了还不说!”

    “女侠,我知道了!你也是那秦仁的受害者之一!你难道也要找那秦仁报仇?女侠,小人和小人的兄弟虽然没什么能耐,可是刀子都还有的,砍人也有两下子,只要女侠一声令下,小人和小人的兄弟定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女侠让小人砍秦仁小人绝不敢砍秦风,还望女侠看在小人一片痴心,啊不,忠心的份上,饶小人一命呀!”

    那背对着白衣女子的年轻人也叫唤道:“小人也是一般的心思,求女侠饶命呀!”

    白衣女子听得二人胡言乱语,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张带雪含霜的玉颜变得更冰更冷,“杀你们两个,只会污了我的宝剑!”

    两个年轻人大喜,连声道:“谢女侠饶命……”话没说完,两个人便同时一头栽倒在桌子上,脑袋里面流出的血很快就染满了整张桌子。

    两个人几乎在同时被两根竹筷钉死!其中一人后脑勺被钉穿,另一个则是眉心被钉穿!

    白衣女子冷冷道:“用竹筷就不会污我的宝剑了!”

    说完了这句话,玉颜之上竟然出现一丝忧色:“阿仁那傻子,怎地惹出这天大的麻烦?”幽幽地叹息一声,直接从二楼跳到街上,将那两个年轻人拴在酒楼旗杆上的马牵了一匹,打马飞快地朝沪州城外赶去。

    ※             ※             ※             ※

    江北,燕省,祁连镇,距铁血啸天堡二十里。

    镇子中央小广场的一个面摊上,两个千娇百媚的少女正呼拉拉地吃着面条。

    这两个女子,其中一个一身白裙,另一个穿着翠绿衫儿,淡黄下裙。

    两个女子气质迥异,却都是一般的美丽。那穿白裙的,吃起面来斯斯文文,小口小口地咀嚼。而那穿翠绿衫儿的,面条都是大口大口地呼拉,好像没嚼就直接咽下去了。那被辣油辣得红红的樱唇轻轻撅着,别有一番令人心动的魅力。

    有了这两个少女在此吃面,面摊的生意简直好到火爆,小小的面摊挤满了吃面的人,桌子坐不下了,有的就捧了面碗,蹲在路边呼拉拉地吃着。几乎所有的男人都是做着同一个动作——一边呆滞地扒拉着面条,一边目不转睛地瞪着两个少女。

    当然,也有的男人为了显示与众不同和见闻广博,故作豪迈地高谈阔论,这谈论的内容自然是与江湖事有关。

    其中一个有着络腮胡子的大汉装作不经意地样子,小小地瞟了两位少女一眼,粗着嗓子一拍桌子,溅起一滩面汤,大声道:“你们知道吗?江湖出大乱子了!如今这江湖之上出现了一个下流无耻、杀人如麻的绝世大**,据说他已经败坏了七十九个黄花大闺女的贞节,攻占了三十八个男人的后庭……”

    有人问了:“不会吧?那**是谁啊?怎么连男人都不放过?”

    那络腮胡子大声道:“还能有谁?便是那该挨千刀的秦仁!逍遥山庄的三少爷秦仁!现在江湖衙门总理事已经宣布召开武林大会,此次武林大会将有全新流程和全新内容,目的就是声讨和公审、公判这大**秦仁!到时候,受害人白莲素衣怜舟罗儿、毒手紫荆秦霓儿、傲雪寒梅秋若梅、少凌掌门如去方丈、峨美掌门蔑觉师太等人都会亲自出场当众揭发秦仁的丑恶罪行!”

    “卟哧”一声,那绿衫少女口中的面条和着面条全都喷了出来,险些喷了坐在她对面的白裙少女满脸。

    “你们还别不信,这事儿有很多目击证人。秦仁**怜舟罗儿、秦霓儿等人的场面都有人在旁目击……”

    “胡扯!”那绿衫少女一声娇叱,抹掉嘴上残余的面条和面汤,猛地一挥手,素手上那涂成紫色的指甲上荡起一阵香风……

    一刻钟后,面摊周围躺了一地脸上罩着一层青气的尸体。而那绿衫少女和白裙少女已经骑着马到了祈连镇外。

    “这是谁造的谣言?要是让我查出来,我诛他九族!”绿衫少女恨恨地道。

    “急有什么用?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秦仁。那小子真没用,这么久都没赶到铁血啸天盟,亏我们等了他这么多天……”白裙女子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抽了胯下马儿一鞭。

    “表姐,秦仁这么久不来,该不会是已经给那些所谓的武林白道给抓住了吧?”

    “有可能!不行,不能让秦仁落到他们手中,否则咱们的名声……就全给污了!”

    “对,就算亲手杀了秦仁,也绝不能让他落到那群特别喜欢窥人**的所谓白道大侠手中!驾!”

    两骑骏马绝尘而去,方向与铁血啸天堡相反,直指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