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美人多娇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有一种境界叫水到渠成,当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就绪之后,便只等着引那道水了。

    如果泉眼已经冒出了水汽,却强抑着不让它出水的话,那反倒是违背自然规律,是不能容忍的,是极端错误的。

    对这种错误,一定是要大力纠正的,如果任其发展,只会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

    三少自然不是这种人,事实上,在这个月明星稀的晚上,躺在他怀里的少女已经多次作出了暗示。要是三少恪守那所谓情圣必须等女人自己把自己脱光后,在床上摆成大字才能上的话,三少可就真的永远配不上“情圣”二字了。

    连女人的心思都不懂得揣摩,何堪情圣二字?

    该出手时就出手,方显贱侠本色!

    能让女人自动剥光,主动勾引的男人,天底下不是没有,三少便是其中一个。但是那样的女人往往可能带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正经人家的女儿,即使爱你爱得死去活来,心里想跟你上床想得要死,至多也只会给你一种香艳的暗示,却不会那么主动。

    当然,楚香帅和陆小凤是至高境界的情圣,同时也是三少前生所崇拜的偶像,他二人的实力,已经可以让任何美女一见到他们就下体濡湿,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在床上摆成大字了。

    很显然,三少目前还没达到这种境界,他在情圣之路上,还有很长的一段道路要走。

    就目前而言,三少的功力也已经不算浅薄了,当他说出了那句让杜晓妍哭笑不得的话之后,一切,就那样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这是一个蓓蕾初放的夜晚,玉人带着哭腔的呻吟声既令人心生怜惜,又让人热血沸腾。那丝丝颤音,令得天上的月亮听了都娇羞不已,悄悄地躲进了云中。

    落英缤纷,处子的初红在床单上绽放最美的花。

    动人的玉体在三少身下起先羞涩,而后迎合,最后做出攀上顶峰的痉挛。

    合欢的最高境界不是能一次坚持三四个小时,而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正确的方法,让最冷感的女人攀上高峰,同时也在伴侣攀上高峰的那一刻自己也达到极乐逍遥的境界。

    就好像武功一道,同样是杀人,练一万种剑招是为了杀人,练一种剑招也是为了杀人。既然一招便能杀人,那还要万般剑招作甚?

    阿飞永远只有一剑,李寻欢永远只有一刀,秦仁永远只有一掌。

    三少显然深谙此道,“欲火焚身”真气和“翻云覆雨”神功本就是在刺激伴侣的同时,也能适当调节自己的身体状态,在伴侣达到最顶峰的那一刻,让自己也同时攀上高峰。

    而在那个时候洒下精华的话,会让伴侣的快感更加持久,感觉也更加强烈。

    深明此理的三少在心中无情地嘲讽着前世那些种马小说的作者,什么都不懂,就知道一味蛮干,自己无法持续三四个小时,就在意淫中给笔下的小说人物赋予超强的能力,却不知那样的人根本就不算懂得合欢一道。那样的人,至多只能算是农夫,凭着体力和粗陋的技巧一味蛮干的农夫。

    或者说是耕牛更合适一点。

    为了十秒钟的快感苦干上四个小时,把女人整得筋疲力尽的同时也让自己筋疲力尽,真与“七伤拳”有异曲同工之妙,既伤敌,又伤己。

    别院外,正坐在一座假山旁边守夜的护卫头领屠洪,听到了那阵阵**蚀骨的异样声响。他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这粗豪的汉子想到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姐今日终于也由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不由仰天长叹一声,道:“人生还真是,寂寞啊……”

    一声浩叹,几番辛酸,就像看到了女儿出嫁的爹爹一样。

    ※             ※             ※             ※

    乔伟在喝酒。

    在与天平山庄的宅子相隔一条街的一间豪华客栈里,三少的忠仆乔伟,正对着月光一杯接一杯地独酌。

    窗子大开,乔伟那张平日里对着三少时满是阿谄的小人脸,此刻竟露出一种难得的肃穆。

    “十年了。”乔伟饮下一杯酒,对着窗外那明月照射的街道长叹一声,“我已经不理江湖是非,只想找户好人家寄于篱下,了此残生,你们何必苦苦相逼?”在这一刻,乔伟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苍劲苍凉,就好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

    “嘿嘿嘿嘿……”一阵阴霾到极点的笑声陡然响起,飘乎渺然,窗外的街道上突然凭空出现三条漆黑的人影。

    他们出现得突然,就好像原本就站在那里,又好像直接从空气中现形一样。

    那三条人影全身都罩在黑袍里,头脸也被黑巾蒙住,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

    乔伟在楼上窗前,三个黑衣人则在窗外的街上,两者相隔约三丈,静静地对视着。

    “魔门潜踪术果然巧妙。你们,又是怎样发现我的?”乔伟看着那三个黑衣人苦笑。

    “乔长老,你的易容术手段实在高明,谁能想得到,昔年那个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体重达四百五十斤的魔门长老,‘岁月不饶人’乔齐天会变成今天这般样子?瞧您现在的样子,只怕体重已经减了大半吧?那一张胖得连眼睛都只剩下一条缝的脸,现在看起来格外精神啊!”三个黑衣人中间的一个侃侃而谈:“虽然您减肥成功,体型、样貌已经与过去完全不同,但您却忽略了一件事——任您怎么易容,这身上的气味也是没办法彻底掩饰的,恰好您前些日子给赏钱的,那些帮秦家老三打劫女人的小土匪中有我魔门的弟子,又恰巧他曾在多年前见过您一面,更巧合的是,他虽然武功不行,但天生有一个比狼犬还灵的鼻子。他在多年前记下了您的气味,那一日又嗅到了您的气味,自然知道,您就是魔门七大长老之一,‘岁月不饶人’乔齐天乔长老了。”

    乔伟长叹一声,看上去三十左右的他,事实上年纪已经超过六十岁了。否则他哪来那般广博的见识,哪来那些独到的见解?他又凭什么在追女人一事上指点三少?一个小小的马车夫,即便走的地方再多,这有些事情也是没办法知道,没办法懂得的。

    “老夫现在已经不是乔齐天了,老夫叫乔伟,现在是秦家三少的仆人。魔门的事情与老夫无关,你们还是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乔伟落寞地挥了挥手。

    那中间的黑衣人眼中射出寒光:“乔长老,在下念你是魔门旧人,尊称你一声长老,却不是你能挥之即去的人!在下此番奉至尊之命前来找你,乃是有要事相商……”

    “不必说了!”乔伟猛地一挥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至尊在想些什么。他不就是想对付秦仁,然后借秦仁对付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吗?实话告诉你,老夫这些日子跟着三少混吃混喝过得很是舒服,三少对老夫也是极好,老夫向来恩还十倍,仇报百倍,三少对老夫好,老夫便不能不忠于他!”

    说这番话时,乔伟想起了三少那一日在山间被吹雪堂等一众高手埋伏时的情形。那时他为了隐藏身份,不得显露武功而落入吹雪堂弟子手中,没想到三少竟会为了救他大开杀戒。而那一瞪眼吓死三个人的修罗气质,也令乔伟深深折服。

    乔伟是有大见识的人,怎会不知道三少那一双眸子是“修罗魔瞳”?老乔虽然退出江湖,但混日子还是要找个明主儿的。有修罗魔瞳之人,正好是不二选择。

    魔门门主想和三少作对,在乔伟看来,无异于天方夜谭:“回去告诉你们至尊,秦仁身后有逍遥山庄、铁血啸天盟两大势力,凭魔门现在的实力,想要扳倒这两大势力简直就是妄想!老夫既然脱出魔门,魔门中事便再也与老夫无关。你们几个小辈速速离去,不要扰了老夫清静。”

    中间那黑衣人有些恼怒地道:“宗主说了,这件事乔长老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乔伟冷笑:“哦?你们现在那当家的,西门无敌那小辈真是这么说的?”

    “大胆,竟敢直呼至尊姓名,这是对魔神的大不敬!”左边的黑衣人按捺不住,暴喝起来。

    乔伟嘿嘿一笑:“魔神?魔神又算什么?若真有魔神,老夫何必退出魔门?嘿嘿,魔神只是一个笑话!老夫是看着西门无敌那小辈长大的,不要以为他练会了魔门至典,‘灭神心经’和‘诛仙宝箓’就了不起了,他名为无敌,却不是真正的无敌!你们若在纠缠不休,不要怪老夫不顾念香火之情!”

    三个黑衣人全都恼羞成怒,“乔齐天,你今日是铁了心不听至尊之命了?”右边那黑衣人大喝。

    “废话!”乔伟自顾自地倒酒喝酒,根本就懒得理他们。

    “好,好,好!”中间那黑衣人气得全身发抖,“久闻乔大长老‘岁月不饶人’,今天我们三个正好借此机会向乔长老讨教!”

    说话间,三个黑衣人如三只黑鹰一般冲天而起,六只肉掌凌空劈出六道白茫茫的掌劲,破开空气发出阵阵尖利的嘶叫,狂飙一般卷向乔伟。

    乔伟眼中寒光一闪,森然道:“既知老夫‘岁月不饶人’,为何还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