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武林大会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黎叔宅子的屋顶上,三少坐在屋脊上,轻声讲述着一个前世看来的故事。

    黎小叶和杜晓妍一左一右坐在他身旁,手托香腮,坐在屋脊上出神地聆听着。

    三少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那个名为“欢乐英雄”的故事在三少讲来,竟似有了一种淡淡的悲伤。而那悲伤的感觉,却像有着莫大的魔力一般,吸引着两个还处在爱做梦的年纪的少女,令她们随着故事中的人物一起欢乐,一起悲伤。

    “玉玲珑说道:‘我已是玉家最后的一个人,你只要杀了我,就可以达成你的心愿。’

    “陆上龙王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那并不是我的心愿。’

    “玉玲珑问道:‘不是?’

    “陆上龙王淡淡道:‘那不过是我说过的一句话。’

    “玉玲珑道:‘你说的每句话都已做到?’

    “陆上龙王道:‘还未做成的只有这句。’”

    讲到这里,三少突然停口不讲,眼神略带迷茫地望着前方。

    正听得出神的黎小叶不由问道:“陆上龙王有没有杀玉玲珑?他说过的最后那句还未做成的话,最后有没有做到?”

    三少没有回答,他缓缓看了两女一眼,道:“玉玲珑并没有死。”

    杜晓妍欢欣地叫了起来:“我就知道,故事的结局一定是欢乐的,因为这故事本来就叫‘欢乐英雄’。”

    “是的,‘欢乐英雄’。”三少点了点头,道:“谁说英雄一定寂寞?世上有的是欢乐英雄。可惜,我三少爷此生注定做不了英雄。嘿嘿,英雄……何谓英雄?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英雄?只怕枭雄这个称呼更加合适!为国为民,侠者大者,这样才能算是英雄!而我秦仁,只是小人一个,没资格、没魄力、没善心,凭什么为国为民?从小到大,我都是自扫门前雪,何曾管过他人瓦上霜?我非英雄,我就是那一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一将!”

    他忽然站了起来,非常缓慢,动作却相当流畅地站了起来。

    在他站起的那一刹,黎小叶和杜晓妍产生了一种错觉。

    她们感到站起来的好像不是三少,而是一座山,一座平地拔起,无比威严,令人无法仰视的崇山峻岭!

    她们看着三少的背影,忽又感觉到了一种浓烈得几乎令人窒息的血腥气。这座巨山仿佛变成了人类白骨堆积而成的骨山,泊泊的鲜血正从骨山山顶不绝地淌下,在山脚汇成一条奔涌的血流。

    她们没有看到三少的正面,如果这时她们看到三少的正面的话,她们会发现,三少的双眼,又变成了那令人心胆俱寒的“修罗魔瞳”!

    三少缓缓抬起双手,高举向天,仰头向着天空,一字字地道:“陆上龙王终有一句话没有做成,而我秦仁,从今日起,要让我今生认真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成为现实!”

    “我要杀西门无敌,灭魔门!”

    “我要逐鹿天下,将整个大秦帝国,变成我的牧场!”

    “我要我手指之处,敌皆降伏,不降者,即有万千铁骑将其踏为齑粉!”

    “我的武功,从即日起,命名为‘霸皇令’!”

    “我要,霸皇令一出,天下人莫不以为我尊!”

    三少充满霸气的宣言在屋顶上空回响,而在此刻,见证了三少这番大逆不道的宣言的,却只有两名心思各异的少女。

    杜晓妍自是对三少的敬仰爱慕更增几分,而黎小叶,心下也对三少大为改观。

    尤其是昨晚三少在西门无敌放话要杀她之后,三少紧紧搂住她时,在她耳边说过的那番话,更令她心旌摇荡。

    当然,如果三少没有说出接下来的那句话的话,这一切会变得相当完美,三少甚至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俘获美人心。

    偏偏三少在这个时候,不知死活地说出那一句他有生以来,最大的愿望:

    “我要,天下的美女都臣服于我的金枪之下!我要,用本少爷不倒的金枪,打下一个大大的后宫!”

    同样是充满霸气的宣言,同样是霸道威猛的姿势,可是这句话听在两个少女的耳里,却完全变了味道。

    变得无比淫荡、猥亵、下流……

    于是两条**同时伸了出去,一左一右踢在三少两块屁股蛋上,三少顿时变作滚地葫芦,从屋顶上一直滚了下去,空中回荡着三少的叫嚷:“哎呀,你们偷袭……”

    ※             ※             ※             ※

    秦风背负双手,站在后院里,怔怔地看着倒插在他面前的斜月七星剑。

    柳断魂、怒横眉、萧天赐三个老人家瑟缩着脖子,双手笼在袖子里,弓背站在屋下的走廊上,远远地看着秦风。

    乔伟背着双手慢慢踱了过来,看了看秦风,皱着眉头问道:“大少爷站了多久了?”

    柳断魂道:“从清晨到现在,一直都这样站着,紧盯着斜月七星剑,一动都不动。”

    乔伟叹了口气:“唉,怕是又要和前两天一样,从早上一直站到太阳下山了。”

    怒横眉忧心忡忡地道:“大少爷自小就没受过任何挫折,十五岁出道,半年的时间就剑败天下剑客,赢得剑圣的名头。如今大少爷才二十一岁,便已悟出天剑至境,这顺风顺水的发展下来,大少爷的心性其实是相当高傲的。可是那晚与西门无敌一战,大少爷全力一剑竟然没能沾上西门无敌半根毫毛,反误杀了一无辜百姓。这对大少爷的打击何其沉重?我怕大少爷他……挺不过这一关。”

    乔伟点了点头:“年轻人发展得太顺利了是不好,不受挫折怎么可能有进步?大少爷也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天下无敌,对他日后的进境也是好的。你们倒不必担心,只要大少爷能挺过去,悟通这一层,大少爷的天剑,恐怕还要再进一层。”

    萧天赐沉声道:“大少爷心志坚毅,这一关是绝对能过的。老柳、老怒,你们就别瞎操心的。我担心的是,武林大会迫在眉睫,若西门无敌再在武林大会上现身,该如何是好?”

    柳断魂点了点头,道:“西门无敌的功夫根本就是人能使出来的!尤其是他那一记‘诛仙剑’,天底下恐怕已经无人能逃过他诛仙剑的狙杀!乔老,你最熟悉西门无敌,对魔门两部至典也有一定的了解,你说说看,该如何对付西门无敌?”

    乔伟沉默了一阵,缓缓地道:“十年前,西门无敌才二十三岁,他那时仅仅参悟了五重‘灭神心经’,四重‘诛仙宝箓’。那个时候,他就已经能跟我老乔打个平手了。现在隔了十年,从他那晚露的那几手看来,九重‘灭神心经’,七重‘诛仙宝箓’均已被他参至大成。如今的西门无敌,已经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了!”

    萧天赐道:“乔老你的意思,即是我们已经没办法对付西门无敌?”

    乔伟点了点头:“‘灭神心经’中至高保命武功,‘化神虚空’都已经被他练成,即使以千军万马困住他,只怕他也能从容逸走。要打败他不难,秦逍遥秦庄主、铁空山铁堡主,再加上大少爷、三少爷,或可击败西门无敌。但要杀他的话,即使你们三大杀神,再加上老黎跟我,恐怕也做不到。”

    “不可能!”怒横眉道:“如果真由庄主老爷、舅老爷铁堡主、大少、三少、我们三兄弟、再加上老乔你和老黎的话,天下间还有谁能从我们这九大高手的手下生还?除非那西门无敌根本就不是人!”

    乔伟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西门无敌是不是人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化神虚空’的确不是我们可以捕捉到的。怒老你想想,那晚大少爷全力一击,那一记天剑之威何其可怕?换了你,能轻易避过去吗?可是西门无敌他做到了,他就是凭借‘化神虚空’那神鬼莫测的身法避过去的。还有,当时我们在场那么多人,可曾有一人看清西门无敌是如何出现的?一个都没有。试想一下,如果西门无敌用‘化神虚空’逃跑的话,我们即使将他团团围住又能怎样?谁能捕捉得到他的身法?”

    “‘修罗魔瞳’未必捉不到西门无敌!”黎叔的声音传了过来,乔伟、三大杀神同时朝着黎叔望去,只见黎叔提着个酒葫芦,走动间不时抿上几口,“哈,好酒,娘咧,没想到杜家大宅里还藏了这么好的酒,要不是晓妍那丫头带着我去找那张破琴,我也没子弄到这么好的酒啊!”

    黎叔走到乔伟等人身前,先向秦风那边看了一眼,接着把酒葫芦凑到乔伟嘴边,道:“要不要尝一口?极品贡酒,好像是宫里边儿的东西,外面难得尝到的。”

    “宫里的贡酒?”乔伟顿时两眼放光:“娘的,那可要尝一尝。我老乔活了六十好几,还没尝过贡酒是啥滋味!”说着一把抢过酒葫芦,大灌进来。

    黎叔叫道:“慢点儿喝!这样的好酒要慢慢尝才能品出滋味,像你这般牛饮,好酒全给你糟蹋了!”

    萧天赐皱了皱眉,道:“黎老,刚才你说,‘修罗魔瞳’可捉到西门无敌,是何意思?”

    黎叔一愣,道:“三少爷身怀修罗魔瞳,你们不知道?”

    三大杀神同时眼睛一亮,道:“此话当真?”

    黎叔点了点头,“我老黎吃多了没事骗你们干嘛?亏你们还是从小看着三少长大的,竟连他身怀修罗魔瞳都不知道。”

    三大杀神彼此对视一眼,缓缓摇头。他们的确是不知道三少爷有修罗魔瞳的,在逍遥山庄之时,人人都宠着三少,谁也不曾违逆过他,而修罗魔瞳要杀心大动之时才会出现,三大杀神又哪有机会见识三少的魔瞳了?

    “太公望的批语……”柳断魂沉吟道:“难道将在三少身上应验?这对我逍遥山庄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黎叔摇头:“难说,难说。西门无敌应该也是知道批语的,而九阴圣女亲眼见识了三少的修罗魔瞳,西门无敌不会不知道。西门是对天下怀有野心之人,知道三少身怀修罗魔瞳之后,他对三少所施的手段不外乎两种。一是怀柔笼络,令三少为其效力。二是诛杀三少,令三少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从那晚的情形来看,西门无敌怕是选择了第二种方法。”

    “这样一来,西门无敌更是要跟咱们死缠不休了。”柳断魂叹了口气,“他那一记‘诛仙剑’,我老柳光是想都已觉得头皮发麻。不过,三少既然有修罗魔瞳,倒是真有可能捉住西门无敌的。只是三少现在的功力跟西门无敌相差太远,要捉住他谈何容易?”

    黎叔冷笑,“三少爷现在已经摸到了天道的门槛,只要这次武林大会三少爷能保住性命,不出三年,三少爷必能与西门无敌一较长短!别忘了,修罗魔瞳的批语,是太公望亲自下的!上应天命之人,哪能这么容易夭折?”

    三大杀神点头称是,心中多多少少有了些胜过西门无敌的希望。三个老头子都是杀神一级的人物,向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西门无敌在他们心中,根本就不是人了,所以多少都会有些灰心丧气。

    但是现在知道了三少身具修罗魔瞳,便等于有希望破解西门无敌的身法。只要能捉到西门无敌的身法,到时候合逍遥山庄与铁血啸天堡两方高手之力,将西门无敌团团围住,不信他西门无敌还有逃命的机会!

    这时乔伟已经将那一葫芦酒喝了个精光,嘀咕道:“果然好酒!老黎,还有没有?”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失声道:“咦,杜家宅子里怎会有贡酒的?难道那杜公甫跟宫里的人有关系?可是他分明是跟魔门勾结的……难道,难道魔门的势力已经渗进了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