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天罗地网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怒江北边的山水虽然不如江南的细致温柔,却别有一番悲凉的慷慨。

    行走在山间小路中的马车摇摇晃晃地前进着,乔伟挥舞着马鞭,唱着一首不知名的,大意是男男女女摸来摸去的山歌。

    马鞭在头顶上炸出一声又一声的轻响,马儿慢吞吞地走着,已经对响鞭的恐吓熟视无睹了。

    两边壁立的山崖上盛开着春季的野花,路旁的溪水潺潺地流着,不时跳起一尾小鱼。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熏人的花香令人昏然欲睡,内里却欲火亢奋。

    这是一个发情的季节。天地发情,草木发春,野兽叫春,人则思春。

    乔伟怀着极其龌龊的心思,意淫着车厢里边的三少和甄洛在做些什么事情,搂搂抱抱是不可避免的了,又亲又啃当然不算稀奇,摸摸抓抓是男儿本能,提枪跃马是英雄本色。

    “秦哥哥,轻点……”

    “嗯,我会的,这个力道好吗?”

    “嗯哼……好,就这样,不要停……”

    车厢里的对话恰到好处地给了乔伟想象的余地,跟他的主子一样下流的车夫小心肝儿卟嗵卟嗵地跳着,心里勾勒着种种羞于启齿的画面。

    想到三少与那貌美如仙,明明一身媚骨却偏偏清纯可人,还带着淡淡的稚气,令所有男人都想征服都想保护的甄洛,在车厢里赤身**地纠缠在一起,两具雪白的**摆出各种姿势互相取悦,想象力很丰富的伟哥不知不觉像服了伟哥一般生机昂然,哈喇子春水般潺潺流下。

    而在车厢里,正温柔地为甄洛做着脚底按摩的三少全然没有想到,伟大的伟哥已经把这件本来很正经的事情意淫地淫秽不堪了。

    小美人腿上的伤势渐渐好了,但是血管断了几天,肌血有些不活络,需要按摩一下来刺激恢复速度。

    三少爷把玩着甄洛小巧的玉足,那晶莹剔透、粉雕玉琢一般的小脚乖巧地躺在他的大手里,任他揉捏。每根脚趾的长短粗细都恰到好处,脚底没有半点茧子,显然很少走路,又或者是穿的鞋子太好。润滑的皮肤给人的触感就像最好的丝绸一般,稍带着温热,让人心旌乱晃。

    幽幽的**体香阵阵扑鼻,三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玉足。揉捏着甄洛的玉足,三少心神荡漾,悄悄运起欲火焚身真气,真气透过正按摩着穴道的手指输入了甄洛经脉内。

    小美人享受着三少的按摩,身子绵软无力地靠在车厢板上,脸色微红,鼻中发出阵阵轻哼。

    脚底按摩最是舒适不过,三少的手法又特别到位,加上真气的刺激,小美人只觉全身如同泡在温泉中一般,温泉中还有许多热乎乎的气泡,正咕嘟咕嘟地冲着她小脚上的穴道冲去,然后贴着腿上皮肤慢慢爬到颈子处,再啪地一声轻轻炸开。

    这种感觉,简直可用**来形容。

    “秦哥哥,感觉……感觉好奇怪哦……”这几日的相处,甄洛和秦仁已经相当熟络了。在秦仁的坚持下,甄洛现在叫秦仁为秦哥哥。

    听着从小美人口中吐出的软绵绵的呼叫,三少全身的骨头顿时轻了好几两,脸上挂着似温柔实**的微笑,欲火焚身真气马力全开,一波又一波,一阵又一阵地输入甄洛体内。

    欲火焚身真气本来就可以极大地刺激**,加上三少挑逗的手法老练,那真气便像波涛一般一浪接一浪,时有而时无,沿着甄洛脚底几个与全身经脉脏器都有着极大关系的穴道冲入全身,在敏感部位不断地兴风作浪。

    甄洛身体早就软得跟棉花似的,全身滚烫,皮肤变得粉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小巧的身子不安的扭动着,衣服下的两粒樱桃已悄悄挺立,下身也已春潮泛滥。

    无耻的采花贼见火候到了,两手顺着甄洛修长笔直的腿上爬了上去,如蚂蚁一般轻轻地爬着,手指在甄洛两腿上轻轻敲击,每一次都或多或少带着点欲火焚身真气,这一下更令甄洛难以自制,嘤咛一声投入三少怀中,两手紧紧地勾着三少的脖子,小脸儿害羞地埋在三少胸膛上。

    三少嘿嘿淫笑,手指头如同灵蛇一般在甄洛身上游走,继续刺激着她身上的敏感部位。一流的**手法,超一流的欲火焚身真气,甄洛不多时便僵直着身体,全身紧绷着发出一声**的呻吟,紧紧夹着的两腿间流下粘滑透明的液体。

    这未经人事的处子,还未与三少交欢,便已在三少的挑逗下初尝男女欢爱的**。

    三少抱着甄洛柔若无骨的身子,开始准备着手脱甄洛的衣服,心里得意地想着:“妈的,老子还真是搞女人的天才。不亲手触碰女人的敏感部分,不脱衣服,完全凭真气刺激穴道,就能把女人弄出**来,这天底下,恐怕也就只有少爷我一个人了吧?嗯,现在前戏已经完成,三少我该开始提枪跃马,继续我洞房不败的神话了!”

    三少轻轻褪下了甄洛的罗裳,把她剥得只身贴身的抹胸和亵裤,正准备继续工作,把伟哥的意淫变成现实的时候,忽听伟哥在外面喊了一嗓子:“**的!谁他妈这么没道德,把大石头搬到路中间拦着啊?”

    马车停了下来,接着是乔伟小声的诅咒声不断传来。

    被伟哥搅了兴致的三少心头火起,险些暴起骂人,不过还是忍住了。马车停了,自有乔伟下去解决路上的障碍,三少爷还是继续品尝这朵已经沾染上鲜美露水的名花吧!

    捧着甄洛通红的小脸,看着她眼波迷蒙,媚态横生的明眸,三少爷鼻子抵上她小巧的琼鼻,嘴唇吻上她甜软的樱唇,舌头探进唇内,撬开牙关,捉着了她的丁香小舌。

    温柔地缠绵,拼命地吮吸,只吸得小美人死命地抱着她,两条长腿不由自主盘到三少腰间,那小蛮腰不住的扭动,春潮更加泛滥的下身拼命地与三少那早已挺立起来的下身隔着衣物摩擦个不停。

    用鼻子轻哼出来的呻吟塞满了车厢,淫糜的春潮味道在车厢里翻滚,采花贼并不急色,面对这罕见的俏人儿,三少爷要好好品尝。

    就在这时,便听那乔伟又叫了一嗓子:“干你娘咧!妈的,这荒山野岭的,咋一下子蹦出这么多大老爷们儿?敢情全都是来看我家少爷的床上功夫的?不对呀,怎么都挎刀拿剑气势汹汹的?啊,土匪!山贼!不好了三少爷,咱碰上剪径的毛贼了!”

    三少爷艰难地把舌头从甄洛口中挣扎出来,小美人食髓知味,变被动为主动,已经在奋勇迎战了。

    啃了小美人嘴唇一口,三少冲着车外叫道:“几个毛贼而已,伟哥,你搞定他们!”

    乔伟带着哭腔的嗓音远远地传了过来:“三少爷,我已经被他们搞定了,你快来救我呀!”

    三少心中一惊,乔伟被搞定了?虽然只是个车夫,可是乔伟生得孔武有力,马鞭也玩得很有一手,普通毛贼想抓着乔伟也得费一番手脚的,怎地这么快就被搞定了?还没发出什么异样的声响?

    连番被打断好事的三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愤怒地不可自拔。

    抓起甄洛的衣服给她披在身上,三少爷柔声安慰道:“你先等一会儿,等少爷我搞定了毛贼,再来好好疼爱你~~”

    在甄洛的唇上吻了一下,三少举步朝车厢外走去。甄洛红着脸拉了拉三少的衣角,小声道:“好哥哥,你快点回来,小妹等着你……”

    三少嘿嘿淫笑,点了点头低头出了车厢,却没看到在他转身的那一瞬,甄洛眼中闪过一抹异彩。

    三少出了车厢,站在车辕上就是一声大吼:“呔,哪来的毛贼,竟敢抓我秦仁的下人!还不赶紧的把人给少爷我放了,否则少爷我烧了你们的山寨!”

    一嗓子吼完三少才慢条斯理地看了看周围,这一看顿时让三少大吃一惊。

    马车停在小路上,左边的山坡,右边的溪旁,前后的小路,都站满了服色各异,杀气腾腾的男男女女,便是那壁立陡峭的山崖顶上,也站了许多上了年纪的人,耍帅一般迎风而立,衣带飘飘地朝下俯瞰着。

    而乔伟,则被五花大绑地押在前面的一群白衣人中,两把雪亮的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一见这形势,三少顿时明白过来——哟,敢情本少爷被不知死活的家伙们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