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黑白江湖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具白花花的**就像叠罗汉一般堆在一起,极尽缠绵地纠缠着,碰撞着。

    那淫糜的味道充斥着小小的空间,三少犹如置身在跌宕的波涛之中,纵横欲海,在两具完美绝伦的**之前叱咤风云,纵横捭阖。

    甄洛的身体还未尽发育完全,还带着少许的青涩,那隆起得并不夸张的玉兔上,粉红色的蓓蕾犹如初放的花苞,让三少爱不释手。

    全身的皮肤犹如乳酪一般滑腻,春情动时散发出阵阵淡淡的清香,肤色变得粉红。

    腰肢和长腿不安地扭动着,那仍显稀疏淡淡体毛给人一种难言的刺激。

    而叶映雪的身体已经很成熟了,丰满挺拔的胸脯足以诉说女人的骄傲。

    长年练武因而没有半分赘肉的身体骨肉匀称,腰肢有力,腿细长而富有弹性。

    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充满了动感,随着腰肢强有力的扭动给人一种狂野的感觉,偏偏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三少在两具**间纵横,就像战场上那战无不胜的猛将。

    提枪跃马,奋勇冲击,当一泄千里香强烈的药力发作起来之后,一切**的手段都用不着了,三少一上场便可直奔主题。

    奈何三少分身乏术,同时应付两个中了一泄千里香的绝色美女,倒也是一件香艳且费力的事情。

    刚突破了甄洛的防线,见着了那片片落英,叶映雪又自背后缠了上来。

    刚刚取了叶映雪的红丸,杀得她小泄几次,那本已经给他杀得丢盔弃甲的甄洛又恢复了活力,伸出柔细的玉臂自后抱住了三少的胸膛。

    转战东西,南征北战,三少发出猛兽一般的低吼。

    直到天色渐渐发白,三少才终于摆平了两名女子,第五次洒出灼热的精华,一头伏在两女的峰峦之间,沉沉睡去。

    睡去之前三少犹在想着:“妈的,种马小说不可信!哪有人能一次搞上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的?妈的,那不是折寿吗?服了伟哥也没这般威猛!少爷我有欲火焚身真气护体,又有翻云覆云神功,一次正常的时间也不过是一个半小时。两个时辰,你们就吹吧,吹吧!牛皮吹破了,少爷我看你们拿什么来补!再说了,男人搞来搞去不就是求那喷射时的十秒快感吗?做上两个时辰的活塞运动还不喷射,耐性再好的人都要发火了!拷!”

    三少睡去的同时两女也沉沉睡去。

    一皇二后睡着之时,被淫糜的呻吟声和令人心痒难耐的**撞击声折磨了一夜的乔伟总算能安安静静地打个盹了。

    可惜的是,这个盹也不是好打的,天色已经亮了,太阳已经从山头跳了出来。

    这条小路虽然过往的人不多,但总是有人过往的。

    尤其是三少爷目前正在受到某些有心人士的陷害,又遭到侠义之辈的追捕,更加上昨天晚上,马车停靠的地方才刚刚死了那么二十几个人。

    这也是三少自己不小心了,这杀人嘛,自然要杀个干净,不留活口。而三少却不是那勤快地愿意辛辛苦苦去杀人灭口的人,如果别人主动把脖子凑上来让三少砍,三少估计是会动手的。但如果别人站得太远的话,三少则是动都懒得动一下的。

    所以昨天晚上三少放跑的那六十几个围捕他的男男女女,一个个江湖上的游侠,逃出去之后又大肆渲染了一番三少的残忍和歹毒,无耻与下流。

    男人无不咬牙切齿地说:“秦仁,那个畜牲!他不仅精通‘九天十地八荒**唯我独尊菩萨摇头怕怕鬼哭神号小儿惊阴阳倒乱颠倒乾坤神功’,居然还会‘勾魂摄魄残心破肺瞪死人不赔命迷失心灵神功’,更加精通‘无影无形无声无息无色无嗅无毒无副作用天涯追命针’,还有‘神挡杀神佛挡诛佛七窍流血嘴唇乌青无影毒’,这些个歹毒的武功、可怕的暗器、惊人的毒药加起来,把我们前去围捕他的几位前辈高手杀了个干干净净,更残忍地杀害了吹雪堂二十个年轻有为正直善良的弟子……更可恨的是,他竟然……他竟然掳去了吹雪堂的叶映雪叶堂主,当着我们的面将她先奸后杀,再奸再杀。我们不想看,他用毒逼着我们看,那叫一个惨哪……”

    其余人等纷纷附和,“嗯嗯,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并不是我们怕死,而是那秦仁委实厉害。我们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经历了一番斗智斗勇,历尽了千辛万苦才侥幸生还的。”

    女子们则说:“哎呀……你们听我说哦,秦仁他冲我抛眉眼了……别听那些臭男人说的,秦仁虽然会那么多可怕的功夫,可是他真的好帅哦~他杀人也很帅的啦,你们是没有见过,他用那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无法无天天人合一神掌’杀人的时候,那种帅气的样子……啊,人家真要快要晕了的啦~~~本来呢,秦仁想掳去的不是叶映雪的啦,他是想掳人家的啦。可是叶映雪太不要脸了,哭着喊着扑上去了,把人家都逼走了……”

    周围女子:“贱人,你好不要脸!秦仁明明是对我抛媚眼,他想掳的人明明是我呀!贱人,贱人,贱人!”

    就这样,秦仁那绝对的**和可怕的武功在江湖上传得愈发厉害了。

    有谁说江湖上自有公理和正义呢?所有的公理和正义还不是人定下来的,大家一起来造谣,那谣言也便成了公理,成了正义,事情嘛,就是这样简单。

    而听到了这些谣言的有心人,得知秦仁避开了大路,专走小路之后,就一路沿着那条小路搜寻了过来。

    偏偏三少这家伙是个急色鬼,抢到了女人上手,也没想过先离开危险的境地,找个地方逃脱险境再来搞女人。

    马车停在路边,三少搂着两个裸女在马车里睡,乔伟裹着一床毛毯,身上垫着一床毛毯,头枕在酒坛子上,发丝上挂着露珠,也自睡得正香。

    红彤彤的阳光照在乔伟脸上,蒸发了他发梢间的露珠,暖洋洋地让他很舒服。

    空气中虽然还有点血腥味,但是早上花草散发出来的淡淡青香在稍有了点温度的阳光下显得更加醉人,乔伟翻了个身,也不想醒来,打算继续睡下去。

    反正三少都在睡,他一个下人,有什么好急的?

    就在这时,清脆的马蹄声打碎了清晨的宁静。

    溪水的潺潺声,晨鸟的啾鸣声,和风的浅吟声,全都被那急促的马蹄声敲个粉碎。

    伟哥被马蹄声惊醒了,但他只是翻了一个身,便又继续睡去。

    马车停在路边,不会挡别人的道,他乔伟何必管是谁在这大清早赶路呢?

    而车厢里边的三少更是懒得理会,搂着两具娇嫩的女体睡觉,用胸脯当枕头的感觉,那可是很能令男人陶醉的。

    但是马蹄声在奔到马车旁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三少虽然睡得很熟,但他毕竟功力深厚。听到马蹄声停下,马上觉得有些不对,不由睁开了眼睛,伸手拉过了扔得满地都是的衣服。

    这时,一声马鞭挥破空气的呼啸自车厢外传来,啪地一声响后,只听乔伟大叫起来:“你们,你们干什么?老子好好的在这里睡觉,你们干嘛打老子?”

    一个蛮横、娇嗔、带点稚嫩,却非常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打你是姑娘我看得起你。就凭你这猥琐长相,哼,挨姑娘我一鞭子,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三少听得这声音,骨头就先酥了三分,心道这声音的主人要嘛是个美到极点的女子,要嘛是个丑得泼硫酸都算美容的绝世丑女。声音这么好听的女子就这两种可能,没有中庸之道。好色如命的三少爷,当然是祈祷前一种了。

    当下三少爷飞快地穿起衣服来,准备好好打整一番出去见美女。

    只听伟哥恶毒地说道:“你们两个臭丫头,自以为长得漂亮就了不起了是吧?告诉你们,长得再漂亮的女人,碰到我们家少爷,也得乖乖地被我们家少爷放到床上躺平!老子才不稀罕你这臭丫头的鞭子,妈的,有种就去跟我家少爷那条宝枪斗一斗!”

    这时一个令三少终生难忘的声音响了起来:“恶奴,你们家少爷是谁?可是那叫秦仁的小淫贼?”

    三少的脸色变了,他知道来的是谁了,第二个声音,分明就是那怜舟罗儿的!

    而第一个声音,三少虽然没有听过,但他猜也猜得到,铁定是秦霓儿!

    “完了完了,公主大人追到老子了,妈的,老子又不能杀公主……”三少不由有些慌乱,“妈的伟哥你这狗奴才,没事儿显摆什么?你这么一说,结合老子的品性,怜舟罗儿铁定猜得到你家公子就是本少爷!”

    而那乔伟在外面还在不知好歹得意洋洋地说着:“嘿嘿,算你们两个识相,知道我家少爷的名头。不过我可告诉你们,我家少爷不是淫贼,他可是上品的采花贼……哎呀……”

    外面传来卟嗵一声响,想来是乔伟掉下马车去了。

    “妈的,这下真露馅儿了!”三少心中一寒,情知两恶女已经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