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群魔乱舞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铁戬以及那三个老者在九阴圣女等人十丈外站定。

    秦风的视线越过九阴圣女等人的头顶,望向三少,淡淡地道:“阿仁,你怎地这般不争气?让这群废材给堵住了?”

    三少笑嘻嘻地道:“老大,你这么说可就不厚道了。这些高手哪里是废材了?他们可是魔门迷心宗的九阴圣女,以及‘风火雷电’四大护法。恐怕凭老大你一个人,也没办法把他们全收拾哦!”

    秦风微微点了一下头,道:“原来是群魔聚会啊!我是说凭阿仁你的功夫,怎样都不会栽在些阿猫阿狗们手上的。”

    “老大,表哥,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三少见强援到来,已经完全松了口气。九阴圣女不知道秦大少身后的那三个老者是谁,三少却是知道的,“柳老、怒老、萧老,你们怎地也来了?”

    “我们铁血啸天堡,在定州城里也是有些势力的,”铁戬嘿嘿笑道:“你们打架弄出这么大动静,我们的探子若还弄不清状况,那他们真是该死了。”

    九阴圣女突然开口道:“秦大少,你身边的这位莫非就是铁血啸天堡的少堡主铁戬?你身后的三位老前辈,莫不是逍遥山庄的三大杀神柳断魂、怒横眉、萧天赐?”

    秦风点了点头,道:“妖女,你是束手就擒,还是逼我动手?”

    九阴圣女娇笑起来:“秦大少好不客气!奴家只是弱质女流,怎敢与星河剑圣交手?可是奴家也不能让秦大少擒住,奴家已经铁了心要跟三少爷了,要擒奴家,也该是三少爷动手才是。莫非,秦大少也对奴家……呵呵呵呵……”

    秦风皱了皱眉,对三少道:“阿仁,你已经把这女人……”

    三少斩钉截铁地道:“没有的事!是她一厢情愿要勾引我的,老弟我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她,老大你可放心下手!”

    顿了顿,小声道:“不过最好还是把她弄晕过去,交由小弟来对付……”

    秦大少哭笑不得,自家兄弟的德性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说起来,他还算得上是三少初次当**犯时的帮凶。

    大少爷听三少撇清了与九阴圣女的关系,当然就不必要照顾三少的面子,对这女人手下留情了。冷声道:“魔门的九阴圣女是吧?你少在这里搬弄是非,对我秦风来说,你跟路边的石头没什么区别。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我秦风一旦出剑,剑下从无活口!”

    九阴圣女笑道:“哟,大少爷原来是不近女色之人。不知是真的不近女色呢,还是因为练剑时不小心,自己把那话儿割下来了,从此没了男人那功能……”

    “哈哈哈……”“哇哈哈哈……”“哦嗬嗬嗬……”三少、乔伟、黎叔三个无法无天的家伙闻言捧腹大笑起来,就连铁轩轩也发出了响亮的笑声。黎小叶、杜晓妍想笑又不敢笑,只得别过脸去掩嘴闷笑。屠洪那是连闷笑都不敢的,只能强忍着,脸上的筋肉却阵阵**,仿佛抽筋一般。

    铁戬刚刚发出哈哈哈三声大笑,便被秦风横了一眼,马上自觉地忍住了。

    “很好笑吗?”秦风冷冷地道:“你不觉得身为一个女子,说这种话很无耻吗?”

    九阴圣女媚眼如丝,斜瞟秦风,眼中似春水荡漾,“大少爷,您干嘛这么生气呀?奴家本就是魔门妖女,淫荡无耻可是人家的本份呢!”

    三少顿时击节长叹:“好,说得好!不虚伪,不做作,有一说一,实话实说,少爷我欣赏你!老大,你不必客气,放手打晕她吧,接下来如何惩罚她对你不敬之事,就交给小弟我来办了!”

    秦大少心里万般郁闷,跟老三在一起,他总是休想占到半点便宜。怎地享用美女这等事全都由老三来做了,而打晕美女、放哨把风这种事总是由他来做?

    难不成我星河剑圣这辈子都注定只能做采花贼的帮凶?

    大少爷如是想道。

    冥冥中自有天意,已经进入了天道的大门,踏上了天剑大道的秦大少,对这天理命数自然也会有着某种极其微妙的感应。

    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能感应到天理命数这玄之又玄的东西,即使偶尔感应到了,他也只会认为那是他心中自我的想法。所以他也不知道,他那属于完全无心的一个想法,最后竟然非常可悲地……变成了事实。

    秦风认命般地点了点头,表情却依然冷酷到底:“三大杀神,表哥,你们负责截住魔门四护法。我去对付魔门妖女,等生擒了她,再来助你们。老三,你还能打吗?”

    三少叫道:“没问题,老弟我看到大哥你之后,全身的力量又回来了!老弟我现在状态大好,有万夫不挡之勇!”

    大少爷点了点头,“那好,你就带刚才笑得最凶的那两个对付小喽罗们。嗯,那四个裸身女子当街裸奔,实在有伤风化,就地处决吧,不要留活口了。”

    大少爷随口就判了四娇奴死刑,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三少却叫嚷起来:“老大,你明知道小弟我从来都不杀女人的!生擒可以吧?”回头小声对乔伟和黎叔道:“等下把那些妞全打晕了,咱们三个人带回去平分。”

    这时屠洪把脑袋凑了过来:“算我一个怎么样?”

    三少、乔伟、黎叔同时鄙视地道:“流氓!色狼!道德沦丧!一边儿凉快去!”

    屠洪耸拉着脑袋退到了一边,心里对三个大流氓,大色狼充满了鄙视。“娘的,不就是欺负我功力弱,承受不起她们的采补吗?可是人都敲晕了,还不是任我玩?还怕她们采补?十六个美女啊,加上九阴圣女,足足十七个,你们三个人用得完吗?操!”

    屠洪在心里大发牢骚,三少、乔伟、黎叔三人则摩拳擦掌一脸淫笑地慢慢朝那些娇奴、媚钗慢慢走去。

    秦风一双眼睛紧盯在九阴圣女身上,一头长发突然无发自动。

    铁戬和三大杀神则慢吞吞地朝风火雷电四护法走了过去,铁戬边走边摩擦着双掌,一双手掌慢慢变得如火焰一般通红。

    “等一等!”四护法之一的“九霄雷动”武振海突然申请暂停,“我想说两句话。妈的,从开始到现在,我武振海还只说过一句话!”

    “我也有话要说。”“长空惊电”陆定远慢吞吞地道:“这一架,咱们还是不打了吧?秦大少,你现在手中无剑,星河剑圣以剑成名,没有剑,你的威力至少会减少五成。而我们,显然是不会让你有机会拿剑的。”

    说话间,陆定远突然身形一晃,如一道黑电般掠到了那挂着杜公甫尸体的墙壁下,反手握住了斜月七星剑的剑柄,将其拔了出来。

    陆定远的身法快到了极点,所有人都只觉眼前一花,陆定远便已将剑拔出,眼前再一花,陆定远便又回到了原位!

    陆定远把玩着手中那把样式古朴,剑刃看上去丝毫不显锋利,剑身本身并没有任何色彩,却不断地发出淡淡的,蓝色与紫色相间的光晕的斜月七星剑,赞道:“好一把神剑!果然不愧为天下七神器之一!嘿嘿,你们小看陆某了吧?陆某号称‘长空惊电’,这轻功身法,自然是像电一样快的了!秦仁,你的轻功不是很厉害吗?你就来评评看,陆某与你,在轻功上面,究竟谁强谁弱啊?”

    三少一本正经地道:“若单论速度,少爷我比起你来,还略有不及。但是论起耍轻功时的帅气风度嘛,少爷我胜你百倍!”

    陆定远不屑地嗤了一声,道:“帅气有个屁用!秦大少,现在你的剑在我手里,你怎么办?”

    秦风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带着说不出的讥诮意味的微笑:“你听谁说,我秦风要有剑在手才能发挥出十二成威力的?你又是听谁说,我秦风手中无剑,威力会减少至少五成的?”

    陆定远狂笑起来:“秦风,你倚仗神剑之利,才闯下‘星河剑圣’这名头,没了剑,你就什么都不是!你不服气吗?好!我陆定远练的也是剑法,我的剑法没你这么多名堂,就叫‘电剑’!就让我用你的斜月七星剑,展示一下我‘电剑’的绝顶威力!我要让你知道,这一把神剑对一个剑手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秦风冷冷地道:“你要找我印证剑法?好,我秦风就空手接你的剑!所有人暂时不要动!”

    三少、乔伟、黎叔闻言停住了脚步,三大杀神和铁戬也各自退开。

    陆定远身边的各人也都让了开去,留下一块足够二人施展的空地。

    秦风背负双手,慢慢地朝着陆定远走去。陆定远提着斜月七星剑,迎着秦风走去。

    陆定远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便增加一分,内力便提高一层。

    渐渐地,他身上的黑袍像充气一般鼓胀起来,头上的风帽也给充斥在他身周的劲风给掀了开去,露出一头散乱的黑发。黑发无风自动,渐渐地根根倒竖而起,在他头上疯狂地舞动,仿佛一群黑色的魔鬼。

    “啪!”一声轻响,陆定远脚下的青石板给他踏得龟裂,当他的脚再次抬起后,石板上印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这之后,陆定远每走一步,脚印便越来越深,那石板碎得也越来越无声无息。到后来,他一脚踏下去,根本没有任何声息,石板也没有任何碎裂的样子,一条裂痕都不曾出现,却仍刻出深深的脚印。

    反观秦风,秦风走时好像根本就没有提气,除了一头长发不住地飘动之外,他身上的气势也没有增加半分,就好像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在随意散步一般。

    但是秦风的神态却无比悠闲,倒是气势惊人的陆定远,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谁会赢啊?”屠洪又把脑袋凑到了三少旁边。

    “我大哥。”“大少爷。”“秦大少。”三少、乔伟、黎叔三人同声回答。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大少爷与陆定远之间实力的差距。

    陆定远已经完全将他的气散发了出去,若是一个普通人正面面对陆定远的话,此刻只怕早就给这霸道的气息给逼得喷血而死。

    而秦大少看上去根本就没有运气,却仍能如此镇定地一步步走向陆定远,丝毫不受陆定远的气息影响,足见秦大少的实力远超陆定远!

    “大少爷现在的功力……只怕已经达到你我同一级数!”乔伟神情凝重地对黎叔说。若他与陆定远单挑,所能做到的,也只是跟秦风一样,不可能比秦风超出多少。

    此时陆定远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他只觉得眼前的秦风,就像一片深不见底的平静大洋,无论他往大洋里面投进多少石子,都无法令大洋掀起波浪。但是如果当大洋自行掀起惊涛骇浪的话,直面大洋波浪冲击的他,势必会粉身碎骨!

    但是陆定远已经没了退路,他的气机已经将秦风完全锁定。而秦风看似没有运气,但陆定远也知道,秦风实际上也已经将他完全锁定。只要他露出任何害怕犹豫的神情,势必会招来秦风的雷霆一击!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只有三丈!

    不能再接近了!陆定远的气势已经凝聚到顶点,到了渲泻的时候!

    陆定远出手了,他右腿发力一蹬,轰然巨响声中,脚蹬地的那一点爆出一个直径五尺,深有两尺的大坑,足见他这一蹬,用出了多大的力道!

    也只有这么大的力道,才能在瞬间产生最大的加速度,令速度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到顶点!

    “哧——”斜月七星剑发出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化作一道笔直的闪电,直奔大少而去。那速度已经快到无法形容无法解释,三丈的距离在这样快的速度之下,就像一张薄纸的厚度一般,根本不能被称为距离!

    就在陆定远脚蹬地的那一刹,秦风也动了。

    没有经过任何蓄气的秦风,在动的那一刹,全身的气就完全迸发出来。他的身上竟然绽放出只有神兵利器才有的金黄光芒,整个人在瞬间就变得有如一轮烈日一般!

    他向前弹飞出去,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戟指,手肘回收刺出,两指刺破空气发出一声不属于人间任何武器破空时的异响,他的整个人好像变成了一把剑……

    不是好像,而是在观战的所有人看来,他就是变成了一把巨剑!巨剑以他的指尖为剑尖,手臂和躯干为剑身,两腿为剑柄,破空飞射陆定远!

    如此华丽的一剑,天上地下已经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这一剑!

    这一剑,便是当之无愧的天剑!

    “铛——”剑光交击,发出一声清越悠长的巨响。

    这记巨响在所有观战的人听来,仿佛是直接在他们脑中敲响,他们的心脏也都随着这一响重重地跳动了一下,血液几乎沸腾,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通红。

    天地也在这一响发出的时候微微颤抖了一下,所有的身体都随着天地的颤抖抖了一抖。

    功力最弱的黎小叶、杜晓妍给震得立足不定,摔倒在地。魔门一方的十二媚钗也滚了一地,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

    早已雨停的天空突然掉下一阵冰雹,这阵冰雹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巨响的回响消失之后即刻停止,好像是上苍为了见证一柄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天剑诞生。

    天剑的光芒一闪即逝,斜月七星剑的剑光与天剑的剑光擦肩而过,秦大少也与陆定远擦肩而过。

    两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下方位,秦风站在陆地定远发力蹬地那一点上,脚踏着那个被陆定远蹬出的深坑,而陆定远则站在秦风刚开始发动时的那一点上。

    两个人背对背站着,秦风背负着双手,姿态悠然,那无风自动的长风已然静了下来。

    陆定远也是稳稳地站着,单手持剑,剑尖斜指地面。

    “斜月七星剑对一个剑手来说,是一件足可令其扬名立万,威震江湖的神器。可是对一柄天剑来说,它就什么都不是。”秦风淡淡地说:“这就是凡剑跟天剑的区别。”

    陆定远喃喃地说了句:“果然是天剑……这剑……根本不属于人间……”话音刚落,便听“哧”地一声轻响,却是陆定远颈动脉处鲜血飙射的声音。

    接着他的头便被腔子里喷出来的血冲得高高飞起,身子直挺挺地倒下,斜月七星剑脱手插在了石板上。

    “九阴圣女,见到了我这一剑,你还要打下去吗?”秦风转身面向九阴圣女,冷冷地问道。

    九阴圣女还未答话,便听一个虚无飘渺,仿佛来自九幽炼狱中的声音响了起来:“秦大少,欺负一个弱质女流算什么本事?我西门无敌未逢敌手久矣,今见秦大少这一剑之威,心中惊喜莫名!人到无敌最寂寞,就让我西门无敌,来领教一下秦大少这柄天剑!”

    别人还没有任何反应,三少已经撇了撇嘴,骂了一句:“**的又来一个!救个人怎么搞出这么大阵仗?娘的,老子今晚还要不要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