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狠绝色

32长子平安

梅果 Ctrl+D 收藏本站

    周宜要提拔上官勇,是为了安太师还是为了太师身后的太子,乔林没有明问,当朝的太师听着名头响亮,但又怎么能比得上王朝的太子?周大将军讲起来不附炎趋热,但是人在朝中,又如何能不为自己和家族算计?

    北厥人生在穷山恶水的苦寒之地,对于土地的渴望远远超出祈顺人的想像,祈顺朝的将领认为战事很快就会结束,可是这场白玉关外的战事,一打就是一年多,还看不到结束的希望。

    安锦绣在来年的五月暮春时节,辛苦一夜,生下了她与上官勇的第一个孩子。将被产婆洗得干干净净的儿子抱在怀里的时候,安锦绣心里百感交集,想哭却哭不出来。

    紫鸳在一旁高兴道:“小姐,公子像你。”

    上官宁也在一旁点头,说:“大嫂,侄儿像你。”

    安锦绣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小脸还是皱巴巴的,五官也还没有长开,哪里就能看出来像她了?不过想着前世里的儿子,的确是像她,长大成人后,凭着一副好相貌,卫国大将军的儿子,不知道得了多少女孩儿的芳心。前世,抱着刚出生的儿子,不自觉又想起自己前世的安锦绣,终于又落下泪来。

    “这一世,娘亲一定视你为珍宝,这一世娘亲只为你和你爹爹,还有未来的妹妹活着,”安锦绣亲了亲儿子的小脸蛋,在心里说道。

    “大嫂不哭,”上官宁趴在床沿上,心有余悸地问安锦绣道:“是还在疼吗?”昨天夜里安锦绣已经很隐忍的呼痛声,还是把上官宁给吓住了。

    “没事了,”安锦绣擦了擦泪,冲上官宁笑道:“女人生孩子都是要叫的。”

    上官宁突然就道:“那我以后不要生娃娃了。”

    这下子安锦绣和紫鸳都笑出了声来,“那小姑喜欢你这小侄子吗?”安锦绣问上官宁。

    上官宁马上就点头道:“喜欢。”

    “那小姐要是跟宁小姐一样也不生娃娃,宁小姐又怎么会有小侄儿呢?”紫鸳笑着问上官宁道。

    已经过过七岁生日的上官宁苦恼了,小娃娃很可爱,可是她怕疼啊。

    “只是疼一下,大嫂现在不是没事了?”安锦绣将儿子往下抱了抱,好让上官宁看,一边道:“小姑不用怕的。”

    看到了自己的小侄子,上官宁就顾不上去想生娃娃疼不疼的问题了,小丫头的眼睛里就只有这个听到她的喊声,却连眼都不睁的小宝宝了。

    门外这时传来了上官睿的声音,“大嫂你还好吗?”

    “我没事了,”安锦绣忙说:“他小叔,你今天没去书院?”

    上官睿道:“我托同学请过假了,大嫂,我也去安府报过喜了。”

    “多谢小叔了。”

    “大嫂,能让我看看侄儿吗?”上官睿听了安锦绣的道谢后,只是咳了一声,随后就问道。紫鸳和上官宁一直霸着小侄子,他又忙着打赏产婆,去安府报喜的事,到现在上官睿还没能见上自己的小侄子一面呢。

    安锦绣将儿子交给了紫鸳,说:“快抱去给他小叔看看。”

    紫鸳答应了一声,抱着小公子就走了出去。

    上官宁也跟着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安锦绣就听到她跟上官睿嚷嚷:“二哥笨手笨脚的,别把我的小侄子摔着了!”

    “他也是我的侄子,好不好?”上官睿的声音听起来无奈的很,头一回抱这么小的孩子,他能不紧张吗?

    上官宁说:“我也要抱!”

    上官睿忙摇头,说:“你还太小,抱不动的。”

    “不要,就让我抱一下就好,”上官宁拉着上官睿的衣袍,眼看着就要耍无赖了。

    “姐!”就在上官兄妹俩为了抱侄子吵吵嚷嚷的时候,安锦绣听到门外又传来了安元志的声音,“姐你还好吧?”安元志人还没进院中,声音就已经到了。

    “元志?”安锦绣在房中忙就应声道。

    安元志一头进了上官家的这间小院里,看见上官睿手里抱着的小娃娃,就挪不开步了,伸手想抱,却又不敢抱,这个小娃娃太小,全身又软绵绵的样子,他怕自己把这个小娃娃碰坏了。“姐,你没事吧?”房里安元志是进不去,只能站在门外大着嗓门问安锦绣。

    “没事,娘呢?”安锦绣在房中问道。

    “娘知道姐生了一个儿子高兴坏了,”安元志说:“她又做了好多小衣服,要我带过来给外甥。”

    安锦绣看看自己的床头,自打知道她有孕后,绣姨娘就没断过为自己的小外孙做衣物,这会儿床头上放着的小衣服,小鞋子已经堆得像小山一样了。

    “姐,小外甥长得像你,”安元志这时在外面大声说:“这会儿正望着我笑呢!”

    安锦绣好笑道:“他才生下来,哪里能看得到人?”

    安元志才不管这个,大笑道:“真好,我做舅舅了!”

    “嗯,”上官宁说:“我做姑姑,二哥做叔叔了!”

    安元志这才跟上官睿和上官宁也打了招呼,又问安锦绣道:“姐,我这小外甥叫什么名啊?”

    前世里的上官家大公子叫上官子平,这一世,安锦绣说:“他小叔读书多,不如就他小叔给取个名吧。”

    上官睿说:“大名还是等大哥回来取吧。”

    安元志说:“那你取个小名。”

    上官睿摇摇头,冲房里说:“小名,大嫂取好了。”

    安锦绣良久无言,前世里她没有在意过这个儿子,也不知道这个儿子的小名是什么,现在让她取,安锦绣是脑中一片空白,什么好名字也想不起来。

    “姐,”安元志在外面说:“你读过的书也不少,取不出来名字?”

    “我,”安锦绣手指拿着被子拿到发白,重生了一世,她还是感觉自己不配做那孩子的母亲。

    “你不取我取,”安元志说道:“就叫平安好了,小东西平安长大比什么都强!”

    上官睿笑道:“平安?这个小名不错。”

    “平安,平安,”上官宁大声喊着被上官睿抱在怀中的小娃娃。

    小平安突然就咧开没长牙的小嘴,笑了起来。

    安元志这下子更高兴了,说:“你们看见了没有?平安笑成这样,一定是喜欢我给他取得名儿。”

    上官宁夸安元志道:“元志哥,你好厉害,比二哥厉害多了。”

    院中又是笑声一片。

    安锦绣坐在房中听着外面的笑声,心情渐渐又从自我厌恶中恢复了过来,这一世她的亲人们都好就好了,其他的东西她不再求,前世跟她又有何关系?

    安元志在院中笑闹过一阵后,才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从上官睿的手里接过了自己的外甥。初生的婴儿,猫崽一样轻,安元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紫鸳头一回见到五少爷这副畏手畏脚的模样,好笑之余,尽责地教起安元志怎么抱孩子来。

    安元志抱着平安站在了安锦绣卧房的门前,说:“姐,我回去后会跟娘说,这小外甥像你,她也会高兴的。我其实,”安元志话到了这里,说话的声音突然就低了下去,“我想让娘看看小平安。”

    做人妾室的,如何出府?安府老太君又不让安锦绣回府去走动,让绣姨娘见见自己的外孙,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这个机会。

    安锦绣在房里笑了一声,说:“只要元志你争气,会有好日子在等着娘的。”

    “嗯,”安元志低低地应了一声,他没跟安锦绣说起安府里的其他人,安锦绣生子,除了他与绣姨娘,也没人理会,喜庆的日子里,这些事就当做不存在好了。

    这时上官家的院外,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半柱香的工夫后,吉利走进了世宗的御书房内室,跟世宗禀道:“圣上,安氏女昨夜产下了一子。”

    世宗抬眼看向了吉利。

    大太监的脸上还是一如往常的恭敬神情,说道:“因为是头胎,所以安氏女这一胎生产的时候有些凶险,不过好在母子平安。圣上,安府五少爷为小公子取了个小名,就叫平安。”

    “大名呢?”世宗问道。

    吉利忙道:“小公子的大名还没取,听安氏女和上官家二少爷的意思,是要等上官将军回朝后再取。”

    世宗的面色一冷。

    吉利忙又道:“探子说这个小公子长得像安氏女。”

    “安府去人了?”世宗又问道。

    吉利知道世宗问的不会是安元志,禀道:“安府还没有去人,上官家二少爷去安府报喜的时候,太师还没有回府。”

    世宗冷哼了一声,“一门的富贵眼,庶女生子的事他们怎么看得上?”

    吉利有心要为安太师说些好话,可是偷眼看世宗的脸色不善,就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等上官家为孩子摆满月酒时,你安排送一份礼过去,”世宗命吉利道:“就说是朕给那个小平安的恩典。” 毒妃狠绝色:www.banfusheng.

    “奴才领旨,”吉利领了旨后,又试探地问世宗道:“圣上,安氏女刚刚生产完,是不是送些补品去上官府上?”

    世宗瞥了吉利一眼,“你是要毁掉她的名声吗?”

    吉利吓得把头一低,“奴才愚笨,真是该死!”

    “下去!”世宗冷声道。

    吉利不敢再说话,呼吸都屏着,快步退了出去。

    世宗将面前的奏折一推,抬头便又看见了安锦绣所绣的月下荷香图,叱咤了半生,身边美女无数,世宗没想到自己还会有想一人而不得的一天。安排人去窥探上官府,这事做得连世宗自己都觉得很可笑,可是他就是想知道安锦绣的事情,若是几日听不到关于安锦绣的消息,世宗就会觉得日子里好像少了点什么。

    安锦绣,看着月下荷香图,念着安锦绣的名字,世宗在想,也许他是疯了,一个连儿子都已生下的小妇人,到底有哪里值得他这样心心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