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群芳争妍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大红地毯上的妖媚女子们,舞姿越来越淫秽过火。

    那四个黄裙女子甚至在起舞时一点点地褪尽衣裙,露出四具白花花的**,在十二个宫装美女的环绕下,白蛇一般地互相缠绕着。

    红唇在彼此的身上亲吻摩擦,纤美灵巧的手指在彼此的彼感部位揉搓进出,女性身体最神秘诱人的部位在暗红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地对着三少等人。

    红唇若火,欲语还休,令人魂销神散的呻吟忽轻忽重,春水荡漾的眼睛里,或热情奔放,或纯情羞涩,或欲语还休,或勾魂摄魄。

    清冷的长街上,宽厚柔软的红地毯,十二个穿得整整齐齐的,体态却极尽妩媚淫猥的宫装美女,四个一丝不挂,身段柔美到了极点的妖冶女子,构成了一副诡异之至,又淫糜之极的图画。

    乔伟瞪大双眼,愤愤地道:“太淫荡了!太污秽了!太离谱了!娘的,世风日下,道德沦亡啊!”

    黎叔白了他一眼,一脸正气凛然地道:“说这些话的时候,请先擦干净你的口水。”

    “哦……”乔伟三两下擦掉了挂得长长的哈喇子,白了黎叔一眼,道:“咦,你裤裆里别的有武器?”

    黎叔摇头,“笑话,谁会把武器别在裤裆里?”

    乔伟一巴掌重重地拍在黎叔裆里那高高挺起,足有一尺长短的物事上,叫道:“那这是什么?”

    黎叔痛苦地弯下腰,抱着自己的命根子呻吟起来。

    黎小叶、杜晓妍满脸通红地别过脸去,不去看那些淫荡到了极点的女子,黎小叶不满地叫道:“哎呀,这些女子都是些什么人?怎地这般无耻?这么多大男人看着,她们怎地还好意思跳这种舞?”

    铁轩轩则毫无顾虑地看着那些女子,不屑地道:“就这种身材,也敢拿出来见人?”

    三少闻言,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了铁轩轩一眼,铁轩轩杏眼圆瞪,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吗?”

    三少认真地点了点头,“嗯,看过了,真的已经看过了。”

    “……”铁轩轩无语,脸上飞起两片红霞,懒得搭理三少。

    屠洪满脸红光地搓着手,“这个……这个好像不怎么好哦……唉,我是说这些女子,哈哈,呵呵,不过她们的舞倒是跳得不错的,只是衣服穿得少了点儿,有伤风化,有伤风化啊!”

    三少摸着下巴道:“你也可以不看的,没人请你看啊!”

    屠洪嘿嘿讪笑起来,“看看而已,难得有这种机会的!”

    “这是魔门‘迷心宗’的迷心魅舞,”乔伟嘿嘿笑了起来:“想多活几年的话就最好别看。如果你想精尽人亡,那就继续看下去吧,看得久了,你就可以去和其中一位美女好好缠绵一番了。要是你金枪不倒,一位美女吸不干你,你很有可能同时享受两位美女哦!”

    “那你为什么能看?”屠洪不服气地问。

    “我、三少、老黎,见过的场面可比这凶险多了,加上我们功力深厚,自然是想看就看了。连女孩子都会受到这功法影响呢!不信你看杜公甫,他可敢看这艳舞?你再看杜小姐和小叶,她俩可曾看了?呃……铁……表小姐怎地没事,还看得津津有味?她应该是女人啊……”

    屠洪看着乔伟邪异的笑容,不由打了个哆嗦,往杜公甫那边一看,果真见他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根本连头都不敢抬。

    屠洪这才信了乔伟的话,趁自己还未完全迷失之前,以极大的毅力转过身,低下头看地上的积水,甚至在衣服上扯下两块碎布,揉成球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喂,你们还是省省吧!”三少冲着对面喊了一嗓子:“你们这舞没什么用,还是留点力气到床上对付男人去吧!还跳得这么卖力,没看我们这边没一人中招儿吗?”

    三少话音刚落,那十二个宫装美女突然围成一个圆,然后向外散开,侧躺到地上。

    而那四个裸女则分别面向四方,双膝跪地,臀部坐到脚跟上,身子向前弓下,两臂平伸贴在地毯上,摆出叩拜的姿势。

    一阵破空声从那些女子出现的方向悠悠传来,四名全身笼罩在黑袍中,脸上分别戴着青、红、蓝、紫四色面具的黑衣人破空飞来,轻飘飘地落到那十二名宫装美女中四个的身上,每个人的双脚都踏在一名宫装美女的臀线上。

    接着,又是一声衣袂破空声传来,一名全身艳红,脸罩红色丝巾的女子乘风而来,轻飘飘如一片柳絮般落到那四名祼女的身上,姿态优雅从容地坐到其中一名裸女的背上,一双赤着的玉足则分踏在两女裸女的脸上。

    在看到那个艳红的女子出场后,三少、乔伟、黎叔、黎小叶的神情都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这艳红的女子,正是在今天白天使魅术险些迷了三少等人心神的九阴圣女!

    虽然看不清她的容貌,可是她那一身艳红,加上那烟行媚止的媚态,已使三少等人肯定了她的身份!

    “三少爷,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再次见面了。”九阴圣女手里拈着一枝水晶雕成的花朵,藏在面纱下的檀口中吐出像风烟一样虚无飘渺的声音,“白天一别,奴家去得匆匆,尚未好好领略三少的风采,心中不无遗憾。这短短数个时辰,奴家无时无刻不在挂念三少的英姿,可真是想煞奴家了……奴家听说三少爷在此地现身,这便匆匆赶来,急着要见三少一面。谁知在见着三少之前,便听了三少说的那番只有真正的豪男儿方能说得出的话儿,奴家这心,呵呵,真是被三少你打动了呢!”

    九阴圣女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朝三少抛着媚眼,身子就如风中扬柳一般摆个不停,说一个字就要稍微换一下姿势,说到最后一句,更用小手轻轻拍拍了那高耸的胸膛。

    九阴圣女的一举一动都有着极尽诱惑的魅力,就算她现在没有使出魅术、媚功,在场的男人一个个都被她弄得心旌乱晃,而黎小叶和杜晓妍这两个女孩,也暗自心动。

    所有的人中,唯有铁轩轩丝毫不为所动,她看了看三少等人面露急色之态,不由撇了撇嘴,骂道:“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净喜欢这些骚到了骨子里的小丫头!哼,我铁轩轩大好女子,不屑学这媚人姿态,一样能……”说到这里突然掐住了话头,有些心虚地看了三少一眼,这样一来,谁也不知道她的下文是什么了。

    九阴圣女没有使出魅术,三少自然也没用出修罗魔瞳抗衡,黎叔乔伟等也没有刻意运功去抵抗九阴圣女与生俱来的媚惑之力。几个与九阴圣女交过一次手的男人这个时候认真地欣赏着九阴圣女,心中也不由对此女大加赞赏。

    “体态妖娆,媚骨天成,举手投足间便有荡人心魄的魅力,此女果真是倾城倾国,祸水一级的人物。大概前世的历史中,那素有妖魅之称的褒姒、妲己也不过如此了!”三少心中暗赞:

    “我三少遇上的美女也不少,可是能够称得上祸水一级的,也仅甄洛一人。而甄洛与此女相比,多了几分青涩,少了几分成熟,暂时还没办法跟九阴圣女比较啊!嘿嘿……九阴圣女,魔门的女人,我三少可是很希望,让你在我的床上躺平呢!”

    三少何等人物?天下第一采花贼,目前转职情圣中,并且首战杜晓妍宣布大获全胜。对任何美女,没有三少不敢想的,也没有三少不敢做的。

    三少现下还不知道那九阴圣女有一项任务便是勾引他,如果三少知道的话,一定会脱得精光在床上摆成大字,大声呼叫:“啊,宝贝,勾引我吧,上我吧……”

    理了理**的衣裳,三少对着九阴圣女一揖到地,温柔地微笑着,说道:“圣女大驾光临,小生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不知道圣女此来,是为取小子性命,还是为救杜公甫性命?”

    三少自然知道九阴圣女这次带这么多人来,肯定不是为了来勾引他的,很有可能此来的目的是杀人或是救人。

    “哦呵呵呵……”九阴圣女发出一阵飘渺的轻笑,无论是笑还是说话,她的声音都是飘渺如烟,令人不可捉摸,要想让住她的声音,那也是无从说起了。

    “三少真是爱说笑,奴家如此看重三少,三少又是唯一一个能不受奴家诱惑的男人,奴家怎舍得杀害三少呢?莫说杀三少,便是伤三少一根毫毛,奴家都舍不得呢!”九阴圣女眼波流转,妖媚到了极点的眼神中竟略带点欣赏之色:“奴家有个问题想请教三少,还望三少为奴家解惑,奴家自然感激不尽。”

    三少笑道:“为美女效力是我的荣幸,圣女有什么问题只管问来,秦仁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九阴圣女笑道:“奴家想问的是,今天白天,连‘岁月不饶人’乔齐天、‘幻魔真君’黎古定都抵挡不住奴的‘倾国迷梦’,三少又何以能够自梦境中脱出,以修罗破瞳破我魅术?

    “外界传言,秦家三少贪花好色,胸无大志,毫无气节,唯一的爱好就是玩弄美貌女子。虽然三少这江湖第一**的名头是有人有意造谣传出来的,可是三少的品行,倒也与谣言里面的相差无几。

    “据奴家所知,‘白莲素衣’怜舟罗儿、‘毒手紫荆’秦霓儿、‘傲雪寒梅’秋若梅、吹雪堂主叶映雪、还有一个名叫甄洛的小姑娘,可都是被三少用迷药得到手的。

    “三少既然是这等卑鄙之人,何以能抵挡住奴家的诱惑,不在奴家的倾国迷梦之中沉沦?难道三少爷……是嫌梦境中的奴家不够好?还是三少以往的性情,都是装出来迷惑外人的?”

    九阴圣女这一番话说得太过直白,话说出来,几乎所有人看三少的眼神都变了。

    乔伟和黎叔是用自豪、骄傲、赞赏的眼神看着三少,屠洪的眼神古怪复杂,无法形容,杜公甫略带讥诮。

    黎小叶用无比鄙视的眼神看着三少,杜晓妍的眼神显出难以置信,却没有半点后悔和犹豫,看来她已对三少铁了心了。

    铁轩轩则也是用一种古怪复杂的眼神看着三少,还带着警惕的意味,大概在想……这小子该不会一包迷药把我也给办了吧?不行,以后得离他远一点……

    身为当事人的三少爷却没有半点羞愧之色,笑呵呵地道:“圣女过奖了。我秦仁诚然是个贪花好色的登徒浪子,在对付女人的手段上面,也的确是用了许多见不得光的手段。

    “呵呵,说起来,我的第一份职业,其实是采花贼。可是江湖中人以讹传讹,把我的职业给说成了是**。为此小弟深感汗颜,凭小弟的能耐,又哪里配得上‘**’二字?

    “虽然小弟已经很努力了,可是离那境界还是差了很远。当然,小弟以后会继续努力奋斗的,争取不让圣女失望。

    “至于不受圣女‘倾国迷梦’的迷惑,原因其实很简单。小弟虽然好色,对自己的容貌气质、身家武功都很有自信,可是也不信会有哪个姿色好到足够选进宫,受帝皇专宠的女子,会在第一次见到小弟时就主动脱得精光投怀送抱。

    “当然,青楼女子或许会这样,可是有那种颜色的女子,如果不是实在际遇太惨,又有哪个会甘心在青楼中卖笑?

    “圣女这气质,与青楼女子是截然不同的。虽然圣女天生妩媚,有倾国之姿容,又有乱世之媚态,但是再好的青楼女子,穷极一生也学不到圣女这媚态的半点皮毛。

    “更何况,小弟这人向来自命大男人,一个大男人,在合欢一事之上,又怎能让小女子采取主动呢?所以呢,小弟在陷入圣女迷梦后的最后关头清醒了过来。”

    九阴圣女听完了三少的这番话,娇声道:“原来如此,奴家在此多谢三少为奴家解惑。说起来,三少倒真是人中龙凤,修罗魔瞳一出,连奴家的倾国迷梦都要退避三舍,看来奴家以后……”低头轻笑一声,媚眼如丝地望着三少,道:“奴家以后要得三少欢心,须得学那正经人家的女孩儿,凭自身本事去争取了。”

    三少哑然失笑:“圣女莫开玩笑,圣女未现真颜,便已有倾国媚态,若是露出庐山真面目,天下又有哪个男子能抵挡住圣女的魅力?天下英雄,尽可被圣女收伏于石榴裙下,即使圣女想母仪天下,恐怕也是易如反掌。只要圣女肯进宫去服伺我大秦帝国圣上,必能令圣上集三千宠爱于圣女一身!那皇后一位,还不是非圣女莫属吗?小弟我虽然对圣女心向往之,可是却怕无福消受,也无力消受。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要是圣女真跟了小弟,恐怕天下男儿,都要来杀小弟出气吧!”

    三少说出这番话时,心里想到的是那亡国妖姬褒姒、妲己,甚至于一代女皇武则天。三少不无恶毒地想:“你这女人,若是真进了宫,大秦帝国当真必亡于你手下!若你手腕再强一点,有治国之才的话,嘿嘿,说不定你也真能当那女皇!不过嘛,三少我可是不乐意的,若是你当了女皇,下令天下女尊男卑,女人可有几十个老公,男人终其一生只能侍奉一个女人,那我三少爷岂不是不要混了?”

    笑容一改,三少的脸上又挂上那招牌式的,**下流贼兮兮的笑:“不过嘛,圣女若想与秦仁春风一度,小弟倒是可以舍命相陪,就怕圣女口不对心,嘴里说的是想得小弟欢心,心里却是想要小弟这条小命。”

    九阴圣女笑道:“三少爷好利口舌!”又低下头幽幽叹出一口气,这一声有着说不出的幽怨婉转,即使以三少这铁石心肠听了,也不由心中一荡。“其实奴此生唯愿能找一个能真心爱奴家,而不是贪恋奴美色的男人,让奴依靠,渡此一生而已。容颜易老,芳华易逝,当奴人老珠黄,还有谁会记得奴年青时这颜色?”

    三少嘿嘿一笑,九阴圣女言谈间净是明里的勾引,暗里的暗示,可是三少自然不信天下会有这等好事。

    “圣女在这凄凉雨夜,如此劳师动众来到此地,恐怕不是为了跟小弟讨论这些问题的吧?圣女还是尽快道明来意,要是圣女想跟小弟共渡良宵,那咱赶紧去客栈开房间去!要是圣女的确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起床散步偶遇上小弟,那咱也就此别过,各自回家洗了钻被窝睡去。要是圣女……”看了杜公甫一眼,道:“此行是来救杜公甫这禽兽不如的东西的,哼哼,那小弟说不得要向圣女讨教几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