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6.经纪人

阮笙绿 Ctrl+D 收藏本站

    罗施此时的心情,既焦虑又失落,低落到了不行。

    不过这低落已经跟孙司南无关了。

    要说之前心里还有一丝因为孙司南的死而产生的惋惜,那么现在,这些惋惜也全部因为这一早上的担惊受怕,和遇见自己曾经崇拜过的唐学长,又被他无视的失落感冲刷掉了。

    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她不想再非议什么,但是对贱男也实在是同情不起来。

    她有气无力地抬头,见龙懿睡裙拖鞋的模样,就知道,她肯定在睡懒觉,接到消息就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开车赶过来了。

    虽然心里是感激的,但是她那副老妈子的嘴脸实在有些丢人,就干脆趴回桌子上继续装尸体。

    原本脾气很好的小元,也被龙懿的大惊小怪弄得有些烦,冲着她就嚷开了:“这里是警局,管你是明星还是卖菜的,只要进来就都一个待遇。”

    “我要保释我们小螺蛳。”龙懿也不是个吃素的,拍着桌子就喊。

    “呦,这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小元一撇嘴,“她这种情况,能不能保释还不一定呢。”

    龙懿“哼”了一声,对着小元笑了起来,“一定能保释,我可是带了秘密武器来的。”

    罗施趴在桌子上,斜着眼看龙懿,只觉得龙老妈子此时的笑容除了“邪魅狂狷”之外,就只有一个成语能够形容,那就是“小人得志”。

    不久,罗施终于知道了龙懿口中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滞留室的门再次推开,蓝非原西装笔挺地走了进来,看到罗施的半死不活的样子,脸上有难掩的心疼,沉声问:“小施你还好吗?对不起,我来晚了,现在手续都办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罗施看到蓝非原,一整个早上的委屈、害怕、失落涌上心头,鼻子一酸,差点哭了出来,“蓝哥,这次又麻烦你了。”

    蓝非原长相斯文、气质清贵,看起来像个年轻的儒商,其实他并不是商人,而是本市有名的律师。早些年,就跟另外一位叫做陈夙愿的律师齐名,被律师界戏称“南非原、北夙愿”。只可惜,“北夙愿”五年前出了事故,至今还生死不明,蓝非原失去对手,迅速崛起,现在已经成了本市律师界的一枝独秀。

    蓝非原将罗施扶起来,拍拍她的手背,面上露出一抹宠溺的笑:“说什么傻话?你哥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我就有义务照顾你。别害怕,一切有我,警方现在只是怀疑你,并没有具体的证据,无权抓捕。”

    “那我是托了我哥的福了。”罗施也笑,笑容里有些苦涩。

    罗施的哥哥罗肖,是蓝非原的高中同学,曾经同在校篮球队,用罗肖的话说,他们是一同燃烧过青春的,关系当然非同一般的铁。

    罗肖曾经是s市里小有名气的鉴宝师,主要从事各种古董珍玩及其珠宝的真伪鉴定品级。只可惜,天妒英才,五年前,他在登山的时候,出了事故,跌落山崖,当场身亡。从那以后,整个s市的年轻一辈里,再没出过像他一般有才华的鉴宝师。

    提到罗肖,两个人都有些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