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魔瞳传说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哈哈大笑:“说的好!男儿在世,就应有大志向,有大前程!当采花贼有什么好的?时常要被女人和女方家属追杀,当情圣又有什么好的?作戏太累又太花钱!说起来,我逍遥山庄的院子也太小了,大概比起那三宫六院,是完全上不了台面的!不是少爷我自夸,要我做明君我是做不来的,可要我做奢侈淫逸的昏君,少爷我在这方面可是有独一无二的天份的!”

    乔伟点头赞道:“少爷所言甚是!男儿在世,酒应醇酒,剑掌名剑,就算搞个女人,也当是全天下最知名的美女。想想看,要是少爷您权倾天下,莫说一皇二后,便是一皇十后,一皇三十后,只要您宫里的床有那么大,一晚上随便睡几个女人都由得您!而那些美女哪个敢不对您曲意逢迎?哪个敢提剑追杀您?您哪,可是连迷药都不用下了!”

    三少猛地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左手叉腰,作指点江山状,大声道:“寡人要用不倒的金枪,打下一个……大大的后宫!”

    乔伟和黎叔同声赞了起来,“好,有志节,好汉子!”

    三少突然变脸,冷哼一声:“妈的,都把我当小孩子哄哪?少爷我和你们演出戏罢了!刚才还在啄磨着怎么阻止西门无敌称霸天下,现在就教唆起老子造反来了。别以为本少爷不懂法,造反可是抄家灭门诛九族的重罪!”

    黎叔笑道:“三少此言差矣。我老黎自认在观人一术上颇有心得,黎某一见三少,便觉三少是天纵奇才。论相貌,三少有着难以言喻的亲和力,而怒时则令人望而生畏,威严自生。论人品,三少您卑鄙无耻,下流之极,这是王霸之才必须具备的品德。论智慧武功,三少更是罕见之资。更何况,”黎叔突然神情一肃,一脸严肃地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你秦家三少,便是天底下最大的妖孽!”

    乔伟也道:“不错,故老相传,‘修罗魔瞳’一出,尸积如山,血流飘橹,斗转星移,大地变天!”

    黎叔步步进逼:“尸积如山、血流飘橹者,指的是改朝换代前的大撕杀,大征伐。斗转星移、大地变天者,指的是旧帝星殒,新帝星生,新的天子君临天下!”

    乔伟道:“所以,如果三少你自己无此雄心壮志,那必将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成为别人称霸的工具。而三少若自己有此雄心壮志,则可自成一片天地!”

    “‘修罗魔瞳’究竟是什么?”三少听得心惊不已,沉声问道。

    “‘修罗魔瞳’只是传说。”乔伟道:“据传是上一次天下大乱前,由前朝大祭祀太公望传下来的。前朝延续八百年的统治,最后天下大乱,一分为七,而前朝大祭祀太公望临终前曾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修罗魔瞳将在天下大乱大合之后出现,届时天下又将大乱。”

    “拥有‘修罗魔瞳’者,瞳中可见冰封平原、血染大地、白骨积山、修罗血手仰天狂笑,这些你自己根本看不到,可是跟你对视之人,却会在你杀机动时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跟人对视一眼之后,要么吓死,要么干脆就没力气跟你对打。”

    “得‘修罗魔瞳’者得天下,这是大祭祀留下来的批语。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批语说的究竟是得到了拥有修罗魔瞳的人就能得天下,还是说一个人拥有了修罗魔瞳就能得天下。所以,魔门门主西门无敌才会花这么大力气对付你。他既想得到你,又怕批语的解释是第二种,因此又想毁灭你。”

    “你现在已经别无选择。”黎叔最后总结道:“要么,你从此退隐江湖,隐姓埋名不问世事,那女人自然也就搞不得了。要么,你奋起反抗,先扫平魔门,再一统江湖,最后趁天下真正大乱时一举崛起,吞食天地!从此之后,天下美女任君采摘,要多少,就有多少!”

    三少终于给这两个老狐狸鼓动得热血沸腾,一手抓起酒坛,将满满的一坛酒一饮而尽,无比激动地说:“想不到本少爷竟然是天命所归!哈哈哈……命运啊,你***还真是过瘾,给老子安排了如此壮烈的人生!好,既然天命所归,本少爷就顺天行事!天底下的美女们,你们给本少爷等着!等本少爷大权在握,妈的,要你们摆成什么姿势就得给老子摆成什么姿势!要你们怎么**你们就得怎么**!谁敢反抗,全他妈砍了!反正天下美女都要归老子一人享用,老子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哇哈哈哈……”

    乔伟异常无奈地传音给黎叔:“老黎,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三少爷生平就好那一口,要是不用美女勾引他,他是说什么也不会给咱们鼓动的。”

    “是啊,”黎叔也传音道:“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是令每个男人都神往的事情。更别提三少爷这天字第一号采花贼了。唉……无耻啊,**啊!”

    三少激动了一阵,心里又隐隐觉得不妥,好像是上了大当似的。

    三少个性奇懒无比,要他搞女人那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勤快的,可要他设计阴谋,先搞定西门无敌,再搞定大秦帝国,他根本就没这份心思。这他妈得多累啊?最好是让别人先把天下摆平了,请他去做皇帝,他直接享受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才是三少最乐意的。

    所以三少发完豪言壮语之后,又加了一句:“伟哥,黎叔,我看咱们也不必太主动,走一步算一步吧!别人要对付我,我先见招拆招就是。做大事多麻烦哪?”

    其实三少心里想说的是:“没听说过重生就一定要拯救星球、称霸天下的,老子好不容易活这一次,当然是要享受生活了。妈的,给你们两个老狐狸骗了。三少我何苦呢?只要别人不跟我作对,我才懒得去找别人麻烦。教训西门无敌是应该的,可是这造反的事情,三少我就不奉陪了。最好您二位把天下打下来了,让三少我去做个太平昏君,哼哼……”

    这边厢,乔伟和黎叔两大魔头已经开始商量起怎么对付西门无敌来了,对三少说的话也没怎么在意。

    乔伟知道三少的性子,那是个炭火落到脚背上才会稍稍挪一下脚的懒人,要让他主动动脑筋,出力气那是想都别想。当然,把美女扒光了放到他床上,他还是会主动去做的。

    可是现在如今眼目下,江湖风起云涌,魔教步步紧逼,武林大会召开在即,阴谋快要浮出水面,到时候三少中了计,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盟也给连累了,三少的凶性不得不被激发。

    只要三少凶性一发,那就由不得他了。常言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不想去做大事,大事还非得逼得你来做。

    三少爷,您哪,就别想逃了。这祸害苍生的事情,您是做定了的。这天底下的美女,您也是享受定了的。到时候就算您不愿意,哼哼,也得有人帮您往您屋里头选!

    三少见两只老狐狸对他的话不理不睬,反倒是把头碰到一起嘀咕个不停,心里大感没趣,坐到黎小叶身旁,碰了碰她的手肘,贼兮兮地笑道:“小叶姑娘芳龄几何?是否婚配,有无定娃娃亲啊?”

    黎小叶刚才一直低着头听几个人说话,对他们说话的内容自然是无比震惊的,而对三少那无耻到极点的宣言自然也是无比鄙视的,现在听三少这颇有挑逗意味的一问,不由暂时忘了三少那修罗魔瞳的可怕,没好气地道:“关你什么事?”

    话刚出口,黎小叶猛地想起旁边这少爷是得罪不得,骄横惯了的主儿,忙惴惴然看了三少一眼,却见三少脸上没有丝毫不豫之色。

    三少乐呵呵地道:“你的事自然是关少爷我的事了。黎叔不是说过给我补偿吗?燕省最大的千门和盗门应该就是黎叔的贼帮了吗?一个超级高手护卫,应该就是黎叔本人了。而一个美女嘛,说的就是你,对不对?小叶哦,你真可怜,被你义父给卖了呢!”

    提到被义父卖掉,三少突然又想起了秋若梅。本来又淫又贱的笑容倾刻间消失无踪,换上一副黯然之色。

    而正跟乔伟商量着阴谋大计的黎叔听到了三少最后那句话,啐了一口:“三少,你怎么说话的?我黎古定是这种人吗?把小叶送给你,总好过跟着我跑江湖吧?你逍遥山庄家大业大,将来前途又不可限量,小叶跟着你,再不济也可以当个妃嫔什么的,比在道上混不是强多了?”

    三少没有理黎叔,他只是怔怔地看着酒杯出神。杯中盛着一种叫“欺霜傲雪”的酒,用的是雪后的梅花蕊入酒,浸泡陈酿十年后所成,别有一番独特的韵味。

    看着这酒,三少想到的,却是秋若梅。

    因为秋若梅,是三少采花至今,唯一真爱的女子。

    人性就是这样的贱,顺手采到的不知珍惜,那洒然而去的,却念念不忘。

    慢慢地端起酒杯,三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黎小叶见三少竟会有这种黯然神伤的样子,而且这样子凭一个女孩的直觉,她觉得绝对是出自真心,绝不是有意作戏。当下好奇地问道:“三少,你心里想什么啦?”

    三少尝尽杯中最后一滴酒,酒不醉人,人却已自醉。

    目光朦胧地将酒杯重重地顿到桌上,三少望着黎小叶,微笑着,悠悠地说道:“这世间太少的相濡以沫,太多的相忘江湖。”顿了顿,接着说道:“所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黎小叶心中顿时五味陈杂,如翻江倒海一般,掀起滔天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