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三少爷的贱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仁苦练轻功。

    他在两腿上绑沙袋,沙袋里的是铁沙。

    前世他就是一个刻苦的人,他刻苦学习,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最后入大学都是一帆风顺。

    但不幸的是,他最终学的是哲学,在前世是冷门的专业,来到了这个世界,哲学依然是冷门的专业。

    秦仁很羡慕那些学治金、化学、物理专业的被雷劈中后直接到异界的,有些幸运的人甚至可以开着一辆装满机关枪的卡车开回古代。

    就算学医学也好啊,到这个世界至少能混个绝世名医当当。

    哲学家都是闷骚的,他们习惯用思考来代替行动,他们喜欢用意淫来解决生理需要。

    比如秦仁的前世李钢,他封西门庆为和欧阳克为偶像,幻想着有着一日能像他们那样英俊潇洒,家财万贯,左拥右抱。

    所以秦仁当认识到哲学无用,和自己这一世家世之显赫,武功之超绝之后,彻底抛弃哲学家的闷骚,决定理论联系实际,定下了远大的志向。他要当采花贼,一个惊世骇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采花贼。

    当采花贼首先要有英俊的相貌,绝佳的身材,这一点秦仁没必要担心了。秦逍遥和铁灵儿的优秀基因全部遗传到了他们三个儿子身子,三兄弟一个比一个帅,身材一个比一个好,秦仁是三兄弟中最帅也是身材最好的一个。

    采花贼还必须有钱,这一点秦仁也不需要担心。逍遥山庄是江南白道翘楚,门人弟子众多,名下产业遍及大江南北,大舅铁空山也是富可敌国,秦仁从生下来起就注定是巨富。

    采花贼还得有绝世轻功,轻功既可以用来耍帅,俘获美人芳心,又可以飞檐走壁,窃玉偷香。就算采花时不幸被撞破逃跑也方便得紧。

    采花贼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会用药,迷药,春药,催眠药,催情药必须样样精通。这一点也没有多大问题,逍遥山庄里药品非常多,掌管药剂的秦寿在配药和用药方面非常有心得,秦仁练功之余,就会跑去讨教。

    不要以为白道盟主家里就不会有这些东西,在大秦帝国,所谓白道就是指做生意给官家上税,偶尔杀杀土匪恶霸,管管不平之事的;黑道就是逃税走私,逼良为娼,损人利己的。

    白道门派也开妓院,也开赌场,只不过他们每个月准时给官家上税罢了。

    ※             ※             ※             ※

    秦仁玩命地奔跑,他在逍遥山庄里跑,他爬上山庄的围墙跑,他绕着山庄的院墙跑,他在凌云山的崇山峻岭间奔跑。

    时光在飞奔中流逝,小小孩童在岁月中渐渐成长。

    铁沙换成了铁块,沙袋增加到十个,他的两腿越来越有力,体型越来越好看。

    体力与内力同时锻炼,他的轻功一日千里。

    铁块换成了铅块,他负着五百斤的铅块在山岭中纵跃,与猿猴比赛翻山越岭。

    十丈高的悬崖,他挂着五百斤的铅块一跃而上,取下铅块后,他能跃上四十丈高的悬崖。

    他施展轻功之时,极注重个人形象,为此还特地留了一头飘逸的长发,迎风飞行之时发丝飞舞,当风过之后头发却能保持一丝不乱。

    他爱穿宝石蓝的丝绸长袍,袖子做得极其宽松,飞起来之后长袖飘飘,颇有凌虚御风的感觉。

    一切都只为了帅!轻功是飘逸的武功,是帅气的武功,是为所有有志于耍帅的人而产生的武功。

    秦仁不屑于用任何武器,作为前世的哲学家,他相信最好的武器就是他的身体。

    而征服女人最好的武器也是他的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武功再高,如果是个阳痿也是没有狗屁用的。

    所以他苦练“欲火焚身”真气,苦练“翻云覆雨”神功。

    ※             ※             ※             ※

    秦仁的童年并不多姿多彩,秦家家规极严,十五岁之前不得私自下山,所以秦仁从小到大都没看到多少女人。

    采花贼的童年在和尚群中长大,练功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内容。不停地跑,跳,飞,他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如大鹏鸟一般振翅千里,破空而去。

    时光如梭,大哥秦风在十五岁那年下山了,半年后,星河剑圣的名头响遍江湖。

    又过几年,二哥秦雷也下山了,半年之后,狂雷刀神名动天下。

    两个兄长下山之后,秦仁前所未有地孤独起来。逍遥山庄虽大,他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许多话都不能对大人们说,大人们不会相信铁做的车子装上轮胎之后可以跑得比千里马还要快,也不会相信铁壳做的飞机能够飞得比大鹏鸟还要高,更不会相信电话和手机能千里传讯,比千里传音还要厉害万倍。

    大哥二哥虽然也不信,但他们也曾经是小孩子,对三弟讲的那些新鲜事情很有兴趣,虽然只是在当作故事来听,却也听得津津有味。

    现在大哥二哥一个成了剑圣,一个成了刀神,三少爷却仍在做着他的采花贼的梦,在风雪里,在烈日下苦练着轻功。

    ※             ※             ※             ※

    大秦历七九八年三月初七,秦仁早早地起来,穿好衣服,站在铜境前端详了自己好大一阵。

    铜镜里的少年,身高足有一米八二,长发飘飘,剑眉星目,嘴角挂着一抹懒洋洋的微笑。

    秦仁长叹一口气,“本少爷终于满十五岁了啊,十五岁就这么帅了,天下谁人能敌?唉,好寂寞啊……”秦仁摇着头,自言自语地说着,满脸落寞之色。

    “如果有钱也是一种错,我宁愿一错到底,如果帅也有罪,我宁愿罪大恶极。江湖,武林,天下的美女们,你们的情人,就要来了,张开你们的大腿准备迎接我吧!”秦仁走出房外,发出一声长啸。

    正打扫院子的下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三少爷,他们发现今天三少爷整个人都发散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

    一种令他们无比自卑,无比敬佩,无比仰幕,一种试问天下帅哥,舍我其谁的气势!

    这,就是传说中的帅者之气!

    所有的下人都明白,三少爷磨砺了整整十年的贱,终于要出鞘了!

    一时间,院子里所有的下人都默不作声,在心中为天下美女默哀。他们当然都知道,三少爷曾无数次发出的宏愿——老子要做采花贼,泡尽天下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