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三少爷的贱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父亲,母亲,孩儿要下山了。”秦仁站在大厅里,看着稳坐太师椅上的父母。

    “嗯,”秦逍遥点了点头,说:“是不是开个生日宴会再走?为父再让江湖同道广为传播一下,说你正式行走江湖,那样以后做事都方便一点。”

    秦仁摇了摇头:“不必了,孩儿已经等不及了。至于我行走江湖的事,也不必让江湖上的人知道,反正我没打算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的。”

    这倒说了老实话,秦仁是打算下山做采花贼的,行事还是尽可能低调一点的好。

    “那是不是派出庄子里的三大杀神、四大护庄法王、五散人、五行旗、七星剑圣、八方门神、九曜星君、十二罗刹、十三太保、十八罗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随行呢?”

    “老爷子,我是行走江湖,不是去抢地盘群砍,带一两百人我用得着吗?”

    秦逍遥喝了口茶说:“阿仁,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为父就不多说什么了。秦家的男儿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子,你到了江湖上,做事情也要心里有数啊!

    行走江湖嘛,打打杀杀是免不了的,江湖不就是你砍我一刀,我捅你一剑的地方?碰上摆不平的敌人,就去找你两个哥哥,他们现在名头大,武功那是没得说的,江湖上的人都要卖他们几分面子。要是哥哥们都摆不平,就去找你大舅,要是连大舅都摆不平,那就回来找我,没什么丢人的。

    还有,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一个‘钱’字,江湖人风里来雨里去,过着刀头上舔血的日子,还不就是为了求财?来,这里有一百万两的银票,十万两的金票,全国通兑,你带在身上防身吧。

    还有,这一件是昔年不死神僧龙大师穿过的‘不坏金丝甲’,质地柔软,冬暖夏凉,刀枪不坏,水火不侵,你穿在身上,除了拥有百年功力以上的高手用十成功力全力打击之外,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还有,这一颗是‘九天辟邪丸’,吃了之后百毒不侵,你拿去,以后也不用担心被人下毒了。这一颗是‘起死回生丹’,呵呵,虽然不能真的让死人复活,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是绝对能够保住一条性命的。

    还有,这把折扇是当年天下第一风流人物柳随风公子用过的折扇,虽然不比天下七大神器,但也是一件难得的神兵利器。扇子上有柳随风公子的亲笔绘画、题词和签名,还有印章,可是天下难得的墨宝啊!扇面是用天蚕和冰蚕丝混和织成的,刀枪不坏,水火不侵;扇骨是北海龙渊千年寒铁所铸,削铁如泥。拿着既轻便,又拉风,天气热的时候还可以降温。柳随风公子当年就是凭这把扇子和一身绝世轻功风靡天下万千美少女的,你拿着以后追女孩子用途大得很。

    还有,这一条腰带是当年天下第一美女出云仙子用过的混天绫,是用天蚕、冰蚕、火蚕、雷蚕四种蚕织混和织成。不仅强度可怕,而且富有弹性,可用来捆绑、勒人脖子、荡秋千,用途非常广泛啊!要是你内力足够,还可以束衣成棍,运布成剑,绝对地削铁如泥,带在身上又方便得紧,你可要好好保管……”

    秦仁看着桌子上已经堆得跟小山一般的物件,只觉得头都要大了,呻吟一声问道:“完了吗?”

    “嗯,就快了,你不要这么没耐心,行走江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当年你大哥二哥下山,携带的行李都装了整整两辆马车呢!为父知道你性情洒脱,不喜欢太多拘束,但是这些走江湖必备的物品还是要带齐的。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嗯,这一件袍子是当年天下第一**钟伯通穿过的隐身袍。这件袍子刀枪不入,水入不侵,还可以根据周围环境自动调节袍子的颜色,让人极其迅速地融入周围的环境中去,对掩人耳目有奇效。是暗算偷袭、偷窥采花的必备极品。

    这儿还有一袋一百零八颗南海霹雳门精制的‘雷神霹雳弹’,一颗可以炸毁方圆十尺内的一切物事,就算有最顶级横练功夫的高手被炸中也免不了重伤。

    嗯,这是你母亲亲手为你缝制的三双靴子、三双鞋垫、三双袜子、两套内衣、两套外衣,好了,就这些了。”

    “母亲为我缝的东西有什么特别属性没有?”秦仁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有,”秦逍遥正色道:“里面有你母亲扎破手指渗出的鲜血,有你母亲彻夜未眠包含的对一个游子全部的呵护。阿仁,为父能给你不败不死的护身法宝和深厚功力,母亲给你的,却是天下慈母都有满腔爱意。你说,这算不算特别的属性?”

    秦仁心中一热,喉头一阵哽咽,跪倒在地,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大声道:“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孩儿不孝,不能陪伴两老身边。两老请放心,孩儿一定回常回家看看的,孩儿也一定会为两老多找几个俏儿媳,多添几个乖孙儿的。山庄虽然冷清,但孩儿相信,山庄不久以后一定会热闹起来的。到时候,东院的三十三间空房一定会住满你们的儿媳的,二老再也不必担心房屋闲置问题了!请二老无论如何不要将房屋出租,还有,请二老帮孩儿打造一张长二十尺,宽十尺的大床,孩儿怕将来家里的床都睡不下那么多人……”

    秦逍遥夫妇开始时还听着挺感动,到后来却越听越不对劲,秦逍遥忙打断秦仁的话,此时秦仁已经深谋远虑到了南院的二十七间上房,如果不被秦逍遥打断的话,还有更进一步发展的趋势。秦逍遥说:“阿仁啊,你要记住,我们秦家是江南白道盟主,这胡搞乱搞的事情可是要不得啊!你要追小姑娘,得凭自己的本事,让她们心甘情愿地从你,可不能使下三滥的手段,强迫良家女子啊!”

    秦仁不屑地说:“就我秦仁追女孩子还用得着强迫吗?就凭我的人品武功家世,还不是勾勾小手指,小姑娘们就哭着喊着扑上来了?老爷子,听说你少年时也很厉害,随便勾几下指头,小姑娘们就扑上来任君采摘了,是不是真的啊?”

    “卟……”秦逍遥一口茶全喷了出来,尴尬地看了笑盈盈的铁灵儿一眼,心里不由打了个突。按照他的经验,铁灵儿越是笑得温柔甜蜜,接下来给他的果子也就越是难吃。“不要胡说,你老爹我可是正人君子,嗯,正人君子……”

    “那好,不和你们说了,我时间紧,今天晚上还想赶到云省省城呢,就这样吧,我走了!”就这样,秦仁拜别了父母,内罩不坏金丝甲,身穿母亲做的袍子,腰扎混天绫,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走出了生活了十五年的山庄。

    除了父亲给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药,他身上还带了十多瓶著名的春药和迷药,对采花贼来说,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其实是一个“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