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狠绝色

88血玉戒04-14

梅果 Ctrl+D 收藏本站

    安锦绣脸上的笑容看不出一丝勉强来,虽然这种夫妻之间的情话她不想从世宗的口中听到。“圣上,特意来看臣妾,臣妾很高兴,”在世宗的怀里用微不可闻的音量说着感激的话,显得欲语还羞。

    世宗将怀里的美人看了又看,眼中闪过欣喜,道:“朕就是来看看你好不好,这里的侍卫你若是还不满意,那朕就把他们再换一遍。”

    “他们怎么了?”安锦绣完全听不懂的样子,“昨天的火是他们扑灭的啊,臣妾还想感谢他们呢。”

    “傻丫头,”世宗无奈地摇头,“他们只是做份内事,你要谢他们什么?”

    “哦,”安锦绣又是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圣上,”门外传来了吉和的声音。

    “朕要走了,”世宗跟安锦绣道:“有空朕再来看你。”

    “这就走?”安锦绣忙问道。

    “朕顾着你,也得顾着朕的江山啊,”世宗捏一下安锦绣的脸,“你再睡一会儿吧,要听太医的话,好好将养身体。”

    “臣妾明白,国事为重,”安锦绣起身道:“臣妾送圣上。”

    看着安锦绣披散着的长发,世宗的目光暗了一下,今天是没时间了,改日他要亲手为自己的这个丫头梳一回头发,“不用送了,”埋首在安锦绣的发间停了片刻后,世宗将安锦绣扶躺到了床上,盖好被子,“朕改日再来看你,”说完这话后,世宗没有再多留,从安锦绣的床前大步走开了。

    吉和在门外候着,见世宗出来,忙就道:“圣上,您这就回宫吗?”

    世宗走到了院中,看了看左右站着的侍卫,“这里谁是主事的?”

    韩约忙出列跪倒在地,给世宗磕头道:“奴才叩见圣上。”

    世宗看一眼韩约,年纪太轻,长相也俊了一些,不过想到安锦绣在自己面前还会脸红的样子,世宗又觉得韩约这样的跟安锦绣也闹不出什么事来,“你叫什么名字?”世宗问韩约道。

    “奴才韩约。”

    “韩约,”世宗对韩约道:“安夫人这里你要保她平安,再出一次昨天的事,不要再等朕发话,你带着你的手下一起自裁吧。”

    “奴才遵旨,”韩约忙磕头领旨道。

    世宗走近了韩约几步,压低了声音说道:“以后安夫人好,你才能好,你懂朕的意思吗?”

    韩约一个头磕在地上,说:“奴才明白,奴才遵旨。”

    “平身吧,”世宗往前走去,没再看一眼听命从地上站起来的韩约。

    “圣上,”吉和这时跟到了世宗的身后。

    世宗回头,就看见吉和的手往后指了指。世宗顺着吉和的手指方向望去,就看安锦绣发髻微斜,未施脂粉,披着一件外衣站在房门外,正看着他这里,见世宗发现了自己,忙就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回房里去了。

    “这丫头,”世宗笑着摇一下头,转身继续往外走。走了几步后,突然又停下来,回头望去,就看见房门那里探出了半个身体的人僵住了,进退不是。“快点回去歇着!”世宗大声对房门那里的安锦绣道:“朕不出几日一定来看你!”

    安锦绣飞红了脸,飞快地把身体缩了回去,哗啦一声关上了房门。

    “傻丫头,”世宗走出了这个院落,跟吉和说:“朕方才在捉迷藏吗?”

    吉和笑道:“奴才没想到安夫人有时候还能像个孩子。”

    “她本就不大,”世宗道:“跟妍月一样的年纪,却比妍月那丫头乖巧多了。”

    在场听到世宗这话的人都默不作声,没敢应和世宗的话。妍月公主是女儿,安锦绣是妾室,这两个人好像不能放在一起比较吧?

    世宗却不管自己的话是不是妥当,安锦绣方才那番举动无疑极大的取悦了他。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被女人全心依赖的,宫里的女人都依赖他,只是安锦绣是世宗放在了心里的人,所以来自于安锦绣的依赖也更让世宗自得和高兴。

    吉和跟在世宗身后三步的距离,不管世宗何时回头看,都能看到这个大太监脸上的恭敬。吉利那日被世宗带回宫后,就直接被下到了宫里的慎刑司,也不知道何时能再见天日。光看吉利的下场,吉和就知道安锦绣这个女人他是一定要巴结的。

    听着院中的脚步声消失后,安锦绣又从房中走出,站在滴水檐下望着院门出神。她不是真舍不得世宗走,只是演戏要演全场,她在这里恋恋不舍,若有所失地站上这么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把这事告诉世宗知道。

    韩约送了世宗出院,转返回来,就看见安锦绣站在檐下望着院门发呆。“夫人,圣上已经走了,还是回房休息吧,”韩约站在院中劝安锦绣道。

    “哎,”安锦绣轻轻地应了一声,却还是站着不动。

    韩约四下望望,没看到贴身伺候安锦绣的紫鸳,心里就有些着恼,这个丫鬟真是个被宠坏的下人,这会儿来给安锦绣送件衣服穿上也是好的啊。

    世宗都快走到庵堂门口了,突然摸到了自己胸口的衣兜,转身又往安锦绣住着的院子走去。

    跟着世宗的吉和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忙都跟着世宗往回走。

    世宗快步走到了庵堂东北角的这个院落门前,就看见小小的院落里,安锦绣斜依在滴水檐下的檐柱上,抬头望着天空。一抹晨光从东南的方向,越过院外佛堂高高的飞檐一角,将安锦绣整个人都罩住,微尘在晨光里跳跃乱舞,无声无息中,世宗能看出安锦绣眉眼之间的轻愁,只是一道晨光罢了,这个已经归属于他的倾城女子竟是与他如同隔世一般。

    “锦绣,”世宗喊着安锦绣的名字走进了院中。

    安锦绣愣愣地看着世宗走到了她的面前,好一会儿才惊讶道:“圣上怎么回来了?”

    世宗走上台阶,不由分说将安锦绣搂进了怀中,低声道:“你是朕的女人。”

    安锦绣一惊,以为世宗发现了什么,望向了世宗道:“臣妾自然是圣上的女人,圣上您怎么了?”

    世宗不喜欢方才那一刻安锦绣给他的感觉,但这会儿抱着安锦绣回味方才那一幕,又感觉沐浴在晨光中的安锦绣很美,“送这个来给你的,”世宗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锦盒放到了安锦绣的手上,说:“打开看看。”

    安锦绣打开了锦盒,看见里面的丝绒布上放着一枚玉戒。“怎么会是红色的?”安锦绣故作讶异地问了一声。

    “这是血玉啊,”世宗只道安锦绣不懂,说道:“可保平安的,你戴着吧。”

    世宗白旭尧还是皇子时,在关外征战,在大漠南端的无根河里发现了金矿,靠着这个金矿,世宗才得以扩充了自己的军队,在未来的皇室夺嫡中,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安锦绣在前世就听说过,世宗的军队在无根河的金矿里还挖出过一块血玉,鲜红如血,通透无杂,盛夏清凉,隆冬温热,堪称稀世玉石。

    “怎么不说话?看傻了?”世宗看安锦绣久久不说话,好笑道:“这就是一个戒指。”

    安锦绣装作无知地道:“怎么会有红色的玉?这是玉吗?”

    “都说了是血玉,怎么不是玉了?”世宗拿起锦盒里的玉戒,将锦盒往围栏上一放,说:“朕给你戴上,看看合不合适。”

    安锦绣的手指纤长白皙,血玉戒与这样的手互相衬着,手白如雪,戒红如血。

    “美人如玉,”世宗看这血玉戒正好合安锦绣手指的尺寸,喜道:“锦绣,看来这玉戒天生就是属于你的。”

    安锦绣抿唇微笑,前世里可没听说世宗将这血玉戒送与了哪个女人,没想到这一世里竟然被她得到了。“是不是太贵重了?”安锦绣小声问世宗道。

    “给你就是你的了,”世宗不是那种在乎钱财宝物的人,只要是他喜欢的女人,给多少好东西他都愿意,“你的饰物太少,以后朕得了好东西,还是给你用。”

    安锦绣仰头,终于是展颜望着世宗一笑,“臣妾谢圣上。”

    院中的其他人都是垂首站立,侍卫们不懂这血玉的价值,吉和这些伺候在世宗身边的太监们却是懂的,这帮人此时是再无人怀疑安锦绣的得宠了。

    “大人好福气,”吉和小声对站在他身边的韩约说了一句。

    韩约没敢抬头去看站在滴水檐下的皇帝和安锦绣,只是扭头望着吉和点了一下头。

    世宗又将安锦绣上上下下看了几眼,又捧着安锦绣戴着玉戒的左手把玩了一会儿后,才道:“朕这下子是真的要走了,在这里等着朕来,嗯?”毒妃狠绝色

    安锦绣听话的点头,说:“臣妾等圣上来。”

    世宗微微弯下腰看着安锦绣。

    安锦绣看了一眼院中的侍卫们,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脚尖。

    “朕走了,”世宗知道安锦绣这是害羞,只得说道。

    安锦绣看着世宗转身要走,咬了咬牙,有些事不想做也要做,“圣上,”轻喊了世宗一声后,在世宗扭头看她的时候,安锦绣掂起脚,嘴唇飞快地在世宗的脸上碰了一下。

    世宗轻笑了一声,这一下也算不上是个吻,但世宗还是高兴,“小丫头,朕这一回真的走了。不要送朕了,总是素面朝天的,下次朕命人给你送胭脂来。”

    安锦绣目送着世宗走出院门,右手摸着左手上的玉戒。宫妆一向雍容浓艳,只怕世宗是看多了宫妆,才会觉得自己这样的素颜漂亮。还有这戒指,戴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摘下,安锦绣心事重重地低头又看手指上的血玉戒,鲜红如人血染过一般,到底是哪里看着祥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