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黑白江湖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拦腰搂住叶映雪绵软无力的身躯,叶映雪的头斜倚在三少的肩膀上,灼热的呼吸喷在三少颈中,如兰如麝的香味让三少心旷神怡。

    “这香味……只有处子才有,想不到她已经是这个年纪了,竟然还是处子。”三少邪恶地想着:“难道她早知道会遇上本少爷,所以把处子之身给本少爷留了下来?”

    这时车门处探出来两个脑袋,正是乔伟和甄洛。

    甄洛的大眼睛滴溜溜地一转,浅笑道:“秦哥哥,这位姐姐好漂亮哦!”

    乔伟也赞道:“三少爷厉害啊,又手到擒来一个美女。”

    三少微微一笑,对二人道:“洛儿你先进去,伟哥你出来。”

    甄洛笑了笑,脑袋缩回了车厢,乔伟打开车门走了出来,转身将车门虚掩上。

    伟哥走到三少身边,看着那挂在三少身上,不住地扭动着腰肢着的叶映雪,有些奇怪地道:“三少爷,小人刚才看这女子,一脸贞烈模样,怎地现在……”

    “淫荡吗?”三少微笑,当着乔伟的面,一只手在叶映雪的胸脯上轻轻揉捏着,“中了我的一泄千里香,就算石女也会敞开门户,更何况是她?”

    乔伟赞道:“高,实在是高!三少爷,您做这采花贼,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三少有些落寞地叹了口气:“唉,寂寞啊——问天下色狼,谁堪与我争锋?这高处不胜寒的滋味,你是不会明白的。”

    顾影自怜地自恋了一会,三少问道:“伟哥,你觉得,我的手段会不会太卑鄙?别怕,实话实说。”

    乔伟想了想,道:“三少爷,您这手段何止卑鄙?简直就是卑鄙到了极点,无耻到了极致。若论天下无耻之人,非三少爷您莫属。只是……”

    “只是什么?别给本少爷卖关子,有话就说。”

    乔伟坦然道:“只是这卑鄙无耻也是要有本事的。三少爷您有本事卑鄙无耻,这是您自己练出来的功夫。别人在吃喝玩乐的时候,您在练功,别人磋砣光阴的时候,您也在练功。您功夫练成了,自然就可以做别人做不到的事。小人懂的道理有限,但也知道,这江湖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谁说的话就算数。别说用药了,就算您想霸王硬上弓的**,又有几个女子能逃得过您的魔爪?但三少爷您是雅贼,不屑用武力,用药也是无可厚非的。”

    三少开怀一笑,“这马屁拍得好。伟哥,你再说说,三少我是好人吗?”

    乔伟很坦白地说:“三少您要是好人,那我伟哥就是万家生佛了。您是个坏蛋,但您除了搞几个女人,杀几个想找您惹麻烦的人,倒也没做过什么对国家、对百姓有害的事情。”

    三少呵呵笑道:“伟哥,你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本来嘛,少爷我就没想过做好人,做个采花贼,泡尽天下美女就是我从小最大的理想。要说危害国家、危害社会,我还没这个志向,没这个魄力!天大的恶事,就让给别人去做吧,我三少爷,还是安安心心做我的采花贼。”

    乔伟想了想,说:“三少,您败坏了这么多良家女子的清白,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三少哂然一笑:“天打雷劈?少爷我早尝过那滋味了!嘿,少爷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的时候,就给天打五雷劈了,现在要是不做点什么,还真对不起那道天雷。”

    乔伟心中好笑,也没把这话往心里去,在他看来,三少爷这是在说笑话。

    谁能知道,三少爷前生,那是当真什么坏事都没做,就给喝酒喝糊涂了的雷神一道天雷给劈死了。

    挨了这雷,总得做出点对得起挨这道雷的事情吧?这也是三少为什么要当采花贼的一个重要原因了。既然做好人你把老子劈死,那老子做色狼你总不好意思劈我了吧?再说了,许诺老子一百二十七年的寿命,要是因为老子就做了这么点坏事,你就一雷把老子劈了,你们这些做神仙的,那都不用做了,全部自己抹脖子去罢!

    “好了伟哥,今儿晚上委屈你在外面过一夜了,少爷我今天可要,嘿嘿……”三少见挂在身上的叶映雪已经开始发出阵阵**的呻吟声,挂在他身上扭动得越发不安了。手探进叶映雪的裤子里,摸到了小腹下,也沾了一手湿滑,心知一泄千里香的霸道药力发作更烈了。

    淫笑着将叶映雪抱进了车厢,扔出两床厚厚的毛毯给了乔伟,又给乔伟递了两坛好酒,几块囟肉。

    乔伟笑道:“三少,您就忙吧,小的晚上给您看门。”

    把毯子裹在身上,抵御着春季有些清凉的夜风,乔伟抬头看着天空中的点点繁星,喝着酒,嚼着囟肉,就着风中带起的阵阵血腥味和花草香味,伟哥那想象力丰富的脑袋开始勾绘三少在车厢里的**情景。

    耳朵就像狼狗耳朵一样竖了起来,想透过那薄薄的隔板,听听里面的声响。

    “嘿,三少爷啊三少爷,您这风流浪子,还真是会享受啊!一皇二后,比翼双飞,我乔伟要是有了您一半本事,也可以这么玩哪!”乔伟灌了口酒,暗自感慨着:“江湖就是这么回事,跑江湖的女子也就是这么回事。要真是良家女子,谁会拿把剑在江湖上跑来跑去打打杀杀的?行侠仗义?狗屁!女子就是要在家相夫教子,谁让你们要跑江湖的?出来跑的,迟早要栽,既然你们出来混了,就得有被人干了的准备。落到我们家三少爷手里,可真是你们的幸运啊!嘿嘿嘿……”

    忠仆无情地嘲讽着江湖上的女子,无情地揭露着江湖的本质,这小人物虽然没什么丰富的学识,但对事情却是看得很通透。

    他知道,江湖,就是人心。

    因为人心有善恶,人心有贪欲,所以才有了这江湖。

    而那些行侠仗义的,你敢说他们没有私心,没有欲念?

    那威震江湖的名头,那走到哪里都有人恭恭敬敬叫一声“大侠”的荣耀,那吃了饭不用付钱老板还会千恩万谢地说谢谢光临的潇洒,那一怒拔刀搞死人不偿命的快意,那在月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爽,这些不都是侠义之辈所向往的?

    还是三少说得好哇,杀人者,人恒杀之。行侠仗义只不过是给人一个杀人的理由。

    别人就算做了恶事,又没有冒犯你,你何必一剑穿喉一刀断头?

    你并没有赋予人生命,你又有什么理由夺回别人的生命?

    就算是十恶不赦之辈,自有法律来审判,你一怒杀人,那置法律于何顾?有了你们这些所谓的侠义之辈,那还要衙门要捕快要法律有什么用?

    看看我们家三少,他也杀人,他甚至还搞**!

    可是我们家三少多坦白,他杀人要嘛是为了自卫,要嘛是为了搞女人,他从来都不说自己是侠义之辈的,他就是个超级无耻的采花贼。

    嘿嘿,法律?对我们三少来说,他的钱就是法,他的掌就是天!

    呃,老子这理论好像恶霸了点,才说了那些大侠不遵纪守法呢,现在又说我们三少无法无天是因为他有本事了。

    管***,三少是采花贼,跟大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既然是大侠,那当然要遵纪守法了,而采花贼嘛,顾名思义就是要违法犯罪的。

    犯法嘛,当然是采花贼的本职工作了!

    嘿嘿,喝酒吃肉,喝酒吃肉……唔,车厢里边儿的叫声,好像大起来了。

    车厢里边的叫声的确是大起来了,因为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女子在呻吟,而是两个了。

    三少在抱在叶映雪进来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直接一缕一泄千里香弹进了甄洛的鼻中。

    开玩笑,一皇二后这种事情,三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甄洛是不会同意的。

    有哪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愿意自己的男人在和自己交欢的同时,旁边还躺着一个同样是处子的女子观战,甚至分一杯羹?

    即使在这男尊女卑的大秦帝国,你若不是权倾天下的男人,令得所有的女子必须对你曲意逢迎,那就必须你搞的女人是天生的淫荡货,否则的话,一张床上同时搞几个女人,那是休想。

    甄洛会是个淫荡少女吗?

    绝对不是,虽然在三少挑逗她的时候,她的表现是那般地淫荡,但那也只能说明三少的技术实在是高,不愧天字第一号采花贼的威名。

    但要在甄洛清醒的时候,同时与她和叶映雪交欢,三少知道甄洛还未淫荡到那个地步。

    所以必须用药,不用药不行。

    “老子只要你人,不要你心!”三少动手剥下甄洛和叶映雪的衣服时,心里如是想着。

    只要人,不要心,这才是真正的采花贼!这才是采花的王道!

    三少很快就剥光了两女的衣服,看着两具各有千秋的玉体扭动着横陈在自己面前。

    两女在一泄千里香的刺激下不住地用手刺激着自己身上的敏感部位,春潮,已然泛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