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开不了口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傍晚时分,李逸扬和林灵两人肩并肩的走在那条他们从小到大一起走过无数次的青石板路上。

    李逸扬牵住林灵的手。

    林灵甩开他的手。

    李逸扬看她,生气了

    林灵闷头走路不说话。

    灵儿,我和语欢相识一场,打声招呼也是应该的,男人不能太没风度。崔家都整个搬离皇城了,我不知道她怎麽就一个人跑回来了。

    你想知道,直接去问她不就好了。

    李逸扬笑著搂住林灵的肩膀,我的灵儿原来这麽会吃醋。其实我和语欢从前也没什麽,她现在为什麽回来我也不会去问。

    林灵想起当初她在桃花坞撞见的那一幕,李逸扬温柔的把簪子别到崔语欢头上,然後捧著她的脸含情脉脉的吻上去,这也叫没什麽骗子,大骗子

    李逸扬却偏又不合时宜的说,你这条腰带坠子很好看,好像没见你戴过。

    林灵心头火起,一把甩开李逸扬搭在她肩头的胳膊,冷笑道,很好看吗有你送给崔语欢的那只桃花簪好看吗

    李逸扬被噎的无话可说,他是送过崔语欢一支簪子,可那是多久前的事了。

    林灵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李逸扬还是没想起这块坠子的来历,心中更是生气,不肯再理他,自己快步朝家走去。

    李逸扬忙追上来,抓住林灵的手腕,灵儿,你别生气。

    林灵用力去掰李逸扬的手指,你放开我

    李逸扬道,以前的事我没办法,现在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今天见到语欢只是出於礼貌打声招呼而已,灵儿你别这样。

    林灵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气恼,又不好提这琉璃坠子的事情,和李逸扬僵持了一会儿,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李逸扬最见不得林灵哭,忙一把抱在怀里哄道,你别哭啊。以後我见了她再也不打招了,行不行

    林灵擦著眼泪说,谁不让你和她打招呼了,我是那麽小气的人吗

    李逸扬笑道,你还不小气啊。

    林灵掂起腰间的坠子,这是你当初买给我的,你都忘了,还好意思说我小气

    李逸扬这才记起自己当初在首饰铺给崔语欢挑簪子时林灵确是看上个小坠子,自己就一并付了钱,想到这里忙说道,我是真忘了,我对你们这些女孩子戴的东西不上心的。下次我再不会这样了,你别生气。

    林灵心里也觉得自己未免小题大做,又想到她和夏箫的事到现在她也没敢和李逸扬说。情人眼里都揉不得沙子,李逸扬和崔语欢打了声招呼她就这样,那她和夏箫的事情又该怎麽算

    林灵抬头看看李逸扬,张了张嘴又觉得现在这个气氛不好提这事,复又低下头来。

    李逸扬抬起林灵的下巴,灵儿,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当年确实是太糊涂,以後再也不会了。这一年你不知道我心里空落落的多难受,那样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再过了。当年我和崔语欢在一起是我不对,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乖灵儿,别为这些小事和我生气,你知道你从来都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林灵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扬哥哥,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麽好,我我.

    李逸扬把林灵抱在怀里,吻她脸上的泪水,小笨蛋,对我来说你就是最好的。

    林灵低头把脸深深埋在李逸扬怀里,叫她怎麽说她真的说不出口。

    城郊,鸟鸣林。

    冬天的鸟鸣林荒芜寂静鲜少有人踏足,顾伯冬天经常在这里教他们习武。

    这天李逸扬他们天一亮就到鸟鸣林来练武,林灵却是睡足了早觉,到了巳时才一边打著哈欠一边朝树林里走去。其实也不能怪她爱睡懒觉,她回来这些日子几乎天天失眠,到了晚上躺在床上总是在想该怎麽坦白她和夏箫的事情,告诉了李逸扬他又会是什麽反应。林灵在心里把自己坦白时的状况演练了无数遍,越想越是烦闷。有时候自己肩膀上那个淡淡的齿痕,忍不住就会想到夏箫,想他笑的样子,想他欺负自己的样子,想最後一夜他绝然愤怒的样子,想他长身玉立的站在观星台下一脸冷漠的样子林灵已经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什麽感情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这一年里暗中滋长,自己好像出了才渐渐看明白了些。那时候他把自己从夏颖手里救出来,在她做噩梦的时候叫醒她,握著她的手告诉她,如果有一天我不理你,一定是因为我要死了。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从心里对夏箫产生了依赖之情。可是说来也很可笑,自己当初会被夏越抓去还不是因为他,怎麽反倒因为这个对他.当然,她知道她爱的人是李逸扬,她从来没有後悔过离开夏箫的选择。可很多鲜明真切的回忆一到夜晚就混乱不堪的搅在她的脑袋里不肯离去,让她翻来覆去怎麽也睡不著。

    林灵叹了口气,心知事情总是要说的,还是鼓起勇气尽快告诉李逸扬吧,结果如何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突然一条从天而降的皮鞭带著风声直直朝林灵身上甩过来。林灵脸都吓白了,紧紧闭上眼睛僵立在原地。

    顾小米甩著鞭子从树上冲下来,却见

    倒贴ok?全文阅读

    林灵动也不动的呆站著,忙硬生生的把鞭子转了个方向,啪的一声抽到旁边的大树上。

    原来程浩然见林灵迟迟未到,就跳到一棵高树上四处观望。顾小米见程浩然跳到树上,她也乐呵呵的跟了上去。两人远远看著林灵施施然的慢步走进树林,顾小米有意在林灵面前显示自己新学的鞭法,就从树上跃下来一鞭抽过去。其实她这一鞭速度不快,林灵功夫虽然低微但只要稍微侧身就能躲过去,却没想到林灵居然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程浩然从树上跳下来,扶住林灵的肩膀,你怎麽了

    林灵脸色煞白,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却还是勉强应道,啊我没怎麽样。

    顾小米说,我以为你能躲开的,你怎麽吓成这样

    林灵只说没事,任程浩然再怎麽问她都不肯说。程浩然无法,只得带著她去见顾伯。

    林灵见到顾伯大老远的就甜甜的喊了声师傅,顾伯爱怜的了她的脑袋,说一年不见小灵儿长大了不少。气氛和洽的师徒叙话刚刚结束,顾伯就脸色一板说要考教林灵这一年武学上的进展,林灵苦著脸走了几招月影步,端的是功力有退无进,看的顾伯直摇头,感叹一世英明怎麽就毁在这麽个又懒又笨的徒弟手里。

    程浩然想著林灵刚才惨白一片的小脸就心中不安,走到李逸扬身边低声问他,林灵在里是不是惹过什麽麻烦

    李逸扬说,我问过她,她说没事。

    我觉得她回来以後变了不少。

    李逸扬沈默了一下,我也觉得她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只是她又不肯说。我想应该没什麽大事,真有事她也不能这麽毫发无伤的回来。

    程浩然皱眉,你既然和她在一起,就把她照顾好。

    李逸扬看著程浩然,你放心,我自然会把她照顾好。

    顾伯在鸟鸣林指点了他们整整一上午,林灵见顾小米的鞭子甩的满场乱飞,皱著眉头直躲。中午吃过饭顾伯带著江磊、顾小米一起回天盛武馆,程浩然也形单影只的晃回仁安医馆去了。林灵问李逸扬要不要回家,李逸扬说时间还早,我带你去洛水湖玩。

    正月里的湖面虽然没有结冰,但远远望去连一条船也没有,冷冷清清的有什麽好玩。谁知李逸扬到船坞里和一个渔婆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林灵就看见一只崭新的画舫从船坞里慢慢驶出来,停在她和李逸扬面前。

    李逸扬牵著林灵的手走到船上,林灵站在画舫中打量四壁美绝伦的刺绣,喜欢的不得了。

    李逸扬搂住林灵的肩膀,低头问她,喜欢吗

    喜欢。这是谁家的画舫啊

    我送给你的。

    林灵半信半疑的侧过头看李逸扬。

    李逸扬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知道我的小姑娘喜欢这个,总去向别人借哪有自己有一艘玩得舒服,去年我寻了几个顶级的绣女绣制了大半年才完成的。

    林灵说,这东西多贵啊,不过玩乐而已,有钱也不能这样浪费。

    李逸扬拉著林灵坐下来,从壶中倒出两杯热茶,先喝点热的,你坐一会儿又该手脚冰冷了。本来正月里也不是游湖的时候,是我心急想给你看这画舫。

    林灵抿了口茶,把杯子握在掌中取暖,眼睛仍然不停地打量四周华美致的画壁,摇头道,太浪费了,这船花了多少钱

    李逸扬笑了一下,倘若能讨到我未来娘子的欢心,花些钱又算什麽。

    林灵羞赧一笑,谁是你娘子

    李逸扬也喝了口茶,不是我娘子,你收我这麽贵重的东西

    林灵一听这还了得,忙道,哪有人这样的,这船我不要了。

    李逸扬笑道,你不要,我这白花花的银子可不是打了水漂再找个姑娘人家未必喜欢画舫,还是你收了吧。

    林灵笑嘻嘻的用手指磕著茶杯的边缘,你又怎麽知道别的姑娘不喜欢画舫你问过崔姑娘人家喜不喜欢画舫吗

    李逸扬轻轻弹了林灵脑袋一下。林灵叫道,我说到你痛处了是不是还打人

    李逸扬哭笑不得,你这小醋坛子,这样会歪派人。

    林灵撅嘴道,你自己心虚,却来怪我。

    李逸扬说,我告诉你吧,崔语欢这次回来是嫁人的。她爹已经把她许配给现任乔尚书的儿子乔清远了,这次带她回来两家正式见个面,听说二月初就要完婚了。

    真的

    真的。小丫头可以放心了吧

    我有什麽不放心,怕是有人该伤心了吧

    李逸扬叹道,难缠的丫头,我都造了一艘画舫诚心诚意的求你嫁给我了,你还要多心。

    林灵见李逸扬是当真想要娶她,一时心潮起伏。她起身走到船头,冬天的洛水湖上一片烟雾苍茫。

    李逸扬也走到船头从後面抱住林灵的纤腰,亲吻她白嫩细致的耳垂,灵儿,我回去就叫我爹娘选个好日子去你家提亲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