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20.求表扬

阮笙绿 Ctrl+D 收藏本站

    她那副样子,俨然就是求表扬的宠物,睫毛湿漉漉的,一闪一闪,他忍不住拍了拍她的头,赞扬了一句:“不错,哭成那个样子,我都被你吓一跳。”

    “那是,我是专业的,眼泪说来就来。”罗施笑眯眯地在副驾驶坐好,“不过,我觉得虞姐的反应挺正常的,演艺圈的人都怕惹上麻烦事,尤其是虞姐这种复出的老艺人,复出的路本来就难走,再惹上官司,以后更难接戏了。”

    “她对你这么冷漠,你不伤心?”唐御臣有些奇怪,说真的,他自己在旁边看着都替她心寒。

    “说不伤心是假的,平时,大家关系那么好,出了事就撇得干干净净。但我还没那么天真,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本来就是这样,尤其是演艺圈,大家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友好而已,没有几个是掏心掏肺的。”罗施笑笑,表情虽然有些落寞,但是很快恢复了正常,侧头问:“倒是学长你有没有看出些什么?不然我这场戏就白演了。”

    唐御臣看着她,也不知道是心疼她还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深沉,眉头紧锁着,“算是吧,现在还不好说。去见下一个。”

    4.

    柔雅正在郊外拍一场戏,剧组管得很严,唐御臣进不去,罗施就戴上墨镜,压低棒球帽,伪装成送餐的,顺利进ru剧场,转了几个弯,才摸进了柔雅的单独化妆间。

    柔雅人如其名,长的柔美气质高雅,不但是出色的演员,还是著名的主持人,她工作很多,一直都是来去匆匆,罗施跟她接触不算多,对她其实并不是特别了解。

    化妆间里只有柔雅一个人,罗施进去之后,摘下帽子和眼镜,柔雅看到是她,先是一愣,随即关上了化妆间的门。

    罗施在化妆间里呆了不到十分钟,就被送了出来,原路返回车上。

    唐御臣看她皱眉的纠结样子,问:“她都说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说。”罗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懊恼的直拍大腿,“她什么都没说,那我不是白去一趟了,我怎么这么笨呢。”

    接下来,罗施像唐御臣描述了整段对话。

    罗施见了柔雅,跟见虞姐一样,先来一出苦情戏,求她出面做证,证明她当晚已经喝醉了,不可能杀人。

    一来试试柔雅的反应,二来也想知道,她对当晚的事情知道多少。

    她还没哭完,台词也还没念完就被柔雅十分坚决地制止了。

    “罗施,你别哭,在我这里哭也没用,我可以给你作证,但是你也要跟我实话实说。”柔雅双手环胸,表情很平静,甚至看不出一点的异常。“你想不想孙司南死?”

    “我都跟他分手了,有什么想不想让他死的?”罗施继续哭,“可他真不是我杀的,一定是其他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