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初恋完结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坐到座位上,磊哥,浩然,好久不见

    江磊道,还真是好久不见。

    林灵拍了拍程浩然的肩膀,浩然,几日不见,你是长得越发**了。

    程浩然有些恼火的看著林灵,一个多月连个照面都不打,她倒是没事人一般。

    顾小米对林灵说,今天可是我们灵异门每月相聚之日,还要我这样请你才肯来。

    林灵笑道,是我的错,该罚。说著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李逸扬不由得皱眉,林灵酒量不佳,平日在酒桌上一向都是抿几口凑个热闹,今天她是想怎麽样

    江磊哈哈大笑道,灵儿好爽快

    林灵嘻嘻一笑,拿起筷子开始吃菜。

    几杯酒下肚,林灵更是有说有笑神采飞扬。李逸扬的表情却有点臭,不怎麽说话,菜吃的也不多。

    顾小米他们本想借著这顿饭让两人冰释前嫌,现在看来却是效果不佳。

    江磊最看不得这些扭扭捏捏的小儿女情态,他一拍桌子说,你们两个到底搞什麽灵儿,逸扬他怎麽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

    林灵正色道,磊哥不要这麽说。他没有欺负我,不过是我看他不顺眼罢了。前段时间我心情不好,所以才没来找大家,现在没事了,来,喝酒。

    李逸扬压抑住怒气问,我怎麽就让你看不顺眼了

    林灵盯住李逸扬道,看一个人不顺眼需要理由吗从今以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闻言,李逸扬也十分恼火的盯住林灵。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战了一会儿,林灵撇过头小声嘟囔道,不是成天装出一幅温柔多情的模样吗,现在这麽凶神恶煞,真应该叫你的崔语欢过来看看。

    李逸扬咬牙道,不识好歹的丫头,看我以後还管不管你说完仰头喝下一杯酒。

    林灵咬了咬下唇,也把杯里的酒一口喝掉。

    程浩然开口道,林灵,别喝了。

    顾小米也说,是啊,有什麽事你们好好说。

    江磊道,你发发脾气就算了,不能没完没啊。

    林灵有点急了,你们都向著他,全来说我的不是,你们都是他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

    顾小米忙道,灵儿别急,你不爱听我们就不说了,咱们先吃饭。

    林灵点头,是,不说了,我们喝酒。

    不等顾小米阻止,林灵又是一杯酒下肚,还杯底朝上的向顾小米示意了一下。

    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就在林灵又要干掉一杯的时候,李逸扬抓住她的手腕,你喝够了没有

    林灵见是李逸扬,就把空著的手抬起来,摇啊摇的指到李逸扬鼻尖上,眼中波光流转已是醉了,她说,你不是说不管我吗你是小狗啊,说话不算话。

    李逸扬脸色很臭的说,你不许再喝了。

    林灵不依,我不用你管,你凭什麽管我

    李逸扬朝楼下喊道,小二,结账。

    结过帐,李逸扬就扶著林灵下楼去了。李逸扬板著脸想幸好今天林灵是男装打扮,否则一个女孩子醉成这样更是成何体统。

    林灵才不想让李逸扬扶她,两手不停的在李逸扬身上推来推去的说,不用你扶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李逸扬被林灵一双小手在膛上来去弄得焦躁,下了楼就一把将林灵推到程浩然身边,程浩然只得扶著林灵站好。

    李逸扬烦躁的拨了拨头发。醉成这样,不好送她回去,让林叔叔知道了又是麻烦,到底带她去哪里好

    正烦恼著,就见林灵扯著程浩然的袖子说,今日天气甚好,我们去游湖吧。李逸扬答应说带我坐画舫都没去,我们现在就去,不带著他。

    李逸扬看林灵酡红著小脸半挂在程浩然身上嚷著说要坐船,只觉得碍眼又头疼。他扯过林灵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对程浩然他们说,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带她去坐船,让她在船上睡一觉,睡醒了再送她回家。

    顾小米问,你一个人行吗

    李逸扬苦笑道,有什麽不行,她的烂摊子不是一向都是我在收拾

    林灵在微微摇晃的感觉中抻了个懒腰,外面的风吹进来有点凉,小雅没关窗户吗林灵把被子往上拽了拽,被子上有股清爽熟悉的味道,她想继续睡,可头却沈沈的发疼,林灵不太情愿的睁开了眼睛。

    又大又圆的月亮在波影中摇荡,李逸扬靠坐在船门边静静看著水面。月光在他的侧脸上打下微暗的影,衬得他俊秀斯文的五官线条流畅完美,雅若天人。

    林灵静静看著李逸扬,头痛似乎好了些。她想起来了,今天中午她在望江楼喝了不少酒,後来吵著说要游湖,然後一步三晃的被李逸扬扶上了一条船,後来......她好像还吐了,最後的最後是李逸扬温柔的拍著她的背,喂她喝水,抱她躺到一张床上,然後她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林灵低头看了一下,她身上盖的不是被子而是李逸扬的外衣,她躺的也不是床是画舫中的卧榻。

    画舫是一种致华丽的游船,在木船的基本构架之上用纱纺布料绷制为棚,由手艺巧的秀女针刺各色山水图画而成。这船不能远行,下雨时更需幕布遮掩,打理起来十分麻烦,却是泛舟赏景的佳物。於湖光山色中乘於其间,赏阅船壁上灵动清透的画卷,那才叫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整个皇城也不过十余艘画舫,李逸扬和富商胡家的公子交好,去年借过一次他家的画舫,李逸扬和林灵在青裳湖中游玩了整整一天才尽兴而归。

    林灵打量了一下四周,认出是胡公子家的那条小画舫。林灵心想这画舫还和去年一样巧美丽,我却再不是过去的心境了。唉,是我闹的太没样子,笑话都出尽了,我也.....不应该再这样不懂事了。

    林灵从卧榻上坐了起来。李逸扬听得声响回过头来,见林灵醒了,就走到桌边倒了杯茶递到她手中。

    林灵看见茶水才发觉嗓子干得要命,忙接过杯子一口喝干。她坐起来後觉得身子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就恹恹的斜靠在榻上又喝了杯水。

    李逸扬把蜜饯盒递给她,吃颗酸梅,省得嘴里发苦。

    林灵依言拿了颗酸梅放到嘴里。

    李逸扬说,你休息一会儿,然後我送你回家。言毕,起身又到船门边坐下。

    林灵下了卧榻来到李逸扬身边。此时水面上只剩他们一条船,黄澄澄的月亮

    大团结2全文阅读

    仿佛伸手可摘,刚刚一觉醒来的林灵只觉恍惚不似人间。

    林灵把头靠在李逸扬肩上,两手挽住李逸扬的手臂。李逸扬身体僵了一下,没有动。

    林灵歪头看著李逸扬,扬哥哥,喝醉酒真是很难受,头也痛,身上也没力气。

    李逸扬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林灵感叹道,看来借酒消愁真不是什麽好办法停了一下又笑嘻嘻的说,老大,你不生气了吧

    李逸扬冷冷淡淡的说,林大小姐发完脾气了

    林灵把李逸扬的胳膊搂紧了些,不要这麽小气吗,我是因为心情不好。

    李逸扬问,你到底是为什麽事不高兴

    林灵幽幽叹了口气,看著荡漾著细碎波纹的水面说,因为,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李逸扬一怔,忍不住提高声调问道,你说什麽你什麽时候有喜欢的人了是谁我怎麽不知道

    林灵看著李逸扬,一瞬间她的目光轻灵而温柔,李逸扬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动了一下。

    林灵撒娇道,我都这麽惨了,你还问我是谁,这不是在我伤口上撒盐吗

    李逸扬不满的说,你才多大,你知道什麽是喜欢。

    林灵更加不满,你能和崔语欢在一起,我就连什麽是喜欢都不知道吗

    李逸扬又问,你喜欢的人是谁

    林灵摇头,我不告诉你。

    李逸扬皱眉看著她,不会是程浩然吧

    林灵差点吐血,小米会杀了我的。

    李逸扬说,那是江磊

    林灵的脸有点红,不过是气红的,她说,你不要乱猜好不好

    李逸扬皱著眉头,吕文斌魏长庭还是......

    林灵忙用手堵住李逸扬的嘴巴,一脸无奈的说,我眼光有那麽差吗

    魏长庭是魏少傅的公子,和他们一行人年纪相仿,平日一同念书练武。魏长庭生得肥肥壮壮憨厚热情,练武读书却总是偷懒,他和林灵两个後进生在武馆切磋对练的时候常年互为对手。

    小丫头不要以貌取人,总比你看上什麽外表光鲜的坏男人强。

    我是傻瓜吗,说被骗就被骗。而且,我也只是单相思而已,人家对我从来都没兴趣,算了,不要再问了。你谁都能想到就是想不到自己,不过这样也好,你若真想到了我只会更尴尬。

    什麽叫结束了你不是喜欢那个男人吗

    林灵淡淡的说,已经不喜欢了,本来也不是多确定的感觉。

    李逸扬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简直有种嫁女儿的感觉。小丫头长大了,会喜欢别人了,那个男人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林灵的心里,而他却毫无知觉。李逸扬嘴里不觉有些发苦,他拍了拍林灵的头说,以後喜欢上了什麽人一定要告诉我。

    为什麽要告诉你

    你这麽傻,怕你被人骗了。

    你不要太瞧不起人。我傻吗我大智若愚的。

    下了船,李逸扬将画舫归还给胡家下人,两人打算去城隍庙夜市吃些东西再回家。林灵正在斟酌从哪种小吃下手,李逸扬却突然停住脚步说,糟了,今天我约了语欢见面,这都什麽时辰了。

    林灵说,那你快去吧。

    李逸扬想了想说,我们约的是傍晚,她......应该已经走了。

    林灵说,你还是去看看才好,万一人家还等著呢。

    李逸扬点头,那你快回家,我走了。

    林灵答应了一声,李逸扬就转身跑了。

    林灵看著李逸扬的身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无声的叹了口气,慢慢转身走了。

    李逸扬一边跑一边暗骂自己糊涂。自从上次吃饭怠慢了崔语欢,她就不肯再见他了。李逸扬心想还是等语欢消消气再说吧,再加上他因为林灵的事这段时间心情都不好,他就没再去找过语欢。没想到昨日崔语欢的贴身丫鬟却来约他见面,李逸扬连忙答应下来,可林灵中午吃醉了酒,他陪著她在画舫待到晚上,这一忙就把和崔语欢相见的事情忘到脑後了。

    白天热闹的天香园到了晚上却变得十分安静。崔语欢低头站在靠墙的暗处,她知道天色已经很晚她该回家了,却赌气怎麽都不肯走。

    李逸扬,你一时心情不好忽略了我,我也不十分恼你。可你怎麽会连我生气都看不出来我在这里日日苦恼气愤,你却浑不在意。我不过给你个软钉子碰,你就这样再不来找我了,我拉下面子主动约你,本还想看看你今天的表现,你竟然......竟然不来整日里和你那几个朋友那般亲密,我约你就常常没空。你如此看重他们,却从来不说介绍给我认识。你家虽也算富贵人家,可你若提亲我爹爹同不同意还是两说呢。你从来不提这些事,怕是想都没想过吧你待我如此随便,细细想来,简直是羞辱於我

    李逸扬跑到城隍庙,一眼看见了墙脚处那抹鹅黄色的身影,忙喘著气说,语欢,对不起,我忘了。

    夜深天凉,崔语欢抬起冻的有些发白的小脸,你为什麽现在才来

    李逸扬说,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事情比较多,一时就忘了。

    崔语欢淡淡的说,你的朋友自然比我重要,你把我忘了怕也不止一时。

    李逸扬一脸歉意的说,不是,语欢,我真的忙忘了,刚刚才想起来。我还道你已经走了,天这麽晚,你一个人在这儿多不安全。

    崔语欢冷笑一声,我也没想到我会像个傻子似的等在这里。

    李逸扬微微皱眉,却还是温声道,我先送你回去吧,有什麽事我们明天再说。说著就要去扶崔语欢的肩膀。

    崔语欢躲开李逸扬的手,她沈默的站了一会儿,然後冷冷的说,李逸扬,我们不要在一起了。

    李逸扬愣住了,语欢,不过是一点小事

    崔语欢愤愤的打断李逸扬的话,自然是小事一件,我哪里有什麽大事。

    两人沈默的站在寂静的天香园门口。半晌,李逸扬叹了口气,语欢,你先别说这些,我们都先冷静冷静比较好。

    崔语欢的声音有些发颤,我不需要冷静李逸扬,我们就此了断干净,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你了崔语欢明丽无双的脸上满是愤怒与委屈,泪光盈盈就红了眼睛。她看著李逸扬不知所措的表情,悲哀的闭上眼睛,转身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