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群魔乱舞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无敌动手了!

    没有任何征兆地,他甚至连手指头都没抬一下,他身后的四娇奴和十二媚钗突然全部跳了起来。

    十六个美女跳起来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死。

    或者说,死得更有震憾力,更有恐怖感。

    十六具美丽的身体凌空炸开,炸开时却连半点声响都没发出。

    她们的身体粉碎得非常彻底,连一块完整的骨胳,一片完整的筋肉都没有留下。彻底地粉碎成十六团鲜红刺目的血浆,然后爆开,连成一片巨大的血幕,再扬扬洒下。

    西门无敌站在血幕下一动不动,却没有一滴血能洒上他的身体,所有的血都在离他身体还有三尺的时候自动地飘向了一旁。

    但是他身后的九阴圣女和三个护法就没那么好运了,他们甚至都不敢运功震开落下的血水。

    四个人顿时被淋了满头满脸,从头到脚都是鲜血淋淋,仿佛四个血人一般。

    哗——血幕整个地落到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就像是有人从天上倒了一大盆血下来。

    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在地上流淌,融合在雨水中,半条长街都被染成了血红。

    没有人看清西门无敌是怎样杀人的,没有人知道那十六个女子是如何自动跳了起来,又自动在空中解体的。

    在这过程中,西门无敌根本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衣袍都没晃动半分!

    这已经不是武功了,这种杀人的手段,简直就是传说中神魔的神术、魔法!

    “呜哇——”腥臭的鲜血味道扑鼻而来,黎小叶和杜晓妍当场就呕吐起来,就连铁戬、铁轩轩、屠洪都脸色发白,别过脸去不忍再看。

    “为什么要杀她们?她们是你的属下!”三少的声音很冷,冷得像山谷间腊月里的寒风。他的长发无风自动,那双修罗魔瞳里又现出尸山血海。

    三少无法容忍美丽的少女鲜活的生命在他面前就这样不值一文地消逝,她们就算要死,也该是死在于敌人作战的沙场上,死在她们甘愿为之付出生命的,有意义的事情上。

    但无论是何种死法,都不该像现在这样,毫无意义地被西门无敌杀死,还彻底地爆成血浆。

    “知不知道什么叫血流成河?”西门无敌的声音依旧淡定,仿佛那十六名先前还娇艳如花的女子,只是十六只蚂蚁一般,“你们有没有见识过真正的血流成河?我见过,成千上万的人被杀死,尸体堆积如山,鲜血从尸山顶上开始淌下,在尸山脚下汇成一条条鲜红的河流,向着四面八方流散开去。那种场景很美,非常壮美。”

    他没有正面回答三少的问题,而是说出了一番令在场所有人心惊胆跳又愤怒无比的话来。

    杀人很简单,可是救人却很难。没有体验过竭尽全力去救一个人的人,又如何懂得生命的可贵?

    生命存在的意义,并不只是为了演绎生命消亡的那一刹,血流成河的变态壮美。

    秦仁杀人,他杀人的手段甚至与西门无敌很相似,遮天手全力击出时,中掌之人也会完全爆成血浆。但是他从不无意义地杀人,任何人,只要没有危害到他或是他身边的人,他绝不会随意出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这是三少杀人的原则。

    秦风也杀人,他的剑不知染过多少人的鲜血,一次杀掉数百人的事情他也做过。但他同样也从不无意义地杀人,他杀人的手段相当干脆,从来都是一剑断头,从来没有试过像西门无敌这样杀人还杀出花式来。

    “嘿嘿嘿嘿……西门无敌向来心胸狭窄,想不到这么多年来,你除了镇定功夫进步了之外,这心中,还是没有容人之量!”乔伟冷笑起来:“你杀她们,恐怕就是因为她们刚才听到了三少对你的嘲讽之语吧?你怕她们把‘东方不败’这个名号传出去,丢你的脸吧?那你为什么不干脆点,连九阴圣女和这三个护法一并杀了?还有我们,我们也会把今晚的事情传出去,你又能怎样?”

    西门无敌相当淡然地道:“九阴圣女他们,我已经给了他们警告和小小的惩罚。至于你们,自然是要全部死在这里了。乔齐天,你看我刚才那一手如何?”

    乔伟不屑地冷笑,“不要以为乔某对‘灭神心经’一无所知。你刚才那一手,只不过是‘灭神心惊’里的‘众神升天’。将内力从脚下传入地里,再注入目标的体内,在将目标弹飞之后,隔空引爆内力在目标体内爆炸。这种功夫虽然厉害在无声无息,无影无形,可是如果我将内力集中于双脚,你的内力又如何侵入我体内?”

    乔伟说得轻松,可是三少等人听来,心中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

    将内力传入地里,以土地为媒介攻入目标体内,这根本就不能算是武功了!

    听说过隔空点穴、隔山打牛,可是大地何其宽广?一股内力注入地里之后,就已经很难控制,很有可能失去控制而在地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即使是隔山打牛这种传说中的功法,所能间隔物体的距离和厚度也非常有限,还从未听说过,有人能隔着好几丈甚至近十丈的距离,以土地为媒介打击敌人的。

    更何况,隔山打牛也仅仅是将功力以直线传递出去,当内力离开自己的身体之后,能隔空摇控的距离相当有限。

    而西门无敌却能将内力分成十六份,精准地注入十六个站在不同方位的人体内,而且还能遥控这十六份内力在同一时间爆发,这份功力和精纯的控制力,天下间恐怕已无人能比!

    亏得乔伟揭穿了西门无敌这一招的本质,三少等人这才慌忙将功力集中于双脚,防备西门无敌的突然袭击。否则的话,西门无敌如果突袭他们,三少等功力深厚之人自然不惧,可是黎小叶、杜晓妍这两个功力最浅的女孩,自然是毫无幸理!

    西门无敌笑了起来,“果然不愧为四大魔头之一,这眼力果然不错。这招‘众神升天’是用来暗算偷袭的最佳招式,谁能想得到,一个根本就没有动的人,能够发出足以致命的攻击?不过我西门无敌要杀你们,自然是要堂堂正正地杀,这种技巧,自然是不会用在你们身上的。”

    “西门无敌,你太狂妄了。有我秦风在此,岂容你放肆?”秦大少终于忍不住了,他还从未见过,有人敢比他更嚣张。

    西门无敌笑道:“秦大少,若你天剑已大成,西门或会对你有几分顾虑。可是你如今才刚刚在天剑之境登堂入室,对我西门无敌来说,你还是太嫩了!”

    说着,抬手一指屠洪:“现在我要杀他,秦大少你有把握拦住我吗?”

    屠洪一愣:“关我什么事了?”

    三少、乔伟、黎叔身形晃动,呈三角形将屠洪卫护在正中。

    秦风则向左跨了一步,挡在西门无敌和屠洪正中间。

    三大杀神和铁戬一字排开,站在秦风身后。

    现在,西门无敌如要对屠洪下手,先要过秦风这一关,然后便是铁戬和三大杀神,最后是三少等三人。

    谁要说能杀掉这么多超一流高手护卫下的一个人,那简直就是狂妄到不知死字怎样写。

    可是现在放这句狂话的人是西门无敌,所以这句不是狂话,只是一句理所当然的话。

    西门无敌仍没有作出任何进攻的动作,但是这次他稍稍抬起了头,摆出了一个仰望夜空的姿势。

    黎叔脸色一变,怪叫道:“糟,诛仙剑!”说话间幻魔手以最快的速度递出,目标竟是屠洪的天灵!

    错了,黎叔不是想要以幻魔手击打屠洪的天灵盖,看他的手势,仿佛是想借幻魔手几乎可以忽略空间的超快速度,在第一时间将手伸到屠洪头顶上,挡住什么东西。

    但还是迟了,黎叔的手刚刚快要盖住屠洪的头顶,被三少等三人卫护在中央的屠洪突然闷哼一声,天灵盖上突然破开一个血洞,一直贯穿到下颚!

    鲜血和脑浆从屠洪下颚的血洞泊泊地流出,一身横练功夫几乎已经达到了最高境界,全身上下刀枪不入的屠洪的一颗头,竟然像豆腐一样被贯穿了!

    屠洪手捂到自己下颚上,像是要堵住那个流个不停地血洞,喉头响了响,吐出一句:“操,关我什么事了?”然后轰然倒地。

    杜晓妍悲呼一声:“屠叔叔!”

    屠洪是杜晓妍在天平山庄第二亲近的人,从小看着她长大,为了救她甚至不惜背叛杜公甫。

    杜公甫因禽兽行径被自己爆了出来,所以他死时杜晓妍都只流了几行泪。而现在屠洪也死了,杜晓妍感觉一夜之间,自己所有的亲人都没了,激动悲伤之下,身子一软,竟晕了过去,黎小叶慌忙将她一把扶住。

    秦风的脸色变了,三少的脸色变了,就连三大杀神这三个一直无精打采的老头子,脸色也全都变了。

    他们这几个,一个个全都是眼高于顶的超级高手,还从来没有人能在他们的全力保护下,杀死他们要保护的人!

    但是西门无敌却做到了,干脆利落、潇洒无比地杀掉了被他们重重护卫的屠洪。

    他们甚至不知道西门无敌用的是怎样的手段,除了黎叔叫的那一句“诛仙剑”之外,他们对西门无敌的手段根本一无所知。

    “黎叔,诛仙剑究竟是什么?”三少非常恼火,他用修罗魔瞳全力观察着西门无敌,他有自信在修罗魔瞳的目力注视之下,西门无敌的一举一动都无法逃过他的双眼。可是现在,西门无敌潇洒自如地杀掉了屠洪,他却连西门无敌究竟是怎样出手地都没看出来!

    自出道以来,他秦家三少何曾受过这般打击?

    “诛仙剑……”黎叔声音干涩,“乃是魔门另一奇典‘诛仙宝箓’上的一门奇功,是完全无形的剑气,可由身体任一部位发出,其中以双眼发出剑气威力最大。剑气不仅削铁如泥,可破一切防御,出招时还无声无息,无影无形,可由出招之人随意控制剑气的攻击轨迹。诛仙剑气在锁定目标之后,不击杀目标势不罢休,出招时连大罗金仙都无法闪避,故名‘诛仙剑’……这一招魔门自古以来都从未有人练成过,没想到,西门无敌竟然……”

    “这一招该如何破解?”秦风突然问道。大少爷心里也是非常恼火的,同时还有着说不出的震惊。

    这西门无敌究竟身负多少奇功?从他出场时的诡异方式,到现在杀人时完全无法防备的手段,西门无敌好像有着层出不穷的古怪功夫。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许西门无敌不需要动手,便可置他星河剑圣与死地!

    黎叔答道:“诛仙剑是‘诛仙宝箓’上最厉害的武功,但是也耗费功力最多的一招奇功。要破解这一招,其一就是不停地闪避,直到发招人功力耗尽,剑气自灭。但是要闪避诛仙剑根本就是笑话,谁能看到那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剑气?其二就是干掉出招的人,除了这两种方法,无一法可破诛仙剑!”

    三少神情凝重地道:“干掉西门无敌……少爷我没这个自信,耗尽他的功力,似乎也是一句玩笑话。”

    西门无敌笑道:“三少爷说得有理。西门今时今日的功力,还可以发出三记‘诛仙剑’。不过三剑过后,西门将耗费一半功力,再无法使出大威力的奇功,所以显然是不划算的。”

    顿了顿,西门无敌接着道:“西门还想多展示几门奇功,让你们开开眼界。唉,人到无敌,寂寞久矣,好不容易碰上几个值得西门出手的高手,西门又怎舍得将你们三两下杀得精光?”

    三少冷笑:“我知道,你是想玩猫捉老鼠。”

    西门无敌点了点头,“三少说得没错。”又伸出手来,朝着黎小叶一指:“现在,我将用另一种功夫杀掉她,你们准备好防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