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倾国迷梦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天地之间只此一掌,三少的“遮天手”配上他的“修罗魔瞳”足以摧毁一切反抗的意志。

    那呼啸的掌风就像来自宇宙深处的最强风暴,仿佛可以撕碎天地间的一切事物,那遮天的巨掌所遮盖的,不仅仅是整个天空,还有天空之下,大地之上,万事万物的一切生机!

    “轰——”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整间房屋都跟着剧烈地摇晃起来,天花板上绽开了无数裂痕,灰尘和碎屑像下雨一样不间断地落下,贵宾室里顿时弥漫出无尽的烟尘。

    那面墙壁已经在三少的掌下粉碎了一半,只剩下半堵残垣岌岌可危地耸立在那里,而那艳红的女子却不见踪影。

    她并不是给三少打得粉身碎骨了,事实上,三少的那一掌虽然摧毁了半堵墙壁,但那艳红的女子却在三少的遮天手击来的那一瞬间,顺利退进了那道门户之中,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少冷冰冰地站在残壁前,看着原本是一道门户的地方。

    门户后有个垂直向下的通道,那艳红的女子在退入门户之后,就垂直地坠入了通道之中。

    方形的通道口看上去漆黑一片,一股股阴冷潮湿的气息不住地从里面涌出来,还带着点淡淡的甜香味。

    三少知道,那股甜香味是一种毒气,虽然毒不倒他,但是却足够阻挡普通的追击者了。

    三少挥掌驱散了毒气,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给毒气腐蚀出了点点破洞。

    “好烈的毒!”三少暗叹一声,一掌击在残壁之上,推倒一方残壁,堵住了通道洞口,阻止了毒气蔓延。

    毕竟这屋子里的乔伟等人,并不是百毒不侵的。

    三少回过头,看着满脸杀气的乔伟和黎叔,慢慢地道:“穷寇勿追,这通道里面有很多古怪,不宜妄动。”

    乔伟点了点头,道:“三少,这里看来是个魔门的据点,刚才那八个剑手,是魔门三宗五堂中‘迷天宗’的快剑手,而那女子则是‘迷心宗’的九阴圣女,那领路的保镖,则是‘迷云宗’的低级弟子。看来魔门的势力已经渗透进这定州城中了,三宗齐聚于此,五堂应当也不会不在。看来,这次武林大会,魔门是下定决心准备掀起一番风浪了!”

    三少冷笑一声,“魔门弄得本少爷身败名裂,本少爷没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倒先对少爷我下手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哼,看来本少爷若想日后能过得安生,也只好与魔门周旋到底了!”

    黎叔皱着眉头,有些忧虑地道:“如果三宗五堂都聚到了定州城中,那么魔门门主西门无敌可能也会在定州城出现。那西门无敌是武学奇才,在十年前仅二十三岁时就已经参悟了五重‘灭神心经’和四重‘诛仙宝箓’,现在想必这两部魔门至典已经被他练至大成……如果他真的练成了这两部魔门至典的话,恐怕天下间再无人是他的对手。”

    乔伟也道:“老黎说得没错。西门无敌十年前就已经能跟我打个平手,我老乔虽然不耻于他的为人,对外号称没把他放在眼里,可是他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视。”

    “他跟我老爹比起来,谁强谁弱?”到了这个时候,三少当然也不能托大了。刚才那个九阴圣女都险些让他们四个人同时着了道儿,更何况地位在九阴圣女之上的魔门第一高手西门无敌?

    乔伟摇头叹道:“难说,难说。你父亲已有多年没跟人交过手,我和老黎虽然有自信两人联手克制住你老爹,但是事实究竟如何,也要等打过了才知道。”

    三少撇了撇嘴,道:“说了半天等于白说。西门无敌应该是不会杀我的,你们不是说他想借我的事情对付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吗?我死了,他还能拿我的事大做文章?再说了,他要想杀我,亲自出手的话不是简单得很?好了,咱不管他是西门无敌还是东方不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少爷我肚子饿死了。娘的,本来肚子就饿,这下又动手打架耗费了大量真气,饿得更厉害了!场子也砸完了,咱也该走了!”

    当下三少等四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已经给破坏得一塌糊涂的贵宾室,破损的房间中只余下一地破烂和九个死人。

    只不过现在那九个死人已经看不出曾经是为人了。

    那四个给乔伟或踩或擦或弹了一下的黑衣剑手,全都愣愣地站在原地,面露痛苦之色,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衰老着。

    他们的肌肉飞快地萎缩,皮肤失去光泽,泛起皱纹,满口的牙齿变得松动脱落,头发变成花白,然后飞快地脱落。

    甚至连他们身上的衣服,手中的长剑,都在同时飞快地腐烂锈蚀着,就像时间在他们身上以上万倍的速度飞逝。

    而那四个给黎叔打了一掌“幻魔手”的黑衣剑手,也都愣愣地保持着他们最后一个姿势。他们连身体带衣服、武器都慢慢变成了闪闪发光,仿佛钻石一样的物体,但那“钻石”显然极度脆弱,连天花板上的一片碎屑掉到他们身上,都会打出大片裂痕。

    至于那个领路的保镖,早在进来之前,乔伟就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两掌,在拍那两下的同时,乔伟已经在他体内种下了“岁月不饶人”!

    当三少等人走出赌场之后,二楼的贵宾室已经没有一个人形物体存在了。

    废墟遍地的贵宾室中,多了五堆随时可能被风吹走的灰尘,和四堆闪闪发光,就像晶石粉末一样的东西。

    走在大街上,在去往酒楼吃饭的途中,三少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伟哥,你还记得那九阴圣女长什么样子吗?”

    乔伟一愣,仔细回想了一遍,从进门起到最后九阴圣女逃离,每一个细节都细细回想了一遍,甚至连被九阴圣女的终极魅术——倾国迷梦迷惑时,出现的幻境中那大跳脱衣舞的妖冶女子都回想了一遍,最后无奈地得出结论:“三少,说来也怪,我记得明明进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的脸的,可是现在要小的回想,小的还真的没办法想起她长什么样子。”

    三少望向黎叔,黎叔也摇头道:“别问我,老年人本来记忆就差,那妖女使的又是魔门最厉害的魅术,我也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

    三少又望向黎小叶,黎小叶脸上一红,顿时想起了她在九阴圣女的魅术之下,失去自制后出丑的样子。虽然那个时候大家都中招了,没人看到她的样子,可是她心里怎么都不自在的。

    想起中了魅术后,自己用手在身体的敏感部位不住抚摸时那**蚀骨的感觉,黎小叶只觉脸上发烧,呼吸不自觉地急促起来,被三少用询问的目光一看,马上羞得低下头去,叫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吗?”

    三少啼笑皆非:“谁要看你了?少爷我是想问你还记不记得那妖女长什么样子!”

    黎小叶低着头道:“你们,你们几个大高手都记不得了,我又怎能记得?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三少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一次,他可真算是栽到家了。

    那九阴圣女的魅术虽然厉害,但毕竟不是他与生俱来的“修罗魔瞳”的对手。两人对视之下,“修罗魔瞳”大破“倾国迷梦”,可是那九阴圣女也着实厉害,在修罗魔瞳的注视之下,依然能让所有人都无法看清她的真面目。

    事实上,那九阴圣女并没有戴任何面具,也没有使出任何掩饰其真面目的手段。当九阴圣女施展出“倾国迷梦”之后,她将自己身上每一处诱人的地方,都数以千倍计地放大了吸引力。

    这样一来,便会令中了她的魅术的人,只记得她那放大了无数倍,已经完全失真的魅力地带所在。

    打个比方,如果有人喜欢女性的胸部,那么他就只会记得胸部,有人喜欢先看女人的眼睛,那么他就只会记得眼睛。

    而即使某人记住了那特定部位的样子,但那也是完全失真的幻像,根本无法作为真实的凭据。

    所以这样一来,虽然三少等人个个都是在一进门就见到了九阴圣女,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看清了九阴圣女的模样。

    当然,三少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所在,甚至连乔伟和黎叔这两位魔门的老人,对“迷心宗”的魅术、媚功都是只知其名而不知其底细,自然也不会了解终极魅术“倾国迷梦”的奥妙了。

    这让三少非常郁闷,要是传出去说,三少爷与某位倾国祸水对视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最后却连那倾国祸水的模样都没看清,那岂不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更严重的是,就算那九阴圣女再次出现在三少面前,三少也无法分辨出她的真实身份。而以三少看见美女宁错杀莫放过的德性,极有可能被九阴圣女趁虚而入。

    三少也知道自己这毛病,心里想着:“娘的,总不能让少爷我每次看到美女都怀疑是九阴圣女吧?那少爷我以后还要不要泡妞了?那这假情圣还要不要扮了?妈的,不管了,宁错杀莫放过,就算是九阴圣女,少爷我下次碰到,也要先上了再说!”

    正咬牙切齿间,三少疾行的脚步突然一停,沉声道:“不好!我的直觉告诉我,等一会将发生一件对我非常不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