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天罗地网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逍遥山庄,密室内,秦逍遥铁青着脸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秦雷。

    铁灵儿坐在床头,手抚着爱子粗犷的脸庞,脸色苍白,眼泪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

    秦风静立在秦逍遥身旁,嘴角挂着一抹奇异的,讥诮的微笑——星河剑圣动了杀机时的招牌微笑!

    华玲珑木偶一般站在密室墙角,远远地看着秦雷,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

    秦逍遥看了看秦雷,又看了看华玲珑,沉声道:“华姑娘,我家雷儿究竟是怎样受伤的,还请你从实道来。”

    华玲珑缓缓开口,将那日那个飘渺邪异的声音告诉她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秦逍遥越听眉头锁得越紧,目光紧锁着华玲珑的眼睛,就像要透过她的双眼,看进她的心里。

    面对秦逍遥审视的目光,华玲珑一脸坦然,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哀伤和自责。

    待华玲珑讲完了,秦逍遥沉吟片刻,道:“华姑娘,事情的经过是你亲眼目睹的吗?”

    华玲珑道:“是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亲眼目睹。”

    秦逍遥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了。华姑娘,你也很累了,几天都没合眼地照顾我家雷儿,多谢你了。你先下去休息吧,雷儿现在,就交给我们照顾了。”

    华玲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这时秦风冰冷的目光向她扫了过来,华玲珑全身一个激灵,垂下头去,默默走出了密室。自有下人带着她去休息。

    华玲珑走后,秦逍遥问秦风:“风儿,这件事你怎么看?”

    秦风道:“她没有说谎。”

    秦逍遥点了点头,说:“她的确没有说谎。没人能在我的注视下说谎。雷儿的伤也的确很像是遮天手打出来的,嗯……确切地说,是我还没有你们三兄弟时,打出来的遮天手。”

    秦风心念一动,道:“爹,你的意思是?”

    秦逍遥冷笑:“我少年时的遮天手,只有阴阳二气。阴气阴柔狠辣,阳气阳刚霸道,中掌者在阴阳二气激荡之下,无不粉身碎骨。为父每次全力出手,中掌者必死,掌上必染满鲜血,所以为父少年时的外号叫做血手修罗!但是,为父自建了这逍遥山庄后,极少行走江湖,每日潜心钻研武学,将自身所会武功融会贯通之后,遮天手也被为父改良。教给阿仁的遮天手,乃是有火劲、冰劲、雷劲、风劲、刚劲、柔劲、凝劲七气。一掌打出七种不同的劲道,相信全天下也只有我和阿仁能做到。这一点,除了我和阿仁,连你和阿雷都不知道。”

    秦风好剑,秦雷好刀,两兄弟除了刀剑别的武功什么都懒得学。所以尽管遮天手是天下三绝掌之一,但是秦逍遥也没将其传授给秦风、秦雷。反倒是不爱习武的三少,得到了遮天手真传。

    秦风得知真相后眼睛一亮,道:“老爹,你是说老二中的掌,只有阴阳二气?”

    秦逍遥点了点头,冷笑道:“尽管阿雷的伤模拟我曾经地遮天手模拟得近乎完美,要是在二十三年前,为父也无法看出其中真伪,但是现在……哼,他们想构陷阿仁,手段也太过时了一点!”

    秦风道:“但爹你也认为华玲珑没有说谎……”

    “她是没有说谎。”秦逍遥道:“只不过是别人在教她说谎。而教她说谎那人,手段实在高明,竟令她认为自己说的全是真的,所以才那样坦然和理直气壮。告诉我,阿风,你相信阿仁会打伤阿雷吗?”

    秦风摇了摇头:“阿仁绝对不会伤了阿雷。”

    秦逍遥点头微笑:“为父也相信自己的儿子。哼,为父知道,很多年来,为父已经没怎么行走江湖,江湖中人差不多已经忘了为父少年时的绰号了!血手修罗的双手,也已经二十几年没沾过血了!有些不知死活的蠢材就想在江湖中翻云覆雨,忘了谁才是真正只手遮天的人了!”

    凛凛霸气从秦逍遥身上发出,秦风愕然发现,自己那从来都异常和蔼,还有点妻管严的老爹,现在竟变得如高山一般令人仰止,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那凛冽的霸气,与草原上傲视众生的狮王别无二致,老爹现在仿佛变成了一头正准备择人而噬的猛狮……不,猛狮不足以形容老爷子现在的气势,应该说,是那双手沾满血腥,视众生如蝼蚁一般的神魔!老爷子一发威,果然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正为爱儿重伤流泪的铁灵儿自然也感应到了秦逍遥突变的气息,她惊讶地看了秦逍遥一眼,蛾眉倒竖,切齿道:“逍遥,你在干什么?雷儿伤成这样,你还有闲心思在这里耍帅!是不是要我拧你的耳朵,你才肯来看阿雷一眼?”

    被铁灵儿这一说,秦逍遥身上“血手修罗”的霸气和杀气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又变成了那个妻管严的好好先生,脸上挂着谄笑,走到床前,低声道:“灵儿你别生气,我这不是过来了吗?我告诉你哦,阿雷的伤其实……”

    秦风苦笑摇头,自己这老爹,果然什么时候都是“妻管严”哪!

    秦风走出了密室,对侍立在密室外,逍遥山庄最强的三个下属——三大杀神说:“我爹有令,逍遥山庄对这次武林大会不发表任何意见,对追缉擒拿秦仁既不阻止,也不支持,总之一切由得他们闹去。等武林大会召开之时,逍遥山庄自然会派代表出席!”

    ※             ※             ※             ※

    江湖上翻天了。

    武林大会的消息一传遍江湖,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拭目以待,等着看这次盛况空前的大会将如何召开。

    最令人期待的是,武林大会这次居然要对付起魔头来了,要知道,在以往,武林大会就是公款吃喝、公费旅游的代名词。

    但是现在,武林大会要办正事了,这是不是预示着整个大秦帝国的武林,要出现一番巨大的动荡了呢?

    江南武林六大势力,抱花堂已灭,其弟子作鸟兽散,有的并入了其他势力门下,有的则做起了游侠,还有的则归于田间,做起了最自在的农民。

    而吹雪堂、***堂、分雨楼、红花楼,这四大势力,统统派出了人手参加武林大会,而且基本上是掌门亲自出动,带上了门下最精锐的弟子。

    江北的七大势力中,吹雪亭、护花亭、照月亭、拜月教、怜花教、一刀同盟会这六大势力对武林大会的反响同样热烈,纷纷表示支持和赞助,并且由掌门带队参加大会。

    而领袖江南江北白道的逍遥山庄、铁血啸天堡却没有就武林大会发表任何看法,但明确表示会派人参加大会。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士对此非常期待,他们想看看,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的人,将如何面对广大武林同道,如何面对那与他们有着不可断绝的关系的绝世大**秦仁。

    有人甚至猜想,逍遥山庄出了秦仁这么一个超级败类,把逍遥山庄从江南白道盟主的位置上拉下来就有了希望。连带的,与逍遥山庄有姻亲关系的铁血啸天堡也极有可能被拉下马来。

    对逍遥秦家落马抱有最大期待的,当然桃坞怜舟家。怜舟家想取代逍遥秦家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奈何秦家势力太大,高手太多,怜舟家自己的几个儿子又不争气,反要靠一个女儿来撑门面,这令怜舟家非常憋气。

    如今秦家出了个大败类,怜舟家当然欢呼雀跃,虽然江湖谣言里边,怜舟罗儿也受到了秦仁的戕害,但是怜舟家家主反而认为这对怜舟家更加有利。

    “女儿嘛,她再厉害最终也是要嫁人的,是赔钱的货。出嫁从夫,等她嫁人了,她对咱怜舟家也就没多大用处了,反而要赔上一大笔嫁妆。这次,罗儿被秦仁所害,反倒是为我怜舟家做出了大大的贡献嘛。在武林大会上,我们怜舟家以受害人的身份出场,指责声讨秦仁的同时,可以用‘子不教、父之过’的借口顺便声讨一下逍遥山庄嘛!秦逍遥那老不死的教出这么个败类儿子,他总是有错的吧?他有了这么大的过错,以后还好意思领袖江南武林吗?嘿嘿,罗儿这次终于还是做了点好事的嘛!”

    这是怜舟家主怜舟锋华的原话。

    而铁血啸天堡的对头,表面上对铁血啸天堡毕恭毕敬的一刀同盟会,现在也摩拳擦掌,想趁此机会以连坐之罪拉铁血啸天堡下马,自己取而代之。为此他们还特地泡制出了几个受害者来。

    江湖谣言是最可怕的,所谓三人成虎,圣人也可以被谣人传成贱人。

    本来就是贱人的三少这下子更加增添了一层神秘的光环,在谣言之下,三少被传成最淫邪的魔头。

    有人甚至编了一首童谣来歌颂三少:

    倒是什么样的倒?三步**倒~~(一种烈性春药。)

    贱是什么样的贱?三少爷的贱~~

    招是什么样的招?采阴补阳招~~

    人是什么样的人?禽兽不如的人~~~

    情是什么样的情?**男女的情~~~~(情,与秦谐音。)

    传说中,他有着绝对的**和可怕的身手。他修炼的是上古魔功,菩萨摇头怕怕鬼哭神嚎颠乱阴阳采补**,任何男人女人只要是被他看上眼的,无不被他**或是**最后采补。补采补之人无不形销骨立武功全失,有的甚至会变成白痴。

    受害人已经增加到二百一十三人,其中,女子一百一十三人,男子一百人。

    被先奸后杀并残忍地戮尸者就占了四十九人。

    秦仁已经成了人神共愤的魔头。

    而对于自己的名声被传得如此之差的三少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坐在乔伟赶的马车里,马车行走在一条偏僻的山间小道中。三少爷深情地凝视着对面的甄洛,深情地唱着一首很动人的歌:“那一年,你对我说,骑……湘的味道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