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秦情禽擒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身穿“不坏金丝甲”兼百毒不侵,所以无惧任何微型暗器。

    而看这卖菜少女的年纪也远远达不到摘叶飞花,立伤人命的境界,所以那些细如冰片的暗器对三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杜晓妍不同,她没有三少那样的顶级装备,也没有三少那种可随时御风而去的轻功。

    而三少和杜晓妍与那卖菜少女的距离仅有三步,三步的距离,就算白痴也可以把暗器扔到一个毫无防备的人身上。

    杜晓妍在卖菜少女扔暗器的那一刹慌了,她虽然勉强算个高手,但毕竟从小到大没怎么打过架,对敌经验几乎等于零,面对这么多的暗器,她唯一能做的,可能只有哭了。

    但是杜晓妍忍住了眼泪,生死一发之间,她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男人,她把自己的性命全都赌到了三少身上。

    如果她知道她的男人真名叫秦仁的话,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有这份信任。

    还好暂时转职为情圣的三少超常发挥了情圣怜香惜玉的本色,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拉住杜晓妍,将她拉到了身后,与此同时展开折扇护住了自己的脸。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当三少拉开杜晓妍后,那漫天的冰雨就打到了。

    打向杜晓妍的自然全部落空,而打向三少的却打了个结实。

    只听一阵雨打芭蕉般的暴响响过,那漫天的冰雨打到三少身上后全都弹了回来,打向三少脸的,也是被那折扇给挡了下来。

    但是三少拿折扇那只手的手腕却没有任何防御,有两片冰片打中了三少的手腕,嵌进去足有一半,细小的血丝顺着冰片慢慢渗了出来。

    “暗器无毒,”三少慢慢地将折扇放下,刚才那挂着贼兮兮淫笑的脸已经变得冰冷无比,“但比带毒的暗器更狠。如果不是本少爷有一身百年功力护体,这只手腕怕是已经给你废了!若不是本少爷既有神功护体,又身着宝甲的话,现在恐怕已经给你剁成了碎片!”

    杜晓妍在三少将她拉到自己身后,用身体替她挡住了漫天暗器的那一刻心里就像沾了蜜糖似的甜蜜无比,但听到三少那冰冷得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之后,她的一颗心顿时慌乱起来。

    杜晓妍转到三少身前,抓起他那只受伤的手腕一看,两片锋利的冰片正在阳光下闪着血色的红光。

    再看三少身上,那罩在外面的宝石蓝长袍已经满是破洞,看来那冰片着实锋利。

    杜晓妍不敢擅自启出暗器,她的脸已经气得铁青,一挥手扬起了那根红色长鞭,就准备朝那卖菜少女打去。

    但是三少拦住了她。

    杜晓妍不解地看着三少,眼中已经盈满泪水。

    三少冷笑,“本少爷虽然向来怜香惜玉,但并不代表可以允许女人骑到本少爷头上来!你这个女人,心肠歹毒,出手狠辣,如果不少爷有一身本事,换作别人怕是早就死了。当街杀人……哼哼,你胆子大得很嘛!”

    此时那卖菜少女已经吓得面无人色。

    她从没见过有人能在那么多的“千幻灵冰”攻击下生存下来的,更没有见过有谁能用肉身挡住暗器,令暗器无法透骨而入。

    而当她看到三少此时的眼神之后,更是连逃跑都忘了,身子不住地颤抖着,那双古灵精怪的眸子中滚动着点点珠泪,眼看便要夺眶而出。

    她看到的,自然是三少怒极之后,自然而然显出的“修罗魔瞳”。

    修罗魔瞳一出,任何被魔瞳直接注视的人都会丧失勇气,丧失斗志,甚至完全绝望。

    这卖菜少女为在大秦帝国十大匪市之一的定州城求生,杀过的人、见过的事自然不少,可是她何曾见过这么恐怕的一双眼睛?

    那根本就不该是人所能拥有的!

    三少掌心向地,掌背朝天,缓缓举起了手掌,嘴角挂起一抹讥诮的笑意。

    四周的空气在三少举掌的同时变得狂乱起来,分作七股疯狂地涌动,向着三少的掌心汇聚而去,七股微型的旋风在三少身边生成,旋转着,呼啸着,将三少包裹在中央。

    三少身上破烂的袍子在风中狂卷,他那头长发被风卷得倒竖而起。

    旋风的范围渐渐扩大,将杜晓妍和那卖菜少女也卷了进去,但是杜晓妍却没受到任何影响,而那卖菜少女已经在风中左摇右晃,险些站立不稳了。

    哗啦啦一阵乱响,少女脚边的菜摊给绞了个粉碎,绿色的蔬菜洒了满地。

    那股风柱已有三丈来高,周围路过的行人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全都停下了脚步,惊叹不已地围观起来。

    三少的手已经高举过头顶,他整个就像是那风中的魔神,头发倒竖乱舞,破袍迎风猎猎。

    “杀气腾腾,旁若无人。放眼天下,只我一人。”三少的声音就像从九幽炼狱中飘出来的魔音,一字字地刺痛着卖菜少女的耳膜,就连本来不在三少攻击之列的杜晓妍都跟着颤抖起来。

    她既惊惧又欣喜地看着三少,她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三少以往都没显露过真正的实力。

    李郎有如此本领,必然讨父亲喜欢,看来这门亲事没什么问题了!

    只是李郎杀气如此浓烈,就连天平山庄中杀人最多的“毒手龙王”都没有李郎这般冰冷暴戾的杀气,李郎该不会是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吧?

    不会的,李郎如此温文尔雅,知书达礼,怎么会是杀人魔头?

    他只是不过愤怒这少女动辙出手杀人,又险些伤了我,他是替天行道,为我出气。

    嗯,一定是这样的。

    杜晓妍自以为是地想着,她又怎会知道,三少杀心大动,其实因为他自己受伤呢?

    三少自遮天手大成之后,还从未受过任何伤害,哪一次不是随手就打发了想对付他的人?可现在却伤在一个小丫头手里,怎能不令三少愤怒?

    屠戮天下的“修罗魔瞳”拥有者,与生俱来就有霸杀之气。

    霸杀者,天大地大我最大,八荒**唯我独尊,顺我者生,犯我者亡。

    再加上三少习练的是“遮天手”,顾名思义,练遮天手有成的人即使再仁慈宽厚,也难免会沾染上唯有一手遮天之人才会有的霸道和蛮横。

    秦逍遥少年时杀人无数,一身杀孽鬼哭神惊,为消弥这杀孽才在逍遥山庄静养二十多年,不出逍遥山庄一步,不理江湖是非,有事只让下人去解决,这才令江湖中人认为秦逍遥老矣,一些无知之辈才动了心思挑衅逍遥山庄的权威。

    如果秦逍遥这些年仍在江湖走动的话,恐怕就算是魔门,也要退避三舍,更别提设计扳倒逍遥山庄的领袖地位了。

    而现在,三少几乎完全继承了秦逍遥“遮天手”的气质,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变得蛮横霸道。而他的“修罗魔瞳”则是连秦逍遥都没有的,如果三少的凶性被激发,绝对会比秦逍遥少年时更杀气腾腾。

    所幸三少胸无大志,只想搞搞女人,下下迷药,在别人没有惹他之前,他绝不会主动招惹别人,而在别人对他下杀手之前,他也是绝不会动手杀人。否则的话,天下早已大乱了,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腥风血雨那是不可避免的。

    当然,跟三少抢生意的采花贼除外,那是一定要杀的,同行之间恶性竞争是难免的。

    现在,卖菜少女突施杀手已经将三少的凶性完全激发,三少不管面前的少女是否会是一个绝色美人,也已下定决心打了再说。

    注意,是打而不是杀。

    三少现在造出这么强的声势,其实恐吓成份居多,对三少来说,要他杀女人,无论是美女还是丑女,他都是不大乐意的。

    他要先给这少女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本少爷是不好欺负的!

    敢对本少爷下手,本少爷就先废你武功,海扁你一顿,再把你脱得精光扔上床绑住手脚随意蹂躏!

    这,才是三少现在心里的真实想法!

    “伟哥说的对,女人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三少心里愤愤地想着,脸上的表情无比冰冷,那只几可遮天的手缓缓地朝少女压下。

    少女已经无力躲避。

    就算她有力气,她也生不起丝毫躲避的念头。

    掌心中的漩涡吸走了她所有的斗志所有的勇气所有的力量,那只在幻觉中将天幕遮盖的手掌已经完全封死了她所有的退路,那强凌天下,仿佛能击溃一切的掌势令她无力抗拒,只能引颈就戮。

    眼看三少的手掌就要罩上少女的头顶,一只如梦似幻晶莹如玉的手掌从虚空中突如其来地穿破三少身旁的风网,奇快绝伦地迎上了三少的遮天手。

    两掌接实,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像是两团绵花碰在了一起。

    所有的掌力都在悄无声息之中消弥于无形,三少身旁的旋风陡然停止,遮天的掌幕消失一空。

    那只漆黑的手掌悄然退了回去,退回的过程中那只晶莹如玉的手迅速地变色枯干,变成一只皮肤布满皱纹,满是老茧和枯黄手掌。

    三少愕然,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

    这是他自出道以来,第一次有人毫发无伤地接下了他的遮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