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各怀鬼胎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一轮明月,几缕清风。

    夜色笼罩下的定州城折射着月光清冷的光辉,点点***将这燕省的大城点缀得有如天上的街市,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黑暗在蔓延,罪恶悄悄地滋生,白天繁荣的大城夜晚依旧繁荣,只不过那是一种罪恶的繁荣。

    盗窃、抢劫、打闷棍、黑帮火拼、杀人灭口等等勾当在各个大街小巷中不断地发生,鲜血洒上地面很快就被清洗干净,被扒得精光的苦主还在昏迷状态就被扔进了阴沟,闪闪的刀光照亮一张张狰狞扭曲的嘴脸。

    定州城,燕省最繁荣的商业大城,距铁血啸天堡一百二十里路程,大小帮派林立,治安极度混乱,号称大秦帝国十大匪市之一。

    在这座城里,即使号称江北白道势力第一的铁血啸天堡也无法将势力完全渗透进去,因为你根本无法分辨,定州城哪些人是良民百姓,哪些人是杀人越货的强盗土匪。

    也许一个在白天老实巴交的,卖烤红薯的老汉晚上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冷酷无情的杀手,也许一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小乞丐在晚上就会成为某个大黑帮的头子,也许一个白天在河边洗衣服的小媳妇在晚上就会成为最可怕的采阳补阴的女魔头,也许……

    谁知道呢?知道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

    本届武林大会的举办地点,“天平山庄”,就在定州城的近郊,江北唯一一个风景如画的胜地,天平山上。

    天平山庄的庄主,“鬼斧神工”杜公甫,在江北武林中有着极大的名头,不但武功高绝,人品也是交口称赞,号称天下急公好义第一人。

    这次武林大会选在他的山庄召开,原因无他,就因为杜公甫有着最是公正的好名头。

    但是武林大会召开在即,大会所要针对的对象,天字第一号**,采阳补阴,男女通杀,祸害苍生的秦家三少秦仁却仍未落网。

    非但没有落网,甚至连秦仁的下落都没有几人知道,谁也不知道他逃到了哪里。

    曾有人怀疑,秦仁要么逃回了逍遥山庄,要么躲进了铁血啸天堡中,否则不可能找不到他的线索。

    但是逍遥山庄庄主秦逍遥和铁血啸天堡的堡主铁空山,一再向外界保证,他们并没有见过秦仁,如果众位英雄不相信,可以进我们的地盘来彻底搜查,我们一定为大家大开方便之门。

    但是如果你们查不到嘛,哼哼……这诬陷的罪名可大可小,小的打一顿板子了事,大的嘛,可就是抄家灭族的死罪了!

    没有人敢正面得罪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虽然秦仁的罪名在有心人士的煽风点火之下弄得满天下皆知,凡是想要对付秦仁的人都认为自己占了个“理”字,但是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的可怕势力,令所有人都不愿意为所谓的侠义去冒给人灭门的危险。

    ※             ※             ※             ※

    “秦仁究竟跑去哪里了?”燕省首府,毗邻京城的镇州城内,一名脸色苍白,身穿明黄色绣三爪金龙的年轻人恶狠狠地将一只信鸽扭得粉碎。“他***,秦仁竟然扔下洛儿独自跑了,看洛儿的来信,好像对勾引秦仁没什么进展,老子这次真是赔了女人又折兵!”

    “大老板,您根本用不着生气,以秦仁那贪花好色的本性,他就算暂时躲起来了,到时候总会去找洛姑娘的。以洛姑娘颠倒众生的魅力,不怕秦仁不上钩。”一条全身都笼罩在阴影中,身上仿佛不断地散发着黑色雾气,面目身形都模糊到完全看不清楚的人影,站在那年轻人身旁,声音就像九幽中飘出来的,模糊不定的魔音。

    那被唤作大老板的年轻人深吸了一口气,道:“可是尊者,我府中十大高手为了演这一出戏折了三个,我甚至将养了十三年,自己都没碰过的天生媚女洛儿都拱手送给了秦仁,可是现在,我得到了什么回报?尊者您的计谋令到秦仁身败名裂,不得不躲起来,那咱们的大计岂不是没了着落?”

    那被唤作尊者的黑影阴森森地一笑,道:“秦仁不会躲起来的,他绝对会出现。他那样的人,怎会甘心隐藏起来?他是天生的浪子,不出来搞风搞浪搞女人是不会甘心的,大老板您请放心,本尊相信秦仁一定会在武林大会召开前现身的。”

    “尊者,您定下的,让逍遥山庄和秦仁决裂的计谋好像没有成功。”大老板沉吟道:“秦逍遥现在一个人都没派出来,他好像根本就不相信秦雷会是秦仁打伤的。”

    那尊者道:“本尊本来就没指望秦逍遥会中计。遮天手纵横江湖数十年,闯下偌大的名头,又岂会是浪得虚名之辈?不过本尊这一计乃是连环计,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本尊在秦雷身边留了一个指证秦仁的铁证,秦逍遥纵使不信那证人,难道天下人也不相信吗?只要天下人都信了那证人,那秦仁的罪名难保不会座实。而秦仁一旦罪名确立,天下诸多想将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拉下马的门派必定会以秦仁为借口,炮轰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嘿嘿,只要秦逍遥和铁空山一心认为秦仁是被诬陷的,铁心要护住秦仁,那么天下诸大势力和他们的冲突就在所难免。大老板,您仔细想想,若您是秦逍遥,您眼看着秦仁被陷害,那么您会怎么对待这件事?”

    大老板想了想,道:“我会认为,陷害秦仁的人是想对逍遥山庄下手。”

    尊者点了点头,道:“那么,您再想想,如果陷害秦仁的人是想对逍遥山庄下手的话,那陷害者又会是谁?”

    大老板道:“肯定是那些对逍遥山庄不满,想以自身势力取代逍遥山庄的人。”

    “那不就结了?”尊者阴森地笑了起来,“秦逍遥会怀疑到那些想取代逍遥山庄的势力上去,而那些想取代逍遥山庄的势力又会怀疑秦逍遥包庇了秦仁,总之不可能有人怀疑到我们头上来。而他们两者互相猜疑之下,秦仁就是那根导火索。嘿嘿,只要秦仁在武林大会上出现的话,那可就有好戏看了。说不定,最后会演变为逍遥山庄联合铁血啸天堡火并其它各大门派、世家!”

    “妙啊!无论他们拼成什么样子,对我们都是有利无弊,而我们说不定还可以趁此机会表明立场,笼络住几个势力!”大老板眼睛一亮,随即又紧锁眉头:“可是,秦仁到时候要是不出现怎么办?他要是硬等到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再现身那该怎么办?”

    尊者大笑,“大老板不必多虑。秦仁不现身,那咱们就逼他现身。大老板付出了心血,赔了女人又折了高手,本尊若是不做出点什么,那也太对不起大老板了。嗯,本尊教中的九阴圣女刚好培养成功,就让九阴圣女去把秦仁勾出来!”

    大老板吞了口唾沫,道:“尊者说的,可是那天生的九阴之体,天生有魅惑众生的能力,比我那还未成熟的天生媚女还要具有魅惑本能的秘传圣女?”

    尊者傲然点头:“大老板的天生媚女还未成熟,暂时的确不能与本尊的九阴圣女相比。本尊教中那九阴圣女,原本是打算用来作本尊的鼎炉的,数百年来,本尊教中也就出现了那一个完美的九阴圣女。但是为了天下大计,本尊也只得牺牲掉她了。”

    大老板神往地道:“要是能跟她**一度……”

    “大老板还是不要想了吧!”尊者打断了大老板的话:“那九阴圣女,天生纯阴之体,最擅吸取男人纯阳精华,如果不是纯阳体质,又或是采补功夫不比九阴圣女更精深的话,任何人和圣女交合,都会被吸得精尽人亡!”

    大老板尴尬地一笑:“呵呵,想想罢了。尊者啊,如果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真的与江南江北各大门派火并,您看咱们收拢哪边比较好?”

    “当然是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了!”尊者阴笑:“咱们先把秦仁逼到死地,再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救助秦仁,而且还要让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的人看在眼里,让他们对我们感恩戴德。又或是干脆把逍遥山庄连同铁血啸天堡逼到死地,再来解救他们。江南江北的各大势力没办法逼死秦逍遥和铁空山,但要是加上我们两家的力量,倾我们手头上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要逼死秦逍遥和铁空山还是有可能的罢?而等他们自认为必死之时,咱们再反戈一击,干掉其它的势力,救出秦逍遥和铁空山,那样的话,一样可以将两大势力收入麾下。嗯,那秦仁不能白白牺牲,无论如何咱们也得保住他。”

    大老板苦笑:“可是现在的问题是,秦仁不见得会现身啊!我们想保住他也没办法。”

    尊者笑道:“大老板,本尊都说了要献出九阴圣女了,您又何必总是这么担心呢?嗯……”

    ※             ※             ※             ※

    定州城,富贾巨商、官宦人家君住的麒麟街。

    大风起时,一条全身都被黑巾包住,只露出一双淫光四射的眸子的人影乘风而来,悄无声息地借着夜色和凉风潜进了麒麟街中间一栋异常豪华的大宅中。

    这是天平山庄杜公甫在定州城置下的房产,今天晚上,杜公甫最宠爱的女儿就歇息在这宅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