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各怀鬼胎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两女一边数落着秦仁的不是,一边上了马车,用毛毯将两女的身子裹好,赶着马车向前方行去。她们的两匹坐骑,也都拴在了马车上,随着马车小步跑动着。

    待马车载着四女走远之后,大路旁那昨晚被秦仁用雷神霹雳弹炸出的大坑里忽然坐起来一个灰头土脸的人,拍净身上的尘土之后,露出一张得意洋洋的脸。

    “嘿,你们这两个小女人,又如何懂得我们家少爷的心思?”这人正是乔伟,他根本就没溜走,不过是趁两女不注意时,躺在昨晚炸出的大坑里,用浮土盖住了自己的身子而已。

    怜舟罗儿和秦霓儿的对话一字不差地被他听了进去,他无情地嘲讽着:“作为一个上品的采花贼,采花就是本职工作,追求女子又何苦来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才是至高境界!我们家少爷从来都是只要人,不要心的,当然要用最方便的手段了!嘿嘿……”

    “嗯,想不到伟哥你竟是本少爷的知己。”三少的声音如鬼魅一般在乔伟耳旁响起,乔伟吓了一跳,转过头来一看,三少正站在他身旁,高深莫测地笑着。

    “少爷,您干嘛一声不吭地溜到我身后,又突然出声说话,您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乔伟嚎叫起来,“您刚才不是已经逃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您舍不得小人?少爷,您对小人恩重情深,小人没牙难忘!”

    伟哥自己被自己感动得涕泪横流,嚎叫着手足并用就要来抱三少的大腿。

    三少吓得连退几步,皱眉道:“妈的,你说的什么话呢?什么叫舍不得你?你别过来,保持三步以上的距离!看看你身上的泥巴,别把我衣服弄脏了!少爷我本来就没走,山那边根本就没路,我往哪儿走?”

    三少的确没走。

    他作势跃下山崖,事实上根本就没离去,而是躲在暗中窥探,等到怜舟罗儿和秦霓儿走后就又从山崖背后溜了回来。

    “三少,那两个臭丫头打算设计对付您,您瞧这事儿该怎么解决?”乔伟偷听了怜舟罗儿和秦霓儿所有的对话,自然对两女定下的计谋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三少却因相距太远,没有听到两女的对话。当下伟哥将两女的毒计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听得三少直皱眉头。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这句话还真他妈是天理!”三少愤愤地道:“想对付少爷我?也不看看她们才吃了多少年大米!”

    愤怒了一阵,三少又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那叶映雪对我恨之入骨,如果能剐了我,她绝对不会杀了我。而秦霓儿本就是个女恐怖分子,少爷我还惹不起她。怜舟罗儿嘛,哼哼,她是本少爷的手下败将,少爷倒不怕她。至于甄洛……那小美人儿,少爷我还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她应该不会受怜舟罗儿和秦霓儿的蛊惑来对付本少爷。怎么说本少爷也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虽然为人下流无耻了一点,但还是有值得女孩子喜欢的地方的。”

    乔伟小心翼翼地道:“三少,您老人家玩弄了那么多女子,有真心喜欢您的吗?”

    三少想了想,道:“应该有吧。少爷我的第二个女人,柳飘飘,她绝对是真心喜欢我的。至于别人,我就不敢肯定了。管他呢,少爷我又不要当情圣,要那么多人喜欢我干嘛?”

    乔伟道:“少爷,那情况可就不太妙了。您玩儿的女人,好像恨您的居多。而偏偏那些女人,又是天底下有数的美女。您要知道,这美女可是不多啊!您要是把所有的美女都得罪光了,让她们都结成统一战线来对付您,您这采花贼恐怕就当不下去了……”

    三少皱眉,旋即展颜笑道:“哦,伟哥你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一主一仆二人在溪边的石头上坐下,昨晚那摔死的胖大和尚的尸体就在两人身旁不远处,两人也不嫌恶心,对坐着交谈起来。

    “少爷,小人没什么见识,不过小人认为,少爷您若想做个潇洒自在的采花贼,这虚与委蛇还是要的。”忠仆眉飞色舞地说了起来:“女人嘛,就是要哄的。一个真正的花花公子,不但要能让女人死心塌地的爱上他,还要能在玩腻之后,让女人自动离开他,他自己还可以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博取别的女人的同情。”

    “你是说,让少爷我扮情圣?”三少虚心受教,心道这车夫果然不愧是走过大江南北的人,虽然本身没什么本事,但是见识还是不少的。

    “对,就是扮情圣。”乔伟的神情严肃起来,“小人知道少爷您喜欢洒脱,喜欢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您曾对小人说起,要让人真心喜欢上您,您自己也必须付出真心,虚情假意的您做不来。可是您想过没有,这逢场作戏,着重便在那‘作戏’二字。您搞女人,要是连戏都懒得作,如何能让那些女人不恨您?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去**,银货两讫,概不拖欠,连作戏都可免了。”

    “嗯,这话不错,戏的确是要作的。”三少来了兴致,“照你这么说,三少我以前那些手段都错了?”

    “手段没错,就说您下迷药的手段吧,这的确是一条搞上女人最便捷的方式。可是,您玩了女人之后,也不能提上裤子就走啊!您得好好安慰她,您得赌咒发誓说您爱她。甚至可以拿把刀自己割自己手指头,割自己的脖子,甚至割自己的小弟弟,用血来说话!女人嘛,大多数都是心软的,您要是戏演得到位,女人多半会感动的,就不会计较您得到她的手段了。演个戏而已,又不会少您两斤肉。”

    三少听得毛骨悚然,这乔伟还真是相当无耻,比起乔伟,三少觉得自己的无耻神功还远远不到家,“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显得我三少爷是个虚伪小人了?”

    “嗨,三少您本身就是个无耻小人,还在乎那些虚名干什么?”

    三少呵呵一笑,“伟哥,你这话一针见血啊!不错,这做小人的,无耻和阴险就是小人之道,倒也不算过份。可是你的办法啊,还是不大适合三少我。玩弄**也就算了,要是连感情都玩弄了,那三少我可真是禽兽不如了。”

    乔伟冷笑,“禽兽不如又如何?世道就是这个样子,小人才能活得逍遥自在。三少,如果您不愿虚情假意地欺骗感情也行,那您看看您能不能真的爱上那些女子吧!”

    三少想了想,说:“恐怕不行。少爷我只有一颗心,恐怕没办法分成那么多份。”

    乔伟笑了起来:“这便对了,以少爷您的个性,恐怕也不会安分守己去爱某个女子。反正已经做了婊子,还立牌坊做什么?”

    三少沉默半晌,忽然拊掌大笑:“伟哥啊伟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没想到你还有这番奇谈妙论,不错,不错,深得我心啊!嗯,做了婊子,便不立牌坊,三少我做了采花贼,也就不需要守着那虚伪的道德了!好好好!三少我便扮一回情圣,学一学韦爵爷,即便不爱,也要哄得那些女子认为三少真心爱上了她们。不论怎么说,搞女人也是要留着命才行的,要是得罪的人多了,成天被人追杀算计,那滋味也不太好受。”

    主仆二人相视大笑,两个阴险小人在此定下毒计,事后乔伟总结道:“小人没什么学识,可是小人也听有些花花公子谈过御女之道。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二十岁以前不让她吃饱,三十岁以前不让她穿暖,敢抱怨一句就一脚踹过去,踢得她鼻血都喷出来。第二种嘛,则是不打她,不骂她,要用感情折磨她。依小人看来,三少虽然下流无耻,但也懂得怜香惜玉,打女人您是做不来的,所以还是第二种方法适合您。”

    三少点头道:“倒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只是少爷我大男子主义思想极重,要让我打弱女子,还真的做不来。女人嘛,就是用来疼爱的,打伤了她,在床上也不爽嘛!哇哈哈哈……”

    这一番谈话,彻底颠覆了三少以往的观点,同时也造就了真正的一代情圣。

    而在今天,定下了卑劣计谋的三少仍在为自己的决定洋洋自得,“嗯,凭少爷我的长相、家世、武功,要是真的肯作戏,不怕那些女人不入彀。只要摆平了那些恨我的女人,保证她们不给我找麻烦,三少我还是可以逍遥自在纵意花丛的。乔伟这小子不错,值得重用,值得重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