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秦情禽擒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乔伟缓步踱到酒楼门口的郓哥儿面前,微笑着看了他一眼。

    伟哥目光中似蕴含着无穷的魔力,看了郓哥儿一眼之后,郓哥儿顿时变得如同木雕一般,满脸呆滞,双眼无神。

    “随我上去。”伟哥对郓哥儿轻声吩咐了一句,举步朝着酒楼楼梯处走去。

    郓哥儿如失魂落魄一般,呆呆地跟在伟哥身后。

    当乔伟上到二楼时,坐在窗前的黎叔面前的桌上已经多摆了一副碗筷,酒杯也多了一只,几盘小菜正腾腾地冒着热气,一眼便可看出是新上的。

    整个二楼只有黎叔这一桌,别的桌子上都是空的,没有一个食客,看样子黎叔已经清了场。

    黎叔神情古怪地看着乔伟,嘴唇动了动,低声道:“你……竟还没死?”

    乔伟呵呵一笑,走到酒桌前,坐到黎叔对面。那郓哥儿浑浑噩噩地跟着乔伟,站在他身后。

    乔伟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举杯一饮而尽,又取筷夹了一条粉蒸里脊,嚼了几口,赞道:“不错,老黎你还是如此会享受生活,这酒菜虽然简单,却别有韵味,比起我这些年来啃的馒头,喝的烧酒要好得多了。”

    黎叔看了乔伟身后的郓哥儿一眼,叹口气道:“老乔,他是我的徒弟,虽然我只教了他皮毛功夫,可是这些年来对我也甚是恭敬,你不可伤了他。”

    乔伟笑道:“放心,我只是用‘慑魂魔眼’暂时制住了他,对他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倒是你说的,只教了些皮毛功夫实在可笑。‘幻魔手’也算是皮毛功夫?那我的‘岁月不饶人’岂不只是卖艺的把式了吗?”

    “‘岁月不饶人’,嘿,还真是岁月不饶人啊!”黎叔感慨道:“除了你乔齐天,谁能抵抗岁月的魔力?你看,你现在还是三十多岁的样子,而我老黎,现在已经是七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了。咱俩站到一起,谁会相信你跟我是一辈人?更没想到的是,你小子竟然能减肥成功,由四百五十斤的正方体型减成现在这个样子,面目全非呀……这还真是苍天无眼!”

    乔伟呵呵一笑,又倒了杯酒,举杯道:“为我哥俩重逢,干这一杯!”

    黎叔举杯,与乔伟碰杯,两人一饮而尽。

    “已经有十年了吧?”乔伟呵呵笑着,眼中满是沧桑:“你我兄弟退出魔门各奔东西,转眼间已过了十年啊……”

    黎叔叹道:“是啊,整整十年了。想当年,魔门‘四大魔头’纵横天下,叱咤风云,该是何等的快意?嘿,一夜间风云变幻,魔门大变样了,如今的魔门已经不是当年的魔门了!”

    没人想得到,黎叔竟同乔伟一样,也是魔门中人。而且还是当年魔门中最负盛名的“四大魔头”之一!

    昔日魔门有左右二长老,天地两魔使,合称“四大魔头”。

    当年四大魔头横行天下,各有一身神鬼莫测的绝世魔功。四人联手号称真正的天下无敌,江湖白道被四人打压得根本抬不起头,无数白道人士死在四大魔头手下,魔教声威一时无两。

    甚至大秦王朝都被“四大魔头”震惊,屡次派高手剿杀,却无一次成功,反倒折了无数大内高手以及招揽的江湖高手。

    四大魔头在魔门中权势遮天,魔门门主——也就是外人口中的魔教教主都被他们完全架空,魔门完全在处于四大魔头掌控之下。

    但是十年前“四大魔头”突然在江湖中销声匿迹,魔教也因一场变故变得实力大衰,势力一减再减,这才有了各白道势力的相继崛起。

    直到近年,新一代的魔教教主,号称魔教第一高手的西门无敌重整魔教,卷土重来,魔教的威势这才有了点起色。

    “老梁和老齐也是死得冤哪,谁能想得到,名震天下的‘天魔流星’和‘地魔无情’竟会死在自己人手上?‘四大魔头’已是过眼云烟,我已抛弃了‘岁月不饶人’的名头,想必你现在也不叫‘幻魔真君’了吧?”两杯酒下肚,乔伟竟似有了些醉意,眼神已迷离。

    “嘿,我老黎现在的名号叫‘千王之王’,是燕省一带最大的千门和盗门的门主。”黎叔面有得色:“即使退出魔门,隐藏武功,我老黎一样可以凭一身本事闯出名头。老乔你呢?现在又在干什么?”

    乔伟道:“十年来我什么都做过,行骗天下,走遍江湖。跑堂、拉皮条、擦皮鞋、洗车、卖菜、卖早点、打渔、赶车,什么都做遍了,现在在给我家少爷做心腹仆人。”

    黎叔大惊:“不会吧?你老乔居然屈尊给别人做仆役?你是怎么想的?也不怕辱没了你的名头!”

    乔伟哂然一笑:“狗屁名头,老子连擦皮鞋都干过,当仆人又算啥?我不做魔头很多年了,更何况,你可知我现在跟的主人是谁?”

    黎叔道:“莫非就是下面那对少男少女?”

    乔伟道:“是那少年,那女的算什么?不过是我家少爷的猎物而已。”

    “那少年何德何能,凭什么让你做他的仆人?老乔,我要去杀了他,不要阻止我!”黎叔说着,义愤填膺地站了起来,作势欲走。

    乔伟一动不动:“好,你去,不过我警告你,他的父亲名叫秦逍遥。”

    黎叔马上停了下来,“秦逍遥?可是二十多年前,以十几岁的年纪就跟你打了个平手,当年绰号血手修罗,如今改称遮天手的秦逍遥?”

    乔伟点头:“不错,正是那秦逍遥。二十多年前,秦逍遥还只是一个出道不久的少年,而我已是魔门长老,那个时候他都能跟我打个平手,现在过了这么多年,嘿,估计你我二人联手才能勉强胜他了。”

    黎叔道:“这样算起来,你入秦家门下倒也不算辱没你。但以你身份武功,至少也能当个首席客卿,为何要做秦逍遥儿子的仆人?”

    乔伟神情肃穆地道:“因为此子有一双屠戮天下的‘修罗魔瞳’!”

    黎叔满脸震惊之色:“‘修罗魔瞳’?传说中神挡杀神,佛挡诛佛,魔挡降魔,鬼哭神嚎,天崩地裂、海枯石烂、霸杀天下的‘修罗魔瞳’?天哪,不会是真的吧?”

    乔伟哂道:“妈的,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喜欢这么一惊一乍,用得着说这么多四字形容词吗?修罗魔瞳千年难遇,更难得的是,此子性情随意,无视伦理道德,下流无耻,**之极,与我性情甚是投契,对下人丝毫不摆架子,甚至有问题也虚心向我请教……是个难得的明主。我观此子将来必不是池中之物!虽然他现在没什么雄心壮志,可是江湖风起云涌,已经有人在开始步步紧逼,如果不出意外,此子一旦被激发修罗魔性,必将成为天底下最可怕的人物。”

    “老乔你很少出言赞颂某人,听你这么一说,那小子当真会是了不起的人物。”黎叔忽然话锋一转:“不过你不是早已雄心尽丧了吗?为何还要跟着那小子?”

    乔伟摇头道:“我本来的确是想在江湖中浪荡一世,了此残生的。但是既然遇上了我家少爷,我当然要改变主意了。当年,四大魔头可是四个人哪!”

    “是啊,可惜老梁和老齐死了,四大魔头只余你我二人。”

    “他们死得冤哪!但是你我二人却无力报复。嘿……”

    “不错,不但无力报复,还得隐姓埋名,隐藏武功,才能保自己周全。”

    “但是现在……”

    乔伟和黎叔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奸笑起来。

    “魔门的人已经认出了我,我再想隐姓埋名也是不可能的了。”乔伟阴笑道:“你这家伙也别想逍遥,既然我认出了你,非把你拖下水不可。”

    黎叔愁眉苦脸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谁叫我今天自己不长眼,让小的们对你们下手呢?唉,只有认了。”

    乔伟又道:“老黎,你把‘幻魔手’传出去,不怕暴露身份?”

    “老乔啊,你别以我真的把‘幻魔手’传出去了,事实上,我教他们的,只是‘幻魔手’的入门功夫‘千幻影手’,而且还改动了不少。除了你,这世上还有多少人能认出来?”

    两大魔头又相视阴笑起来。

    ※             ※             ※             ※

    “咦,她脸上戴有人皮面具?”杜晓妍奇道,仔细看了看卖菜少女,却没看出什么破绽。

    三少道:“岂止有人皮面具?头发都是戴的假发,还故意改变了声音。晓妍你看,她脖子上的肤色与脸上的肤色明显不同,眨眼时眼角没有任何纹理,而且这么长时间,竟然连一点表情的变化都没有,笑都笑得那么死板,不是戴了面具才怪。至于假发,嘿,我想任何一个女子都不会像她这样,把头发弄得这么乱,还有这么多头皮屑的。毕竟女人都是爱美的嘛,再穷的女子都会注意常洗头发的。既然脸都是假的了,头发、声音也是假的就不奇怪了。”

    杜晓妍点了点头,恍然大悟地道:“哦,原来是这样。嗯,没错,做贼的一般都不会用真面目示人的,她肯定是易容过了的。”

    三少笑道:“好了姑娘,你还是自己取下面具吧!让少爷我看一看,你的长相,究竟值不值得少爷我放你一马!”

    杜晓妍闻言嗔道:“李郎,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少忙陪笑道:“开个玩笑,嘿嘿,开个玩笑而已,你别生气……”

    那卖菜少女则在听三少这番话后,腻声道:“公子,你好坏~~~不过也好聪明哦~~~竟然看得出人家是戴了面具的~~~不过人家真的长得很漂亮哦,人家让公子你看人家的真面目,公子就不要为难人家了好吗?”

    三少含糊地道:“唔,唔,没问题……”两只眼睛色迷迷地打量着卖菜少女。

    杜晓妍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齿,不由伸手取下了缠在腰上的红色软鞭,准备动手教训人了。

    少女精灵古怪的眼中闪动着嘲笑的光芒,素手伸到脸旁,做势要撕脸上面具,突然猛地一挥手,喝道:“千幻灵冰!”

    素手之上突然洒出一片闪动着晶莹光彩,仿佛细小冰片一般的东西,发出尖利的破空声,劈头盖脸地打向三少和杜晓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