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要命的温柔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公众版开始了,投票支持啊~~~)

    淫雨霏霏,暮靄沉沉,正是华灯初上时分,定州城在落雨的傍晚显得分外宁静。

    往日的暄嚣似已悄悄躲藏起来,这静谧的夜色被星星点点的***点缀得无比优雅,天地间静得好像只剩下那淅淅沥沥的雨声。

    杜晓妍心中也只剩下雨声。

    她静静地站在定州城麒麟街杜家大宅的阁楼窗前,看着在暮色中苍茫的远山,她的心,仿佛也染上了一层宁静的暮色。

    暮色是黑色掺杂着墨绿,瑶琴是暗红点缀着斑驳。

    房中烛火闪烁,丝丝冷风从窗口扑了进来,扬起杜晓妍单薄的衣裙,顺风飘起来的雨丝沾湿了她柔顺的长发。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无尽的愁绪和着那一股幽长的气息吐了出来,意犹未尽地在房中打了个转,化成浓得化不开的忧愁和思恋。

    她坐了下来,纤手抚上瑶琴,轻轻划拉了几下琴弦,“叮咚……”声声优美的琴音仿佛流水一般自弦上淌了出来。

    “知不知道饮酒和饮水有什么区别?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他的声音忽然在她脑海中响起,她忽然想喝酒了。

    想起了他时常哼唱的那首歌,她慢慢地尝试着弹出了曲调,那从未曾在大秦帝国出现过的,在正统的乐师听来绝对是离经叛道的曲调从她的指下生出,在房中幽幽地回荡。

    那词儿,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拗口呢?那是哪一地的方言?又是怎样唱的?

    她记起来了,她尝试着,用那拗口的,不知是哪地方言的语言哼出了歌词: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回。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天边的你飘荡白云外。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回,无言落寞愿来日再聚。

    鲜花虽会凋谢,但会再开。

    一生所爱的你,在白云外。

    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

    柔嫩,清亮的嗓音唱起这首缠绵悱恻的歌曲,配上杜晓妍此时的心情,别有一番**的韵味。

    在雨中随风潜行的少年,听到这自窗口飘出的缠绵歌声之后,心中蓦地翻起莫名的波澜……

    “呼——”一阵大风突然灌进了屋里,吹得烛火一阵猛摇,险些灭掉。

    这阵风来得突然,伴随着这阵风,竟似还有着丝丝热气。

    那是只属于男人身上的温度和热力,风中夹杂的,也是只属于男人才有的体味。

    杜晓妍弹完了最后一个音,双手按在琴弦上,怔怔地看着窗口。

    窗台上,坐着一个头发衣服都已被雨水淋透的男子,他正笑嘻嘻地看着她,那仿佛阳光一般温暖的目光投射在她的眼中,驱散了她心中那丝黑暗墨绿的暮色。

    他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意,他的一条腿随意地吊在窗台上,来回晃荡着,另一条腿搁在窗台上,左手搭在膝盖上,右手拿着一把绘着山水图案的折扇,随意摇动着,似要借那微弱的风吹走身上的雨水。

    “滴答……”一滴晶莹的液体掉落在瑶琴上,摔得粉碎。

    杜晓妍猛地站了起来,他则像一阵风般自窗台上掠下,掠到她的身前,将她紧紧地拥在了怀里,然后用一个无比火热的深吻将她的身心彻底淹没。

    烛影摇红,罗裳轻解,一切的思恋都无需言语……

    ※             ※             ※             ※

    “阿仁呢?你看到阿仁没有?”黎叔的宅子里,铁轩轩风风火火地跑进厨房,抓着正在准备晚饭的黎小叶问道。

    黎小叶指了一下秦仁住的那栋阁楼的方向,“三少爷不是从回来起就一直呆在屋里睡觉的吗?”

    铁轩轩摇头道:“他哪里在房里睡觉了?我刚刚突然想起师父教的几手束气成针,打穴疗伤的绝活,准备去他房里助他治疗内伤的,谁知道进屋一看,床上乱七八糟的,阿仁那小子连被子都没叠就跑了!”

    黎小叶一本正经地问道:“你以前试过用束气成针,打穴疗伤的功夫给别人疗过伤吗?”

    铁轩轩老老实实地摇头:“没有。我也是最近才学到的,还从没试过呢!这不正好阿仁受伤了吗?我寻思着拿他做个实验,一来可以检验我的功夫练得到不到家,二来正好可以替他疗伤来着。”

    黎小叶不由抿嘴偷笑:“轩轩姐,恐怕三少爷就是知道你要拿他做实验,所以吓得跑掉了吧?放心,他不会跑远的,说不定呀,现在就躲在院子里的哪个角落偷笑呢!”

    铁轩轩喃喃道:“怕我拿他做实验所以跑掉?不会呀,他又不知道我会束气成针的绝活儿。再说了,我也没告诉他要拿他做实验呀!院子里边,能藏人的角落我也都找遍了,他能躲到哪里去呢?”

    黎小叶存心捉弄这个大大咧咧,神经比男人还大条的铁脑壳,道:“你到茅房找过了吗?兴许三少爷躲在茅房里呢!”

    铁轩轩一拍脑门:“哎哟,这我怎么没想到?多谢小妹提醒,我这就去找阿仁!”说着一溜烟地跑了。

    等到铁轩轩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后,黎小叶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地自语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小时候你们……会被三少爷……整得那么……惨了,哈哈……笑死我了……”

    ※             ※             ※             ※

    晚饭时,找了一个多时辰,最后一无所获的铁轩轩一边撕咬着鸡腿,一边含糊不清地对黎小叶道:“你不是说阿仁会在茅房吗?我怎么没有找到。”

    黎小叶非常淑女地小口扒拉着饭粒,柔声柔气地道:“轩轩姐,三少爷可是长了两条腿的,他是会跑的。而且他的轻功,想必轩轩姐小时候就领教过了吧?说不定呀,三少爷在跟你捉迷藏呢,在你去一个地方之前,他是在那个地方。可是当你去的时候,他就在你到之前溜走了,等你走了以后,他再回去躲在那个地方。他的轻功比你要好,所以就算他一直在院子里的各个房间跟你捉迷藏,你找不到他也是很正常的呀!”

    铁轩轩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好,等我吃饱了,再去找他!真是的,阿仁还跟小时候一样,像个猴子似的,喜欢到处乱跑。咦,他能到处乱跑了,岂不是说明他的伤已经好了?久闻‘起死回生丹’有夺天地造化的神奇功效,看来此言不虚。嗯,他伤好得这般快那还要我来照顾他干嘛?不管了,等下找到他再好好问问!”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挽起了袖子,抬起一条腿,踏到旁边本为三少准备的椅子上,准备大干一场。

    乔伟神态威严地干咳了一声,装腔作势地道:“淑女之道,见于言行,表小姐是大家闺秀,更应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说着,眼睛望向铁轩轩那大模大样踏在椅子上的长腿。

    铁轩轩嘿嘿一笑,有些尴尬地放下了腿。

    黎叔抿了一小口酒,擦了擦沾在白胡子上的酒液,问道:“铁小姐,久闻令尊‘化铁手’铁空山、铁堡主威名,不知道铁堡主如今的‘化铁手’神功达到第几层了啊?”

    铁轩轩虽然没再把脚踏到椅子上,但是撕咬鸡腿的动作却并没有变得文雅。事实上,在乔伟和黎叔看来,作为一个有修养的淑女,是绝对不应该捧着整只鸡腿啃的。

    铁轩轩却全然没有自觉,用袖子擦了一下满是油光的嘴,含糊不清地道:“不知道……十年前就已经是第三十层了,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进步。”

    黎叔点了点头,道:“化铁手神功共分三十三层,取三十三天之数,入门极易,每进步一层功力增加一倍,但越往后越难。二十层以前都只能算是准一流高手,而到了第二十层就可跨入一流高手之列。

    “但其后每修成一层,都需要极其坚定的毅力,耗费大量的时间。到了第二十五层之后,就可进入超一流高手之列。令尊十年前就练至第三十层的境界,果然不愧为宗师级的超级高手,这江北白道第一高手,自然是非令尊莫属了。

    “小老儿听闻,若能练至三十三层的大周天境界,不仅一双手可以化铁融金,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融掉钢铁。如此一来,再厉害再锋利的武器都无法伤到修炼化铁手神功之人分毫,盖因武器尚未及身,便已被比天火还猛烈的功力化掉了。”

    铁轩轩点了点头,一脸钦佩地说:“前辈见闻广搏,晚辈佩服,我家老爹也是这么说的。嗯,老爹去年过年的时候在堡中弟子面前表演过一番,一百八十八把钢刀从不同的方位砍向我爹全身,结果所有的刀都在离我爹的身体还有一尺的时候融化掉了,只剩下刀柄。也不知道爹现在是不是能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融掉钢铁。”

    黎叔面露惊异之色,和乔伟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喜的神情。

    黎叔沉吟道:“这样说来,就算令尊还未达到最高境界,但也相差不远了。不知道这次武林大会,令尊会不会来参加啊?”

    铁轩轩脑袋摆得跟波浪鼓一般,“不会。爹说了,这江湖现在是年轻人的江湖了,他一个老人家,就不掺合年轻人们的事了。这次铁血啸天堡的代表就是我跟我大哥。”

    乔伟和黎叔闻言微露失望之色,乔伟叹了口气,道:“铁血啸天堡,当年之所以命名为铁血啸天堡,全因为此江北武林第一堡是由三个人联手创立。现在另两人驾鹤西去,铁空山正当壮年,却说自己已经老了,显是失去了雄心壮志。这铁血啸天堡,如今也名不符实了。”

    铁轩轩眼睛一亮,问道:“前辈知道铁血啸天堡的来历?”随即又略带不满地道:“前辈,我爹不是失了雄心壮志,只不过是想多给年轻人机会而已。要是我爹和姨父也都在江湖中打滚的话,年轻人还要不要出人头地了?”

    乔伟点头道:“你这话倒也有理,本来嘛,江湖就应该是年轻人的天下。大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哦错了,是前浪死在沙滩上,”乔伟暗忖:“娘的,怎地把三少说的俏皮话儿全学会了?要是让魔门后辈知道,非嘲笑死老子不可。”

    嘴里继续说着:“当年白道四大后起之秀,南逍遥、北铁手、东狂徒、西啸天,说的就是秦逍遥、铁空山、血狂徒、罗啸天四人。

    “这四人初出江湖就已经颇有领袖群雄的气质风范,后来四人意气相投,结成金兰兄弟。其时秦逍遥已在着手组建逍遥山庄,他虽力邀另三位加盟,但是秦逍遥本就是富家子弟,家中颇有钱财,而另三位却是标准的贫苦出身。

    “铁空山、血狂徒、罗啸天不愿沾人之光,三人白手起家,创下了铁血啸天堡的基业。铁血啸天堡之名,就是三人的名字。

    “只可惜,当年北方第一大势力拜月教存心挑衅。当年的北方第一高手,甚至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的拜月教主左元放不满三个年轻人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发展势力,亲自出手对付三人。

    “结果一战之下,血狂徒和罗啸天身亡,铁空山重伤,左元放也身负重伤。秦逍遥在此战后三个月亲率当时逍遥山庄仅有的三名客卿——三大杀神柳断魂、怒横眉、萧天赐前往北方,与铁空山联手,五大高手杀进拜月教总坛,激战一天一夜。

    “是役,拜月教护月二使阵亡,三大长老尽灭,七堂十三舵的堂主、舵主只剩下两个,还给打成了残废。偌大一个拜月教,教中高手能人无数,却被五人杀得几乎一个不剩。但奇怪的是,左元放却在总坛中失踪了。

    “经此一役,拜月教从此没落。北方第一大势力的名头再也轮不到拜月教,到如今虽然几经发展,也只能维持了个中不溜的局面,还得在表面上对铁血啸天堡俯首称臣。

    “秦逍遥则在那一役中得了个‘血手修罗’的名头,江湖中人谈起秦逍遥几乎人人色变。

    “而柳断魂、怒横眉、萧天赐这三大杀神虽然威名不显于江湖,但其实全是因为这三人行事过于低调,除了杀人之外,几乎不做任何事情,所以他们的光芒反倒被本应是他们后辈的秦逍遥、铁空山所掩盖。

    “呵呵,说了这么多,老夫倒是托大了,直呼秦逍遥之名却是不该,该叫他一声老爷才是。

    “算起来,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如今,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虽然稳占江南江北武林白道的头把交椅,可是我家老爷和令尊都是将近二十多年没跟人动过手,江湖中人,已经淡忘了他二人过去的威名。

    “这江湖,也是到了大乱的时候了!”

    乔伟说完了那番话,好一阵唏嘘。

    在乔伟长篇大论,追忆往事的时候,铁轩轩已经啃完了整只烧鸡,扒下了几大碗饭。她长这么高个子,自然也是有理由的。

    见乔伟好不容易讲完了故事,铁轩轩一边用牙签剔着牙,一边说道:“乔前辈,我看三大杀神那三个老头子,看起来都和蔼得很,成天就知道打盹,这手呀,成天都缩在袖子里,除了吃饭的时候,根本就懒得伸出来。就那样三个糟老头子,他们真有您说的那样厉害?”

    乔伟和黎叔眼睛一亮,两只老狐狸对视了一眼,乔伟沉声道:“表小姐,你见过三大杀神?他们现在在哪里?”

    铁轩轩咬着牙签道:“当然见过了,小时候去逍遥山庄玩的时候,我还揪过他们胡子呢!现在嘛,当然是跟我秦风表哥一起,住在定州城中我铁家的宅子里了。”

    两只老狐狸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哦?原来三大杀神也跟着大少爷来了吗?好极了,实在是好极了!表小姐,你可千万别看不起那三个糟老头子。他们的双手,除了吃饭,就是杀人,否则是绝对不会伸出袖子之外的!”

    铁轩轩撇了撇嘴,道:“我就不信他们上茅房的时候也不把手伸出来,不然的话用什么系裤带?牙齿吗?”

    乔伟和黎叔顿有晕倒之感,这表小姐,和三少爷真是绝配呀,两姐弟的脑子,还真是大异于常人,果然都是天纵奇才!

    “卟!”铁轩轩吐出牙签,拍拍肚子,道:“吃饱了,嗯,先去洗个澡,再来找阿仁。小叶妹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洗呀?”

    黎小叶非常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必了。”

    铁轩轩耸耸肩膀,抱着膀子晃了出去,边走边道:“那你们慢慢吃哦,我先去洗澡了!”

    黎小叶好心地提醒了一句:“轩轩姐,洗澡时可要关好门窗哦,小心被人偷看!”

    铁轩轩哈哈一笑,“我铁轩轩身怀绝世神功,十丈之内落叶飞花都逃不过我的耳朵,怎么可能有人能偷看我洗澡而不被发现?哇哈哈哈……”

    铁轩轩仰天大笑出门去,留下屋子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这……还是女孩子吗?”黎叔问乔伟。

    乔伟迟疑地道:“应该是的……”

    铁轩轩刚刚走出吃饭的大厅,忽觉背后有一阵轻风掠过,马上警觉地回头一看,却发现身后一个人影都没有。

    “唔,定是找阿仁找得太累,神经过敏了。不管了,先去好好洗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