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倾国迷梦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你没事吧?”

    “我会有什么事?”

    “你的女人走了,你一点都不难过?”

    “难过有个屁用?再说了,我为什么要难过?少爷我多的是女人!就凭少爷我的身家武功还有英俊,随便勾勾小指头,小姑娘们就会扑上来哭着喊着求少爷我上了……”

    “呃……算我白问。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出去逛逛街吧,别老呆在家里,身子都发霉了。反正你也决定参加七日后的武林大会了,有和我老黎护着,没人能把你抓去。到了武林大会会场里面,说不定就得有一番大厮杀,之后的安乐日子可就少了,还是趁这几天痛痛快快地乐上一番。嗯,可以叫上小叶陪你逛街哦~~~”

    “小叶也去吗?那好,我马上准备,去,把我最漂亮的那件衣服找出来!咦,好像要下雨了……伟哥,不是说风和日丽吗?”

    ……

    三少摇着折扇,得意洋洋地走在被小雨打湿的街道上,黎小叶举着雨伞,嘟着小嘴,满脸不情愿地走在三少身旁,那伞倒有一大半遮在了三少身上。

    乔伟和黎叔一左一右跟在三少身后,两人都戴着斗笠,穿着蓑衣,论形象的确跟三少不大搭调。

    “嗯,雨天出来逛街,这感觉的确与平日不同啊!”三少四下东张西望着,悠然自得地道:“街上人烟稀少,这美女也不大出门了,清静得很嘛!”

    乔伟笑道:“清静点好啊,要是人太多,说不定又会惹出什么麻烦来。最近定州城里边儿云集了不少武林人士,要是给他们撞见,说不得又是一番争斗。当街杀人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毕竟会给百姓们留下坏印象的嘛!”

    三少不屑地道:“就定州城里的几只小狗小猫,也配来找本少爷的麻烦?咦,那边似乎有个赌场,反正逛街也逛不出什么名堂,伟哥,黎叔,咱们是不是进去玩上两把?”

    乔伟搓着手道:“那敢情好,小人倒也很有些日子没摸过骰子了。”

    黎叔也道:“嗯,我也好久没试过出千的技术有没有退步了。”

    “那咱就进去吧!”当下三少领头,带着黎小叶、乔伟、黎叔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街边一间门口装修得甚是华丽的赌档之中。

    赌场里面的气氛却与冷清的街道上大不相同。

    只见里面人声鼎沸,一张张赌台前围着大群满脸红光的人,许多人正声嘶力竭地叫着,待揭盅之后,有的欣喜若狂,有的则面如死灰。

    乔伟一进赌场,脸上顿时放出红光,黎叔老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了,咧嘴傻笑起来。

    三少看了两人一眼,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这两个老家伙竟是标准赌徒,只是闻到赌场里的气味就兴奋成这样,若是让他们摸到赌具,会不会激动得心脏病发死掉?”

    这时一名保镖模样的汉子走到三少等人面前,恭恭敬敬地躬了躬身,道:“欢迎几位贵客光临敝赌场,请问几位贵客要不要兑些筹码?”

    三少嘻嘻一笑,从袖袋中掏出一张银票,塞进那汉子手里,道:“筹码太重,少爷我赌现银票成吗?”

    那汉子偷偷地往手中的银票看了一眼,脸上马上笑成一朵花:“当然可以了,我们这赌场里面,您爱赌现银就赌现银,爱赌钞票就赌钞票。您要是嫌现银子拿着麻烦,也可以兑筹码。总之,只要少爷您愿意,您爱怎么赌就怎么赌。”

    三少轻轻嗯了一声,摇着折扇,慢条斯理地在赌场大堂里边晃悠着,随意地打量着里面的情形。

    那得了三少一百两银子小费的保镖半弓着背,一脸恭敬地跟三少身后,不住地为三少解释着:“我们赌场里边儿门类齐全,各种赌钱方式都有。麻将、牌九、骰子、斗鸡、黑市拳,应有尽有,保管公子您玩儿得尽兴……不知道公子喜欢玩哪种呢?”

    三少爷想了想,道:“就玩骰子吧!赌大小最简单不过,输赢各半,倒也公平得很。”

    那保镖将三少等人带到一张大赌台前,随手拉开了几个挤在人群里叫得最凶,但每次下注却只是一个铜板的赌徒,给三少等人腾出了位置。

    赌台前却也是有一排椅子的,不过此时椅子已经给人坐满了。偏偏那些坐在椅子上赌徒,下注时都是用的银锭,那保镖也不好赶他们离开。

    “公子您看……这椅子没了……”那保镖有些为难地看着三少。

    三少微微一笑,往那些坐在椅子上赌钱的赌徒们看了一眼,掏出几张银票,往其中一个赌徒面前一摆,也不说话,就只笑嘻嘻地看着他。

    那赌徒正手风不顺,连输了几十两银子,此时一看摆在面前的银票,那可是五张一百两的大票子啊!马上笑眯眯地站了起来,点头哈腰地说:“公子您坐,小人在旁边看着。”

    三少爷拍了拍那赌徒的肩膀,笑呵呵地道:“嗯,不错,小鬼很知趣嘛!”

    三少大刺刺地往椅子上一坐,黎小叶站在他身旁,乔伟和黎叔一左一右站到三少身后。两个老魔头看上去都是随意站着,实际上却封死了一切可能从背后袭击三少的空门。

    这时庄家已经摇起了骰盅,乔伟眯着眼睛盯着那庄家的双手,黎叔则偏头听盅里发出的声音,三少却抬起头研究着天花板。

    正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着的黎小叶突然感到大腿上覆上了一只火热的手掌,那手掌还在恬不知耻地向上运动。黎小叶又惊又羞,粉脸上飞快地飞起两片红霞。低头一看,只见三少一脸神圣地仰头向天,一只手摇着折扇,另一只手则在她大腿上轻轻地,由下至上地摸索着。

    黎小叶强忍着怒火,咬牙切齿地低声道:“你……你干什么?”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手上沾了点灰,找块布擦一擦。现在擦干净了。嗯,这块布还真不错,挺有弹性的。”三少一脸真诚地说着,把手收了回去。

    黎小叶气得几乎晕倒,要不是三少的“修罗魔瞳”已经将她吓了一次,她现在恐怕已经起飞脚踢人了。

    “买定离手!”庄家摇好了骰盅,照着规矩吆喝了一嗓子。

    “大还是小?”三少问身后的两个老魔头。

    “一三四八点小。”乔伟和黎叔同时说道。

    三少点了点头,掏出一百两的银票,押在“大”上面,乔伟和黎叔刚要阻止,三少又掏出一千两银票押在了“小”上面。

    “能同时大小都买吗?”三少笑嘻嘻地问庄家。

    庄家见三少随手就扔出了一千一百两的银票,心知这是个家财万贯的大少爷,谄笑道:“当然了,公子您随意。”

    三少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乔伟和黎叔道:“学着点儿,不要锋芒太露,赢钱的同时也得给别人留条后路,否则当心赢钱输命。”

    乔伟和黎叔对视了一眼,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其实在乔伟和黎叔看来,有他们这三大高手在此,就算一次押一百万两银子,把这赌场赢个精光,又有谁能来找他们麻烦?

    待所有赌徒都买好之后,庄家吆喝了一声:“开!一三四八点小!”

    三少输了一百两,但是赢了一千两。他从赢来的一千两筹码里扔出两个五十两的,递给了庄家:“赏你的!”

    那庄家笑道:“谢公子爷!对不住了公子爷,您赌的是银票,小人却只能给您赔筹码。”

    三少无所谓地笑笑:“没关系,这筹码不也是可以兑银子嘛!来,接着摇。”

    就这样,乔伟看庄家的手法,黎叔则听骰子,在这两大高手的帮助下,对赌术一窍不通的三少连买三十把,每把必中。每次都是下一百两买别的,再下一千两买大头,赢了就给庄家赏一百两的筹码。

    算起来,三少每把赢到手里的,都只有八百两银子,可是连续三十把,也就赢了两万四千两银子。

    这笔钱在三少眼中自然只是一笔小钱,可是那庄家却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他也只是在赌场打工的,输赢都算老板的,平时除了薪水,也就赚点客人给的小费赏钱。可是现在连输两万四千两银子,他虽然得了三千两的赏钱,心里却实在高兴不起来。

    要是让老板知道他给输了两万四千两,还不把他剁成肉馅儿包饺子?

    更可怕的是,别的赌徒见三少屡押屡中,也都把三少当作指路明灯,每把都跟着三少押。虽然别的赌徒没有三少那么大手笔,可是他们胜在人多,每次押的加起来,也都在五百两上下。这样一来,庄家已经赔出去了近四万两银子!

    而且还不时有别的赌台上的赌徒闻讯赶了过来掺上一脚,眼看围在这张赌台上的赌徒越来越多,到第三十一把的时候,庄家的手已经在颤抖,额上不住地冒着冷汗。他拿着骰盅,迟迟不敢开摇。

    “摇啊!”三少笑眯眯地道:“别担心,少爷我从不孤注一掷,细水长流才好嘛!不要告诉我输了这么点银子你们赌场就赔不起了哦~”

    那庄家一咬牙一跺脚,把心一横,作出了决定!

    他准备出千!

    与此同时,在赌场二楼一间布置得异常豪奢的房间里,一名身穿粉红色长裙,领口开得很低,露出大片雪白的胸肌和一截深红色的抹胸,脸上罩着一层红色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女子,在听了那得了三少赏银的保镖的汇报后,娇笑一声,道:“哦?他来赌钱了?太好了,把他请他贵宾房,我亲自和他赌一把。嘻嘻,绝世**秦仁……人家真的很期待和他的会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