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秦情禽擒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定州城是个商业大城,从早集开始,一直到晚子时之前,都是热闹无比。

    在定州城逛街的话,无论什么时候出门都可以,每个店铺都会一直经营到子时之前,不必担心买不到东西。

    只是在定州城逛街,要时刻谨记尽量不要往人多的地方挤,否则很有可能挤出人群之后,身上值钱的物事给搜掠一空。

    定州城的贼是天底下手最快的贼,曾有个富商看到一群人在看热闹,便挤进人群去观看了一番,等到人群散时,那富商全身的东西都给扒了个精光,连藏着银票的内裤都给扒了,全身上下只剩下最外面的一件长袍,而那富商却丝毫没有察觉。

    现在秦仁正在和杜晓妍逛街,乔伟、屠洪等九个仆役、高手跟在他们身后。

    杜晓妍挽着三少的胳膊,头轻靠在三少的肩上,扮大家淑女,轻移莲步。

    三少面带微笑,一手持折扇,走三步,摇两下,扮风流书生。

    乔伟手里提着几包买来的东西,边走边东张西望,屠洪等人空着两手警惕地四下打量着,时刻提防靠近三少和杜晓妍的行人。

    黎叔就是在这个时候盯上三少和杜晓妍的,他坐在一间酒楼的二楼,手里端着一杯酒,朝着临街窗口下正在卖菜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打了个手势。

    那少女长相平平无奇,面容看上去非常呆板,头发也相当篷乱,发间甚至还有很多皮屑。

    但是她的眼睛却很好看,亮晶晶的一对眼珠子,透着精灵古怪的感觉。

    在看到黎叔的手势之后,她微不可察地点了一下头,用一个来买菜的客人的身子挡住自己,朝着坐在街边的一个小乞丐打了下手势。

    小乞丐看到少女的手势后,眼睛望向了一旁,手上黑不溜秋的竹竿在地上轻轻敲了几下。

    当那小乞丐敲了竹竿之后,一群大约四十多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非常神奇地从四面八方的小巷中涌了出来,咋咋呼呼地朝着三少和杜晓妍涌去,手里的破碗不由分说伸向了三少和杜晓妍,大叫着:“公子小姐行行好吧,我快要饿死啦!”

    眼见这奇异的一幕,屠洪本能地觉得有问题,马上使个眼色,天平山庄的高手们马上飞快地围到了杜晓妍和三少身旁,准备替他们排开那群小乞丐。

    屠洪不敢保证,这群小乞丐中没有超一流的杀手。有很多杀手都很喜欢扮作乞丐,在讨钱的时候出手刺杀。

    尽管怀疑眼前这情形有问题,但是屠洪他们还是不忍心将小乞丐们一顿暴打之后扔开,所以尽管挡在了三少和杜晓妍面前,他们还是从怀中掏出了大把铜板,准备用这些铜板打发这群乞丐走路。

    幸运的是,这群小乞丐中没有一个杀手,而且这群乞丐也非常配合地服从了屠洪等人的安排,从屠洪等八个高手身旁呼啦啦地涌过,接过了屠洪他们手中递过的铜板。

    当然,由于乞丐们人数众多,在拿屠洪等人手中铜板的时候,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哄抢,平均五六个乞丐围一个高手,一顿乱挤之后又作鸟兽散。

    眼睁睁看着小乞丐们散开,屠洪等人有些奇怪,但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三少和杜晓妍笑看着屠洪等人,见他们不明所以,三少拍了拍屠洪的肩膀,微笑道:“屠头领,你还是把这些兄弟带回去穿几件衣服吧。”

    屠洪等人闻言一惊,忽觉身上凉嗖嗖地,低头一看,却见身上的衣服已经差不多给扒了个精光,只留下一条内裤。

    八个精赤着身子,全身上下只穿着各种颜色内裤的高手大刺刺地站在大道中央,周围围观的群众早已笑成一片。

    屠洪顿时恼羞成怒,大叫道:“妈的,那群小乞丐,下手竟如此狠毒!大爷我抓到他们,定要将他们扒皮抽筋!”

    发了狠话之后四下一看,哪还有半个乞丐的影子?那群小乞丐也不知溜到哪里去了,便连那坐在街边敲竹竿的小乞丐也不见了踪影。

    屠洪等人心中也是一阵后怕,那些小乞丐手法如此神速,扒光了他们衣服之后,竟连他们自己都没察觉。要是他们中真有存心行刺的杀手,以那么快的手法往要害上扎匕首的话,屠洪刀枪不入自是不惧,可是其他的七个高手就难免在劫难逃了!

    杜晓妍忍着笑,说:“屠叔叔,你要怎么对付那些贼子,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还是先回去吧,这站在大街上的,让街坊们看了笑话。”

    屠洪等人顿时老脸通红,对三少和杜晓妍告罪之后,飞也似地朝着杜宅方向跑去,转眼间就消失无踪。

    乔伟倒是没遭殃,事实上,刚才那群小乞丐在扒光屠洪等人之后,也想顺手把乔伟给拾掇了的,但是无论他们怎样努力,即使靠近了乔伟的身子,也没办法把手伸到乔伟身上去。一股怪异的气流从乔伟身上涌出,在他们的手刚伸出时,便把他们的手弹开了。

    那群小乞丐倒也知趣,知道乔伟不好对付,便非常爽快地跑了。

    开玩笑,乔伟身上带着三少赏的好几万两银子,还有一些值钱的小玩意儿,怎么可能让那群小贼把手伸到自己身上?

    “定州城的贼,果然名不虚传。”三少摇着扇子叹道。那些小贼手法极快,即使是屠洪等真正的高手,在给小贼们围住了之后,只要稍有身体上的接触,也难免被扒光。“只不过,有几个小贼的手法,倒是很有些高手的感觉。”

    这时,酒楼中的黎叔身旁多了一个穿着青色布衫的少年,他对着黎叔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道:“黎叔,这次小的们收获颇丰,总计弄到了一千二百两的银票,一百二十七两散碎银子,五百多个大钱。还有五块玉佩、六个鼻烟壶,暂时不知道价值,要等估价后才能做出判断。”

    黎叔点了点头,说:“嗯,不错。但也可惜,几个下人身上都有这么多钱,那他们的主子身上的钱可能更多了。唉,现在那对少男少女已经有了防备,再想下手就难了。”

    眼角余光斜瞟了乔伟一眼,道:“小的们怎么不对那下人出手?”

    那青衫少年道:“小的们试了,可是说来奇怪,无论小的们怎样努力,小猪儿几个甚至都使出了‘千幻影手’,都没办法把手伸到那下人身上。徒儿猜想,那下人很可能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

    “什么?用‘千幻影手’都没办法把手伸到一个下人的身上?”黎叔吃了一惊,再次向乔伟望去,却见街上的乔伟正抬着头,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黎叔心脏一阵狂跳,忙移开目光,望向一旁,却见那对少男少女也正笑看着他。

    “不好,叫他们发现了!”黎叔低骂一声,准备给楼下那卖菜的少女使眼色,却见那少男跨前一步,正好挡住了那卖菜少女。黎叔现在真的有点吃惊了:“郓哥儿,马上想办法让小叶离开。该死的,他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那青衫少年点了点头,一溜小跑地向着楼下跑去。黎叔强作镇定,刚想起身离开,却又死心不息地朝着乔伟那边望了一眼,却见乔伟嘴皮子微微动了几下,黎叔马上脸色大变。

    乔伟用唇语说的是:“黎古定,一别经年,还记得我乔某人否?”

    而被唤作郓哥儿的青衫少年刚跑到楼下,站在酒楼门口准备向那卖菜少女打手势时,却发现那笑得异常**的公子哥儿正摇着折扇,笑嘻嘻地望着自己,而那挽着公子哥儿的小姐,则望了自己一眼之后,又将目光瞟向了那卖菜的少女。

    其实在黎叔向卖菜少女打眼色的时候,三少便发现了其中的古怪。当然,那也只是在不经意间发现的。

    以三少的德行,走路的时候怎么可能目不斜视?自然是要东张西望地看看街上有没有美女经过,大街两旁的酒楼自然也是要看一看的,正好瞟到黎叔坐的那酒楼二楼的窗口,看到了黎叔那怪异的眼色。

    三少当时并未留意,只不过顺着黎叔的目光看到了卖菜的少女,然后又看到了卖菜少女对面街边的小乞丐,那小乞丐敲竹竿的动作自然瞒不了三少,大群小乞丐的出现当然会让三少联想到这其中的古怪。

    而乔伟发现这些古怪则再正常不过,凭他魔门长老乔齐天的本事,若是连这点小伎俩都发现不了,那他则真是白混了几十年。

    三少朝着郓哥儿眨了眨眼,道:“伟哥,抓贼。”

    乔伟应了声是,背着三少朝着楼上的黎叔挤眉弄眼了一番,大步朝酒楼门前的郓哥儿走去。

    而三少则和杜晓妍一起走向了那卖菜少女。

    卖菜少女眼见三少走来,不慌不忙地笑道:“公子,可是想买些小菜?您看这小葱,全是今天早上刚从园子里摘下来的,水灵地很。还有这小白菜……”

    “买菜是下人做的事。”三少打断了少女的话,摇着折扇盯着少女的眼睛,笑眯眯地道:“姑娘,人皮面具戴在脸上多半很不舒服吧?你是要本少爷代劳替你取下面具呢?还是你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