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魔瞳传说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并不知道自己有“修罗魔瞳”,事实上,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说法。

    所以,三少对修罗魔瞳的兴趣比那所谓最可怕的高手还要大。

    乔伟和黎叔对视一眼,两个人沉吟了一阵,乔伟开口道:“三少爷,你可知我们四大魔头为何会只剩下我跟老黎两个?而魔教为何又会在势力正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四分裂?”

    三少道:“我要是知道还会问你们吗?爽快点,说吧,别猜谜了,三少我最讨厌猜谜。”

    乔伟道:“其实一切都发生在十年前的那个晚上。那个月黑风高,万籁俱寂,寒风凛冽的晚上……那个忧郁的,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小风嗖嗖地吹着……”

    乔伟低沉着嗓音,像讲鬼故事一般将十年前,腊月二十九那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是腊月三十大年夜,可是就在那个晚上,四大魔头在魔门总坛折戟沉沙。

    四大魔头因势力太大,架空了当时的魔教教主。而魔教教主不甘心大权旁落,暗中培植起一批忠心于他的年轻人,现任魔教教主西门无敌就是其中最讨老教主欢心的亲传弟子。

    那一晚,四大魔头在总坛饮酒作乐,已经准备过第二天的大年了,谁知道就在子时时分,四大魔头都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老教主突然发难,以一批精锐年轻弟子杀掉了四大魔头所有的近卫,并将四大魔头团团围困在总坛之中。

    本来凭四大魔头的本领,若四人联手的话,即使十万大军也未必困得住他们,更何况不到两百的老教主的心腹精锐了。

    但就在四大魔头合力突围成功之时,一名神秘高手突然出现,三招之内将天魔流星梁韩伟、地魔无情齐大圣打成废人。

    当时领军的西门无敌于是趁火打劫杀掉了天魔流星和地魔无情,将乔齐天和黎古定重新困住。

    而那神秘高手击败梁韩伟和齐大圣之后转身就走,没有丝毫停留,没有一个人看清了他的样子,甚至连身形都没来得及看清。

    但是看西门无敌和那众年轻弟子的神情,他们对那神秘人甚是恭敬,恭敬的态度甚至超过了对老教主。

    四大魔头折了两人,四人联手天下无敌的神话就此被打破,老教主和西门无敌联手能与乔齐天和黎古定打成平手,再加上那众精锐弟子,老乔和老黎不敌落败,重伤逃遁。

    两人在逃跑的时候立下重誓,不再信仰魔神,不再与魔门有任何关系。养好伤后,两人各奔东西,从此隐姓埋名。

    说到最后,乔伟心有余悸地说:“那神秘高手速度简直快到不是人应有的,当时我和老黎、老梁、老齐组的是四人合击阵势,却被他硬突了进来,三招击败老梁和老齐。”

    黎叔接着道:“我们甚至连他如何出招都没看清,太快了……而且他的动作也太简单了,半点花招都没有,一拳就是一拳,一脚就是一脚,没有任何后招变化,凭的就是一个快字!”

    两人说着,对视了一眼,两个昔年名震江湖的超级高手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

    “如果那神秘高手接着对我和老黎下手的话,我们四大魔头今日恐怕一个都不剩了。”乔伟喝了口酒,闷声道:“我们至今也没想通他为什么打败了老梁和老齐后就走了,在我们四人合击阵势被破之后,他要杀我和老黎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后来,老教主大肆清剿魔门各地我们四大魔头的心腹,造成魔门大内乱,给了正道人士可趁之机,在大年夜发动攻势,将魔门的势力剿灭了十之七八,导致魔门一蹶不振,白道帮派雄霸天下。”

    “四人联手天下无敌的四大魔头被人三招击败?”三少就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慢吞吞地道:“照这么说起来,就算我老爹和老舅联手,也完全不是那人的对手了?”

    乔伟肯定地点了点头:“我和老黎联手,应当可以吃定你老爹。你老舅和你爹只在伯仲之间,他们二人联手比起我们四大魔头联手,也稍逊一筹,肯定不是那神秘高手的对手。”

    “这个……”三少沉吟了一阵,道:“关我屁事?那神秘高手也就是十年前出过一次手,如昙花一现,其后消失无踪。否则凭他的本事,还不早就在江湖中闯下偌大的名头,雄霸武林了?怕是得了心脏病啥的暴毙了吧?”

    乔伟摇头道:“我和老黎也觉得奇怪。按照常理说,那神秘高手要是真的闯江湖的话,别人也的确都不用混了。可是为什么只出现过一回就再也没见他出现过了呢?”

    黎叔道:“或许真如三少所说,那神秘高手得病暴毙了吧!”

    三少哈哈一笑:“跑江湖的,武功再高也没什么用。要是不会赚钱,饿死都有可能。当然,当抢匪的话就不会饿死了。但那神秘高手武功如此之高,当抢匪也能成为天下第一抢匪,不会这么没有名气的。要不是你们这一说,本少爷还不知道江湖上曾出过这号人物呢!不用多想了,那人已经死掉了,嗯,就是这样,死掉了。”

    “但近几年来,魔教新任教主西门无敌卷土重来,教主以下‘风火雷电’四大护法,‘罪大恶极’四大魔使,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绝世高手,魔教声威日涨,很有可能再度掀起正邪大战……”

    “那又关我什么事了?”三少不屑地道:“他们拼他们的命,我搞我的女人,大家走的不是一条路,没有冲突。”

    “但是我认为三少你这次被人栽赃,很有可能是魔门所为。”乔伟沉声道:“魔门一直妄图称霸天下,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称霸天下,并不仅仅是在武林中为尊,而是要改朝换代,成为大地尊主!西门无敌很有可能想当皇帝,而称霸天下的第一道障碍就是武林白道,作为白道盟主的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自然是他们首要消灭或是吞并的目标。”

    “你说什么?”三少有些愤怒了:“他西门无敌想当皇帝也不关老子的事,可是把老子名声弄到这么臭,又要把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陷进去,本少爷就不得不理了!什么叫‘是可忍孰不可忍’?是的,原来我是可以忍受的,孰料,知道了真相之后,本少爷不能忍了!”

    乔伟道:“正是这样。少爷你雄才大略,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明人,怎能被那群小人蒙在鼓里糊弄?照我老乔的意思,咱们应该将计就计,把魔门给捻了!”

    三少想了想,道:“捻掉魔门?伟哥,这好像没什么意思吧?咱们要么就教训他们一下,要么干脆跟他们说明白了,让他们造他们的反,少爷我自泡我的妞,让他们不要来烦我,我也不烦他们。但是把少爷我名声搞臭,这是必须赔偿的,钱少爷我不要,让他们给少爷我进贡美女,本少爷也就不找他们麻烦。这么着,伟哥你和黎叔不是跟西门无敌熟吗?你跟他说说,让他给我赔礼道歉,赔点精神损失就够了。嗯,还要让他以后不找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盟的麻烦,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黎叔道:“三少,这事情恐怕不能这么简单解决吧?常言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西门无敌想称霸天下,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那是非拔掉不可的!”

    “有这么严重?”三少不信,“他就敢冒那么大的险跟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的势力斗?”

    乔伟道:“西门无敌不做赔本生意。但是他可以控制别人去跟逍遥山庄、铁血啸天堡斗,这次的武林大会,也许就是西门无敌在背后操纵的!”

    三少又仔细想了想,道:“伟哥,黎叔,咱们说了这么多,好像都是推测的吧?咱们可是半点证据都没有啊,怎么又给西门无敌栽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了?这不大好吧?这样一来,可是给少爷我找了很大的麻烦啊!”

    黎叔阴沉地一笑,道:“有罪名咱们要对付他,没有罪名制造罪名咱们也要对付他!三少爷,难道您就不想取代西门无敌的位子?魔门里边儿,可是美女如云的哦~~~”

    三少眼睛一亮,道:“怎么讲?”

    黎叔道:“要想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没有滔天权势那是不行的。大秦帝国明里有当今圣上,千古一帝赢圣君。可是暗地里,掌握了地下黑道的,可是魔教哦~~~魔教教主的身份,可就是相当于地下皇帝的,虽不能在明里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暗地里,还是可以的。”

    乔伟引诱道:“三少爷,您要是想明目张胆地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也不难。大秦帝国这几年可不怎么安生哪!江湖中一片混乱,当街杀人者不可计数,贪官污吏满朝遍野,占山为王的悍匪更是多如牛毛。两江水灾、西北暴旱、南岭地震,平民死伤数以百万计,饿孚遍地,哀鸿遍野。可朝廷拨下去赈灾的银子,不是给悍匪劫了,就是让贪官给扣了,弄得民不聊生,揭竿起义造反者已经有很多了……”

    黎叔道:“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现在妖孽遍地,大秦圣上又已垂垂老朽,时日无多。等这千古一帝一去,天下势必大乱。到时候何去何从,三少可要想好了啊!”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天下美女予取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