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魔瞳传说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乔伟点了点头,声音突然一变,变得苍老悲凉,而眼神也变了,变得无比凌厉,精光四射。

    “三少爷,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当年魔门纵横天下,从无敌手的‘四大魔头’?”乔伟问道。

    三少笑容一敛,正色道:“‘四大魔头’,天魔流星梁韩伟,地魔无情齐大圣,岁月不饶人乔齐天,幻魔真君黎古定。这四人是魔教有史以来最强的护法和魔使,当年江湖白道被他们逼得龟缩不出,魔教势力遍及天下,无人能敌。

    “我父秦逍遥少年时曾与岁月不饶人乔齐天乔前辈对战三百回合,打了个平手。但据我父亲说,那一战乔老前辈存心相让,一直未曾使出其赖以成名的绝世魔功‘岁月不饶人’。所以我父亲对乔老前辈非常佩服,常言道虽然正魔不相容,但魔门中也有了不起的英雄好汉,正道中也有人人切齿的无耻小人。嘿嘿,本少爷自然就是那正道中人人切齿的无耻小人了。

    “但是十年前四大魔头突然同时失踪,魔教也在一夜之间四分五裂,白道群雄趁机大举发难,将魔门在大秦各地的分坛一一铲除,令魔教势力一蹶不振,白道帮派这才称霸天下。”

    乔伟点了点头:“想不到你父亲对乔某人的评价竟如此之高。”

    三少心惊之下,问道:“难道你就是……”

    乔伟微微一笑,道:“不错,我就是四大魔头之一,‘岁月不饶人’乔齐天。而黎叔,就是‘幻魔真君’黎古定。他的‘幻魔手’虽然不是天下三绝掌之一,但其实与三绝掌不相上下,只是因他是魔门中人,江湖中人不愿意把他的武功算进去罢了。真说起来,天下应该有四大绝掌,‘幻魔手’绝对是其中之一。三少爷,你与他对过一掌,想必深有体会吧?”

    三少再傲慢也坐不住了,马上站了起来,对着乔伟和黎古定恭恭敬敬地一揖到地,道:“晚辈不知道二位前辈身份,有所怠慢,还望两位前辈恕罪。尤其是乔前辈……家父曾吩咐如果有幸遇上乔前辈,一定要毕恭毕敬,执子侄之礼侍奉,而晚辈这一路来却是……”

    乔伟呵呵一笑,道:“三少爷,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现在已经不叫岁月不饶人了,也不是魔门长老,名字也改叫乔伟了,你何必这么拘束?再说了,三少爷脾性与我乔伟甚是对味,我乔伟如今已是三少的仆从,所谓一日为仆,终生是仆。三少于我乔伟有知遇之恩,这礼小人实在受不起。”

    三少闻言马上站直身子,笑道:“早说嘛,这不就结了?少爷我以后还是叫你伟哥罢!妈的,要不是我家老爹吩咐,你当少爷我会对你行这么大礼吗?你这老小子,瞒少爷我瞒得紧哪!他***,少爷我是说那天秦霓儿、怜舟罗儿追上来怎么没把你给抓了,还让你躲了起来,原来你一身本事比少爷我还厉害,会给他们抓住才怪。黎古定是吧,妈的,这怎么听这名字像是尼古丁?你这老头肯定是个老烟枪。来,抽支烟先。”

    三少给乔伟和黎叔一人上了支烟,掏出火石打着了美美地吸了起来:“要火自己拿啊,少爷我就不给你们点了。嗯,少爷我运气好啊,胡乱收个仆人,竟然就是‘岁月不饶人’,随便抓个贼头,竟然就是‘幻魔真君’,哈哈哈……”

    乔伟和黎叔面面相觑,乔伟现在已经在后悔刚才说出那番“一日为仆,终生是仆”的话了。看看黎叔,望着乔伟的眼里已经快要喷出火来了。

    “好了,让这两个小辈也来坐下吧。黎小叶是吧,把你的人皮面具和假发都拿了,这鬼样子,少爷我看了烦。”

    三少又恢复了那嚣张蛮横的样子,在两位魔门前辈面前毫不拘礼。

    事实上,三少也根本没把乔伟和黎叔的身份放到心里去。在他看来,无论乔伟以前是什么人,现在都是他的忠仆,他的伟哥。主仆二人都是一般的**,要不是乔伟教唆,三少又怎会既骗**又骗感情?

    采花贼只玩弄身体,不玩弄感情,而情圣则是连身体带感情一并玩弄,算起来,三少是被乔伟带坏了,所以三少根本就不必敬重他。

    而黎叔,三少想了,这不就是一贼头吗?以前的名号再响亮现在也用不着了。对一贼头,没把他扭送公安机关接受法律治裁就已经够对得起他了,还要那么恭敬干嘛?

    反正面子上的功夫本少爷做足了,是他们自己不领情,本少爷也不好意思强人所难是吧?

    那黎小叶恨恨地看了三少一眼,又询问似地看了看黎叔,见黎叔微微地点了点头,黎小叶心不甘情不愿地伸手去撕扯脸上的人皮面具了。

    面具揭开一角,露出底下一片晶莹如玉的皮肤,三少紧盯着那一角,嘴角挂着微笑,又开始意淫起来。

    等面具完全揭下,假发也摘落之后,三少顿时眼前一亮,狼性嗷嗷地嚎叫起来。

    面前这小女子,生就一副粉嘟嘟、柔嫩嫩的面容,容貌自不必细说,能让三少动狼性的,又岂会是一般的美女?

    再看她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眼珠子亮晶晶,滴溜溜直转,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精灵古怪。

    而她的头发更是别有一番韵味,修着齐耳的短发,与大秦女子普遍留着的长发不同。

    长发飘逸,短发俏丽。三少前世的世界短发女子颇多,而在大秦帝国,却是只见着了眼前这一位。三少顿时感觉无比亲切,短发女子多别具个性,这黎小叶确实勾得三少春心动了。

    “嗯,此女甚好!”三少心中暗自喝采:“精灵古怪,又留短发,看样子个性甚是调皮,有她在身边,绝不会寂寞。而容貌虽然令人一见惊艳,再见倾心,却因其个性所致,远远不能为祸,不比那些红颜祸水的女子,留她在身边也可令人省心。妙啊,想不到黎古定这老小子,收的义女竟是这般勾人。嗯,本少爷说不得要祸害她一番了!”

    黎小叶见三少眼都不眨地盯着自己,加上她又亲眼所见三少是如何对待杜晓妍的,对这登徒浪子心中半点好感也无。却又畏惧三少发怒时那令人心胆俱寒的修罗魔瞳,既不敢怒目而视,又不甘心被三少看着,只得坐到黎叔身旁,低下头去看自己脚尖。

    而郓哥儿自小对这师妹怀有某种心意,现在见三少如此明目张胆地看着小叶,心中不忿之下恨声道:“好个好色之徒,江湖上传言秦家三少是盖世**,今日一见,才知道闻名不如见面!”

    三少笑吟吟地转望向郓哥儿,道:“你说什么?”

    郓哥儿道:“我说什么你心里有数!”

    黎叔见三少眼中寒光闪动,忙斥道:“郓哥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赶紧给老夫坐下!”

    郓哥儿愤愤不平地坐下,一双眼睛只盯着三少。

    三少心中恼怒,心说眼睛长在老子自己身上,老子看美女又关你小子什么事儿了?要不是看在黎叔的面子上,老子铁定海扁你一顿!

    现在见郓哥儿还是一脸不平地望着自己,三少脾气也上来了,心中杀机一动,“修罗魔瞳”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来。

    郓哥儿被三少的瞳孔吸引,凝神一看之下,只觉透过三少的瞳仁,看到了冰封的平原,染血的大地,白骨堆成的山峰,以及站在山峰上,迎着烈烈狂风,张开双臂,一双赤红的手掌举向暗红的天空,一头乱发倒竖而起的三少,正自仰天狂笑。

    这一看之下,郓哥儿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冷汗淋漓,全身发抖,不由自主向后一缩,从椅子上倒了下去,摔了个倒栽葱。

    三少冷哼一声,道:“无胆匪类,也敢跟本少爷叫嚣?”

    乔伟也在旁帮腔道:“老黎,你这记名徒弟,好像除了忠心之外,一无是处啊!”

    黎叔有些尴尬地道:“我这不是没传过他真功夫吗?功夫差了,自然是不敢跟三少爷对视的。”

    乔伟冷笑道:“老黎,被修罗魔瞳吓破了胆的人,以后再难成大器。郓哥儿的胆子,比起小叶还要小啊,至少小叶还没被三少吓倒呢!”

    黎叔叹了口气,对趴在地上筋骨酥软地无法站起的郓哥儿道:“郓哥儿,你走吧,自己去账房支十万两银子,够你一辈子开销了。”

    “师父,你……”郓哥儿哑着嗓子道:“你要赶徒儿走?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秦仁那**?”

    黎叔恨恨地盯了郓哥儿一眼:“滚!老子的面子都让你丢光了!小叶一个女孩子都没被吓趴下,你一大男人倒先趴下了!老子留你还有什么用?要不是看在你我师徒一场的份儿上,老子早就一掌毙了你!赶紧滚!”

    郓哥儿恨恨地,又带着浓浓的恐惧盯了三少一眼,连滚带爬地出了包厢。

    黎小叶自始至终没有为郓哥儿求情,或许在她看来,郓哥儿的胆子,也的确小了一点。连女人都不如,又怎么有资格和三少作对?

    三少吐了个烟圈,喝了杯酒,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悠悠道:“黎叔,那小子知道了你的身份,你放跑了他,难道不怕他泄秘?”

    黎叔道:“无所谓,反正我和老乔都已经决定重出江湖了,我们的身份已经不是秘密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那咱接着说正经事儿。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你刚才说的那第五个最可怕的高手做过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第二,‘修罗魔瞳’是什么?为什么说我有‘修罗魔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