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至霸无情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章 至霸无情 第四节

    羽公子顿了顿,又对那黑色人影道:“尊者,这场游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不知尊者的九阴圣女,什么时候出动啊?”

    尊者阴森森地一笑,道:“大老板不必着急,时间还早得很,离武林大会还有八天呢!九阴圣女是最后的煞手锏,不到紧要关头,轻易不能祭出。而且,本尊看来,这场游戏差不多快要结束了,往往最精彩的部分就在结尾,不是吗?嗯,也许可以先让她和秦仁先行接触一下……”

    羽公子点了点头,道:“尊者说的有理。只不过这游戏已渐渐脱出了你我的控制,尊者就不担心吗?”

    尊者阴冷地道:“游戏而已,何必太过担心?逐鹿天下,不比争霸江湖。逍遥山庄势力再雄厚,门下高手弟子也不过三千,于天下大计何用?只不过他们高手太多,留着恐会造成大患。这些武林中的势力,若不能收服,就只好彻底铲除了!除了身具‘修罗魔瞳’的秦仁……不知大老板对此子,究竟是想杀还是想留?”

    羽公子沉吟道:“当年太公望所言,得‘修罗魔瞳’者得天下,这句批语,至今没人能真正弄懂。杀或者留,都要冒极大风险,本公子也实在难以定夺。不知尊者有何意见?”

    尊者道:“依本尊看来,此子先留着也无不可。逍遥山庄、铁血啸天堡等武林势力,凡能收为己用的,就留下,不能收服的,就消灭。此次本尊已经带来了‘风雨雷电’、‘罪大恶极’、‘江南一百零八烟雨’、‘漠北三百六十六快刀’,加上大老板的‘诸天星辰’,待武林大会的双方斗得两败俱伤之际,我们的人手再得渔人之利,定可一举铲除所有的与会高手!那些武林势力余下的弟子没了领头的,也就再无任何兴风作浪的机会。而秦仁,我们可见机行事,先留用观察,若其所应批语是第二种解释,便杀之。只要能牢牢地将秦仁掌握在手中,是杀是留也全在我们一念之间,不怕他翻出多大的浪花。”

    羽公子道:“武林大会的双方要争斗起来,秦仁是个关键。他如果不出场,乱子就大不起来。可是秦仁现在已经失踪,如何挖他出来?”

    尊者道:“已经不需要挖他出来了。”

    尊者的声音中有着难以言喻的阴冷:“本门多年前叛教的四大魔头之一,岁月不饶人乔齐天已经出现在秦仁身边。本尊曾派人与他交涉,但那三个不成器的东西却在一去之后,就此人间蒸发,必是遭了乔齐天毒手。本尊之所以在知道了乔齐天的下落后,不急于铲除他,就是把他留在秦仁身边鼓动秦仁。”

    羽公子有些惊讶地道:“岁月不饶人?那四大魔头中最可怕的一人仍然在世?他如何鼓动秦仁?”

    尊者道:“乔齐天为人阴冷机智,他必能看出秦仁目前是落入了圈套中,也绝对会猜到圈套就是本尊设下的。以乔齐天跟本尊的仇恨,他一定会想借助秦仁以及秦仁背后的势力复仇,不怕他不鼓动秦仁。乔齐天最擅鼓动人心,秦仁涉世未深,经不起他的诱惑。所以,本尊认为,乔齐天一定会想办法让秦仁参加武林大会。哼,只要秦仁参加了武林大会,那形势的发展就由不得他了!”

    羽公子赞道:“尊者算无遗漏,本公子佩服。但是如今杜公甫之女杜晓妍也给秦仁勾搭上了,这事尊者认为该如何应对?”

    尊者冷笑道:“杜公甫不过是一条狗而已,虽然能咬人,但世上并不缺会咬人的狗。这件事咱们不必给他点破,就让他在武林大会上出丑得了。他出了丑,自然会把愤恨转到秦仁身上,不用我们催促,他也会不遗余力地煽风点火,激起两方火拼。这样一来,效果会更好。否则以杜公甫的公正之名,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形下煽动众人情绪,只会惹人怀疑。”

    羽公子点头道:“尊者所言有理。但是秦仁此子,恐怕不易控制……”

    尊者道:“大老板不必担心。本尊的九阴圣女,便是用来控制秦仁的一颗重要棋子。这次武林大会,无论秦仁是胜是败,本尊都会保他安然无恙,到时候本尊将借机将九阴圣女安插到秦仁身边。便是秦仁再无情无爱,也没有不被九阴圣女控住心神的道理!”

    羽公子笑道:“尊者的计谋自然是没问题的了。本公子的天生媚女是靠不住了,所幸有尊者扶佐,这天下大计,岂有不成之理?”

    尊者略躬了下身子,道:“大老板看得起本尊,是本尊的荣幸。能为大老板效力,本尊也是幸运之至。”

    羽公子嘴角浮出冷酷至极点的笑意,伸手指点着天边最后一抹红霞,道:“这无边江山,怎能让阿海那废物得去?这花花世界,只有我公子羽才配享有!武林,江湖,不过是整个逐鹿游戏的前奏罢了!待天下英雄尽入彀中,游戏便要正式开始了,哈哈哈哈……”

    尊者静静地立在羽公子身旁,一言不发,冷眼看着羽公子猖狂的姿态。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谁也无法看到他那蒙在雾气下的脸上,有着什么样的表情……

    ※             ※             ※             ※

    天色已微微发白。

    微凉的晨露,沾湿了庭院里的草坪,那滚动的露珠,像珍珠一样从草叶上滑落,摔碎在掩在草坪中的青石板路上。

    今天是个阴天,不知何时起了一阵薄雾,将庭院朦朦胧胧地罩在其中,配上院子里的从高山上运来种植的奇松异树、鲜花嫩草,一时间恍如仙境。

    这是位于定州城西的,一栋从外面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宅子。谁也想不到,就这样一栋看上去只要是个小富之家就能拥有的宅子,竟会是昔日的四大魔头之一,今日的燕省第一千王贼王,“幻魔真君”黎古定黎叔的居所。

    庭院里面的世界自然不能凭外观判断,事实上,以黎叔而今的身家,这庭院里面已经精致到了堪比王公贵族的地步。

    而很多人在定州城遍寻十数日仍未找到的三少,此时就住在这庭院中。

    西院一间雅致的阁楼里,散发着幽幽清香的卧房看上去就像是贵族千金的居所,精致、奢侈又不失典雅。

    那张用极品沉香木作架、天鹅绒做褥、极品丝绸作床单的大床之上,三少精赤着上身,肩膀上还缠着一层绷带,呼呼地沉睡着。

    他侧着身子,身体蜷缩着,脸朝着秋若梅雪白挺拔的胸脯,似要把头都埋进秋若梅的双峰中去,右手紧紧地搂着秋若梅浑圆的肩头,左手放在秋若梅的右胸上。

    现在三少的姿势,就像是一个贪恋母乳的小孩,正瑟缩在母亲怀中,握着那双仅属于自己,永远也不愿被别人抢走的幸福。

    秋若梅其实早就醒了。

    她的一只手放在三少头上,无比轻柔地抚摸着,另一只手则放在三少那受伤的肩膀上,用特异的手法替三少轻轻按摩着,为他舒筋活血。

    三少睡得很舒服,很熟。

    秋若梅看着三少现在这样子,暗叹道:“瞧你睡觉的样子,还真像个小孩子……这样子藏在我的怀中,是不是很害怕受到伤害?是不是想我保护你?”

    秋若梅依稀听她师父说过,如果一个人睡觉着喜欢把头胸埋进和他(她)共枕之人的胸膛中去,那就说明那人有着很强烈的不安感,希望受到对方的保护。

    可是阿仁你有什么值得不安的呢?你是秦家三少,你是遮天手的儿子,你的大哥是星河剑圣,你的二哥是狂雷刀神,你的母亲是铁灵儿,你的娘舅是化铁手。

    你自己,也是从未逢一败的天纵奇才。

    论财富,你家富可敌国,你毕生都有挥霍不尽的钱财。

    论责任,你是家中幼子,天大的事情也有你的兄长担着。

    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为何你会在睡觉时表现出这种不安?

    你身为男人,不是更应该将女人拥在怀中,用你的胸膛给女人以安全和温暖吗?

    唉,你还只是个孩子而已。无论你有多么厉害,多么地坏,你都只是个孩子。

    心里叹息着,秋若梅轻轻地,轻轻地将三少搭在她身上的手挪开,又悄悄地钻出了被子,在给三少掖好被角之后,她才开始穿起衣服来。

    穿好衣服,秋若梅打开床对面的柜门,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袱,随手提着,又在一面墙上的挂钩上取下了自己的剑。

    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秋若梅轻轻地推开门,回过头望了一眼背对着她,脸朝着墙壁的三少,幽幽地,无声无息地叹了口气,准备出门。

    “梅姐这就要走了吗?”三少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秋若梅回过头去,只见三少仍是背对着她,面朝着墙,根本就没动过。

    她不说话,她不敢肯定刚才听到的是不是幻觉。

    “梅姐这就要走了吗?”三少又说了一遍,秋若梅终于明白,三少已经醒了。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三少,秋若梅幽幽地叹了口气,道:“阿仁,姐姐只答应照顾到你伤好的,现在你的伤,已经好了。”

    “梅姐不肯跟我在一起,还是因为小弟的身份?还是因为梅姐觉得跑江湖的女子与小弟不合适?”三少的声音淡然,好像没有任何情绪。

    秋若梅没有回答,沉默了半晌,才道:“阿仁,你也常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秦仁也沉默了半晌,才道:“好的梅姐,一路走好,顺手帮小弟把门关上,小弟还想多睡一会儿。”

    秋若梅愣了愣,见秦仁始终没有转过身来,黯然神伤地咬了咬嘴唇,道声:“保重。”飞快地钻出门,将门轻轻地带上,用最快的身法掠出了阁楼,向着庭院外跑去。

    跑了十来丈,秋若梅蓦地停下,回望那座精致的阁楼。

    窗子紧闭着,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

    秋若梅眼角滑落两颗晶莹的泪珠,慢慢地转过头,大步朝前走去。

    忽然,阁楼里传来一阵疯狂地、急骤地、就像万马奔腾,又似金戈铁马,其中却又蕴含着无尽柔情的古筝声,接着传来三少慷慨悲凉的歌唱:

    “人间宝刀出鞘,一出手高低揭晓。

    “情天爱中有恨,真心跟假意难料。

    “人海可泣可笑,斩不开恩多怨少。

    “情关似非似是,想不出一式半招。

    “刀剑若梦,恩怨似风,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不要武功,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不怕刀锋,手中有剑,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秋若梅终忍不住泪如雨下,她没有回头,她大步地,仿佛飞一般地奔出了庭院,她知道,自己若一回头,便会再也舍不得离开。

    身后,三少的歌声飘渺如烟……

    “拳风可收可放,比一比刀影剑光。

    “情海有风有浪,找不到真正堤岸。

    “难关可攻可退,挥一挥双手去挡。

    “情关有心无力,想不到怎么去闯。

    “刀剑若梦,恩怨似风,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不要武功,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不怕刀锋,手中有剑,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可不可一生抱拥。

    “怕更怕只是场梦!”

    乔伟站在一丛假山之下,看着秋若梅远去的背影,叹道:“至尊无爱,太上无义。三少,若想雄霸天下,便需谨记——至霸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