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群芳争妍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淅沥的雨声充斥着整个世界,夜色更加地深沉了,定州城中的点点***正渐渐熄灭,剩下的,那少之又少的光明,便像是在暴风雨中摇曳的孤帆。

    杜公甫带着九个手下,在夜色中冒雨疾行。

    杜晓妍被两个黑衣人夹在中间,双手被反绑着,赤着双脚,身上只披了一件单薄的夏裙,就这样暴露在雨中,全身已经给雨水淋透了。

    她踉踉跄跄地走着,稍慢一点,身边的两个黑衣人就会大力地推她一把。

    她的左脸浮肿,上面有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她的目光茫然,脸上挂满水珠,也不知是雨还是泪。

    她的一双小脚已经磨破了多处,渗出鲜血来,却马上给地上的积水冲走。

    杜公甫要连夜将她带回天平山庄,定州城的城门虽然已经关上了,可是对杜公甫这样的武林高手来说,翻越区区一堵城墙,只需要几件简单的工具便可办到。

    杜晓妍虽然神情一片茫然,可是她心里却在不住地呼喊着:“秦郎,秦郎,你在哪里?晓妍没有出卖你,可是爹爹要在祖宗灵前杀了晓妍,晓妍舍不得你……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有多坏,晓妍只知道,你为了救晓妍不惜身负重伤,险些送命……晓妍只知道,晓妍今生今世,都是你的女人……秦郎秦郎,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晓妍心里正念着你……”

    一声不吭,只快步疾行的杜公甫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抬起一只手,示意后面的人停步,顿时所有的人都停住了脚步。

    雨越下越大了,连绵的雨幕仿佛要将天地连成一气。

    杜公甫凝视前方,在长街的中央,在遮天盖地的雨幕中,孤伶伶地站着一个人。

    那人如标枪一般笔直地挺立在大雨中,绵密地好像没有丝毫间歇的雨水不断地打到他身上,将他那一头长发淋得紧紧地贴在前额和脸颊上。

    他侧着身子站立着,脸朝着杜公甫等人行来的方向,那挂在街边一角雨檐下的琉璃灯发出淡红色的光芒,透过雨幕将光芒投射到他半边脸上,而另一半脸,则隐藏在一片漆黑之中。

    杜晓妍看清了他那一半隐约可见的脸,她的心顿时狂跳起来,眼中渐渐射出狂热的光芒,如果不是有人守在她的身旁,她恐怕已经冲了过去,扑进了那人怀中痛哭起来。

    “秦郎,你终于来了,你守在这里,是在等我吗?秦郎,晓妍就知道,你是绝对不会不管我的。”杜晓妍在心里欢呼起来。

    那伫立雨中的少年正是三少!

    “你是谁?”杜公甫沉声问道,雄浑的声音穿破雨幕,震得靠近他身周十尺内的雨滴全都斜斜地飘了开去。

    三少抬起头,默默地看着天上那纷纷扬扬的落雨。

    “你究竟是谁?为何阻我杜公甫的去路!”杜公甫愤怒了,在大秦帝国武林之中,他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可是论声望,他并不见得比领袖武林的秦逍遥与铁空山逊色多少。

    加上这几年来,他时常在江湖中抛头露面,至少在表面上很是主持了一些公理正义,因此得了天下第一公正的好名头。

    武林群雄,哪个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至少在表面上给他几分面子?

    “我是谁?”三少终于开口了,“我不就是你们这些人苦苦寻找的人吗?我不就是天字第一号**,江湖中最大的败类吗?”

    低下头,三少笑望杜公甫,略带调侃地道:“怎地我现在自己站到了你面前,你反倒不认识我了?”

    杜公甫勃然色变,咬牙切齿地道:“你就是秦仁?”

    三少笑了笑,没有回答,望向杜晓妍,柔声道:“晓妍,我来了,不必担心,我会带你走的。你是我秦仁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

    杜晓妍幸福得险些晕蹶,她现在已经完全对三少死心塌地了,就算三少在江湖中的名声再坏,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是她却不知道,三少那大义凛然,温情脉脉的宣言背后,潜台词其实是:“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除了我之外。”

    是的,三少是一个独霸意识非常强烈的人。他的女人,即使他并没有真心去爱,也绝不允许除他以外的任何人伤害。

    所以当屠洪飞跑到黎家的宅子中找到了他,告诉他杜公甫亲自带人来抓杜晓妍,可能要将她处死之后,三少扔下屠洪,施展出最快的身法,截在了杜公甫出城的必经之路上。

    杜公甫见三少又开始对他不理不睬,接着又看到了女儿在听了**那句蛊惑人心的话后,脸上洋溢出的抑制不住的幸福,他终于彻底愤怒了。

    “给我大御八块!”杜公甫发出了低沉的怒吼,跟在他身后的九个黑衣人在他发令的同时,如同九道黑电一般,激射向三少。

    其中,冲在最前面的三个腾空跃起,自空中扑击三少,每个人手中都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剑,剑尖之上绽出足有一尺五寸长的剑罡。

    另六个中的三个身子前倾,贴地飞出,三把同样绽出一尺五寸长的青色剑罡的长剑斩向三少的下三路。

    最后的三个则一直前冲,三把剑锁定了三少中路。

    九个黑衣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交织的剑网几乎封死了三少所有的生路,那青色的剑罡吞吐不定,就像毒蛇的蛇信。

    三少笑了,这一次,他出奇地没有在面对敌人进攻时露出那如星河剑圣一般的诡异冷笑。

    他笑得很温柔,也很温暖,就像是阳春三月上午时分最暖最柔的阳光。

    然后他轻轻地拍出了一掌,而他这一掌,却没有对准任何一个黑衣人,就像是击打虚空一般,非常随意地朝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方位按出了一这掌。

    三少面前的空间在三少的掌拍出去的时候,似乎发生了一丝奇异的扭曲。这种感觉很玄妙,空间明明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在看到三少拍出了这一掌的所有人眼中,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感受到了那一丝空间的扭曲。

    这种感觉最强烈的莫过于那九个正向三少发起攻击的黑衣剑手,他们感到在三少的手掌拍出之后,三少的整个人都变得虚幻起来。

    就像是透过清澈的水去看水中的游鱼,即使那鱼看得再怎样清晰,可是当你伸手去捉的时候,却会发现,鱼在水中的距离与你看到的并不一样。

    现在在这九个黑衣人看来,三少就是那水中的游鱼。他们明明在出招前就已经锁定了三少的方位,确定了与三少之间的距离,可是当他们扑近三少之后,当他们的剑准备狠狠地刺下去的时候,却极其强烈地感到,他们的剑无论如何也无法刺中三少!

    九个黑衣人的剑势顿时变得凝而不发,他们根本不敢把剑刺下去,因为如果他们的剑落空的话,势必会露出绽命的破绽!

    在这九个黑衣人的剑势凝滞的那一刹,三少动了。他仿佛一片羽毛般飘起,轻飘飘地好像浑不受力,但是速度偏偏快逾闪电!

    在极短的时间里,三少绕着九个黑衣人飞快地掠了一圈,随手印出了九掌。

    “卟卟卟……”一连九响沉闷的爆响,九个黑衣人的身体,以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清晰地看见的速度缓慢地散架,缓慢地爆开,缓慢地绽放成了九朵巨大的血色玫瑰。

    每一块皮肤、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胳的解体过程都清晰可见,甚至每一滴血液的飙射,每一朵血花的绽开,其过程都无比清晰。

    九个人解体的过程就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可是三少的动作却像是快进的镜头一般,这一慢一快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让清楚地看到了这一过程的杜公甫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甚至想呕吐。

    秦家三少,日后赖以威震天下的惊世绝学,比天下三大绝掌还要可怕的绝世奇功,“霸皇令”,在今天这个初窥天道至境门径的雨夜,初具雏形!

    秦仁微笑着,背着双手走向杜公甫和杜晓妍。在他身后,那九朵绽开的巨大血花才刚刚凋谢,融进了遍地的雨水中。

    “刚才那九个黑衣人使的剑法少爷我依稀记得,好像是魔门‘迷天宗’快剑手的剑法。”三少边走边道:“想不到号称天下第一公正的侠士,天平山庄的庄主杜公甫竟然也会勾结魔教匪类!你这种人,又凭什么审判本少爷?凭什么审判晓妍?”

    杜公甫神情凝重,一言不发。面对着三少的步步逼近,他伸手解下了一直背在背上的,一个长条形的黑布包裹。

    杜公甫缓缓解开包裹,现出一柄长五尺的铁锤。

    这铁锤通体漆黑,就像黑炭一般,三少看着这铁锤哑然失笑:“‘鬼斧神工’杜公甫什么时候改行使锤头了?难道你准备把天平山庄变成铁匠铺子?嗯,当铁匠好,大秦帝国每年不知多少年轻人出道跑江湖,他们可不都是要买点刀枪剑戟什么的吗?当铁匠是有赚头的,这江湖越乱,兵器的需求量就越大,你呀,当然也就赚得越多了。”

    杜公甫冷哼一声,双手握住斧柄,发力一扭,“铿铿”两声,那铁锤一尺长的锤头左右两边突然弹出两片金黄色,发出淡淡光芒的锋利斧刃!

    “秦仁,你应该感到自豪,老夫已经有十三年没有调出两面斧刃与人动手了!这十三年来与老夫交手的高手,最厉害的也只能令我调出一面斧刃,其中大多数甚至连斧刃都不配让我调出,你……”

    “行了,别说废话了。”三少打断了杜公甫的吹嘘。在三少看来,当他与人动手的时候,能够长篇大论讲道理的,只有他三少一个人。其他人,都只配乖乖听着。

    三少无限温柔地看着杜晓妍,道:“晓妍,你是想你爹死,还是想让他活着?”

    无端端被三少打断决战之前必须交待的场面话,又听到三少如此直白的一问,杜公甫一股怒气又冲了上来。但是他好歹也是武林名宿,自然知道跟人动手时要保持心平气和,古井无波的状态,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功力,所以强忍住了这一口气。

    偏偏这时三少看到杜公甫的脸色变了一变,马上假惺惺地道:“杜老,哦,也许我该叫你一声岳父。这人哪,一上了年纪毛病就多,尤其是心脏,还有肝啊肺啊肾啊什么的,都容易出毛病。您老还是多加注意一点,不要动不动就生气。您要是气死了,小婿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可是小婿少了个岳丈,逢年过节的,不就等于少了一份红包?所以算起来,小婿到底还是要吃亏的。老岳丈,老泰山,咱动手归动手,杀人归杀人,您可得记好了,千万千万不要生气!您看小婿我,这不都一直乐呵呵地在杀人吗?就连征询晓妍的意见决定您的生死,小婿不也是笑容可掬吗?”

    杜公甫再冷静,再理智也忍不住了。他猛地一挥斧,吼道:“住口!”

    看上去沉重之极的斧头,在杜公甫手中竟似变得轻若鸿毛一般,这一斧挥出竟然没有发出半点破空声,甚至连撞击雨滴的声音都没有。所有的雨滴都在杜公甫一斧挥出的时候,给斧风逼出了十尺以外!

    金黄色的斧刃带着淡淡的金黄光芒划破虚空,燃起一道金黄的火焰。金色火焰凝成一弯耀眼的半月,以一往无前之势击向它的目标!

    三少陡然色变,只因杜公甫这势大气沉,奇快绝伦的一斧,竟然不是挥向他的,而是砍向站在杜公甫身后,离他只有不到七尺距离的杜晓妍的!

    而杜晓妍,本就被三少和杜公甫的斗嘴弄得头大如斗,心乱如麻,对杜公甫没有丝毫防备。再加上她根本从未想过,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父亲,竟然在决战之前,先向她下手!

    毫无防备,不及闪避,那一弯金黄色的半月形斧光静悄悄地,掠至杜晓妍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