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倾国迷梦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不止三少,就连黎小叶、乔伟、黎叔都统统呆住了。

    因为在贵宾市那张宽大的,用极品沉香木做成的赌台一端,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风情万种,媚骨天成,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深怕多看一眼,眼睛都会被其光芒灼伤,却又偏偏舍不得挪开视线,宁愿拼着眼睛瞎了也要一直将其凝视的女人。

    她一身都是耀眼的红。

    不知用什么材料染成的,紫红的长发;淡淡的,朱红色的眼影;性感而火热,涂得无比浓艳却让人感觉越艳越**的红唇;粉红色,薄得近乎半透明的纱裙;深红色,就像是鲜血一般的抹胸;还有那嫩得仿佛能掐得出水的十指上,涂成火红色,绘着火焰图腾的指甲。

    在那耀眼的艳红中,还晃动着一片雪白。

    那是她那开得极低的领口遮掩不住的,自下颔以下的玉颈至抹胸以上的一片雪白的肌肤。

    以及一双轻轻搁在赌台上,直露至肘,骨肉匀称,欺霜赛雪的玉臂。

    红与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就像是一片跳动的火焰,包围住了一块纯净得仿佛没有半点污秽的白雪。

    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面含微笑,风姿绰约,整个人都似在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那不仅仅是媚,还有冷,还有热。

    冷与热,冰山与火焰,两种气质在她身上完美的结合,端坐在椅子上的她,就像是操纵冰与火的女王,让人一见之下,不论男女,都会被深深折服。

    就连黎小叶这个本身的姿色身段都是上上之选的美女,在看见她之后,也被她深深吸引,紧盯着她无法将自己的视线挪开半寸。

    她身上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那不仅仅是对男人的,对女人同样致命。

    三少沉迷了,黎小叶痴迷了,甚至连乔伟和黎叔,都已经被深深迷住。

    四个人,傻愣愣地站在贵宾室的门口,既不进去,也不退后,就那样愣愣地站着。

    而那领他们进来的保镖,则一直低着头,连稍微抬头都不敢。

    他的身体在颤抖,汗水从他额头不住地涌出,后背的衣裳已经被汗水渗透。

    他不敢抬头,他甚至连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一下那艳红的女子都不敢。

    他知道,他如果敢在这个时候看她一眼的话,他的心智将从此彻底迷失,变成一个没有理智,不会思考的白痴。

    三少体内欲火翻腾,他从未试过这样,仅仅看着一个看上去坐姿无比端庄的女子,就会产生如此强烈的**。

    那**强烈到就像把他放在已经喷发的火山口上,用足够令他化为灰烬的温度炙烤着他。

    三少的喉头干涩,额上热汗如雨,下身已经悄然挺立。

    那坐姿端庄的艳红女子,此时在三少眼中,已经片缕不存,在站在赌台上,用最撩人的姿态跳着一支极尽缠绵的艳舞。

    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个足以令男人疯狂的神秘部位,都最大限度地在三少面前展示出来,最最勾人的眼睛,则频频地向三少传递着淫糜的信息。

    不止三少,黎小叶、乔伟、黎叔三人都有了轻重不一的反应。

    黎小叶修为最浅,反应最是不堪,她脸颊通红,媚眼如丝,眼中春水荡漾,呼吸无比浊重。

    她的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胸脯,按上胸前的突起,时轻时重地揉捏。

    另一只手则放到了自己的两腿间,不停地抚摩着。过了一阵,似乎觉得这样感觉不够强烈,于是将手探入了裤中,去刺激那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神秘地带。

    这一场赌局,还没开局,三少等人已经呈现出输态。

    但是即使是必败的赌局,也会出现万中无一的例外。

    转败为胜,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三少感觉那艳红的女子已经自赌台上下来,正扭动着身躯,一边在自己身上抚摩,一边向着自己走来时,三少心中突然生出一丝警觉。

    那丝警觉是全无道理的,仅仅是基于三少对于危险最本能的反应。

    就像一只从没有见过老虎的土狗,在见到来到它面前的老虎之后,都会产生出本能的恐惧一样,三少心中那只属于生物的本能在这时候及时地点醒了三少。

    “不对劲……少爷我是来赌钱的,不是来看脱衣舞的!”三少艰难地想着,那瞪得比铜铃还大的眼睛突然闭上了。

    在三少闭眼的那一刹,端坐在椅子上,其实什么都没做的艳红女子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然后现出略微的兴奋和期待。

    这时三少的眼睛又睁开了。

    当三少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

    眼中的痴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冰冷和残酷。

    艳红的女子透过三少那两粒仿佛透射出诡异红光的瞳仁,依稀间竟看到了冰封万里的平原,鲜血染红的大地,白骨堆砌的山峦,浓云如墨的天空,狂啸如刀的飓风,撕裂天际的血色闪电,以及白骨峰顶之上,那披头散发,举着一双血色手掌,仰天狂笑的嚣狂身影。

    艳红的女子心乱了,在看到三少眼神的那一刹,她的心被彻底打乱,她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感觉到三少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机。

    她感到,三少看着她时,眼神中根本没有半点生机,就像是在看着一具已经冰冷腐烂的尸体。

    然后她的气息也紊乱了,纷乱的气息在她经脉中乱窜起来,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哇地一声喷出一口粉红色的鲜血。

    在她喷血的一刹,黎小叶、乔伟、黎叔全都清醒了过来。

    黎小叶马上发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她又羞又愤,飞快地整理起自己的衣服来。同时偷眼看了一下三少,发现三少正在用那几乎将她吓倒的“修罗魔瞳”注视着那艳红的女子,没有注意到她时,不由松了口气。

    而乔伟和黎叔则同时沉下了脸,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魔门迷心宗最高魅术,‘倾国迷梦’!”乔伟的声音像是从高山谷间吹来的寒风,“丫头,你是魔门九阴圣女!”

    艳红的女子一句话没说,她端坐在椅子之上,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身子却连同椅子一起向后飞退。

    在她退的同时,她背后离她约三丈处的墙壁上突然打开一个刚好容纳她通过的门户。

    “岁月不饶人!”乔伟发出一声阴沉的叱咤,整个人就像一片浑不受力的羽毛,随风飘起,用极尽缠绵的姿态飞向那艳红的女子。在乔伟飞起的那一刹,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停止了流动,无论是空气还是时间,仿佛都停止了流动,整间贵宾室仿佛与整个世界隔离开来,处于一个独特的空间中,能动的仿佛只剩下乔伟一人。

    不,能动的并不止是乔伟,只不过是在乔伟动的那一瞬间,在他功力的笼罩范围之内,造成了一种那样的幻觉。

    事实上,在乔伟动的那一刹,黎叔也动了!

    “幻魔手!”黎叔也发出了一声低啸,他的身法就像破空的闪电一般,他的手掌在递出的那一刹,由枯黄变得晶莹剔透,闪动着钻石般的光泽,如梦似幻。

    空间在幻魔手下仿佛不复存在,幻魔手就像能够自由穿越任何空间一样,在出手的一刹那,就几乎掠过了赌台,追上了艳红的女子。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事实上,无论是“岁月不饶人”造成的时空停顿,还是“幻魔手”造成的,忽略空间直接攻至目标身前的感觉,都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就像是遮天手出手时,那种在掌心间形成吸收一切的漩涡一样,都只是被奇妙的功法影响到的幻觉。

    但是这种幻觉,在被攻击的对象眼中,却几乎与真实无异!

    与真实无异的幻觉就不再是幻觉,而是真得不能再真的真实。

    “砰!”赌台突然间变得四分五裂,八个全身罩在黑袍中的人从碎裂的赌台下跃了起来,八把闪闪发光的利剑发出激烈的破空声,绽出近尺长的剑罡分别截向乔伟和黎叔。

    胜负在瞬间揭晓,乔伟的身法突变,在攻向他的四个剑手中转了一圈,他左脚脚尖在第一个黑衣人手背上点了一下,右脚则踏过了第二个黑衣人的肩膀,在与第三个黑衣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乔伟的肩膀碰上了那黑衣人的肩膀,然后轻轻一指弹在第四个黑衣人的剑尖上。

    前三个黑衣人刺向乔伟的剑全部落空,第四个黑衣人剑上那一尺长的剑罡被乔伟一指弹灭,一道灰色的气劲顺着剑身飞快地闪进那黑衣人手中。灰色气劲所过之处,那黑衣人手中的长剑顿时生出斑斑锈迹,很快地就变成了一把锈剑。

    而黎叔的动作则更加干脆利落,他的手就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事物一般,完全无视一切物理规则,循着最不可思议的轨迹,在同一时间打在了四个处于不同方位的黑衣人心口。

    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感觉,黎叔明明只用了一只手,只打出了一掌,可是那四个位于完全不同的方位的黑衣人,却在同一时间被晶莹如钻石的幻魔手击中了同一部位。

    乔伟和黎叔虽然在瞬间就击中了拦截他们的八名黑衣剑手,但是经他们这一阻,艳红的女子已经顺利退到了那墙上的门户前,眼看就要没入那门户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三少出手了,他腾空跃起,就像振翅腾飞的大鹏,刚刚跃起就在空中改变方向,猛地向前俯冲,又像看准了猎物,以雷霆之势扑击的大雕。

    在俯冲而出的那一瞬间,三少缓缓推出了他的手掌。

    笼罩天地的掌幕再度出现,三少自空中扑击地面,那只越变越大的手掌带着无尽的威严击向艳红的女子。

    只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