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各怀鬼胎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那黑色的人影潜在大宅中院墙下的阴影里,一双眸子四下打量着。

    天平山庄非浪得虚名,这豪华大宅平日里看上去处处安宁,其实暗中也不知埋伏了多少暗哨,潜藏着多少护院高手。

    那黑色的人影也不知是第几次摸进大宅中了,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原因无他,埋伏的高 手太多,要想不惊动任何人潜进去,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黑色的人影曾数次看到一些仗着身手高明,想要潜进去搞点是非的高手,在进入院墙之后,被人像扔死狗一般扔了出来。

    那些高手进去的时候活蹦乱跳,出来的时候奄奄一息,手筋脚筋全被挑断,丹田气海给轰得粉碎,舌头都被割了,伤口上还撒了盐。

    不是天平山庄的人行事狠辣,而是因为定州城里的土匪强盗杀手实在多不胜数,又凶蛮之极,如果不杀鸡儆猴,日后必定麻烦不断。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猴子都会被鸡血吓到的,眼下这黑色的人影就是一只不怕鸡血的猴子。

    或者这黑色的人影也是怕血的,但是自在白天见着了那杜家小姐的真面目之后,一点恐惧也被那包天的色胆给吞没了。

    色胆包天,此话向来是有道理的。

    今天黑色的人影非常幸运,他顺利地摸进了院子里,在院墙根上潜伏了小半个时辰,仍然没有感应到任何高手的气息。

    这是不是代表今天晚上的保安力度不如以往呢?

    黑色人影强抑着心中的惊喜,开始向着大宅西院处运动。

    在那边,有假山,有花园,有花树,有小溪。

    风景自然美极,但是这黑色人影趁夜摸进来,却不是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欣赏美景的,他要做的,自然是别的,更加重要的事情。

    因为除了美景之外,西院处还有着一栋精美的阁楼。

    黑色人影的轻功极佳,他行动时简直如同御风飘行一般,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便可掠出数丈,甚至可以凭草叶借力,纤细柔弱的草叶也可撑起他的身子。

    已经摸到了阁楼前十五丈处的假山前,黑山人影藏身于假山缝中,再次向四下打量了一番,还是没有发现有高手的气息。

    黑色人影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再跃进一个池塘,就可以摸到阁楼下了,只要摸到了阁楼下,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七丈宽的池塘,四丈宽的草坪,三丈宽的花圃,一丈宽的碎石子路。

    十五丈的距离,对黑色人影来说,也不过是一个纵跃的事。

    黑色人影深吸一口气,平伏下激烈的心跳,一颗心又恢复到古井无波的状态。

    他摸出了假山缝,屈膝、弯腰、沉身,整个人就像一只准备扑击的黑猫。

    发力一蹬,强大的蹬弹力让他的身子如同炮弹一般射了出去,嗖!黑影掠过了池塘,快捷无比的身法在水面上掠过,带动几片飘萍。

    黑色人影狂喜,这是阁楼前唯一的一段空白地带,在这段地带中,没有任何掩体,如果有高手潜伏在侧的话,经过这段地带时,是最容易被潜伏高手发现的。

    但是现在没有一个高手向他发动攻击,看样子今晚的保安力量确实异常薄弱!

    那黑色的人影眼见便要靠近阁楼,忽听头顶上传来一声清越的吟诵:“御贱乘风来,采花天地间!兄台,如此良辰美景,何不邀一佳人,赏月饮酒,反倒要做此偷偷摸摸的事呢?”

    黑色人影心中大骇,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穿宝石蓝长衫,一头长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的翩翩佳公子,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拿着折扇轻摇,身子没有任何作势的表现,却像羽毛一般飘在空中,轻飘飘地随风前进,与黑色人影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同样的方向。

    瞧那年轻公子在空中的高度,这轻功自然比黑色人影要高出不止一筹,有谁见过能真正借风飞行的轻功?再好的轻功,那也是要借力的!

    可是那年轻公子,在空中不摆臂,不踢腿,两腿并拢直立,好像踩着什么东西滑行一般,在空中快速地向前运动,飘逸如那天上的仙人。

    飞天发型不乱,此乃轻功最高境界!

    黑色人影震惊了,他嘶哑着嗓子低叫道:“你是谁,为何要来坏大爷的好事?”

    年轻公子轻笑一声,将一缕话语密传入了黑色人影耳中:“吾乃龙生第九子,逍遥采花在人间!兄台,这天下的美女,还是交给在下一个人来品尝吧,你,可以安息了!”

    说话间,左手轻轻地往下一按,隔着近五丈的距离,劈空朝那黑色人影的头顶按出了一掌。

    黑色人影抬头看着空中,他想反抗,可是心中却充满了绝望。

    那一掌的气势是那般的磅礴,好像遮盖了整个天地,一只并不算很大的肉掌,偏生给人以一种无限放大,而天空在掌下无限缩小的奇异感觉。空气中仿佛生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吸走了黑色人影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勇气!

    “砰!”一声沉闷的爆响,黑色人影的身体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从头顶开始,缓慢地散架,缓慢地爆开,缓慢地变成了一滩血浆。

    时间并没有变慢,只是年轻公子的掌劲罩住了黑色人影的身体,令得他爆体的情景变得异常缓慢。

    那种感觉非常奇异,就好像周围的时空处于正常状态,而黑色人影却处在另一个完全格格不入,被放慢了无数倍的时空之中。

    每一块皮肤、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胳的解体过程都清晰可见,甚至每一滴血液的飙射,每一朵血花的绽开,其过程都无比清晰,足以让任何人瞧得清清楚楚。

    最后,黑色人影已经化成的血浆缓慢地,如雪花飘落一般落进了池塘中,池中的游鱼争先拼抢,吞食着血肉。

    年轻公子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微微一笑,“嗯,本少爷的掌力又进步了。”

    这时,院子中响起阵阵衣袂带风声,十多个举着火把,身着劲装,形容彪悍,眼中精光四射的汉子从四周掠了过来,集中到池塘前。

    众大汉中领头的一个红衣汉子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年轻公子,略显狰狞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李公子,好武功!这采花大盗张子义轻功端地厉害,偏又懂得识气之术,只要有高手潜伏在旁,他就绝不进来,小的们好几次都让他给跑了,要不是李公子仗义出手,还真难干掉他!”

    那李公子无比雍容矜持地一笑,道:“天下采花贼,吾最恨也!我的‘大力金钢掌’,便是要借金钢之力降伏天下邪魔。普天之下,凡是采花贼,我李钢见一个杀一个,杀两个杀一双!不必言谢,此乃我的本份!”

    那红衣汉子对着自称李钢的年轻公子一拱手,道:“小姐在别院候着公子,小的们先行告退了。”

    说着一挥手,带着手下的高手们散了个干干净净。在他们离去之前,借着火把的光芒可以看到,李钢的脚下,踩着一条细到几乎完全透明的钢丝。如果不是火把的反光,借着夜色的掩盖,任何人都会以为那李钢是飘浮在空中。

    等众高手都走掉之后,李钢从钢丝上轻轻飘下,动作也是无比地优雅飘逸,仿佛一根羽毛一般,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不用钢丝也能飘浮在空中。那份轻功,分明已经可以进入天下前三甲了!

    “嘿,要不是为了唬住你们这批下人,本少爷用得着踩钢丝?”李钢诡异地笑,轻声自语:“天下人都知道我秦仁轻功绝顶,为了掩饰身份,也只得扮成轻功不行的样子。还好这群人不识货,否则认出了我的‘大力金钢掌’便是‘遮天手’,三少我这李公子就扮不下去了!”

    自得地一笑,李钢,哦不,应该是三少爷,晃着折扇悠然自得地踩着地上青青的草皮,向着别院方向走去。

    三少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在江湖上的恶名,他虽然气愤别人对他的栽赃诬陷,但转念一想,本少爷的确是**了不少姑娘,于是也不以为意。

    天下侠义之辈都在搜捕三少,三少虽然不惧,但他实在太懒,懒得惹些麻烦,干脆用回了前世的名字,自称是某个神秘门派的弟子,姓李名钢。

    三少爷的招牌武功是轻功和遮天手,但是天底下知道遮天手这名头的人虽然很多,却不是每个人都知道遮天手打出来时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三少自称练的是大力金钢掌,倒也没多少人怀疑。

    本来嘛,一掌打出去推倒一堵院墙,打在人身上就把人给爆得粉碎,倒也称得上“大力金钢”这四个字。

    现在,三少爷办完了事,自然是要去会那杜家小姐去了,说起来,三少那要杀尽天下采花贼的豪言倒是不假。

    所谓同行是冤家,三少做了采花贼,自然要杀光天下采花贼,把天下美女与天下采花贼共享,三少还不是这么大度的人。

    三少爷,要的就是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