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狠绝色

138染血的月事带04-14

梅果 Ctrl+D 收藏本站

    安锦绣知道上官勇已经离开安府之后,还是一夜没有睡着,等第二天一早,她见到了从宫里来的吉和后,从吉和的嘴里知道,皇后昨天跟世宗哭述了一夜。

    “皇后娘娘可是真伤心了,”吉和跟安锦绣说:“说是太子妃娘娘不小心跟云妍公主说了一句庵堂的事,谁知道云妍公主就跑来找主子你的麻烦了。”

    安锦绣好笑道:“这与太子妃娘娘遇剌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吉和道:“按皇后娘娘的说法,若是不害怕沈妃娘娘,太子妃娘娘也不会匆匆跑回娘家,找娘家人拿一个主意了。”

    这就是宫里的女人,儿媳被人当街踹掉了胎儿,做婆婆的却还是想着要利用这事打击对手。安锦绣低头喝了一口清茶,不过皇后娘娘的这个说法她喜欢,让沈妃去对付安锦颜,可以省得掉她不少的事。只要安家还在,安锦颜就一定还是太子妃,以其想方设法将这个女人拉下马,不如把这个女人生生磨死。

    “主子,”吉和问安锦绣道:“五殿下给的血书还在奴才这里,是不是应该交出去了?”

    安锦绣道:“不急,再等等。”

    “是,”吉和道:“奴才听主子的。”

    “这事看来已经用不着你动手了,”安锦绣教吉和道:“等沈妃娘娘要用的时候,你将它留给沈妃娘娘用好了。”

    “交给沈妃娘娘?”

    “只要把你的东西丢在沈妃娘娘可以发现的地方,不就行了?”

    吉和被安锦绣一点即通,堆着一脸的笑,对安锦绣道:“还是主子想得对,奴才就没想到这一点。”

    “五殿下还没有消息回京吗?”安锦绣又问道。

    吉和道:“还没有,奴才也只是知道五殿下已经到了周大将军的军中。”

    “你什么也不用做了,安心伺候好圣上就好,”安锦绣随手给了吉和一张银票,安太师昨日刚给的钱,今天她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奴才谢主子的赏,”吉和讨好安锦绣道:“主子要是能早点进宫就好了。”

    “我进宫是迟早的事,倒是你,”安锦绣看着吉和道:“吉利的命到现在还在,你就没想明白点什么吗?”

    吉和的脸马上就一苦,说:“奴才能想明白,有人在保着他。”

    “保他的人是沈妃娘娘,”安锦绣说道:“为的是五殿下。吉总管,沈妃娘娘看着和蔼,不过你要小心,不要被她利用了。”

    “主子放心,奴才明白,”吉和不敢问安锦绣是怎么知道保吉利的人是沈妃的,但听了安锦绣带着威胁意味的话后,吉和忙就跟安锦绣表忠心道:“没有主子,也就没有奴才的今天。”

    “今天怎么又来了?”安锦绣脸上又现了笑容,问吉和道。

    吉和忙说:“圣上想给主子的院子里添一个水池子,奴才这不是带着工匠来了么,圣上可是真疼主子的。”

    安锦绣轻笑了一声,看来世宗皇帝是真想将她养在这座庵堂里了。

    吉和还怕安锦绣误会,忙又道:“主子,最近宫里闹得慌,圣上也是怕主子进宫之后会受气,毕竟宫里有不少主子娘娘在呢。”

    “我知道,”安锦绣说:“这是圣上疼我,回去后记得替我向圣上谢恩。还有这个,”安锦绣将一个绣好的香袋递给了吉和,“这是我为圣上绣的,请总管替我呈给圣上。”

    吉和忙双手接过香袋,一看这香袋上的绣样,竟然就是那副被世宗收在御书房里的月下荷香图。吉和马上就跟安锦绣笑道:“圣上就是喜欢这荷花,娘娘的这个礼物圣上一定喜欢。”

    “劳烦总管了,”安锦绣听了面上的喜色不算明显,但一定可以让吉和看出她这会儿心里高兴。

    吉和在安锦绣这里呆了一会儿,留下一队工匠在院中修挖水池,自己带着安锦绣绣给世宗的香袋回宫去了。

    安锦绣等吉和走了后,走到房门口往外面看看,就见院中靠着前院墙那里,工匠们已经把原先在那里的两棵水杉给砍了,正拿着标尺在丈量土地。韩约带着几个侍卫在一旁看着,而紫鸳也站在那里探头探脑地看热闹。

    袁义看夭桃的情况之后回来,手里拿着一条染血的布条。

    “这是什么?”安锦绣看着袁义手里的布条,脸色就变得怪异起来,袁义不知道这是什么,她知道,这是女人用的月事带子。

    “夭桃割破了手指,将这布条染红了,”袁义跟安锦绣小声道:“她想干什么?”

    安锦绣从袁义的手里接过月事带,轻声道:“她知道自己有身孕了,想瞒着我们。”

    “这个女人,”袁义这时候明白过来这个布条是干什么用的了,变了脸色道:“主子,这个女人跟我们就不是一条心!”

    安锦绣不在意道:“她跟我们本就是陌生人,不是一条心不奇怪。”

    “主子的那封信对这个女人还有用吗?”袁义想起来安锦绣让自己偷偷放进夭桃房里的那封信来了,问道:“我看到她把那信烧了。”

    “她会听话的,”安锦绣让袁义放心,只要为了白承泽,夭桃应该什么事都肯做,毕竟去伺候一个可做父亲的男人,这事夭桃都做了,还有什么是这女人不能做的?“看好她就行了,一个弱女子翻不了天。”

    袁义看看跟韩约站在了一起的紫鸳,又跟安锦绣说:“紫鸳跟韩大人走的很近。”

    “韩约喜欢紫鸳,”安锦绣说,这种男女情爱的事,活了两世的人自然能看得清。

    “可是我感觉紫鸳不是太喜欢韩大人,”袁义道:“主子想撮合他们?”

    袁义的想法很简单,如果紫鸳做了韩约的夫人,那是再好不过的事,这样一来安锦绣又多了一个帮手。

    “我再看看吧,”安锦绣道:“我觉得那丫头倒是很看重你。”

    袁义难得露出了一副傻样子,说:“主子是在拿我开玩笑吗?”

    “女孩儿的心思要问了才知道,”安锦绣还真不是在跟袁义开玩笑,紫鸳在她面前说的最多的人就是袁义了,再看不出一点明堂来,那安锦绣这一世就白活了。

    袁义又看向了跟韩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小脸蛋涨得有些红的紫鸳,心里不知怎地有些难受。

    “你去看看将军他们的情况吧,”安锦绣打量着袁义的神情,说道:“早去早回。”

    “是,”袁义收回了视线,冲着安锦绣拱了一下手后,往院外走去。

    “袁大哥,”紫鸳跟韩约斗着嘴,看到袁义在往外走,忙顾不上身边的韩约了,追到了袁义身后喊道:“你又要出去给主子买东西?”

    袁义停下来说:“是,我去去就回,你照顾好主子。”

    紫鸳说:“好啊,袁大哥我……”

    “我走了,”袁义不等紫鸳把话说出来,就快步走了。不管安锦绣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他一个太监,有什么资格跟正常男子一样谈情说爱?袁义向来管得住自己的心,不让自己难过,也不会害了别人,这一次,袁义相信自己一样可以做的很好。

    安锦绣转身回屋,将手里的布袋扔进了香炉里烧了。到了这个地步,安锦绣还是不愿伤了夭桃的性命,毕竟看到夭桃,安锦绣就感觉在看前世的自己。

    “主子,”紫鸳跑进了屋来,跟安锦绣说:“你又让袁大哥出去了?”

    “嗯,”安锦绣说:“你去陪陪矢桃。”

    “又要陪她?”紫鸳烦道:“一天说不到五句话的人,有什么好陪的?”

    “她知道自己有孕了,”安锦绣小声道:“看好了她,我要她腹中的孩子无事。”

    “她跟主子你说的?”

    “她假装自己来了月事,你说呢?”

    “这个人还瞒着我们?”紫鸳一跺脚,转身就要跑。

    “你不准对她凶啊,”安锦绣追着紫鸳说了一句:“不然我找你算帐。”

    紫鸳就觉得女人怀孩子要十个月,真是一件最麻烦不过的事了,跟夭桃的相处让紫鸳浑身难受,却还不得不受着。

    韩约在院里看着宫里来的工匠们干活,看看被工匠们抬进院中来的汗白玉的栏杆,韩约是暗自咂舌,世宗对屋里的那个主子是真舍得花钱,连这种皇宫宫殿所用的汗白玉都运了来,只为替安锦绣修一个水池子。

    “那个袁义又出去了,”一个看见袁义出去的侍卫这时跟韩约说:“他怎么天天往外面跑?”

    韩约说:“主子爱吃外面的东西,你能管?”现在韩约已经不问袁义去哪里了,袁义天天往外面跑,昨天一早出去,大半夜才回来,虽然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食盒,但韩约知道这个太监一定不是出去买东西的。在看出来袁义这个太监是安锦绣的亲信之后,韩约就决定对袁义的举动视而不见了,否则他就是在给安锦绣添麻烦,这对想靠着安锦绣得富贵的韩约来说,是绝对不会做的事。

    “那我们就不管了?”侍卫问韩约道:“万一因为他出了什么事呢?”

    “要出事早出事了,还等到今天?”韩约拍了这侍卫一巴掌,说:“你小子现在也学会疑神疑鬼了?”

    小侍卫摸着被韩约敲疼的脑袋跑走了,而安锦绣在屋里靠在窗口,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韩约这个人,安锦绣想,她似乎是可以用上了。

    韩约回头看到了站在了窗口的安锦绣,忙就跑到了滴水檐下,给安锦绣行礼道:“主子,工匠们今天黄昏的时候会走。”

    “我其实不需要这些,”安锦绣低声道:“这院子多了一个养鱼的水池,不一样是一处庵堂里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