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天罗地网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一、二、三、四……”三少默数了一遍,包围他的人数高达八十七人,其中有十三个女人,七十四个男人。

    所有的包围者都是满脸精悍之色,特别是那几个站在山崖顶上,上了年纪的老人,神光内敛,含而不露,一看就知道不简单。

    尤其是这些包围者占据了有利地形,将他团团围住,如果用暗器招呼的话,三少可谓陷进天罗地网之中。

    更让三少不爽的是,乔伟这家伙落入了敌手,看样子对方是想将乔伟作为人质来威胁他。

    三少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转身就钻进了马车里。

    他这一手顿时让包围者们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小**唱的是哪一出啊?怎么着都该问问咱们的来历呀!”山顶上一个长着三缕长须,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对他旁边的人说。

    旁边一个提着一根禅杖,长得肥头大耳的和尚摸了摸油光光的头顶,说:“难道是吓得躲起来了?也不对呀,这小**不是胆大包大吗?”

    “该不会打地道跑了吧?”一个穿着白色文士衫,拿着一把折扇的中年人皱着眉头说道:“也许他现在在以马车为掩护,暗中打地道跑呢?”

    没人理他,在这种重围中打地道跑?还真把那小**当成土拨鼠了不成!

    几个上了年纪的人中间,唯一一个声音年轻一点的,是一名穿着白色劲装,身材玲珑剔透,戴着一顶帽檐垂下白色丝绸,遮住了相貌的女子。只听她说道:“这次我吹雪堂作出了掳人为质的丑事,以后在江湖上只怕是抬不起头来见人了。”

    那仙风道骨的老者嘿嘿干笑道:“叶堂主,对付非常**自然要用非常手段。秦仁这小子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又害得多少好男儿羞愧自尽?对付他这种人,咱们不必计较手段,只要能抓住他,一切都是好的。”

    那身穿白色劲装的女子正是吹雪堂总堂主叶映雪,她看着被自己门下弟子用钢刀架住脖子的乔伟,摇了摇头,暗叹一声,不再说话。

    那中年文士鼓足中气,哈哈长笑一声,道:“秦仁小儿,你已落入我们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中,还不束手就擒!”

    车厢里边,已经换齐了一身极品装备,内穿不破金丝甲、外罩隐身袍、腰系混天绫的三少爷,将那装着秦风给他的一百零八颗雷神霹雳弹的小皮囊悬在腰带上,抱着甄洛啃了一口,笑嘻嘻地说:“三少要杀人了,你在里边好好呆着,别让那些人的血污了你的眼睛。”

    甄洛眨了眨眼,说道:“秦哥哥,外面那些人是坏人吗?”

    三少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就算不是坏人,也不会是好人。用这么多人伏击我三少爷一个,又抓住一个不会武功的车夫作人质,这种人好得到哪里去?”

    甄洛点头道:“秦哥哥说他们不是好人,那他们就是坏人。秦哥哥认为他们该杀,那他们就一定该死。”

    “真乖!”三少在甄洛的小胸脯上摸了一把,笑嘻嘻地转身走出了车厢。一出车厢,那贼兮兮,懒洋洋的笑容便消失不见,换上一副与老大秦风一模一样的冷脸,嘴角挂上一抹讥诮的笑意,挺拔的身躯直立于车辕之上,冰冷的眼神缓缓地扫视了四周一番。

    那所谓屠戮万人的修罗魔瞳又出现了,凡是被三少扫了一眼的人,无不觉得胆战心惊,冷汗淋漓,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低下头去再也不敢与三少对视。

    三少又朝着山崖顶上望去,目光自那几个上了年纪的人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停顿在叶映雪的身上。看着叶映雪的时候,三少眼神一变,顿时又变回了那色迷迷的眼神。

    而那几个被三少的魔瞳扫过的高手顿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白骨鲜血堆成的平原上,本来是他们在俯视三少,可在那一瞬间,他们觉得三少仿佛正傲立白骨堆成了山峦之上,骄傲地俯视着他们。

    那几个高手几乎同时后退一步,只听一声惨叫,原来那胖大和尚后退一步时一脚踩空,自山崖顶上直直地摔落下来。

    被三少的魔瞳惊得神经都给麻痹了的胖大和尚忘了自己还会轻功,在空中张牙舞爪手脚一阵乱挥,凄厉的惨号声中砰地一声掉在小溪旁的乱石堆中,摔得血肉横飞,脑浆迸裂,瞬间气绝。

    高手,总是死于意外的……

    另外几个被三少的修罗魔瞳惊出了一身冷汗的高手脸色惨白,嘴唇乌青,那仙风道骨的老者嘶哑着嗓子用颤抖的声线说:“这小**……好可怕的杀气!”

    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叶映雪有些奇怪地道:“他哪里有杀气了?明明就是满脸色迷迷的样子,该死!竟敢用目光轻薄于我!咦……伏虎尊者怎地掉下山崖摔死了?”

    那中年文士咬牙切齿地道:“伏虎尊者不是摔死的!他是中了秦仁那**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暗器,在掉下山崖前就已经死了!好可恶的小子,现在他手上又多了一条江南白道英雄的人命了!”

    其余几个高手连连点头,纷纷应是,赌咒发誓要为伏虎尊者报仇雪恨。

    叶映雪那掩在丝罩下的秀眉皱了起来,喃喃自语:“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暗器?世上真有这种暗器?要是秦仁真能发出这样厉害的暗器的话,我们这些人怎可能抓得住他?”

    一个鹤发童颜,两手跟鸡爪子似的老者道:“那小子只有一枚那样的暗器,所以他只杀害我们中间武功最低的伏虎尊者,好可恶的小子,该死一万遍!”

    叶映雪暗自摇头,暗叹道:“一枚暗器?这理由也太牵强了些吧?这种栽赃嫁祸的手段,瞒得过天下人吗?”

    三少爷可没管山崖上那些嘀嘀咕咕说些什么,他也在奇怪那胖大和尚为什么会自己跳崖摔死,三少有些恶毒地想:“难道那胖和尚见本少爷长得太帅,而他自己的长相实在见不得人,一气之下以死明志?嗯,好汉子,有气节!”

    这时崖顶上那鸡爪老者鼓足中气叫唤了一嗓子:“呔,兀那**,你又害死了伏虎尊者,记在你头上的人命债又多了一笔!现在你没了暗器,还有何本事?还不赶快束手就擒!”

    三少爷心头火起,心道你们这群混蛋开口闭口叫老子**,老子明明是一个有品味的采花贼,什么时候降格为**了?老子又什么时候发暗器杀人了?那胖和尚明明是被老子帅惊天下的长相气得羞愤自杀的,妈的,什么污水都往老子头上泼,当老子好欺负是不?

    当下也一嗓子吼了回去:“**你妈,干你娘,日你祖宗十八代,入你先人板板!你们这群什么东西,本少爷什么时候得罪你们了?妈的抢劫不就是为了钱吗?还找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做什么?”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吼叫道:“这是一万两银子,识相的拿了银子放了我的人赶紧走路,要是不识相……”三少又掏出五颗雷神霹雳弹,“老子把你们男的杀,女的奸,老人小孩推下河,一个不留全干掉喽!”

    三少也是气极,在他潜意识里,还是把这群人当成了拦路抢劫的毛贼。虽然这群贼的打扮酷了一点,装备好了一点,但也只能说明他们是一群有组织、有纪律,比较有水平的毛贼不是?

    三少不喜欢行侠仗义,所以打土匪的事情轮不到三少来做。但是土匪抢到了自己头上,三少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当然要全部干掉了。

    三少却不知他刚才吼的那一嗓子更加坐实了他超级**的恶名。鸡爪老人气得浑身发抖,颤巍巍地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竟然张口闭口都是那淫秽的词儿,这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叶映雪也是心下恼怒,三少刚才那番话可是连她也得罪了。冲着下面那将钢刀架在乔伟脖子上的吹雪堂弟子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弟子马上钢刀一紧,将乔伟脖子上勒出两条细细的血口,厉喝道:“**,再不投降,我就杀了他!”

    乔伟脖子刺痛,立马尖叫起来:“三少爷,救救小人哪!小人对你忠心耿耿,誓死不渝,你可不能不管小人哪!”

    三少暴怒的表情马上转冷,就像学了变脸戏法似的,变脸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冰冷的眼神蛮横地瞪了那两个用刀架着乔伟的吹雪堂弟子一眼,齿缝迸出三个字:“你——们——敢!”

    那两个吹雪堂弟子与三少的眼神一触,又透过三少的眸子看到了积骨如山的平原、白骨砌成的山峰、峰顶上披头散发,迎风狂笑的修罗。再被三少冷着声音一恐吓,两个吹雪堂弟子小心肝儿卟嗵一声剧震,直接吓得心脉破裂,七窍流血,一头栽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在那两个吹雪堂弟子倒地的一瞬间,三少飘了起来。

    惊世骇俗的轻功发挥到极致,快到无法形容的速度拖着一串仿佛尾巴一样的影子,掠到众吹雪堂弟子之间,一把拖起乔伟就走。当三少跑回马车时,那些吹雪堂弟子才反应过来。一个吹雪堂弟子检视了地上的两名吹雪堂弟子一眼,带着哭腔嚎叫道:“堂主!沈冠希和洪德伦给秦仁毒死了!”

    叶映雪失声惊呼:“什么?秦仁还懂用毒?”说着,风一般飘下山崖,朝着吹雪堂的弟子那边飘去。

    而三少却已经气得杀心大动。冰冷的杀机在三少心头翻滚,但越是杀意冲天他表面上的神情便越冷越酷。

    站在三少身旁的乔伟只觉自己正与一座由冰铸成的猛兽站在一起,那冰铸成的猛兽不住散发着令人心胆俱寒的冰冷杀气,还有阵阵令人闻之欲呕的血腥气息。

    乔伟知道,三少爷发怒了,他颤抖着,艰难地嚎叫了一嗓子:“三少爷,这群混蛋敢冒犯三少您,杀光了他们罢!”

    三少嘿嘿冷笑:“自然……是要杀光他们的!”一扬手,手心里扣着的五粒雷神霹雳弹呼啸着朝正对面吹雪堂弟子群中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