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美人多娇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杜晓妍静立在别院的花圃前,明月照耀下的鲜花在夜风中轻轻摇摆,送来淡淡的清香。

    别院窗前的风铃在风中奏着清灵的乐声,那映在窗纸上的烛火摇曳生姿,少女身后那幽静雅致的别院小楼,在静谧的夜色中显得分外迷人。

    举头望明月,月光下稍显瘦削的婀娜身影拖出淡淡的影子,纤手互扣,玉臂上长长的飘带在凉风中起舞,淡蓝色的长裙在风中轻轻摇摆。

    青丝如瀑,美人如玉,人比花娇。

    杜晓妍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顾盼之间,晶莹的眼波微微流转,秀眉间多了一抹忧郁。

    蛾眉微蹙,玉首轻垂,圆润的下颔收进阴影中,闭月羞花的玉容朦胧而神秘。

    “他怎么还没来呢?”杜晓妍幽幽地自语道:“难道不知道人家正苦候着吗?”

    想到那英俊少年如春日阳般温暖的眼神,想到他嘴角那抹懒洋洋的微笑,想到他装模作样摇头晃脑地吟那些不知出自哪里,明明令人无比心动无比感动,偏生故意改得一塌糊涂的歪诗,少女嘴角不由泛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想到少年那明明还很年轻的脸上却不时掠过一抹饱经沧桑的忧郁,少女心中又凭空添了许多愁绪。

    “唉,冤家,你究竟是什么人?”少女似抱怨,又似心疼地自语:“你有那么多心事,为何不说出来,让人家与你分担?天底下的难事还少了吗?你一个人,又怎么承受得过来?唉,冤家,也不知你年纪轻轻,为何偏有这么多心事。人家的性格本来很活泼的,这些时日,却也渐渐被你传染了,平白添了无数心事。唉,小冤家,你真是我宿世的冤家……”

    少女又想起了与少年的初遇。

    那一天,她从天平山庄上下来,准备来这定州城中的宅子里来小住几天。天平山庄这几天实在太吵闹了,许多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人士都涌了进去,骗吃骗喝外带骗骗感情。

    晓妍虽然是个活泼的少女,平时也喜欢热闹,可是她最见不得那些武林豪客看着她时色迷迷的目光。为了避开那些如虎似狼的江湖豪客,晓妍便暂时离开了天平山庄。

    如今正是春季,天平山庄里的景致又到了最美的时候,晓妍被迫离开山庄,下山时,心里老大不情愿,对那致使她离开山庄的罪魁祸首——天下第一**秦仁简直恨到了骨子里。

    同时她也很好奇,一个刚刚行走江湖不到两个月,年纪比自己还小了一岁,仅仅十五岁多一点的少年,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够惊动整个大秦帝国的武林白道,他又是凭什么采到了那些名花,祸害了那许多成名的高手?

    杜晓妍虽然对秦仁感到好奇,但也仅止于好奇而已。一想到江湖上对秦仁的形容,杜晓妍已经大概想象到了秦仁的样子。

    五短的身材,不成比例的四肢,大大的肚腩,肥胖的脸上总是闪着油腻的光泽,挂着下贱的笑容,一双眯起来就只剩一条缝的眼睛淫光四射,不停地往小媳妇、大姑娘的胸脯和屁股上瞅,咧开的大嘴里露出满口黄牙,牙缝里还留着隔夜菜……

    呕……杜晓妍被自己的想象弄得很恶心,险些吐了出来。

    对,那**一定是这个样子的!

    杜晓妍非常肯定地对自己说,但愿我一辈子都不要遇上他!

    天平山庄离定州城非常近,但是定州城实在太乱了,所以仅仅不到十五里路的路程,杜晓妍身边还是围上了八个高手护卫。

    事实上,杜晓妍自己都算得上一个一流高手了,她玩鞭子的功夫出神入化,三丈之内,可以准确地抽下一只苍蝇的翅膀。

    但是杜公甫不放心女儿的安全,十五里的路程,已经足够厉害的强盗摆下上千个陷阱了。

    在离定州城还有五里路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五十多个土匪在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打劫,一通箭雨过后,杜晓妍身边的八个护卫全给射成了刺猥。

    就在土匪们用五十多枝雪亮的箭头对准了她,淫笑着围了上来,她准备以死相拼的时候,他出现了。

    他用飘逸的身法从天而降,护在了她身前。当利箭如雨点般射在他身上时,他还回过头来对着杜晓妍灿烂地一笑。

    就是那个笑容,让杜晓妍莫名其妙地心跳不已,莫名其妙地涌上一阵娇羞,晕红着脸低下了头去,全然忘了自己和他都身处重围之中。

    箭射不透他的身体,他就像那刀枪不入的铁金钢,当箭矢纷纷弹回之后,那些土匪全都变了脸色。

    而他也在转过头后,面对着那群土匪时,收起了灿烂如阳光的笑容,换上了一副杀气腾腾,冷如冰霜的冷笑。

    温暖与冰冷两种气质在他身上完美地转换,温暖时让人心动不已,冰冷时又让人心悸不已,那是真正的男儿气慨!

    他出手了,随随便便地推出一掌,强劲如狂涛般的掌力便震得那群土匪如同行驶在大海暴风中的小船,东倒西歪,满地滚爬,五十多个土匪被他一招击败!

    土匪们哭嚎着逃窜,没有人有勇气再接他一掌,他负手而立,笑看着土匪们奔逃的背影,凛凛如战无不胜的战神。

    杜晓妍的心就在那一刻沦陷,在他那一身将温柔与刚强两者完美结合的气质前沦陷。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两人互问姓名,说上几句场面话,郎有情妾有意地,那自称李钢的少年就跟着她到了定州城的宅子中,喝了几杯茶,两人的关系又加深了一步。

    当杜晓妍挽留李钢在宅中住下时,李钢婉言谢绝了,在宅子附近的一家客栈中开了间客房,每晚都来与杜晓妍相会。

    杜晓妍虽然略感遗憾,但是对李钢的君子风度更生好感,几次相会中,李钢始终彬彬有礼,从不越雷池半步。虽然言谈间不时流露出对她的爱慕之情,但绝对不动手动脚。

    不知不觉间,杜晓妍已经被他深深吸引。他幽雅的谈吐,广博的学识,高深的武功,忧郁的气质,还有那把玩得出神入化的折扇,都深深地吸引了她。

    只是杜晓妍不知道的是,她爱上的,正是那江湖中人人谈之切齿的大**秦仁。

    她更加不知道,那日那五十多个被三少打跑的土匪不久之后都领到了一千两银子,发银票的人叫乔伟,目前是三少的心腹仆人。

    无论在什么时代,以英雄救美的方式获取美人心都是有很高的成功机率的,尤其是当那“英雄”既帅又有钱还很有男人味的时候。

    什么叫卑鄙?什么叫无耻?

    三少就是这两个词的最好释义。

    今夜,少女守在月光之下,静静等待着心上的人儿,用回忆这几天来相处的情景来打发等候的时间。

    直到一个颀长的身影踏着月光缓缓行来,优雅的步伐踏碎地上银色的月光,摇动的折扇吹动他肩头的发丝。

    少女笑了起来,缓缓地迈步迎了上去,不知不觉间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飞跑一般地扑进了少年的怀中。

    少年张开的双臂紧紧地合拢,将少女环入了自己的臂弯。

    这是一副相当完美的,情人相会的画面——如果背后没有那许多鬼蜮伎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