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魔瞳传说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酒楼二楼的包厢里,三少大刺刺地坐在主位上,斜着眼睛盯着黎叔。

    黎叔面含微笑地看着三少,那卖菜少女站在黎叔身后,满脸畏惧地瑟缩着身子偷偷打量着三少。

    郓哥儿也站在黎叔身后,他其实就是那敲竹竿的小乞丐,不过是得手后就露出了原形。

    杜晓妍和乔伟一左一右坐在三少身旁,杜晓妍现在一颗心全系在三少身上,对别人根本就不屑一顾,香手托腮,只是痴痴地看着三少。

    乔伟慢条斯理地喝着茶,瞅一眼三少,又瞅一眼黎叔,不时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没请教?”三少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刚才坐在他对面的那糟老头子接了他一记遮天手后,二话没说拉着那卖菜少女就走。三少虽然很想一巴掌拍死他,但是乔伟却拦住了三少,不做任何解释拉着三少就跟着那糟老头上了酒楼二楼。

    从在包厢中坐定,直到酒菜上满,几个人都一句话没说,就这么一直对视着。

    现在三少终于沉不住气了,跟黎叔比起来,三少尽管有两世人生经验,但还是太嫩了。

    黎叔微微一笑,道:“小姓胡,名黎,道上的人给面子,叫一声黎叔。”

    三少冷笑:“胡黎这个名字恐怕是假的吧?本少爷还从没听说过江湖上有哪个叫胡黎的人会你那手掌法,嘿嘿,接得住本少爷一记‘遮天手’的,这江湖上已经没多少人了。”

    黎叔还没说话,三少旁的杜晓妍陡然全身一震,本来充满痴迷的目光变得无比震惊,她花容失色,指着三少惊道:“你用的是‘遮天手’?那你岂不是……岂不是……”

    三少转过头,一脸平静,极尽温柔,无比诚恳地看着杜晓妍,“不错,我的真实身份就是秦家三少秦仁。晓妍,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可是那并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不隐藏身份,你会接受我吗?我这么做,全都是因为爱你。我太爱你了,所以不得不欺骗你。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只求你……记住我们之间的爱,记住,我对你的爱。”

    最后那句话,似是用尽了三少所有的力量,说出那句话之后,他两手无力地撑到桌子上,黯然摇头。

    杜晓妍脸色惨淡,两行珠泪蕴酿了一阵终于夺眶而出。

    她站起身,一边后退一边摇头,喃喃地道:“你骗我……你骗我……你是秦仁……你是江湖中人人欲得而诛之的大**……你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现在又来祸害我……我不会原谅你的,绝不……”

    猛地退出包厢,掩面而走,珠泪滚滚洒下,落了一地。

    三少望着杜晓妍的背影叫了一声:“晓妍,我真的爱你!无论我是什么人,无论江湖上的谣言怎么败坏我的名誉,我秦仁清者自清,我对你的爱苍天作证,可昭日月!”

    杜晓妍的身形顿了一顿,最后终于没有回头,一声压抑的低泣过后,少女自二楼窗口一跃而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少愣愣地望着杜晓妍消失的方向,满脸的悲痛欲绝。

    包厢中一片沉默,黎叔、郓哥儿、卖菜少女全都一脸惊愕地看着三少,仿佛不相信他这样一个人会有如此真情流露的时候。

    乔伟暗笑一声,道:“三少,她已经走远了。”

    “唔,我知道,”三少淡淡地道,“但是我怕她会派手下人来查看我的反应,还得稍稍再装一阵子。”

    黎叔、郓哥儿、卖菜少女顿时作晕倒状,听到三少的真心话之后,这三个人全都在心里鄙视三少的无耻。

    “好了,没问题了,应该不会有人折返了。”三少的表情陡然一变,变得轻松自如,仿佛甩下了一个大担子似的。

    “三少爷,您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了出去,那咱好像得赶紧跑路了。”乔伟有些担忧地道:“要是杜晓妍回去叫人来抓您怎么办?定州城离天平山庄近得很,现在参加武林大会的各派高手差不多都集中到了天平山庄,说不定也有来定州城闲逛的,万一他们……”

    三少摆了摆手,笑道:“无妨。本少爷目前不正转职情圣吗?少爷我要赌一赌,赌杜晓妍是不是真的爱我。如果她请人来抓本少爷,那本少爷自然是转职失败。如果她不请人,就证明她真的爱上了本少爷,本少爷这情圣也就做得成功了,哇哈哈哈……”

    三少说着,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背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举起一个举杯,满脸的轻松写意,神情飞扬跳脱,但目光稍显阴沉:“咱们接着说吧,黎叔是吧,本少爷可不管你有什么来头,从来都没人敢在本少爷手下救人,你算是开了一个先例。现在本少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如果不想倒大霉的话,就想个法子让本少爷消消气儿吧!”

    黎叔干笑两声,道:“纹银百万两,黄金二十万两,明珠两斛,各色宝石两盒,如何?”

    三少“切”了一声,道:“金银再多,买来有用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本少爷家里的财富足够少爷我挥霍了,要你的钱又有什么用?”

    黎叔挑出了大拇指:“三少果然性情洒脱,视钱财如粪土,黎某佩服!那美女一名,外加燕省最大的千门盗门一个,超级护卫一名,三少觉得怎么样?”

    三少闻言轻佻地一笑:“美女么?那敢情好。帮派、护卫什么的三少我用不着,凭本少爷的武功,还需要什么护卫?美女在哪里?拿出来让本少爷看一看,要是合我的意,这事儿就这么算了。要是你敢糊弄本少爷,哼哼……”

    黎叔正色道:“三少此言差矣!黎某知三少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可是三少知否,天下能人无数,隐迹于山林草莽之中的高人更是多不胜数。更别提被官家大佬网罗,没在江湖中闯荡的高手了。虽然现今江湖中有名的也就那么几人,但是许多寂寂无名者,也不是好相与的。三少,黎某刚才那一掌三少也见过了,不知道三少对黎某那一掌作何评价?”

    三少点了点头,“我这人挺坦白,你刚才那一掌,论功力、论经验、论技巧都在本少爷之上。如果是与本少爷实力相当的,你我对上一掌,恐怕爆发的掌劲足以把我们周围所有人都震成肉酱。但是你却能于无声无息中消掉我的掌劲,自身毫发无伤,就冲这一点,你的本事比我强。”

    黎叔由衷地赞叹道:“不骄不躁,自信而不自负,三少果然是人中龙凤!坦白说吧,能挡得住黎某和老乔联手的,普天之下只有五人。其一,当今圣上,号称千古一帝,转征南北一统天下的大秦始皇帝赢圣君,第二,魔门第一高手,魔教教主西门无敌,第三,令父遮天手秦逍遥,第四,令舅化铁手铁空山。至于那第五人……”说到这里,黎叔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恐惧:“那第五人……却是谁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真实身份。但是那第五人,绝对是五个人中间最可怕的一个,前四人无一人是他的对手……”

    三少哂然一笑:“荒谬,当今圣上就算了,毕竟数十年前一统天下的威名举世皆知,但圣上已经有三十多年没跟人动过手了,谁也不知道圣上的功力还剩下几成。但我老爹和老舅并称南秦北铁,是大秦帝国江湖白道最强的两大高手。据我所知,我老爹和老舅出道以来未逢一败,再厉害的高手在他俩手下也走不过十招,你现在说有人比他们还厉害,这有可能吗?咦,对了,你说老乔,难道是……”

    三少说着,满脸惊疑地看了乔伟一眼。

    乔伟微微一笑,这笑容却不是以往那谄媚的小人之笑,“三少,对不起,小人一直以来都没以真实身份相告,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现在江湖风起云涌,一场腥风血雨近在眼前,小人不想三少受奸人所害,加之又遇上了老黎,所以小人决定不再隐瞒身份。”

    乔伟说到这里,看了黎叔身后的郓哥儿和卖菜少女一眼,道:“老黎,这两个小辈……”

    黎叔道:“老乔放心,他们两个是自己人。这是小叶,随我姓黎,是我义女。而郓哥儿也是我的记名徒弟,对我甚是忠心,有些事情现在也是该让他们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