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夺艳记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仁走在下山的小路上,一时间只觉得踌躇满志,从今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秦家三少爷闯荡江湖,那还不是跟在自家院子里溜哒一样?

    阳春三月,草长鹰肥,蓝天中白云朵朵。凌云山景色宜人,在得了自由的秦仁眼中,好像花也含情,风也含笑。空气中满是清香,那天地好像脱得光光的大美女一般,正散发着诱人发情的味道。

    发情的秦仁仿佛看到天下间的美女都脱得精光,媚笑着张开了两腿正等着他,不由雅兴大发,高唱起前世的歌儿来:“你,从天而降的你,落在我的被窝上~~淫荡的模样,勾魂般的目光,一声淫笑让我心发荡……那一年,你对我说,骑‘里湘’的味道很美~~~~男人,总是不该,对泡妞后悔~~冷风吹,吹不熄欲火一堆……”

    一路狼嚎到了山下,秦仁的肚子也不知不觉有些饿了。凌云山脚有一条官道,官道旁有个小茶棚,远远望去,正有几个赶路的商人正坐在茶棚里喝着凉茶,啃着烧饼。

    秦仁自小锦衣玉食,要他跟民夫一样坐茶棚子,喝凉茶啃烧饼肯定是做不来的。无奈之下,秦仁在身上摸索了一阵,掏出父亲给的“九天辟邪丸”和“起死回生丹”,将两粒药丸扔进嘴里嚼了一阵,就着口水吞了进去。

    自小吃惯了珍贵丹药,因而获得了一百年深厚内力的秦仁有个经验,但凡珍贵丹药,不但味道可口,还很管饱,吃一粒三两天都不需要吃饭。这下两粒药丸同时吃进肚里,立刻有两股暖流自秦仁腹中升起,瞬间流遍四肢百骸。秦仁顿觉神清气爽,打出两个响亮的饱嗝,自语道:“唔,不错,很饱,最少三天不用吃饭了。”

    要是让秦逍遥知道,秦仁把他给的保命灵药“起死回生丹”当作零食吃掉的话,铁定会气得吹胡子瞪眼。

    这避百毒的“九天辟邪丸”当然是早吃早好,但是“起死回生丹”天底下总共才三颗。三个儿子每一个走之前秦逍遥都给了他们一颗,秦风和秦雷都保管得好好的,毕竟那是他们的另一条命。而秦仁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图眼前痛快,把保命的东西随口吃掉,实在是太有个性。

    秦仁沿着官道上慢慢地走着,看看天色还早,也不急于赶到省城,一路逛着看着风景。但凡世家子弟出门,哪个不是前呼后拥,坐着香车,拥着美人,带着大队随从的?只有秦仁,不仅不带随从,不乘马车,连马都懒得牵一匹。究其原因,还是他认为骑着马太麻烦,要给马喂料,还要时刻防备不要被江湖宵小偷了去。再说了,天底下有几匹马能快得过秦仁?还是自己的两条腿来得实在。

    看着秀丽风景,秦仁哼歌无聊之下,掏出父亲给的“雷神霹雳弹”。心想老爷子说这一颗小小的弹丸可炸毁方圆十尺内一切物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当下以半吊子的暗器手法扔出一粒,扔到路边。

    看着弹丸没入路旁的草丛,秦仁远远地闪了开去,尽管做好了准备,但弹丸爆炸时的轰然巨响还是让秦仁吓了一大跳。他看着草丛里腾起的一朵微型蘑菇云,和蘑菇云消散后,一个径有十尺,深足有三尺的圆形深坑,自语道:“妈拉个逼的,没想到这小东西还真有这么厉害,比榴弹炮打出的炮弹威力还大……”

    但凡小孩子得了新奇玩意儿总是要玩个尽兴的。秦仁耳朵眼里塞着棉球,提着装着雷神霹雳弹的口袋,一边走一边扔着弹丸。

    轰隆的巨响不时在官道两旁炸起,一朵朵的微型蘑菇云腾空而上。秦仁哼着歌,有时扔出两颗,有时扔出三颗,有时又扔出一把,苦练暗器手法。官道两旁被炸出一个又一个地深坑,弹丸爆炸之处寸草不生。

    扔了一阵,秦仁感觉扔到路边还是不够刺激,于是抓出一把大约七颗弹丸,猛地投掷在前面的路面上。

    壮观的场面出现了,七颗弹丸同时着地,七声爆鸣连成一声巨响,震得秦仁耳朵嗡嗡作响。七朵微型蘑菇云腾空而上,汇成一大片黑烟,犹如一条升空的黑龙。强劲的疾风扑面而来,吹得秦仁身上衣袍乱舞,一头长发也随风飘个不停。

    待烟尘散尽之后,那一段官道已经彻底毁了。秦仁看着官道上一个直径在七十尺左右的巨大深坑,点了点头,说:“这样才有些意思。”

    接着一边大步前行,一边不停地往官道上扔雷神霹雳弹,到了被炸出的深坑前就施展轻功轻轻跃过。有时候秦仁凌空跃起,用最帅的姿势在空中扔出弹丸,然后就着爆炸时的强风和气浪轻飘飘地在空中翻几个跟斗,那种快感让秦仁飘飘欲仙。

    一时玩得兴奋,不知不觉间,一百零八颗雷神霹雳弹被他扔了个精光,宽阔平整的官道被他一路炸出数十个深坑,惨不忍睹。

    秦仁摸了摸已经空无一物的口袋,撇了撇嘴,说了句:“老爷子也太小气了,嗯,过年的时候再多要一些,当鞭炮放着玩也是很过瘾的。”随手扔掉空袋子,大步朝省城方向走去。

    黄昏时分,秦仁终于走到了云省的省城乌云城。

    这乌云城虽然是省城,但是治安相当混乱。秦仁进了城之后,只见城里行人个个行色匆匆,几乎人人带着武器。

    秦仁一边走,一边打量着乌云城的状况。街道很宽,主街道可容三辆豪华马车并行。人很多,但是看上去少有善类。

    街上乱哄哄地,一个铁匠铺里,两个彪形大汉看样子是想买刀,正和铺主讨价还价,大概是嫌铺主太罗嗦,一个大汉顺手抓过一柄刀,将铺主一刀劈了,将铺内的刀都背了扬长而去。

    一座酒楼上正传出打斗之声,还有叫好和惊呼之声,不时有人从楼上跌下来,满身是血地躺在大街上一动不动。

    街道正中两个大侠正准备决斗,两人面对面站着小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动手,倒是他们在旁边看热闹的闲人们不知为什么起了争执,先打了起来,死了两个伤了三个,其余的收了家伙继续看。

    有两个黑衣人正施展轻功在房顶上狂奔,一个人追,一个人逃,逃的人放出无数暗器,追的人用手中的刀将暗器打飞,四下乱飞的暗器误伤了不少路人,没死的人站起来捧着伤口正准备骂,那两个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捕快们拿着铁尺背着锁链满大街乱跑,大声叫嚣着官差办案,闲人闪开,不时从围观斗殴的人群中揪出一个人来,套上铁枷说一句:“你的案子犯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秦仁躲开一个倒向自己的,被人砍死的流氓,长呼一口气,看着乱糟糟的省城,自语道:“这就是江湖啊!好像杀人都没人管的,妈的,世道也太乱了吧?”

    “哼,少见多怪。”一个长相很有些英俊的少年挎着长剑,从秦仁身旁走过,不屑地说:“江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浪漫。小白脸,你还是回家去吧,当心给人杀了,没人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