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群魔乱舞 第五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黎小叶的身体一阵颤抖,她满脸绝望地看了看黎叔,又看了看三少,大眼睛里渐渐渗出泪水。

    她不想死,她还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她的美丽人生才刚刚开始,她还有许多彩色的梦幻,她还有许多美好未曾体验。

    可是她也看到了西门无敌的杀人手段,看到了在众人团团护卫之下的屠洪是如何无奈而又不甘地死去。她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会比屠洪更好,西门无敌在她的眼中已经变成了无所不能的魔神。

    黎小叶扶着晕倒的杜晓妍,可是她现在几乎已经失去了站立的勇气,又怎能扶得住别人?

    手一松,杜晓妍的身体顺着她的身子倒下,铁轩轩忙上前一步,将杜晓妍接了过来。

    几乎是飞一般的,三少扑了过去,展开双臂将黎小叶紧紧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不要怕,三少爷会护着你的!不要怕,别怕,三少爷在这里,三少爷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转过头,三少冲着已经用身体完全挡住了黎小叶的乔伟和黎叔大吼道:“快点想,西门无敌还有什么远距离杀人的手段!该如何防备!大哥,出手!在西门无敌出手前截住他!不能让他再出手了!”

    “‘仙路烟尘’?不对!那是大规模攻击的手段……‘灭神指’?不对!那是近战时用的……”乔伟喃喃自语。

    “‘天极阴雷’?不可能,蓄气的前奏太长了……‘亡天神话’?不可能,吼声攻击太明显,一定能挡下来的!‘天外飞仙’?不对,那是剑招,近身方能发挥威力!究竟还有什么招式?还有什么招式?妈的,要是老乔和三少完好无损,合我们数人之力,未必不可与西门无敌一战!”黎叔急得额冒冷汗。

    而秦风,不必三少说明,已经准备出手了!

    他的身上再度亮起那金黄色的光芒,这是星河剑圣首次在敌人出手前就已经开始蓄气。

    然后他冲了出去,疾风闪电一般冲了出去,破空时的风声大到几乎如山呼海啸一般。

    在飞出的同时,秦大少食中二指并拢,两指中央绽出近五尺长的金黄光芒。

    回肘,刺出,秦风的指尖已经变成剑尖,他的整个人已经变成一柄闪动着金黄光芒,长有三丈的巨剑。

    剑尖便是秦风的手指,指尖上冒出的五尺剑气便是天剑那无坚不摧的剑芒!

    天剑破空,天剑所过之处,地上的石板被破空时的气劲割出一条宽有一指,深达两尺的沟壑!

    秦风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与陆定远比剑时所出的那一剑。

    天剑上绽放的金黄光芒,就如一轮小太阳一般,将半条长街照得通亮,那剑光甚至冲上了数十丈的高空,凡是这时候还醒着的人,都看到了那灿烂得令人无法直视的剑光!

    在看到天剑朝自己袭来时,西门无敌不由轻咦一声,道:“你竟在这个时候又有突破?”

    天剑一出,凡剑辟易,即便是西门无敌,也不敢直撄其锋。

    遇强越强,越挫越勇,这是秦家兄弟继承自秦逍遥的血统中,与生俱来的勇悍!

    三少能在快被秋若梅打死的关头融会贯通“遮天手”绝学,秦风同样能在西门无敌天下无双的绝艺压力之下,在天剑之途上再进一步。

    而此时秦大少天剑的速度,已经快到无法想象,在西门无敌那句话刚出口的时候,大少的剑光已经击至西门无敌身前。

    但是西门无敌还是旁若无人地说完了那句话,因为就在大少的剑光将要击中他的那一刹,他竟然不可思议地消失了!

    没有人能避过天剑全力一击的超快速度,凝聚了秦大少毕生功力的一击,又是在如此之短的距离发起冲击,即使以三少的轻功,也无法避过。

    但是西门无敌却避过了,因为他用的根本就不是轻功。

    如同他来时一样,他所在的空间突然一阵轻微地蠕动,然后他消失了。

    当大少的剑光掠过西门无敌所站立的位置,一剑将四大护法中,因以为西门无敌会挡这一剑而毫无反应的“天火燎原”赵离原从中间剖成两片之后,西门无敌却又出现在原位,好像根本就从未消失过一般。

    “进步如此神速,却不能为我所用,将来必是我之大患。赵离原也给你杀了,看来真是留你不得。”西门无敌淡淡地说了一句。

    秦大少在将赵离原剖开之后,已经无力收剑。

    他这一剑是用尽了全力,可发而不可收,所以在杀掉赵离原之后,剑光笔直向前,将长街旁的一栋土石结构的房屋从中间剖成两半之后,这才稳住了身形。

    大少脸色苍白地站在那栋被他剖成两半的房屋背后,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两手两腿都是微微颤抖。

    他已经连走回长街的力气都没有了。

    身后的房屋中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那哭声随即戛然而止,显是被大人捂住了嘴。

    秦风慢慢地转过身,朝房中望去。整栋房屋从屋顶到墙壁再到地面,全都被破开来一条宽约五尺的破口,房子好像被一把巨刀从天下砍下来分开一般。

    地上有一道深深的剑痕,剑痕之上还有一张左右分开,已经塌了的床。

    那张床也已经给从中间剖成了两半,一具被分成两半的尸体躺在剑痕的两边,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

    一名满脸泪痕的女子裹着被单,瑟缩在剑痕旁那已经塌了的床边,一手抱着一个长不过一尺五的婴儿,另一手死死地捂着婴儿的嘴。

    那女子此时正用无比恐惧,无比怨毒,无比悲伤的眼神看着大少爷。她和丈夫早已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躲在被窝里哄着孩子,祈祷着灾祸不要降到他们头上,可是她又怎知道,这灾祸会来得这般突然?

    秦风的心口突然一阵绞痛,两滴热泪不觉从眼角滑落。

    他深深地吸进一口气,狂吼一声:“侠以武犯禁!我秦风,日后要让天下人,都不得习武,敢犯禁着,杀无赦——”

    “卟!”大少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微微一晃,颓然倒下。从未枉杀一人的秦大少如今却错杀一无辜,使这一女子一婴儿成了孤儿寡母,这打击令坚强如秦大少也无法承受。

    持着之人心志虽坚,但也有不可触碰的脆弱角落。对秦大少来说,亲眼看到自己亲手制造的孤儿寡母,便是大少心中那最脆弱角落!

    一条人影如风般掠来,扶住了三少,却是三大杀神中的柳断魂。

    “大少爷,撤吧,西门无敌根本就不是人!”目睹了秦风一剑落空的柳断魂下了如是结论。他柳断魂不惧任何人,可是面对一个不是人的敌手,面对一个连天剑全力一击都能轻易闪过的对手,他又能怎样?

    秦大手抬起了手,指向屋里的女人:“给她钱……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她……不,这不够,我秦风要自废武功谢罪……”

    “大少,你怎么了?怎地能说出自废武功的话?要是你自废了武功,那还怎能实现你刚才的誓言!”柳断魂沉声道。

    秦大少全身一震,眼中渐渐泛起异样神彩:“不错,若我自废武功,还怎能实现刚才的誓言?我秦风说过的话,又怎能成为一句空话?”

    挣扎着自柳断魂扶持下起身,秦大少肃容对那女子深深一揖,一言不发地掏出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事,放到了面前的地上,然后拒绝了柳断魂的搀扶,自行走了出去。

    柳断魂叹了口气,也把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事掏了出来,与大少爷的那些放在一起,对那女子一揖到地之后,快步赶上了秦风。

    其实在大少这一剑下,死得冤枉的还有一个赵离原,只不过在秦大少心中,魔门中人个个该死。那赵离原因西门无敌不敢正面接剑而枉死,秦大少心中当然没有半点愧疚。

    秦大少大步走向西门无敌,边走边道:“西门无敌,我秦风今日在此立誓,今生今世必取你命,有违此誓,天打雷劈!”

    西门无敌淡然道:“大少爷好大的口气,现在你自身尚且难保,如何取我性命?错杀无辜的是你秦风而非我西门无敌,这笔账,就算到了九幽炼狱,也是记在你秦大少头上。”

    秦风点点头,道:“不错,所以在我秦风完成两个誓言之后,我秦风自当自废武功,以告慰无辜死者在天之灵。”

    西门无敌冷笑起来:“秦大少,禁武天下这条誓言想要完成,好像比杀西门更难。这禁武,岂是你秦大少想说就说的?只有天下至尊,方能号令天下,而这天下至尊,哼哼,再怎样都轮不到你秦大少!”

    三少这时发话了,他冷冰冰地,一字一字地说:“大哥之誓言即我秦仁之誓言,逐鹿天下,我秦仁亦有一份!”

    三少此言一出,在场的个个震惊。

    对乔伟等人而言,这是三少首次真心诚意主动放出逐鹿天下之言,乔伟等自然高兴无比。

    而对西门无敌来说,这当然是一个不怎么好的兆头。

    得修罗魔瞳者得天下,若是让三少这修罗魔瞳所有者参与到逐鹿天下的游戏中来,恐怕就没他西门无敌什么事了!

    所以原本还想留下三少,试试看能不能引为己用的西门无敌,这时终于对三少杀心大起。

    但是还没等西门无敌出手,秦风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雷神霹雳弹,走!”

    柳断魂在大少说话的时候,一把抓起秦风,飞快地朝着与西门无敌相反的方向掠走。

    西门无敌刚想去追大少,突然发现三少抱着黎小叶,以难以想象的高速飞速掠走。

    其余众人,铁戬抓着铁轩轩,黎叔抓着乔伟,三大杀神中另二人,怒横眉挟起杜晓妍,萧天赐捞起屠洪的尸体,几对人分成几个方向,以最快的速度跃上屋顶,风一般向着四面八方逸走。

    对西门无敌来说,最紧要的是杀掉三少,绝不能让三少逃脱,所以他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追杀三少!

    但是他还没开始用那神出鬼没的身法,便见三少扔出了一把约十多颗拇指肚大,黑黝黝的圆球,飞蝗一般破空朝西门无敌等人射来。

    西门无敌一指点出,一缕指风无声无息地破空射出,点中其中一枚黑球。砰地一声雷霆般的巨响,那物事竟然凌空爆炸,接着它旁边的圆球被震炸的震荡影响,也都接二连三地爆炸起来。

    十几颗圆球先后爆炸,冲出的火光和浓烟顿时将半条长街淹没。

    烈火和飓风夹着圆球炸飞的,街上石板的碎片,暴雨一般朝着西门无敌等人袭来。

    西门无敌稳如泰山,那些火焰、飓风、石板碎片在冲到他面前三尺时,突然像遇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一样,全部反弹回去。

    直到半柱香之后,所有的火焰和浓烟这才消散。平整的长街表面一层的青石板有半数被揭起,街上变得满是坑洼。

    而长街两旁的房屋墙壁已给烈火浓烟熏至焦黑,上面布满石子击出的小坑洼,有的房子还给飓风揭走了半边瓦顶。

    三少等人早已不见踪影,也不知跑出多远了。这个时候追上去,自然是没办法找出他们逃跑的方位的,所以西门无敌非常干脆地放弃了追赶。

    西门无敌望着三少消失的方向,自语道:“唔,想不到秦家大少爷竟不是迂腐之辈,没有寻常武人那种宁死不逃的顽固思想。三少更懂得见机行事,这两人,都不好对付啊!”

    九阴圣女娇声道:“至尊,何必为秦家兄弟烦心?武林大会上,他们定是会去的。到时候再把江湖白道一网打尽,对至尊来说也是易如反掌。再说,如果至尊仍想用秦家兄弟的话,属下愿引那秦仁上钩。”

    西门无敌道:“你的倾国迷梦都对他没用,再说了,本尊今日已与秦家撕破脸皮,就算你能引秦仁上钩,又有何用?”

    九阴圣女道:“倾国迷梦是魅术,魅术虽对秦仁无用,可是不见得媚功也无用处。属下自认经过这两次接触,对秦仁的性情已有了大致的了解。属下大可以用正常手段接近秦仁,讨得秦仁欢心,令秦仁将属下视为生平最爱的女子。在秦仁爱属下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属下再施展最高媚功‘六欲红尘’,令秦仁在床第间再也离不开属下,这样的话,属下不信秦仁能脱离属下的控制。而只要秦仁被属下牢牢控制,逍遥山庄的势力也难逃掌控。至尊的另一个身份,不是也正大光明得很吗?到时便引逍遥山庄为至尊另一个身份效力,岂不是一样等于替我们魔门效力了?”

    西门无敌沉默半晌,才道:“为何你一定试图勾引秦仁?难道你也会动心?”

    九阴圣女道:“属下怎会对秦仁动心?天下男儿,唯有至尊英明神武,雄才大略,属下眼中心里,只有至尊才算真正的男儿汉。只是那秦仁着实可恶,竟能破属下的倾国迷梦,这令属下万般不服。试问天下男儿,除了至尊,还有谁能抵挡属下的魅力,有谁能不臣服于属下裙下?所以属下定要与那秦仁斗上一斗!”

    马屁人人爱吃,就连西门无敌这魔门至尊,名无敌,实也无敌的变态高手,也被九阴圣女的马屁拍得飘飘然,点了点头,道:“唔,反正要取秦仁性命也只是举手之劳,本尊就允你先行一试吧!你若再次失败,本尊再出手取他性命。这次武林大会,本尊也不急着铲除秦家了。嘿嘿……本尊的另一个身份,的确很是正大光明啊!”

    ※             ※             ※             ※

    天色只过了一个时辰就亮了。

    下了一夜的雨,到清晨的时候,天空已经完全晴朗。

    朝阳的光辉和晨风一起温柔地抚摸着定州城,将定州城里的水气迅速带走,而那长街上的鲜血,却是深深地渗入了石板中,渗进了泥地里。

    定州府衙在清晨时就接到了报案,十几捕快和一个仵作在现场懒洋洋地取证了一番,又在那无辜受害者的家里胡乱找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将那户主给剖成两半的尸体草草验了一下,便大笔一挥,定性为江洋大盗抢劫杀人案,从此没了下文。

    江湖仇杀中,受害的永远是那些没有自保能力的普通百姓。连衙门都没法儿管的案子,那些普通百姓又能怎样?只能自认倒霉。

    这家孤寡还算幸运,得了秦大少多达数万两的银票,也足够她和她的儿子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可是天底下有几个普通百姓能遇上像秦大少一般的人?

    侠以武犯禁,秦大少总算是悟了。

    而西门无敌那神鬼莫测的武功,以及秦大少那番大逆不道的话语,却也触发了三少的进取心。没有他的那个誓言,三少绝不会首次有那般强烈的意识。

    我要逐鹿天下,我要天下人都受控于我手中,我绝不会再眼睁睁看着自己想保护的人,被别人轻轻松松地杀死!我要让我的一句话,抵得上西门无敌天下无敌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