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要命的温柔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火红色的男式劲装剥落,现出淡黄色的丝质抹胸。

    抹胸下傲人的胸部挣扎着,跳动着,似要逃出这根本束不住它的细小物事。

    在头上挽成髻的长发已经放下,玉颈甩动间,青丝如瀑布一般飞起。

    轻轻解开颈后系挂着抹胸的小结,那淡黄色的抹胸终于徐徐褪下,那双坚挺饱满,浑圆结实的尤物终于跳了出来,粉红色的蓓蕾微微上翘,似在诉说少女的骄傲。

    除下亵裤,浑圆笔直的一双长腿暴露在空气中,**的美人如玉的肌肤在房中蒸腾的水汽中美仑美奂。

    铁轩轩站在已经蒙上了一层细小水珠的铜镜前,用毛巾擦净了镜上的水汽,凝视着镜中自己**的身体。

    镜中少女或许面部线条不那么柔和,少了几分女性的温柔,但却多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韵味。

    而那对胸脯,那纤细有力的腰肢,那充满弹性的长腿,那挺翘的圆臀,哪一处又比别人差了?

    近九尺的身高,一米八的高挑少女,这样的高度,即使在北方都属少见,能在身高上高过她一头的男子,又能有多少?那还非得是十尺巨汉不可!

    铁轩轩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姿势,甚至尝试着捏了一下兰花指。不过她马上就放弃了,扭捏作态不适合她,她的性子里更多的是父亲的粗犷豪迈。

    她对着镜子挺起了自己那令大多数女人羞愧的胸脯,指着镜子道:“你哪里不像女人了?天下又有几个像你这样出色的女人了?爹和大哥凭什么说你不像女人?风表哥和雷表哥凭什么总说你跟他们作兄弟比较合适?哼!你不就是有时候比男人还豪爽吗?这又怎么了?你就是讨厌学那些小女人惺惺作态!你是铁空山的女儿,你自有自己的豪气,永远不要去学别人!做好你自己,就是做好了最好的女人!”

    再次骄傲地挺了挺胸,铁轩轩满意地走到了那洒满了花瓣的浴盆前。

    那是个很大的浴盆,足可容纳她躺在里面,将全身都浸泡进去。

    她那比一般女子要大了不少,手指也长了不少,但却远比一般女子白嫩的玉手在水面上轻轻滑过,飘浮在水上的花瓣慢悠悠地被水波荡到了两边。

    水气中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她虽然是个性豪迈的少女,可是她也爱花,也爱美。

    她不喜欢在穿着上多作打扮,可是她却很注意清洁,很注意保养自己的皮肤,也很注意自己身上是不是时常能散发出香味。

    女性的柔美并不是单单要靠穿着打扮来体现的,一副完美的身体,一身柔腻嫩滑的皮肤,身上永远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这样的女子,即使穿着男人的衣裳,依然能比那些浓妆艳抹的俗女子更有魅力。

    铁轩轩是这样认为的。

    她缓缓跨进了浴盆中,当温热的水将她的身体完全包裹住时,她不由发出了一声舒服到极点的呻吟。

    她开始在水中擦拭起自己的皮肤来,每一寸皮肤都细心到了极点地擦拭,她不想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存在。

    即使这副完美的身体目前只有她自己能看到,她也要让自己更赏心悦目一些。

    洗至中途,陶醉在舒畅中的铁轩轩突然听到房顶上传来一声异响。

    那是一声微小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响动,在雨滴不住地击打着房顶的雨夜中,这丝异响极易被人忽略,甚至一般的高手都绝对没办法听到。

    但是铁轩轩却听到了,她并没有吹嘘,十丈之内,落叶飞花的声音她的确可以听到,所以她很清楚地将那丝异响与淅沥的雨声分辨开来。

    “难道真有人偷看?”铁轩轩心中飞快地闪过这个念头,然后她出手了。她举起右手,屈食指,大拇指扣住食指指尖,朝着房顶一指弹出。

    “惊寂指”!

    “哧”!一缕指风破空飞出,发出一声凄厉的破空声,似要惊破寂静的天地。

    “啪”!指风在触上房顶的那一刹突然炸开,变成一股方圆足有三尺的狂飙,向着上方喷薄而出,强劲的爆发力将三尺范围内的房顶炸出一个圆洞,顶上的瓦片分解成最基本的粉尘,随着雨水一起扬扬洒下。

    伴随着雨水与粉尘,一个全身湿透,长发紧贴在脸上,淡蓝色的长袍紧沾在身上的少年轻飘飘,有如一片柳絮般从那空洞中飘然落下,不偏不倚地落进了浴盆之中,齐胸口以下全都没进了温水里,带着满头的灰尘正对着铁轩轩。

    两个人面面相觑,少年挂着满脸谦卑真诚,却有带着点懒洋洋意味的微笑,而铁轩轩则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鸭蛋。

    “哗——”水波响动,少年的手自水中伸了出来,**的袖口缠在他的手腕上,他手上还握着一柄沾满了水珠,却并没给泡坏半点的折扇。

    “刷!”少年展开了折扇,扑扑地摇了起来,一时间水珠飞溅。

    “啊,表姐,真是巧啊,真没想到出来散步也可以掉到你浴盆里也!”少年恬不知耻地笑着,偏生笑容又是那般真诚。

    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铁轩轩饱满的酥胸,那绝对无法用一只手握住的酥胸一半没在水里,一半暴露在空气中,粉红的蓓蕾上挂着晶莹的水滴,便似雨后的红樱桃。

    “阿仁……怎么会是你!”铁轩轩渐渐变了脸色,她神经再大条也不会不知道三少这所谓的巧究竟是巧在哪里。

    “可不正是小弟吗?”偷窥被抓了个现行的三少心中不无懊恼。

    凭他的轻功,即使铁轩轩功力深厚到可听出十丈方圆内一切异动,却也无法将他发现的。奈何表姐的身材太过魔鬼,趴在房顶上冒雨偷窥的三少经不起这诱惑,小弟弟猛然抬头,在房顶上敲了一下。

    天可怜见,仅仅是那一下,发出的声音何其微弱,微弱到三少自己都将之忽略了,却没想到铁轩轩竟能分辨出来,还一指将他打了下来。

    铁轩轩强忍着怒气,咬牙切齿地道:“阿仁,看起来,你的伤并不是特别严重嘛!”

    三少一脸真诚地道:“表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弟的确是伤重得要死了,可是你也知道,起死回生丹具有起死回生的奇效,再加上鬼谷神医乔伟乔大先生替小弟行功化药,而小弟自己也有百年内力打底,所以小弟才好得这般快的。要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死了。”

    听三少提到“起死回生丹”,铁轩轩心中又升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她知道,那灵药代表的是一条性命,三少因她兄妹二人的恶整浪费了这粒灵药,等于少了一条性命。

    铁轩轩本性纯良,对亲手毁掉三少一条性命之事心存愧疚,现在听三少提了起来,原本准备对三少大动干戈之心再也无法生起。

    这火气消了,铁轩轩也渐渐清醒了过来。她看到三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顺着三少的目光一路看过来,发现三少盯着的,正是自己的胸脯。

    刚刚被气昏了头没有注意到,现在反应过来了,铁轩轩不由发出一声惊叫,猛地矮身沉到水里,连颈子都淹没了,只露出下巴以上的部位。

    “阿仁你快出去!你……你怎么能这么看着我?男女有别……”铁轩轩结结巴巴说道。

    三少呵呵一笑,泡在浴盆里动都不动:“表姐,说起来,小时候我们好像在一起很是洗过几次澡哦!只不过自你十岁之后,就不愿再跟小弟在一起洗澡了,小弟跑去看你洗澡,你反倒说小弟偷看,将小弟一顿暴打……今天既然已经泡在一个盆里了,倒不如一起洗一次澡哦,也好缅怀一下过去的时光。”

    铁轩轩脸红得跟虾公一般,支吾道:“小时候不一样……表姐已经长大了,你也长大了,刚才……刚才你也看到了姐姐的……那不是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吗?你,你转过脸去,然后出去罢!这次的事,我不怪你就是。”

    三少摇了摇头,笑道:“表姐,这次小弟说什么也不会出去了。小弟记得爹娘曾说过,要让表姐做小弟的媳妇儿,说是因为小弟太皮,须找个能镇得住小弟的媳妇才行。舅舅当年也是同意的了……”

    “小时候说的玩笑话怎能当真?”铁轩轩一反常态,尽显小女儿羞态,“姨父和小姨当年也是说来开开玩笑的。”

    三少正色道:“表姐,你错了,那不是玩笑。自从听到我爹娘说的那些话后,小弟已经在心里将表姐当成了自己的媳妇。小孩子并不是可以随意欺骗的,我爹娘自然懂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从小就没对我说过一句推搪欺骗的话语。表姐,难道,你认为小弟配不上你?”

    铁轩轩有些惊惶地道:“阿仁,你这是这么话?表姐只是觉得,只是觉得……”

    三少见铁轩轩吭吭哧哧说不出话来,不由嘿嘿一笑,脸上自然而然挂上了采花贼的淫笑。

    “表姐,来,小弟替你搓背吧!”说着,也不待铁轩轩反应,大手从水面下破水递了过去,不偏不倚地一把将铁轩轩一只淑乳抓在手里。

    三少的手也够大了,可是这一把抓满了,却只握下一半不到。

    掌手正抵着那颗蓓蕾,五指则在峰峦上轻轻按捏,那种酥软绵滑,又充满了弹性的手感令三少一时间爱不释手,小兄弟早就高唱凯歌,起立敬礼了。

    铁轩轩在三少握住她淑乳的那一刹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叫,不过那声惊叫的后半声,却似极了变调的呻吟。

    铁轩轩只觉在被三少握住的那一刹,身体便像通了电一般,一种前所未有,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从**传遍全身,最后汇聚到一处,直奔小腹而去。

    身子变得有气无力,像棉花一般酥软,两腿微微发抖,小腹中窜起一股热火,烧得她全身燥热。

    “阿仁,不要闹了……你不是说搓背吗,这里……这里不是背……”铁轩轩有气无力地反抗着,两只手握着三少的手腕,想将其推开。

    可是二人都未用内力,单凭腕力,铁轩轩又怎比得过三少?

    三少的手纹丝不动,五指有节奏地按地着,掌心轻轻地触动着那已经悄然挺立起来的尖端。

    “表姐,也可以先搓洗正面,再来搓背嘛。这洗澡,反正是要洗遍全身的,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呢?”

    说话间,三少将折扇合上,插到领子后面,那只原本握着折扇的手也没入了水中,悄悄地向着某个最神秘的领域探去。

    铁轩轩感觉到了水流的波动,但是她已经被三少娴熟的**手法挑逗得有些意乱情迷,呼呼地喘着气,那双很女人的眼睛里荡漾着春水一般的波动。

    三少的手终于触到了那温软神秘的桃源洞口,手指如拨草寻蛇一般抚了进去,铁轩轩被这一抚,身体更是抖得厉害,那异样的感觉几乎将她完全融化。

    但是这一抚,同样让她惊觉了过来。

    在三少手指探入的那一刹,她毅然抵挡住那令她**蚀骨的滋味儿的诱惑,用最后残存的理智作出了艰难的抉择。

    她猛地拨地开了三少的双手,从浴盆中一跃而起,带着漫天的水珠落到了浴盆外,抓起搭在浴盆前屏风上的衣物,**着身子飞一般地逃出了这间沐浴的房间。

    三少看着铁轩轩的背影,初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他猛地蹲下,和衣连头钻进了水中,身子蜷成一团在水里连翻了好几个跟头,这才从浴盆里站了起来。

    三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四肢摊开,全身放松地飘在水面上,含笑看着房顶上那个直径三尺的圆洞,任从那洞中落下的细密雨水洒到他的脸上。

    “欲火焚身真气,翻云覆雨神功,真的是无往而不利吗?嘿嘿,天底下,到底还是有能挡得住这两种神功的奇女子的。谁说女人是水做的?我家表姐,就算她真的是水做的,可那做成她的水,也是铁水!”

    三少向着那方寸天空喃喃自语,笑容渐渐变得充满憧憬:“来日方长,表姐啊,小弟……向来都是不轻易服输的性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