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夏箫林灵番外(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很确定这位徐姑娘在勾引她相公。吃个饭而已,用得著娇羞成这样吗她也不怕噎著。一口一个夏侯公子叫得亲热,夏侯公子你多大年纪了夏侯公子你是哪里人夏侯公子你平日爱作什麽消遣她怎麽就不知道问问夏侯公子你有没有娘子有没有孩子呢

    这位徐姑娘名叫徐如月,是崆峒派徐掌门的宝贝女儿,这次特意托付夏箫送她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躲避仇敌。林灵跟著夏箫刚到流云山住下来的时候远儿才一岁,一方面林灵要照顾幼子,另一方面夏箫创立的门派也才刚刚起步,他每天都很忙,林灵不好多烦他。现在远儿大些了,灵异门的事务也全都步入了正轨,林灵就寻思著要跟夏箫出去逛逛,她之前说不放心夏箫给年轻姑娘当保镖其实只是借口,她就是想出来玩,谁知道这信口捏来的借口居然成了真那徐姑娘第一眼见到夏箫就开始双眼发亮,这一路上百般纠缠不休,夏箫虽然厌烦却也不能把她丢下不理,好歹今天算是把徐小姐送到了地方,明天他们就可以启程回去了。

    当晚,徐姑娘吩咐厨子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端到夏箫房里,自己也盛装打扮著走进来。林灵一路上打扮成小厮模样跟著夏箫,此刻就站在夏箫身後看他和徐姑娘一起用餐。这顿饭吃了快一个时辰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他们是不用管站在後面的人有多累

    徐如月娇娇怯怯的敬了一杯酒递到夏箫眼前,夏侯公子,这些天来你辛苦护送如月,如月这里谢过了。

    夏箫感受著身後一道道嗖嗖的冷箭,只能笑著应付道,这都是我分内的事,徐姑娘你太客气了。说著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徐如月又是一杯酒敬了上来,这杯我敬夏侯公子一表人材风流倜傥,也不知迷倒了多少女孩子。

    夏箫心中叫苦,勉强笑著把酒喝下去。哪知这徐姑娘敬了一杯又一杯,又是夸他武功高强反应机敏又是赞他心思细腻遇事不乱,看她是个武林世家的女儿,功夫不知如何恭维起人来倒是文采丰富的很。林灵心下愈加恼怒,这徐小姐是想灌醉了她的男人然後酒後乱还是怎麽著

    在徐如月的第六杯酒敬过来的时候,夏箫握住酒杯没有再喝,他说,夏侯不胜酒力,不能再喝了。

    徐如月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眸睨著夏箫道,这样两杯淡酒夏侯公子怎麽可能放在眼里,想是公子厌弃如月才不肯喝的。

    夏箫道,我当真是酒力差,徐小姐的盛情在下心领了。

    徐如月微微一笑,我们有缘相识相处一场,你明天就要走了,今夜原当酒至尽兴才是,这杯如月先干为敬。说著就把一杯酒喝了下去。

    站在徐如月背後的丫鬟也笑著劝道,若不是和公子投缘,我家小姐断不肯这样开怀畅饮的。夏侯公子,这酒你推辞不得。

    徐如月浅笑道,雪儿,不得多言。

    一个茶杯铛的一声被放到桌上,林灵倒了杯热茶递到夏箫眼前,夏侯公子您该喝杯茶醒醒酒了

    夏箫笑了,端起热茶慢慢喝了一口。

    徐如月原不是个聪明剔透的人,这时还在搞不清楚状况的说,夏侯公子,你带的这个下人怎得这般无礼,主子说话,也有他嘴的份

    林灵道,你家的丫鬟刚才也嘴了,偏我就说不得话一杯又一杯的,你坐著倒是舒服,我站在那里累死了。

    徐如月脸色一沈,看著林灵道,你懂不懂规矩,你不站著倒想要坐著吗

    林灵哼了一声走到夏箫身前,把他的胳膊往旁边挪了挪,掸掸他的衣摆就坐到了他腿上。

    夏箫微笑著一手揽住林灵的腰,想吃什麽

    林灵瞟了一眼桌上的菜色,那个豆腐皮的小包子让我尝一个。

    夏箫用筷子夹了一个递到林灵嘴边,林灵张嘴咬了一小口,里面是虾仁,挺香的。

    夏箫就著林灵咬的地方也咬了一口,味道是不错。

    徐如月脸色煞白的站起身来,夏侯箫,你这算什麽

    夏箫咳了一声,徐小姐,你觉得算什麽就算什麽吧。

    徐如月的少女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她难得看上一个男人,结果他居然跟自己的男仆有染徐如月捂著脸跑了,那个叫小雪的丫鬟喊著小姐追了出去。

    林灵低头把脸埋在夏箫膛上嗤嗤的笑,一边笑一边说,只怕明天江湖上就要传出夏侯门主喜男风的消息了,这可怎麽办

    夏箫轻轻解开林灵束住头发的丝带,让她一头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他抚著她流水般的发丝,无奈笑道,好男风就好男风吧,以後再没有小姑娘肖想我,我家娘子不就放心了。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道,怎麽,你不高兴我打扰你们把酒言欢了我若不这样,今晚你又要怎麽了局呢

    夏箫道,再怎麽样也就是多喝几杯酒。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难不成还能把我拖到床上强了去

    林灵又把脸埋在夏箫怀里笑个不停。

    夏箫揉了揉她的脑袋,快吃点东西吧。刚才叫你去吃饭你偏不吃,非要站在这里侍候我,早饿了吧

    林灵道,那个徐姑娘一路上对你虎视眈眈,明天咱们就要走了,她今晚必是要发迹的,我若把你单独留在这里,那就是把一块肥留给一头饿狼,多危险啊我得保护你。她说著还捏了捏夏箫的脸颊,夏箫只宠溺的看著她笑。

    林灵从夏箫腿上下来,坐到另一张椅子上好好吃饭。夏箫把她爱吃的几样菜色摆在她旁边,看著她吃。

    林灵吃饱饭放下碗筷说,我好想远儿哦,不知他有没有想我。

    夏箫说,咱们儿子想的人多著呢,你这个做娘的也不知排到第几位了。

    林灵叹了口气,儿子就是不贴心。

    那咱们再生个女儿可好

    林灵笑著喝了口茶,不理他。

    夏箫凑近了搂著林灵的肩膀说,宝贝,我认真说的,咱们再生个和你一样可爱的女儿好不好

    林灵低头笑道,那也不是想要女儿就有女儿啊,要再是个儿子呢

    再是个儿子我们就再生一个。

    林灵轻轻捶了夏箫的肩膀一下,你说得轻巧,又不是你生,我生远儿的时候都疼死了。

    夏箫的声音低沈而诱惑,我的好娘子,第一胎是比较疼,第二胎就不会了。我知道娘子辛苦,为夫的一定好好补偿你。夏箫的声音越

    **的小说全文阅读

    来越近,渐渐就要靠到林灵脸上。

    林灵笑著捂住夏箫的嘴巴不给他亲,万一那个徐姑娘晚上再跑来和你幽会,我在这里岂不是坏了你的事

    夏箫轻轻握住林灵放在他嘴边的手,做戏要做全套,我既是好男风,今晚怎麽可能放你走。

    夏箫说著就抱起林灵走到床边放下,一件件脱掉她身上的布衣裳,露出里面娇美的酮体。他灵巧的手指寻到那颗隐藏在凄凄芳草下的小红豆,用指尖温柔的轻捻慢揉,另一只手拨开花瓣将两只手指进蜜里不紧不慢的地抽动。

    林灵没一会儿就情动了起来,她嫣红著小脸低声吟哦,一双白白嫩嫩的小脚丫蹭到夏箫脸上调皮的点弄,嘴里甜甜蜜蜜的叫著,夏箫哥哥,夏箫哥哥,嗯~~~~~

    夏箫笑著在她的小脚丫上咬了一口。

    林灵尖叫著把两腿缩到前,嘟起小嘴道,坏哥哥,你干吗咬我。

    夏箫按著林灵两膝不让她动,早已蓄势待发的对准她微微张开的粉红色口整入了进去。

    林灵难耐的呻吟出声,他总是这样对她,强势的让她浑身的骨头都跟著酥了起来。林灵扭动著光洁细长的双腿,小里的嫩也一齐拥上来吸住夏箫坚挺的。

    夏箫抓著她的膝盖把她两腿分开按到床上,一边大力著一边看她颤动起伏的雪白酮体,他低声道,小妖,怎麽扭得这样浪

    林灵像只慵懒餍足的猫咪一般红著小脸,嘴角翘起的弧度甜的溺死人。她享受著夏箫热情而有力的服务,微微汗湿的小脑袋在枕上来回晃动著,夏箫,那里,那里嗯~~

    夏箫捻著她嫩嫩的小尖,身下的重重的弄她内最敏感的一处地方,宝贝,你是说哪里

    啊~~夏箫哥哥,你欺负我,嗯呜呜。

    林灵泪光点点娇喘微微,被他疼爱的样子说不出的甜美可人,夏箫爱怜的啄了啄她微张的小嘴,小笨蛋,每次都哭。

    林灵呜咽道,是你每次都故意逼人家。嗯~~~夏箫哥哥,夏箫哥哥

    夏箫硬硬的在她的敏感点重重的戳弄了几十下,林灵就再也受不住了,她高耸著脯扭动著腰肢没多久就被送上了**,花蜜如泉般泄了出来,热而舒爽的浇在夏箫的上。夏箫舒服的仰头叹息著继续她,享受著她温暖小里一**如潮水般的悸动。

    林灵的小手抓在夏箫腰侧,小猫一般挠得他心里发痒,她娇滴滴的说,夏箫哥哥,你抱抱我吗。

    夏箫揽著她的纤腰把林灵抱了起来,让她两腿盘在自己腰上继续弄她,他怜惜的吻著她眼角未干的泪痕,就你会撒娇。

    林灵搂著他的脖子把小脸贴在他脉搏有力跳动的脖颈上,你不喜欢我和你撒娇呀

    夏箫笑著吻她香香的头发,喜欢,喜欢死了。

    林灵伸出小舌头顽皮的舔咬夏箫古铜色的结实膛,两条莹白的**紧紧缠在夏箫劲瘦的腰上,白玉般的脚趾在他的尾椎处轻轻挠动。

    夏箫的心随著她的动作开始发痒,这个丫头现在是越来越知道怎麽让他发狂了。他挑起林灵尖尖的小下巴,宝贝,你想干什麽

    我也想让夏箫哥哥舒服吗。

    夏箫笑笑的看她,那今晚就乖一些让我尽兴。

    林灵不答他,只是歪著头笑。

    夏箫的大掌握上林灵的纤腰抓著她的身子抬高又落下的快速晃动,又又大的随著林灵身体的动作不断抽出来再挤进去,一次次摩擦著娇嫩的口顶进去,利刃般劈开紧致的甬道,然後直直的抵到花心里去。林灵的身子像一片在暴风雨中落入惊涛骇浪的树叶般不停的上下摆动,她抓著夏箫的肩膀尖叫,小尖一下下擦过他光滑的膛,两人结合处的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床单上濡湿出一小块水渍。被又又大的暴的捅到深处的快感让林灵舒服的浑身发烫,她看著自己不断鼓起又迅速陷下去的小肚子,气息不稳的求道,好哥哥,我受不了吗,饶了我。

    夏箫挑眉,今天不是说让我尽兴吗

    林灵尖叫著说,可是你大力了呀~夏箫哥哥,嗯~啊~~~~~~林灵白嫩的手指紧紧抓住夏箫的肩膀,仰著小脑袋再次泻出了。

    夏箫低头含住那只不断在眼下起伏跳跃的小白兔,在一片雪白上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牙印。他握著林灵细腰的大掌有力的晃动著她的身体,身下青筋虬结的黑紫愈发大勇猛起来,林灵不断流出的丰沛花被夏箫快速抽的动作磨成了细细的白沫带著唧唧的声响靡的流到床上,散发出沁人的香气。

    林灵眼里一片湿润的看著微微颤动的床幔,两只手揉著夏箫脑後的头发,颠簸著身体一声声的媚叫,好哥哥,你弄死人家了。嗯~~好深,好舒服,夏箫哥哥,我爱你,啊~啊~~~~~~~

    夏箫被她叫的兴起,索站起身子拉高她两腿从上往下的重重干她,林灵整个身子悬空被他拖成几乎六十度角的斜角。她浑身颤抖的紧紧抓住床单承受强烈的快感,随著夏箫的不断进出的动作蜜四溅,她看著高高站在她面前英武强大如天神一般的夏箫,无法自控的绞紧著里的嫩娇泣呻吟。

    夏箫这样爽快的仰头大干了数百下,才关大开的抵著林灵的小满满的了进去。他闭上眼睛舒服的喘息,林灵的两腿顺著他的身侧滑下来软软的放在床上无法合拢。

    夏箫享受完**的余韵坏笑著拍了拍仍是一脸迷离的小妻子,丫头,你**的时候一直尖叫著说爱我。

    林灵害羞的笑著蹭到夏箫身上搂著他的脖子哼哼唧唧的撒娇。夏箫哪受得住这样,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又趾高气昂的挺立了起来。

    林灵伸出小手抓住又硬又长的,二哥哥,这麽晚了你还神十足,不爱睡觉的小孩长不高哦。

    夏箫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怎麽对付远儿的那一套也敢拿来对付你二哥哥。二哥哥个子不够高吗是谁每次都哭著说太深了要捅坏了呀。

    林灵娇娇的哼了一声,低下头张嘴就在夏箫的命子上轻咬了一口。

    夏箫嘶的一声抽了口气,你这丫头咬人咬惯了,简直不知道七少的厉害了他抓著林灵的身子翻过来打她白白翘翘的小屁股,林灵咯咯笑著搂住夏箫的脖子,抬头又在他滑动的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

    反了你了,小丫头夏箫抓著林灵的腰侧开始挠痒,林灵娇笑著翻身躲避。两人情到浓时,月夜还正漫长。