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群芳争妍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杜晓妍仿佛看到了生命随着这一斧绽放的光芒流逝,鬼斧那灿烂的光芒好像正象征着她生命中最后的灿烂与辉煌。

    “生当如夏花,只为绚烂一瞬。”躺在三少怀中,听三少温柔耳语时,三少说过的这句话突然在她脑海中回荡。

    电光火石之间,生死存亡关头,杜晓妍心中出奇地安宁。

    她好像对死神的叩门丝毫不感畏惧,凝视着已经展动身形向她扑来的三少,她那被雨水沾湿的娇靥上,绽出此生最美最灿烂的微笑。

    “岁月不饶人!”低沉地,仿佛大地轰鸣一般的叱咤声突然在雨夜中响起,杜公甫和杜晓妍身周的空间突然一阵离奇地停顿。那漫天飞舞的雨滴,下坠的速度好似缓了一缓,杜公甫那即将砍上杜晓妍胸前的斧势,也好似缓了一缓。

    时间在那声叱咤响起的瞬间突然放慢了流逝的速度,尽管这点速度只不过是一个人眨一次眼的微弱一瞬,但是这点时间,对某个没被时间的突然停顿影响到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瞬过后,时间再次以正常的速度飞快地流逝,空间也恢复了正常,雨滴飞快地落下,杜公甫的斧光闪电般掠过。

    “哧——轰!”先是一声凄厉的裂帛声,接着便是真气爆发的巨响,杜公甫的鬼斧击中了人体,但是杜公甫脸上却没有丝毫喜悦之色。

    他有的只是震惊、恐惧、难以置信!

    因为杜公甫砍中的,是三少那宽厚的脊背,三少不知何时掠到了杜晓妍身前,展开双臂抱住了杜晓妍,以后背硬接了杜公甫一斧!

    三少的外袍被鬼斧劈出一条长口,露出贴身的“不坏金丝甲”。那号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不坏金丝甲上,也被杜公甫这全力一斧劈出了浅浅的印痕。

    而杜公甫凝聚于斧上的真气在砍中三少背部的那一瞬间,爆发出的强烈震荡虽然被不坏金丝甲抵消了大半,但是三少仍然承受了一小半。

    加上三少是趁那时间突然变慢的一瞬间,将全身的功力都用来施展轻功,自身却并无半点内力护体。

    所以当那一小半没被不坏金丝甲抵消的劲力侵入之后,三少和杜晓妍仍被震得向前抛飞出去。

    三少口角溢出一缕鲜血,滴到了杜晓妍光洁的额头上,但是凝视着杜晓妍眼睛的三少,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微笑。

    一条人影斜刺里狂冲出来,接住了三少和杜晓妍。正是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尽全身功力,远距离使出“岁月不饶人”,使时间暂时停顿了一瞬的乔伟!

    此时接住了三少和杜晓妍的乔伟也是摇摇欲坠,那样远距离的发功,即使以乔伟之能也强撑不住。更何况,他还要强行提气冲过来接住给震飞的三少和杜晓妍。

    接住三少和杜晓妍之后,乔伟脸色苍白地晃了两下,哇地喷出一口热血。

    三少如今的功力或许还无法杀死杜公甫,可是乔伟却有绝对把握。但是要在杜公甫全力一击之下救出一个人来,竭尽三少与乔伟之能,还是落得这般狼狈。

    所以说,杀人并不难,难的是救人。

    即使有着排山倒海之能的一双手,又能真正挽救几条人命?

    这一点,三少和乔伟都在今夜深深体验到了。

    “哧——”一声尖锐的破空声突然响起,被自己一斧竟未将秦仁斩死的惊骇事实震惊的杜公甫循声望去,却发现除了声音之外,竟没有任何东西向他袭来!

    但是杜公甫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他横斧在自己胸前一封,就在这一封的同时,“啪”,一声轻响响起,一道无影无形的劲力突然在斧面上炸开,狂飙一般席卷了三尺方圆。

    仓猝出手封截的杜公甫只来得及运功护住了心脉,鬼斧的双刃斧面能防护的范围也仅有两尺方圆而已,所以杜公甫鬼斧防御不到的地方,胸膛上的衣裳尽数分解成最微小的粉末,胸膛上的皮肉给炸得皮开肉绽,血肉横飞。

    “惊寂指”,惊破世间寂静之指,它的名字还有另一种解释,那便是惊心动魄的寂静之指。

    有声无形并不是其最高境界,惊寂指的最高境界是无声无形。指风破空无声,指风击出无形,无声无形一片静寂的指风爆发时却有令人惊心动魄的威力!

    如果刚才袭向杜公甫的那一指达到了无声无形的最高境界,则杜公甫必死无疑!

    隔空十丈发出了这一指的铁轩轩全身一阵虚脱,摇晃了两下,无力地倒下,守在她身旁的黎小叶忙将她一把抱住。

    铁轩轩最远只能隔空一丈发出指力伤人,现在隔空十丈出手,也是拼尽了铁轩轩全力。将全身所有的功力都凝聚在这一指之上,铁轩轩现在已是贼去楼空,体内再无半点真力。

    而杜公甫已经发现现在这长街之上高手云集,任他武功再高,也绝难有取胜之机。

    所以杜公甫在中指的一刹那做出了决定,他借着惊寂指在他胸前爆发时的反震力,向后飞掠,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掠走。

    三少内伤,乔伟内伤,铁轩轩内伤,杜晓妍不会向杜公甫出手,黎小叶功力上不得台面,现在已经出场了的人没一个能拦得住杜公甫。

    但是还有一个未出场的人,有十足的把握致已受伤的杜公甫于死地!

    “幻——魔——手——”黎叔低沉悠长的声音如滚动的闷雷一般在夜空中炸响,那只晶莹剔透,如梦似幻的手掌,似冲破了空间的阻隔,似完全无视空间的距离,不知从何处平空出现,截在了杜公甫后退的路上。

    杜公甫猛然转身,右手持斧朝着黎叔的手掌一斧斩出,灿烂的斧光便似划破天际的闪电!

    “铛!”斧掌相交,发出一声清越悠长,仿佛金铁交击一般的鸣响,杜公甫身子猛地一阵颤抖,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鬼斧迎击黎叔手掌的那一面金黄斧刃上,生出无数晶莹如钻石一般的结晶,然后片片迸碎,变成了一地晶屑。

    杜公甫被堵住了,黎叔神威凛凛地站在杜公甫面前,花白的须发无风自动,漫天的雨水在离他身体还有一尺的时候就自动飘往两旁,硬是没一滴雨能沾上他的身体。

    “幻魔真君……黎古定……”杜公甫看着黎叔,满面惊恐之色,“想不到,小小的定州城中,竟然会同时出现‘岁月不饶人’乔齐天和‘幻魔真君’黎古定!杜某今日,也算是栽到家了……”

    黎叔冷哼一声,道:“鬼斧神工用十二成功力杀自己的女儿,你这父亲,可真是当得禽兽不如!黎某虽然是老魔头,老坏蛋,但也不耻于你的为人!向你出手,实在是玷污了我这双幻魔手!”

    黎叔一边说着,一边一步步逼近杜公甫,杜公甫被他逼得连连后退,不觉已退回先前逃走时的原位。

    杜晓妍扶着三少走了过来,早在乔伟现身时就已经赶到了现场,却一直躲在一旁,直到现在才现身的屠洪扶着乔伟走了过来,黎小叶也扶着刚刚苏醒,脸色仍是一片惨白的铁轩轩走了过来。

    雨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停了,可是空气依旧潮湿,风中好像仍带着丝丝水汽。

    七个人将杜公甫围在长街的中央,杜晓妍神情哀伤地看着杜公甫,屠洪面含羞愧之色,却用着愤怒与不解交织的眼神看着杜公甫。

    杜公甫看了看屠洪,冷笑一声,道:“杜某总算明白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多高手来拦截杜某了。嘿,女生外向就不说了,没想到我天平山庄的属下,也会背叛于我!”

    屠洪初时被杜公甫看时,羞愧地低下了头,但是当杜公甫说完话之后,屠洪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道:“庄主,我屠洪是对不起你!可是,你勾结魔教就是不对!你用十二成功力砍杀小姐就是不对!我知道,你向小姐下手,仅仅是因为与三少决战在即,你没有十足把握打败三少,所以想借杀死小姐来乱三少之心!庄主,你错了,你不该用这种手段的。如果你与三少公平一战,就算败了,我屠洪对你仍只有跟以前一样的敬重。可是你耍这种手段……只能让我屠洪心寒啊!”

    杜公甫不屑地道:“鼠目寸光,你懂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择手段。这就是为什么我能成为天平山庄庄主,而你只能为我杜家看家护院!”

    杜晓妍颤声道:“爹……您怎么能这么说……难道,难道女儿对您来说,只是您成大事的一件工具?如果女儿只是工具,那您以前,为何要那样宠爱女儿?”

    杜公甫神情一阵黯然,随即摇了摇头,道:“罢了,晓妍,反正今日为父已经难逃一死,就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你说什么?”杜晓妍失声道:“你在骗我是不是?”

    杜公甫脸上渐渐泛起诡异的笑容:“嘿嘿……反正要死了,老子也装了几十年好人,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的?不说出来,老子死了也不痛快!晓妍啊,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宠你?那仅仅是因为,你是我最爱的女人的女儿。可是那个女人,却嫁给了别人,嫁给了一个身家、武功、相貌都要比我差了无数倍的文弱书生!

    “嘿,老子生平最见不得别人过得比老子幸福,最讨厌属于我的东西被别人抢走。所以老子杀了那个书生,掳了你的亲娘。而你的亲娘,那个时候已经怀了你五个月了,老子每天都要趴在她的大肚皮上狠狠地干她几次,一直干了好几个月,直到你出世!

    “哈哈……那个贱女人,为你肚子里的你,忍了我五个月,你出世之后,她终于承受不住了,自己上吊死了,留下你孤零零地一个人在世上。嘿嘿……嘿嘿嘿嘿……我把你养大,就是要你来代替她让我干,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这么宠你?”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杜公甫突然神情激动地大骂起来:“秦仁,秦仁这个畜牲!竟然在老子享用你之前夺了你的红丸,而你这个小贱人,竟然还如此百般维护于他!你这小贱人,老子恨不得将你一斧头砍成两半!还有秦仁,老子恨不得把你大御八块!”

    “呜……”杜晓妍突然弯下腰呕吐起来,而屠洪,则是双手紧紧地握拳,两眼喷火地看着狂笑不止,面目狰狞如鬼的杜公甫,恨不得将其徒手撕成碎片。

    三少一手抱着杜晓妍的肩膀,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看着杜公甫,脸上那温柔和煦的笑终于消失了。

    “杜公甫,少爷我本以为自己才是天下第一号禽兽的,谁知道,你却是连禽兽都不如!”三少缓缓说道:“本来,少爷我是没资格骂你的,可是……你实在不该触怒我的,我秦仁,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被别人伤害!今日,我必亲手杀你!”

    “哦呵呵呵……好一个至情至性的男儿汉……”一个飘渺不定,忽大忽小,仿佛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的女声骤然响起,伴随着这把声音,十二个手提琉璃宝灯,身穿宫装的妖媚女子仿佛足不点地飘行一般,自长街的尽头飘了过来。

    接着,四个只穿着淡黄色半透明长袍,里面什么都没穿,在灯光映照下隐约可见玲珑身段的美女扯着一匹巨大的红地毯凌空飞来,那红地毯在空中展开,当她们落下的时候,红地毯已经铺上了一半长街。

    那先前出现的十二个妖媚女子将琉璃灯挂到长街两旁的屋檐下,脱下鞋子,赤着玉足踏上了红地毯,将那四个黄裙美女围在中间,自顾自地跳起舞来。舞姿无比妖冶,动作净是摸拟男女交合时的种种情态,甚至还不时发出阵阵**呻吟,有着说不出的猥亵淫秽。

    三少等人顿时全傻眼了。

    三少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喃喃自语:“干哦,三级版倩女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