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美人多娇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少年微笑着抚着少女柔顺的长发,指尖掠过少女的耳垂,让少女的身子不由微微一颤。

    她抬起头,两只春水迷朦的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芒,又似带着某种渴求一般,灼灼地望着少年。娇嫩欲滴的红唇微张着,吐气如兰。

    三少看着怀中的玉人,不由心旌荡漾,俯下身去,重重地吻上了那火热的红唇。

    一个长达三十分钟的湿吻,少女在三少的热吻下几乎窒息。

    松开少女后,三少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微笑道:“晓妍,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我情不自禁就……”

    杜晓妍伸出一根嫩葱似的食指堵住了三少的嘴,被三少的热吻融得几近瘫软的身子腻在三少怀里,幽幽地道:“不许说话,抱着我……”

    三少依言静静地抱着杜晓妍,感受着她温软的身子。要知道,在前几天的约会中,三少可是连她的手都没碰过的。采纳了乔伟的进言,暂时由采花贼转职为情圣的三少恪守君子之礼,展开手段连哄带骗,尝试一下追求女孩子的味道,今日总算让少女主动投怀送抱,献上香吻。

    “这可是花了本少爷五万多两银子的!”想到雇佣那些土匪的不菲代价,三少心中便一阵唏嘘。“妈的,说起来,本少爷当初得到月儿的时候,代价可是整整一百万两银子,这次的五万多两银子,跟那次比起来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咦……三少我好像自从得了月儿后,以后得到美女都没有用过一分银子,这次好像是亏了点……管他的,反正三少我家大业大,家里挣那么多钱总是要花的。嗯,扮情圣开销自然是会大一点的,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必担心搞上了女人之后,被女人追杀了。”

    几乎把整个人都埋进了三少怀里的杜晓妍哪知道三少现在的这些心思?她嗅着三少身上那只属于雄性的体味,身子一阵发热,从未与男人如此亲近过的少女,小腹中窜起一阵热流,那环在三少腰际的双臂不由搂得更紧了。

    “你……你今天怎么晚到了这么久?”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同时感觉到自己下身内衣已经变湿了的少女羞愧不已,只好开口说话转移注意力。

    三少微笑着,一手搂着少女的肩膀,一手抚着少女柔顺的长发,一言不发。

    杜晓妍抬起头,与三少灼热的目光一碰,不由又羞涩地低下头来,用蚊子嗡嗡般的声音说:“冤家,人家问你话呢,干什么这样傻看着人家不说话……”

    三少呵呵一笑,道:“晓妍,刚才可是你不让我说话的。”

    杜晓妍不依地在三少腰上掐了一把,娇嗔地道:“可是人家现在要你说了嘛!”

    三少笑道:“好好好,我说我说。屠洪说前几天很有几个小贼在夜里摸到宅子里边来,估计是想搞出点事来,大部分都被屠洪他们抓住干掉了,可是有个家伙却一直没有逮到。屠洪说认出了那家伙的身法,应该是燕省一带最著名的采花贼,‘风中蝴蝶’张子仪,我们今天就设了个圈套,把张子仪引了进来,顺手拈了他。所以嘛,今天自然会来晚了。”

    屠洪就是宅子里的护卫头领,也是天平山庄有数的几个高手之一,一身横练功夫已经登峰造极,全身上下刀枪不入,据说罩门已经练到只剩一块指甲般大小了。

    而他的罩门在哪里,自然是没人知道了。

    今晚捕杀“风中蝴蝶”张子仪的计划没有对杜晓妍说起,所以杜晓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得心急之下,从未有过的焦急感令她在见到三少之后,马上主动投怀送抱了。

    采花贼,哦不,现在应该改称情圣了。

    依着情圣三少以往的性子,现在美人在怀,应该马上打横抱住,将其扔到床上,然后再剥得精光扑上去好好**一番了。但是三少强行克制住了自己的**,继续扮彬彬君子,乔伟不是说过了吗?真正的花花公子,要能让女人主动地投怀送抱,哭着喊着求你上,所以三少决定,在杜晓妍自动宽衣解带之前,是不会把晓妍抱上床的。

    “嗯……是不是放点迷药把她挑动性,那样的话她应该会自动宽衣解带了。”又懒又性急的三少美人在怀,不由又想到了一边去。但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用迷药不是显不出他三少的手段了吗?

    再说了,三少在追杜晓妍的过程中,还真的体会到了一点追求女人的乐趣。就好像打猎一样,很多人追求的是猎杀猎物时那追逐寻找的过程,而当猎物死在自己手上之后,那种快感就会消失。

    换到三少身上,三少现在渐渐体会到了追求女孩子过程中的乐趣,而如果过早地把女孩子放到床上躺平的话,那种乐趣说不定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

    所以在静静地抱了杜晓妍一阵之后,三少并没有进一步采取行动,而杜晓妍也渐渐平息了自己体内燥动的欲火,头脑变得清醒了一些。

    当她变得稍稍清醒一点之后,旋即发现自己现在这姿态特别不雅。

    “糟了,我怎么变成这样了?他会不会以为我生性水性扬花?”少女患得患失地想着:“可是如果现在从他怀里挣出来,他会不会以为误会我的心思?怎么办?怎么办?”

    不知所措的少女身子渐渐变得僵硬,一方面,她不希望自己被心上人看轻,而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让心上人误会她,认为她从他怀里挣出来是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苍天作证,杜晓妍在三少的怀里,舒服得魂都要飞了!

    还是三少先查觉出了少女的异样,轻轻地,不着痕迹地推了少女一把,两只手握着少女的肩膀,让少女的身子离开了自己,和她星辰般的明眸对视着。

    “晓妍,外面风大,我们进屋去吧!”三少柔声道。

    少女顺从地点了点头,在这一刻,她对三少无比地感激。这玲珑剔透的少女又怎么会不知道,三少现在是在体谅她呢?

    三少牵着少女的手,和她进了别院的房中。

    杜晓妍的闺房布置得很雅致,甚至很有书卷气,一点也不像平常的江湖女子,倒像是个书香人家的闺秀。

    闺房正中间的桌上,摆着一张瑶琴,杜晓妍坐到桌前,双手抚在琴上,拨了一个流水弦,对三少嫣然笑道:“我弹琴给你听吧!”

    三少点了点头,他知道杜晓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难得的是饱读诗书,和那些满肚子草包的江湖女子完全不同,是个正经的才女。三少甚至认为,如果杜晓妍去考科举的话,中三甲都不在话下。

    当然了,杜晓妍的武功也是不错的,在大秦帝国中,像杜晓妍这样文武双全的女子非常稀有,其家世也很大,做他秦家的媳妇倒不算辱没了秦家。

    不过嘛,三少现在可没打算结婚,他还没玩够呢!

    再说了,即便是当情圣,按照乔伟的理论,搞上女人之后,还要在玩腻了之后让女人自动地离开,那才能算是无敌情圣!

    三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玩腻,至少现在,他对杜晓妍的兴趣还是很大的。

    三少在杜晓妍对面坐下,手捧着杜晓妍亲手沏的香茶,笑看着她。

    杜晓妍朝着三少笑了笑,低下头去,拨动琴弦,一连串美妙的琴音便从琴上淌了出来。

    三少对音乐是没什么造诣的,但装腔作势却是一流。他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面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头微微晃动着,好像正沉浸在美妙的琴声中,其实心里却在胡思乱想着:“唉,要说让女人主动地宽衣解带,那个难度好像巨大吧?女人嘛,尤其是未经人事的处子,怎么都有些羞涩的,又怎会随意在男人面前宽衣解带?少爷我看晓妍是个知书达礼的女孩,虽然也是江湖名门,多少沾染了一些江湖习气,但是大秦帝国的江湖儿女好像也没开放到可以扒得精光坦诚相见吧?嘶——说起来,她以前好像还没把本少爷带到她的香闺中来过,今天既然把我带了进来,又给我泡茶,又给我弹琴的,是不是在暗示本少爷,可以下手了呢?嗯,应该是这样的,本少爷可要抓紧时机了啊,要是连这暗示都不懂,傻坐在这里等她自己脱得精光,那岂非不美?”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又在患得患失:“少爷我可是好不容易扮一回情圣啊,要是就这么唐突地把她抱上床去,岂不是又把苦心经营的一点情圣风范给丢了?妈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要老子怎么样啊!”

    三少看着杜晓妍开始了意淫,他想象着杜晓妍突然站起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赤条条地走到他面前,说:“嗨,帅哥,陪姑娘我上床怎么样?”

    想到这时,三少脸上不由现出一抹淫笑。

    “妈的,不管了!没听说过情圣不能主动出击的!”下定了决心的三少猛地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向杜晓妍。

    杜晓妍愕然抬头,看着三少一脸坚毅地走向自己。三少现在走动的样子和他脸上的表情让杜晓妍觉得,心上人一定作了某个至关重要的决定!

    三少走到了杜晓妍面前,不由分说将晓妍一把自椅子上拉了起来,左手抱着她的肩,右手搂着她的腰,一个大旋身,令晓妍半躺了下去,做出《大话西游》里夕阳武士吻对面女孩的经典造型,一个热吻狠狠地印了下去。

    吻过之后,三少盯着不知所措的杜晓妍,深吸了一口气,道:“晓妍,不早了,咱们洗了睡吧!”

    杜晓妍顿时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