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群魔乱舞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九阴圣女闻言缓缓站起身来,立足于脚下裸女光滑的脊背之上。

    她幽怨地叹了口气,用无比哀怨的眼神看了三少一眼,幽幽道:“三少爷何必这么咄咄逼人?难得奴家肯吐露心事,三少却净说这些煞风景的话儿……”

    铁轩轩闻言骂道:“好不要脸的贱女人!我们家阿仁岂会上你的当?还不快滚,该干嘛干嘛去!再在这里死不要脸地勾男人,当心姑奶奶我一指头点死你!”

    九阴圣女瞟了铁轩轩一眼,笑道:“这位姐姐好没道理,我自勾我的男人,又碍着你什么事了?莫非姐姐也对三少爷……嗯……”

    铁轩轩俏脸一红,横眉竖眼地道:“阿仁是我表弟,我有责任照顾他!要是让阿仁给你这魔教妖女勾了去,我铁轩轩以后还有何脸面去见我姨父?”

    九阴圣女发出一声清脆的轻笑,“原来这位姐姐是‘化铁手’铁空山的女儿。如此说来,奴家今晚的运气,还真是好到了极点呢!本来呢,奴家是听探子说,杜公甫杜庄主给三少爷带人截住了,于是带人来助杜庄主一臂之力,想顺手杀了乔齐天和黎古定这两个魔门叛逆的。想不到轩轩姐今晚也来了,这正好一举两得,奴家很是想把轩轩姐带回魔门,跟姐姐好好亲近亲近呢!”

    黎古定冷笑一声,道:“丫头,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们这几个人,也想杀掉我跟老黎?想要我们的命,让西门无敌亲自来取!”

    九阴圣女道:“黎古定,莫非你年纪大了,人也变糊涂了吗?至尊的名讳可是你能随口直呼的?再说了,要取你们的性命,至尊他老人家又得着亲自出手吗?奴家不是你们的对手,即使加上迷心宗四娇奴、十二媚钗也是不行的,可是本门‘风火雷电’四大护法同时出手,你们又能如何?”

    “‘风火雷电’四护法?”黎古定的声音有些干涩,他看了那四个在九阴圣女之前出场,身裹黑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一眼,道:“你们就是‘风火雷电’?”

    这四个黑衣人自到场起就一直未曾出声,纹丝不动地各站在一名宫装女子身上,在听黎叔这一问之后,四个黑衣人从左起一个接一个地说道:

    “‘风刀霜剑’古长空。”

    “‘天火燎原’赵离原。”

    “‘九霄雷动’武振海。”

    “‘长空惊电’陆定远。”

    四人报上名号之后立即一言不发,作惜字如金状,扮高深莫测感。

    “果然是魔门四护法!”乔伟神情凝重。

    三少撇了撇嘴,道:“他们很厉害吗?”

    乔伟沉声道:“能够担任魔门自教主以下地位最高的护法一职的,功力绝不会弱到哪里去。若是单打独斗,我有把握将他们四人一一击杀,即使他们四个用车轮战法我也不惧。但是他们若一起出手的话……如果我没有耗尽功力,和老黎联手的话,在风火雷电合攻之下可保不死,但必败无疑。如果三少你没有受伤的话,以你今时今日的功力,我们三人联手,可与他们打成平手。如果表小姐也没受伤的话,加上屠洪、小叶,我们可稳胜四魔使,但是现在……”

    “现在我们必败无疑是吗?”三少嘲讽似地一笑,“哪有那么多如果?晓妍受伤,表姐也耗尽了功力,你也没几分功力剩下了,就连少爷我也只能发挥出八成功力。这下子,可是连跑都没法跑了哦!”

    黎叔道:“三少,你担心个啥?九阴圣女又没说要杀你。再说了,你虽然只能发挥出八成功力,可是你轻功盖世,想一个人逃走的话八成功力绰绰有余。难道……难道你不逃是要与我和老乔共存亡?”

    黎叔和乔伟看着三少,眼中闪烁着感动的光芒。

    三少:“咦,你们两个老家伙的死活关我什么事了?少爷我是听那九阴圣女说,要抓走我表姐。少爷我能让自己的表姐给人抓走吗?要是让那妖女给得逞了,少爷我以后还用混吗?”

    黎叔:“**!”

    乔伟:“鄙视你!”

    九阴圣女的声音再次响起:“乔齐天,黎古定,念你二人曾为我门长老级护法,今晚你二人已在劫难逃,我不愿让‘风火雷电’四护法手上沾上同门的血,你们还是自裁了吧!”

    乔伟嘿嘿一笑,道:“狗屁!老子昔日横行天下,纵使遇上可在一招间取我命的敌人,老子也从未束手就擒过!想让老子自裁?你先跳个脱衣舞吧!”

    黎叔仰天长笑,笑声无比豪迈,似有苍凉的意味,却声震云霄!“妖女,黎某英雄一世,从不低头,永不言败,你要黎某人自裁?好!只要你当街跟我们家三少亲热一番,我黎某自摘头颅献上!”

    三少:“喂喂喂,你们两个老东西用不着这样吧?这又关我什么事儿了?娘的,你们要报复少爷我,也不该总拿这事儿来说吧?”

    九阴圣女咯咯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乔齐天,黎古定,你们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奴家自然是要陪三少亲热的,可是那是奴家与三少的事,为何要在这大街之上供你们这将死之人欣赏?”

    黎叔:“无耻之尤!”

    乔伟:“淫荡之极!”

    三少:“唔,说得好,深得我意!”

    “圣女,还与这两个老东西废话干什么?趁早杀了他们,抓了姓铁的丫头,咱们也好早点回去洗澡睡觉。”戴着青色面具的“风刀霜剑”古长空看来有点想念热被窝了,开口催促。

    九阴圣女想了想,点头道:“也好。四位护法,你们对付乔齐天和黎古定,奴家对付秦仁,剩下的几个,就由四娇奴和十二媚钗对付。”

    古长空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古某早就想领教本门前长老乔齐天的‘岁月不饶人’了!”

    戴着火红面具的“天火燎原”赵离原道:“赵某则对黎古定的‘幻魔手’很感兴趣。”

    风火雷电四大护法从各自脚踏着的媚钗身上飘下,落到那大红地毯上,一步步朝三少等人逼近。

    九阴圣女也飞身跃至与四大护法并肩,朝着三少走来。

    四娇奴也不穿衣服,就那样赤身**地跟在九阴圣女身后。

    十二媚钗每人握着两把弯曲如蛇,银光闪闪,长仅两尺的短剑,走在四娇奴之后。

    九阴圣女看着三少,款步间娇笑道:“三少爷,不必担心,奴家只陪你玩玩,不会伤到你的。你可千万不要小看奴家哦!上次奴家之所以要逃,那是因为你有乔齐天和黎古定相助,又破了奴家的倾国迷梦,令奴家受了内伤。可是现在,奴家的内伤全好了,反倒是你受了点内伤,奴家现在可是可以跟你一战的哦!”

    三少笑了笑,道:“那敢情好,少爷我也很想领教领教圣女的手段!”

    回头对身后众人说道:“表姐、晓妍、小叶,你们三个退下,屠老哥,你帮着照看一下她们。”

    屠洪知道眼前这情形他已经无能为力了,照顾三个女孩,让三少等人没有后顾之忧是他最大的责任,点头道:“好,三少,屠某一定照看好三位小姐!”

    杜公甫见现在已经没人有空来理会他,阴森森地一笑,脚尖轻轻一点,转身就跑。

    屠洪看到了,但他没有叫。杜晓妍看到了,同样也没叫,心里反倒像是松了口气似的。

    杜公甫再怎么禽兽不如,再怎么用心险恶,毕竟是养了她十多年,对她百般宠爱。

    生娘不如养娘亲,生父不如养父大,杜晓妍从未想过要为被杜公甫害死的亲生爹娘复仇,毕竟她对杜公甫还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而对那素未谋面的亲生爹娘,则是半点感情都没有。

    这是人之常情,杜晓妍这种心理,倒是没什么大错。

    三少、乔伟、黎叔同样看到了杜公甫转身开溜,但是他们强敌在前,也无心理会已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杜公甫。

    按理说杜公甫应该可以逃出生天了,但是他还是死了。

    一柄闪动着蓝色和紫色光晕的五尺长剑,犹如惊电一般破开夜空,钉穿了杜公甫的胸膛,直没至柄,溅出一溜血花。

    剑身上强劲的劲道带着杜公甫的身体向后倒飞十丈,钉进了长街转角处一堵民居的墙壁之上,深深地没了进去,将杜公甫的身体高挂在墙上。

    杜公甫双眼圆瞪,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惊骇神情。

    他是眼睁睁看着这柄剑钉穿自己胸膛的。剑当胸飞来,剑光无比灿烂,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到。剑破空的啸声尖锐悠长,有耳朵的人都可以听到。从这层意义上来说,这一剑并不是偷袭,而是正大光明的一击!

    但是杜公甫就是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他甚至连挥斧抵挡的念头都还没来得兴起,这柄剑便已经透胸进入!

    杜公甫紧盯着胸前的剑柄,伸出手去,像是想将剑拔出来,但手刚刚伸到一半,便无力地垂了下来。

    “铛——”鬼斧脱手掉到地上,杜公甫终于气绝身亡。

    所有人都被这惊世骇俗的一剑惊呆了,本正在对峙的双方同时盯着杜公甫那挂上墙上的尸体,盯着他胸膛上的那一截剑柄。

    杜晓妍捂住了嘴,眼中溢出两行晶莹的泪珠。她终于没有发出哭声,她知道,这样的结局对杜公甫来说,是最好的,也是最公平的。

    三少脸上同样满是震惊之色,但到后来,他哈哈大笑起来。

    他当然知道那柄是谁掷出来的,那蓝紫相间的剑光天底下只有一柄剑能够发出来。

    斜月七星剑!

    普天之下,只有斜月七星剑这柄天下七神器之一的神剑,才有着这两种颜色的剑光!

    斜月七星剑在此,便是标志着“星河剑圣”秦风到了!

    也只有已悟通天道至理,初窥天剑门径的秦风,才能掷出这一记正大当明,却令武功已达超一流境界的杜公甫都无法闪避挡抵的飞剑!

    “这个夜晚,还真是不平静啊!”伴随着这把令人冷到骨子里的声音,星河剑圣颀长的身影从长街的尽头,从九阴圣女和四护法等魔门中人的身后显现出来。

    秦风背着双手,一步一步地走来,铁戬提着灯笼在他身旁,三个瑟缩着颈子,双手全都笼在袖子里,看上去仿佛一阵风都能刮倒的老者跟着他们身后。

    鞋底的摩擦声在夜空中轻轻响起,灯笼将星河剑圣的影子拖得老长。铁戬本来也是一条高大的汉子,可是当他跟秦风走在一起之后,他的高大已经被所有人忽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秦风身上。当他们看到秦风之后,却又生起了一种很荒谬的感觉。

    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重视秦风,反而将秦风身旁那比他还高出半头的汉子忽略,因为现在的秦风,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普通,太平常了。

    秦风身上根本连一丝一毫的气势都没有,但是他偏偏就这样引人注目。

    如果说秦风以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名剑,那么现在的他,便像是一把光芒尽敛,藏入了鞘中的神剑。

    谁也无法看出这把剑究竟有多锋利,谁也无法判断这把剑究竟有多强的破坏力,有多可怕的杀伤性。

    所以说,现在的秦风给人的感觉,就是像海水一般不可测量。

    九阴圣女本来已经算准了凭她手头上现在的实力,可以吃定三少等人,但是现在突然多出来一个秦风,打乱了她全盘的计划。

    九阴圣女虽然没见过秦风,但她也是知道斜月七星剑的特征的。事实上,江湖上不知道斜月七星剑的人几乎没有。

    而且秦风并不是孤身一人,他身旁有一个一看就知功力不俗的汉子,身后还跟着三个不知道身份的老者。

    能跟在星河剑圣身后的,又岂会是普通人?

    局势已经变了,三少等人以及星河剑圣,已经将九阴圣女等人夹在中间,呈夹击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