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倾国迷梦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庄家开始摇骰盅。

    他的一只手按在骰盅盖上,另一只手则扶着骰盅底座。而那只扶着底座的手,现在已经准备开始搞点小动作了。

    在赌场里坐庄的,多少都会点赌术。而出千,则是每个资深赌徒的必备伎俩,坐庄的,对千术的要求则更高。

    但是这庄家却不知道,坐在他对面的三少身后的两个人中,那须发花白的老者,正是燕省一代的老千祖宗。

    而乔伟,虽然对千术并不在行,但他好歹也是宗师级的超级高手,他的目力又岂是一般人可比拟的?

    所以当那庄家开始搞小动作时,乔伟和黎叔同一时间发现了庄家的异状。

    三少则是根本就没看庄家,每当庄家开始摇盅时,三少都会仰起头,专心致志地研究天花板的成色。

    当然,他的手却是闲不下来的,一直都在不断地骚扰站在他旁边的黎小叶。

    至于三少骚扰的理由则是千篇一律:“咦,手怎地又脏了?唉,又要擦一擦了……”

    黎小叶满脸通红地被三少吃豆腐,却只敢无声地反抗,她知道,义父现在是站在三少一边的,没了靠山的她,只能采取非暴力不合作形式。

    每当三少的手摸上她的大腿时,她都会用吃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三少,眼神中含着无尽的愤恨和对这个淫贼充满血与泪的控诉。

    但是三少的脸皮根本就是铁打的,面对黎小叶无辜而愤怒的眼神,三少根本不为所动。他的表情严肃,他的眼神真诚,好像他正在做着的,是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

    “少爷我有洁癖。”三少如是解释着:“手上沾上一点灰就要马上擦干净的。没办法,谁叫这赌台被那么多人摸过呢?少爷我要赌钱,要押银票,自然就不可避免地会在手上沾上灰尘了。”

    黎小叶现在终于对三少的无耻认识又深了一层。原本她在今天早上听到三少那慷慨悲凉,带着深深韵味的歌声后,对三少的恶感稍减了一点的。但是三少现在的表现,又让黎小叶彻底看清了三少的真面目。

    “这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无耻小人!”黎小叶愤愤地想着:“他满脑子里就只有女人的**!啊……我怎能这样想呢?这种想法太不应该了,我是个好女孩,不能有这样肮脏的想法。可是这淫贼……他真的无耻到了极点!老天啊,你为什么不降下天雷,把他劈死呢?”

    三少当然不会知道黎小叶心中的想法,当庄家摇定骰盅之后,三少爷才慢吞吞地把手从黎小叶充满弹性的大腿上挪开,去取银票准备押宝了。

    “这次押什么?”三少问乔伟和黎叔。

    乔伟冷笑:“这次嘛,押什么都不会中的。”

    黎叔则阴森森地一笑:“三少,倒是可以花点银子买一双手的。嘿嘿……”

    看着乔伟和黎叔不怀好意地盯着那庄的手,三少心里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再看看那庄家,额上冷汗淋淋,脸色苍白,却是被乔伟和黎叔阴冷的目光看得胆战心惊,被他二人那不怀好意地笑弄得几乎晕厥了。

    三少洒然一笑,道:“开赌场的也不容易,咱们还是见好就收吧,不要把人赶尽杀绝了。”

    乔伟愕然:“哟,三少,您什么时候变得悲天悯人了?”

    黎叔则嘲讽道:“三少,这放人一马的事情,好像不是您做的吧?”

    三少笑着起身,道:“我秦家的产业中也是有赌场的,在我秦家最大的赌场中,若是有客人赢钱超过二十万两,我们那里看场子的也会耍点手段的。虽然我们才赢了两万多两,但是别的客人已经跟着我们赢了一万多了,这小赌场,怕是赔不起这么多银子。同是做生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玩了,伟哥、黎叔,把筹码带上,咱兑银子去。”

    乔伟小声嘀咕了一句:“碰见采花贼的时候也没见您说放人一马……同行是冤家,这跟您不是同行的,难道就可以放过了吗?”

    黎叔则道:“照我的脾气,有人敢在我老黎眼皮子底下出老千的,至少也得废了他一双手才是,三少您这次可真是太大度了。”

    黎叔这话没刻意压低声音,那庄家听了之后,身子微微一颤,用近乎恐惧的眼神看着黎叔。而周围的赌客们闻言则叫嚣起来:“妈的,出老千?**,难怪老子前几十把每把都输,多亏了这位公子才勉强回本!干你娘咧,敢出老千,兄弟们砍死他!”

    赌台前玩骰子的赌客们都愤怒了,做庄的出老千,那不是明摆着骗他们钱吗?

    尤其是一些输了钱的赌徒,此刻更是义愤填膺,十多人跳上赌台,冲过去对着那庄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扁。还有大群人也都绕过了赌台,操着板凳、椅子、筹码、银锭、银票、鞋底、匕首、砍刀、宝剑、狼牙棒、杀猪刀等等凶器,纷纷落井下石。

    三少、黎小叶、乔伟、黎叔则趁乱挤出了人群。

    只听那庄家的惨叫一声声传来,赌场里的保镖们也纷纷赶了过来,拉阻、劝解愤怒的赌客们。但是没有一个保镖敢对赌客们动手,没办法啊,是他们的庄家出千在先,被人识破了,就算客人们把做庄的打死,赌场的保镖也无话可说。

    开赌场的,最怕被客人抓住庄家出千,否则肯定会流失大量客源。就算是杀了出千的庄家平息众怒,也无法挽回损失的声誉。

    三少摇着折扇,摇头道:“黎叔,你这招够狠,这赌场,以后恐怕会损失一半以上的客人。”

    黎叔阴笑道:“既然敢开赌场,就要做好遇上高手的准备。他们既然输不起,出千又被我们识破,这也只能怪他们时运不济。三少,不要告诉我老黎,您觉得这事儿不好哦。”

    三少微微一笑:“少爷我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你们什么时候看到过对少爷我出手的男人有活下来的?既然庄家想出千耍我,让他们受受教训也是应该的。妈的,出来混就要光棍一点,开赌场的输不起钱,那还开赌场做什么?好了,本少爷已经放了那庄家一马,是他自己不走运,被别人打可不关我的事,少爷我还是慈悲为怀的嘛!走喽,咱兑完银子,就去大吃一顿吧,怎么着也得把今天赢的钱全花出去了!”

    三少等人大摇大摆地朝着那兑换筹码的柜台走去,在那柜台前筹了两万四千两整的银票,刚准备离开时,便见那初时领他们去赌骰子的保镖匆匆忙忙跑了过来,点头哈腰地点:“公子爷,您请留步,我们老板听说公子爷赌术出众,想跟您对赌一局。”

    三少摆了摆手,道:“罢了,本少爷今天已经赢得够多了,不想再赢你们的钱了。你还是去看看那被人群殴的庄家吧,这惨叫声已经越来越小了,怕是不行了。”

    那保镖呵呵笑道:“没关系,那种没用的家伙,就该让他被客人砍死,好让客人们出气。公子爷,我们老板可是说了,要是公子您不愿去跟我们老板对赌,那您可是要后悔的哦。”

    三少笑容一敛,冷冰冰地道:“什么意思?敢威胁本少爷?你长了几个胆子?”

    那保镖面不改色,笑道:“公子爷,这话可不是小人说的,那是小人的老板说的。您要想找麻烦,就请去找小人的老板。”

    乔伟在三少身后冷笑道:“好哇,你胆子的确有够大的!你这么急着出卖你们老板,就不怕你们老板找你麻烦?”

    那保镖道:“我们老板是何等人物?怎会与小人一般见识?再说了,只要公子爷您几位不向小人的老板告发小人,小人老板也不会知道小人说了对她不敬的话。”

    乔伟盯着那保镖,眼睛慢慢眯了起来。他把那保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阵,眼中厉芒一闪,道:“三少,要不,咱去和赌场老板对赌一局?”

    三少皱了皱纹:“伟哥,赌钱这回事,讲究见好就收,激流勇退,不可多作纠缠啊!”

    乔伟语带双关地说:“三少,小的明白这道理。岂止赌钱?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讲究见好就收,激流勇退八个字。可是三少,您现在还没到收手的时候,更没到勇退的时候。有很多事情,咱们可是一步都不能退啊!”

    三少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点头道:“好的,伟哥,少爷我就听你这一回,去跟赌场老板赌一铺。不过到时候可得要你们上场啊,少爷我对赌可是一窍不通的。”

    乔伟和黎叔同时点了点头:“没问题的,三少,您想赢多少,吩咐一声就行了。”

    三少点了点头,对那保镖道:“带路。”

    那保镖点头哈腰地道:“好咧,公子爷您请跟小人来……”

    刚想转身开始走路,乔伟突然跨前一步,在那保镖肩膀上轻轻拍了两掌,俯到他耳边小声道:“魔门迷云宗的‘云踪魅影’步法,你练得还不到家,要不然走路的时候也不会自然而然就露出马脚。”

    那保镖身子明显地一震,但随即镇定下来,强笑道:“大爷您说什么?小的不明白您的意思。”

    乔伟若无其事地一笑,“没什么,我家少爷在此,哪有我说话的资格,带路吧!”

    待那保镖在前带路,三少等人跟在他身后向着赌场二楼行去时,黎叔靠到乔伟身旁,小声道:“老乔,够狠啊!对付这样一个小辈,你也需要使这么狠的手段?”

    乔伟高深莫测地一笑:“我老乔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两只老狐狸嘀嘀咕咕间,三少等人已经随那保镖上了二楼,走进了那贵宾室中。

    三少刚进到那富丽堂皇得近乎奢侈的赌场贵宾室中,整个人顿时像被雷电击中一般,全身一阵震颤,然后傻愣愣地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