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三少爷的贱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过得飞快,小秦仁转眼就三岁了。

    这一日祭拜完祖先,秦逍遥把长子秦风和次子秦雷叫到大厅,泡上一杯茶准备开始一年一度的训话。铁灵儿抱着秦仁坐在秦逍遥身旁,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儿子。

    “秦风,你将来想做什么?”秦逍遥威严地问已经八岁的长子。

    “我要做大侠,行侠仗义!”已经练了三年武的秦***调铿锵地说。

    秦逍遥满意地点了点头,“唔,不错,有志向,来,为父赏你为父少年行走江湖时用过的斜月七星剑。”

    秦风欢喜地接过了号称江湖七大神器之一的斜月七星剑。

    “秦雷,你将来想做什么?”秦逍遥又问二子秦雷。

    “我也要做大侠,锄强扶弱!”刚练武才一年的秦雷声若洪钟地说。

    “唔,很好,来,为父赏你为父成名后使用的狂电奔雷刀。”

    小秦雷吃力地抱着同为江湖七大神器之一的,比他的人还要高上三寸的狂电奔雷刀,小脸儿涨得通红。

    正吃着手指头的小秦仁看着两个欢喜得两眼放光的哥哥,奶声奶气,带点不屑地说:“得了两把破刀烂剑就高兴成这样,真没出息。老子长大了要当采花贼,泡尽天下美女。”

    秦风、秦雷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的三弟,铁灵儿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怀里的小屁孩,秦逍遥却大为兴奋地一拍大腿,大声道:“好,有为父当年的风范!为父就传你失传已久的‘欲火焚身’真气和翻云覆雨神功!”

    铁灵儿温柔似水地笑着,对秦逍遥柔声道:“逍遥,你当年,可是风流得紧呢!”

    秦逍遥顿时脸色大变,尴尬地笑着:“灵儿,我那不是,那不是还没遇上你吗?自从咱俩成亲后,我已经……呵呵,今天天气,哈哈哈……”

    小秦仁打了个哈欠,咕嘟着说:“妻管严,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平常的……”说着一头钻进母亲怀里,睡起觉来。

    秦逍遥和铁灵儿面面相觑。

    铁灵儿浅笑嫣然,咬牙切齿地说:“你教的好儿子!”

    秦逍遥大声喊冤:“真不关我的事,儿子整天都跟着你的!”

    ※             ※             ※             ※

    秦仁五岁那年,正式开始学习家传武功。

    秦逍遥是武学天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最厉害的武功还在掌上,一对遮天手除了他大舅子铁空山,武林中无人能敌。

    秦逍遥的三个儿子也个个都是根骨上佳的练武胚子,秦风喜欢用剑,秦逍遥便传他“星河剑法”,配以“大天河真气”。秦雷喜欢用刀,秦逍遥便传他“狂电奔雷刀法”,配以“电闪雷鸣真气”。秦仁却独好轻功,对别的功夫都提不劲头,秦逍遥无奈之下,只得传他号称宇内第一轻身功夫的“逍遥乘风诀”。

    说来也怪,秦仁学别的武功都是半吊子,唯独这逍遥乘风诀学起来劲头十足,练了不到两年,轻身功夫已经上佳,七岁时飞檐走壁,穿墙越户已经无所不能了。

    大秦历七九零年,秦仁七岁。这一日,又是祭祖完毕,秦逍遥照例召集三个儿子来到大厅,开始训话。铁灵儿给秦逍遥泡了杯上好香茶,秦逍遥摇头晃脑品茶一阵,问道:“秦风,你为什么练武?”

    十二岁的秦风如今剑法上已有小成,内功也颇有成就,长得是英俊非凡,潇洒无比,隐有翩翩美少年的潜质。听父亲一问,秦风立即昂首挺胸,慷慨激昂地说:“为了行侠仗义,锄强扶弱!”

    秦逍遥欣慰地点了点头:“嗯,不错,我秦逍遥的儿子就该有这般志气。来,这一粒是赫连雪山千年雪莲炼成的‘天灵丹’,可增三十年内力,赏给你了。”

    秦风千恩万谢地接过了父亲的赏赐。

    秦逍遥又问次子:“秦雷,你为什么练武?”

    才十岁就已经长得非常魁梧强壮,比其兄长还要高出一个头的秦雷用打雷一般的声音说:“为了除暴安良,惩恶扬善!”

    秦逍遥欣然点头,说:“好,好孩子,不愧是我秦逍遥的儿子。来,这一粒是长白千年血兰花炼成的‘血灵丸’,吃一粒也可增加三十年内力,赏给你了。”

    秦雷欢天喜地谢地领赏。

    秦逍遥有点紧张地看着秦仁,偷偷瞥了夫人一眼,干咳一声,问道:“秦仁,你为什么要练武?”

    秦仁不假思索地说:“飞檐走壁,采花偷窥方便一点……”

    秦逍遥欣喜若狂,得意忘形地一拍桌子,掌力震得茶杯都洒了,仰天大笑道:“好,好儿子!这才是我秦逍遥的儿子应有的风范!来,这一粒就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大金钢丹’,是用西北龙渊的龙潭草、西南虎啸峡的虎鞭果、灵台山五灵参三种绝世神药炼成的,吃一粒不但可以增加六十年功力,还可令你坚不可摧,金钢不坏,金枪……”

    “哼……”一声冷哼传来,秦逍遥浑身便如触电一般,脸色大变,兴奋的神情消失无踪,畏畏缩缩地看着嘴角挂着一抹浅笑的铁灵儿,无比心虚地说:“我这不是……这不是总要把得来的丹药送完吗?过了保质期失效了就亏大了……”

    铁灵儿盈盈一笑,把声音从牙缝里冷冷地挤了出来:“逍遥,这‘大金钢丹’,你也舍得给儿子啊!不是有三粒吗?为什么只给阿仁,不给阿风和阿雷,这样对儿子是不是太偏心了?”

    秦逍遥讷讷地小声说:“还有两粒我不是自己用了吗?要不然我身上两百年的功力打哪儿来的?你也没办法七年就生三个龙精虎猛的儿子啊!”

    “又争,都几十岁的人了,妻管严……”小秦仁翻了翻白眼,走到秦逍遥面前,一把夺过了父亲手中的大金钢丹,转身朝门外走去,“我去练功了,老爷子你传我的‘遮天手’还不错,我已经能一拳打碎一块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