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黑白江湖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雷神霹雳弹,由江湖制造机关暗器、火药武器的第一名门南海霹雳门领衔监制。

    采用火药压缩技术,触发式引爆装置,只要稍稍灌注真力,大力投掷在坚硬的物体上,比如石头、树木、铁器、骨头、牙齿、勃起的某件物事等等等等上面,就会引发强烈的爆炸。

    爆炸威力奇大,可以摧毁方圆十尺内一切物事,即使横练功夫登峰造极的高手,被一颗霹雳弹炸中也会身受重伤,终生不举。

    现在秦仁同时扔出了五颗雷神霹雳弹,在秦仁的前方,一共站着十八个吹雪堂弟子,加上已经死掉的两个,吹雪堂此次伏击一共出动了合堂主叶映雪在内的二十一人。

    五颗霹雳弹加起来的威力是五十尺的爆炸直径,而那十八个吹雪堂弟子站的比较紧密,十八个人也不过占了三十尺方圆的地皮。

    这时叶映雪已经快要接近自己那众弟子站立的地方,她看到三少扔出了五粒黑黝黝的东西,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想到秦家三少在江湖上的名声,也知道这五粒东西不简单,当下发声尖叫:“赶快闪开!”

    可惜的是,她叫的太迟了!

    那些吹雪堂弟子见五粒霹雳弹射来的速度慢得要死,一点准头都没有,一看就知道三少不大会玩暗器,顿时冲出五个弟子,狂笑着挥刀砍向霹雳弹。

    钢刀劈上霹雳弹,“轰轰轰轰轰!”五粒霹雳弹几乎同时爆炸,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袭,五朵微型蘑菇云连成一片直冲上天,仿佛一条腾空而起的黑龙。

    蘑菇云散后,地上出现一个足有五十尺方圆,深达三尺的巨大弹坑。而那十八名吹雪堂弟子,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那十八名吹雪堂弟子几乎同一时间给爆炸的威力炸得粉身碎骨,细小到只有指甲大的肉块和鲜血四下乱飞,溅满了方圆五十尺内的地面。

    爆炸的飓风吹得叶映雪向后倒飞,那戴在头上,遮着脸蛋的斗笠也给吹掉了,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四下里顿时响起一阵倒吸气和吞口水的声音,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嘴角挂着涎水,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着叶映雪。

    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飓风中激烈地舞着,一身雪白的劲装在风中鼓荡,一张线条虽不够柔和,显得有些刚强但依然美得惊人的脸庞,两道浓淡适宜,既不失妩媚,又英姿飒爽的眉毛。

    怒瞪的眼睛像两粒会说话的黑葡萄,挺拔圆润的鼻梁给人一种不甘屈服的倔强感,性感的红唇唇线不是很柔和,却别有一番野性的感觉。

    夕阳的余辉照在她的脸上,将她的脸上染上一层红色,将她的青丝变成暗红,这在风中沉浮的女子就像那战场上凯旋的女将,英姿飒爽!

    这个女子,年纪有些大了,二十三四左右,但是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反而令她有一种成熟的美艳和性感。

    配上她的阳刚美,这美丽的女子,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征服欲。

    似乎只有能够征服这样美艳、野性、刚健的女子才能证明是男人,如果不能将她征服,那便只有被她踩在脚下!

    三少在扔出霹雳弹之后,目光一直追着叶映雪。

    他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雷神霹雳弹的威力三少自然是知道的,爆炸的气浪和冲击波震退叶映雪自然是轻而易举,吹掉斗笠面纱再简单不过了。

    而当三少看清了叶映雪的样子后,嘴角浮出一抹淫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自语道:“你们这些山贼除了抢钱,也会抢一些女子回去做压寨夫人。那么今天本少爷就向你们学习,抢了你们的女人玩玩儿!妈的,不给你们个教训,你们怎么会知道什么叫做‘淫人妻女乐呵呵,妻女淫人奈若何’?哼哼,本少爷吃定你们了!”

    在三少心中,叶映雪完全不能拿来与萧湘月、柳飘飘、怜舟罗儿、秦霓儿、秋若梅、甄洛诸女比,她跟她们,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

    虽然萧湘月诸女也各有不同的特点,但归根结底,这些女子都有一种内在柔性,而在叶映雪身上,却看不到那种柔性。

    三少看到的只有野性,不屈的、倔强的、高傲的野性,仿佛一头美丽的母老虎,除了比她更强的公老虎,别的生物都被她不屑一顾一般。

    三少哈哈大笑,仰天长笑!

    他用折扇指着那从飓风中逃出来,落在溪边一块巨大的卧牛石上的叶映雪,大声道:“少爷我生平最喜欢的就是那句名言——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现在我就把这句名言用到你身上!我来了,我看到你了,我要征服你!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不管你现在是谁的女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三少爷发话了,要征服你,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任何人,都不准打你主意,敢阻拦我的,都只有死路一条!”

    绝对霸道的宣言,向来怜香惜玉,鄙视粗俗的三少这次竟也发出了如此霸气的宣言!

    他是采花贼,不是欺男霸女的恶霸,就算半夜上门用迷药迷倒人家姑娘,再行采花之举,那也是采花贼的本分。只有恶霸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老子要杀了你家的男人,搞死敢阻拦我的所有人,把你抢回家去!

    但是三少爷现在当恶霸了,因为他知道,对叶映雪这种女子,你只有比她更霸道,更厉害,才能真正搞定她。

    比叶映雪武功高的女子不是没有,至少怜舟罗儿、秦霓儿的武功都比她高,但是像叶映雪一样,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一派掌门的女子江湖中却少之又少,尤其叶映雪的门派还相当地不简单,乃是江南六大势力之一的吹雪堂!

    所以三少要用恶霸策略,三少就算当那欺男霸女的恶霸,也绝不允许叶映雪从自己手心逃走。

    更何况,三少现在还不知道叶映雪的身份,他本能地认为叶映雪是山贼中的一个女头领,色狼抢山贼,算起来应该是鬼打鬼,就算他三少霸王硬上弓吃了她,她也没处报官。

    三少如意算盘打得响,叶映雪却在一旁气得发抖。

    她何曾见过这等无礼的男人?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毕恭毕敬?她是女子不错,可是她从来没向男人低头过,向来只有男人在她面前低头的份!

    偌大一个吹雪堂,被她一个人打理得井井有条,成为江南白道六大势力之一,挣下的家业也有一亿多两银子,放眼整个江湖,哪一个女子比得上她?

    现在这小**秦仁,不但残忍地杀死了她门下精锐的弟子,还口口声声说要征服她,要让她做他的女人,以叶映雪的性格,怎能不发飙暴走?

    但是还不等她出手,几个不知死活想要讨好她的家伙已经怪啸着抢先出手了!

    山崖上的几个高手,那仙风道骨的老者当先长啸一声,正气凛然地道:“吾乃峨美派第三护法流香大师,尔这小辈出言狂妄,滥杀无辜,吾这便替天行道,先废你的武功!”

    流香大师一马当先扑向秦仁,一把袖剑铮地一声从他袖中弹出,幻出一片犹如遮天帘幕一般的雪亮剑光,铺天盖地般罩向秦仁。

    那中年文士一挥折扇,喝道:“吾,倾城派首徒宁平之!”也自崖顶上大鸟一般盘旋着扑击而下,右手挥折扇使“松风剑法”,左手推出倾城绝心“碎心掌”,冲向秦仁。

    那鹤发童颜、手如鸡爪的老者暴喝道:“老子是空洞派首席护法费非,无耻小儿,接老子的空洞绝学‘五涝掌’!”漆黑的掌劲如同狂飙一般击向秦仁。

    三大高手居高临下,联手夹击,封死了一切退路、进路、避路,强劲的风暴以秦仁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去,直吹得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天地无光!

    整辆马车都被足以撕裂一切的气劲笼罩其中,若不是三少伫立于马车之上,恐怕马车现在已经完全散架了!

    面对三大高手的联手一击,三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原来净是些名门正派的高手,看来不是普通的毛贼。不过,你们还有半点名门的风范吗?你们三个加起来,年纪恐怕比本少爷要大上十倍了吧?三大成名人物夹击本少爷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少年,你们惭不惭愧?羞不羞耻?”

    乔伟已经躲进了马车中,他见三少如同处于台风眼的小船,不由担忧地叫道:“三少爷,要么躲开要么还手,你还站在这里耍帅干什么?那三个老混蛋都打下来了哇!”

    三少讥诮地一笑,“老混蛋吗?这个称呼倒是符合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也好,反正这个江湖就是无法无天,就让我三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法,什么是天!”

    三大高手已迫近,三少在无穷的压力中缓缓地,向着天空推出了双掌。

    长发在风中飘动,隐身袍在夕阳映照下自动变身为血红,折射着夕阳血红的余辉,让三少整个人都变成了血红。

    闪着红光的头发,散着红晕的脸颊,隐着修罗炼狱,血海骨山的魔瞳,还有那一双赤红色的手掌。

    只手遮天,双掌擎天。

    遮天手一出,三少就是那天!

    无限扩大的手掌,无限缩小的天地,掌心中疯狂旋转,吞噬一切的漩涡,可击碎一切的掌风掌劲,七种不同性质的力量组成的杀戮之风,自三少的双掌中狂飙而出。

    双掌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